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叫地瓜干
我叫地瓜干 連載中

我叫地瓜干

來源:google 作者:布衣牛板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布衣牛板涇 王珂 都市小說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校園故事,市場大潮中懵懂少年的另類成長綽號「地瓜干」的農村孩子王珂,隨母親進城讀書在高一四班他遇上號稱「三麗」的小公主陳麗、小女俠顏麗、小傻白張麗城鄉差別、適逢思想解放、傳統與現實衝撞,平凡的校園,卻演繹出不同時代的另類成長與傳奇故事展開

《我叫地瓜干》章節試讀:

張老師也綳不住了,抿着嘴兒使勁地憋住,想不笑。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有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轟」引發全班大笑。

「你難道沒有別的想吃嗎?」

「有,鍋巴。」王珂大聲地說。「小時候愛吃鍋巴,尤其是豬油拌鍋巴。」

那時候物資供應匱乏,根本沒有什麼辣條、烤麩、薯片、果凍、蛋黃派、蛋撻、牛肉乾之類的零食,連火腿腸那都是外星人吃的玩意兒。

因為家裡窮,豬油金貴,王珂而鍋巴也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王珂記憶中的姥姥很偏心,每到過年過節做大米飯時,總把鍋巴放在一個餅乾桶里藏起來,留給她的長孫——王珂大舅家的兒子當零食。

那時城裡孩子的零食,除了糖塊就是餅乾。

王珂唯一的零食,就是把家中的地瓜干偷些出來,用水煮了帶到學校當零食。從小學到高中,能吃一碗透着香氣的豬油開水泡咸鍋巴成了王珂無數美好的願望之一。

臨進城的時候,姥爺替他背來幾十斤地瓜干。

剛剛到高一四班的時候,王珂就發現好多的女同學都愛吃一種自家的零食:鍋巴。

一到下課,王珂經常看到幾個女同學嘰嘰喳喳躲在牆角,在一抹陽光下輕抿着紅紅的嘴唇,咬着嘎蹦響的鍋巴,嗅着那香氣,王珂每次都似乎要偷偷咽下好多的口水。

城裡人有鍋巴和餅乾,王珂老家農村有大堆的地瓜干。遇到這種情況王珂就會從自家縫的書包里,把用舊報紙包着的地瓜干拿出來,與徐俊等幾個極少數願意接近王珂的城裡男生分享,以抵銷着那鍋巴和餅乾的誘惑。

其實地瓜干不比鍋巴、餅乾難吃,它有一種淡淡的甜味,很有嚼頭,既可充饑又可消食。

世間所有美好,都會在某個時間完美邂逅。

「嗯,原來你的外號,還有這樣一段感人的故事。」張老師忽然開始喜歡起面前這個瘦弱的小男生,膽子大、有擔當,只是不知道學習怎麼樣?

「嗯,放學吧同學們,王珂你留一下。」張老師想好好與這位愛吃地瓜干,也愛吃鍋巴的學生談一談,孺子可教也。

這是王珂讀高中以來,第一次與老師談話。

張老師並不知道王珂的母親是個老革命,而且還是捲煙廠的工會主席兼車間主任,隨着聊天的深入,張老師迷惑起來。

「王珂,你的家境應該也不錯,可是媽媽為什麼把你放在農村?」張老師不解,她起先以為王珂就是一個農家小子,而且看他身上穿的十分簡樸,土布衣服、自己做的鞋,連肩頭斜挎的書包,都是自己縫製的,差點以為他是農村裡的「五保戶」。

什麼是五保戶?就是當時的農村保吃、保穿、保醫、保住、保葬(孤兒為保學),這種制度的設立體現了法律保護老人和兒童的一貫原則,是新社會制度的優越性。

「媽媽特別希望我自立,能經受最艱苦環境的磨鍊。」王珂接著說。

「既然是磨鍊,也用不着在農村啊,你是不是姊妹特別多?」

「張老師,我是獨生子。」

「啊!」張老師大吃一驚,那個年代,家裡兄弟姐妹有好幾個都是非常正常的,獨生子怎麼會捨得放在農村?

「我媽媽是老革命,她自己十二歲就獨立了,所以她從來不嬌慣我,她從我初二的時候,就讓我自己的事自己做,洗衣服、做飯……並且要自食其力。」

農村的孩子,做飯洗衣服都是常事,割草餵豬也很正常,但自食其力就有些誇張了,張老師越來越迷惑。「王珂告訴老師,你怎麼自食其力?」

「就是除了吃飯穿衣,學雜費和零花錢全部自己掙。」王珂儘可能用平靜一點的語氣和張老師說,以壓抑着自己起伏的心情。

「你說什麼?你現在的學雜費和零花錢都是自己掙的?」

「是的,張老師,每個寒暑假我都去打短工。」

張老師停下了腳步,用一絲狐疑的目光看着王珂。「你今年多大?」

「我十四歲。」

「那你都干過什麼活?」

「我幫建築隊拎過泥斗,幫修路隊挖過土方,幫煤廠拉過煤,幫窯廠拉過磚,幫火車站卸過車,幫……」

「別說了,王珂,你媽媽做得對,你這叫勤工儉學,你是我們全班學習的榜樣!」張老師看着還沒有自己高的王珂,頓時有些心酸,他畢竟還是一個孩子,與城裡嬌生慣養的學生相比,卻多出了許多韌性,心智更顯成熟。

「王珂,光有自立還不夠,還要自強,把學習搞上去。這世上有三樣東西是別人搶不走的,一是吃進肚子里的食物,二是藏在心中的夢想,三是讀進頭腦里的書。你要做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嗯,張老師,我有計劃的。」

「什麼計劃?」

「我要一專多能,爭取所有的功課消滅不及格,有一門功課衝到全年級的前面,其它有多種生活能力,就是養活自己的手藝吧。」王珂也是對班主任張老師十分信任,把自己心底的小秘密都說了出來。

「你還想學養活自己的手藝啊,現在學到了嗎?」

王珂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一下說:「正在學,我現在學會了修單車、學了補鞋、學了理髮,當然在農村養雞養鴨養豬都不算。」

生命是父母給的,青春是自己努力得來的。

「王珂,你要注意正確地處理好與同學們之間的關係,不可以用惡作劇式的形式去對待周圍發生的一切,不能以冷暴力去處理鄙視、捉弄和孤立。」張老師切入正題。

「放心吧,張老師,我知道了。」王珂明白張老師所指,前不久他剛剛讀了一本書,裏面有這樣一句話,被王珂寫在自己的筆記本上。

無論你經歷的事是喜是悲,無論你遇見的人是好是壞,他們總能教會你一些事理,然後助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還真是,現在就是。

「王珂,我們現在的班費很緊張,你的過勤工儉學的經歷,可不可幫助班裡想想辦法呀,學習你自食其力?」

「張老師,這個你得給我時間,我家住在火車站,我去聯繫一下,看看有什麼適合我們乾的。」

「好呀好呀,你還敢陌生拜訪啊,那太好了,只要是利用星期天或者晚上都可以。」

「嗯。」王珂不想放過這次在班主任老師面前表現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