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娘子不是人
我家娘子不是人 連載中

我家娘子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大木木木木木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葉 顏冰清

【奇幻仙俠+無系統】穿越異界,成為大乾鎮南侯府小侯爺,嫡子嫡孫,獨子!家中老太爺還很霸道的替他定了門親事,京城國公府,當朝太傅孫女,京城雙絕之一的大才女是他未婚妻!哦,這該死的包辦婚姻,擦掉嘴角邊憤怒的淚水,毅然上京完婚只不過半路意外英雄救美,沒把持住,就此多了個貌若天仙的娘子然而某天他突然發現,自家貌若天仙的娘子會飛,老太爺給他定的才女未婚妻在修仙,連京城雙絕另一位大乾長公主殿下竟然也會御劍飛行……仙凡有別?無法白頭偕老?那我修仙不就好了展開

《我家娘子不是人》章節試讀:

白袍道人本就悶着慌,本想維持高深莫測仙風道骨形象。

然而見了來人瞬間綳不住,慈愛和委屈瞬間止也止不住。

「小七你回來的正好,趕緊去和你三師姐說說,天天閉關,她都半步入聖,還閉什麼關,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白袍道人彷彿有着無數委屈想要找個人傾訴,他太難了。

在這上聖宮,特么大大小小瑣碎事情全扔給他一個人,這也就罷了,誰讓他排行老四,上頭大師姐他不敢惹,二師兄他也不敢惹,三師姐更是他的道侶更不敢惹。

雖說下面還有五師妹和六師弟,但五師妹是二師兄的道侶,六師弟更是大師姐的道侶。

他苦,他苦啊!

千言萬語,唯有從小看着長大的老幺七師妹面前才能訴說一二,關鍵道人又不傻,三師姐最寵愛自家七師妹,只要七師妹去三師姐那邊吹吹風,說不定能讓三師姐放棄這次閉關和他雙宿雙修。

一看救星回來,道人那叫一個喜極而泣,那叫一個苦盡甘來。

然而……

「三師姐又去閉關了?」

顏冰清略顯同情的看着自家四師兄,山上師兄弟姐妹中,四師兄和三師姐對她最好,從她入門開始便將她養大,想着三師姐的脾氣頓時苦笑起來。

她這次返回山上仙宮,其實就是想要找三師姐幫個忙,卻沒想到如此不湊巧,一想着自家三師姐一旦閉關動輒數十年不出,便微微蹙了蹙眉。

嗯?

怎麼氣氛安靜了下來?

這並不像是四師兄的脾氣,每次三師姐閉關必定會幽怨委屈嘮嘮叨叨,尤其是見到她宛如一位被家暴的老父親,向自己女兒訴說著被老伴兒欺負後的內心諸多不滿。

怎麼就沒聲音了?

「四師兄?」

顏冰清抬頭,發現四師兄正現場表演了一個極其豐富多彩的顏藝,那表情眼神相當精彩,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瞪出來,那樣子哪還有上聖宮至高無上享譽天下聞名於世半聖美名?

就像是,被嚇到了,看到了極其不可思議恐怖的畫面。

能把一位堂堂半步入聖境的大能嚇成這樣,放眼天下也屈指可數。

「小石頭,你師傅怎麼了?」

望着在一旁欲言又止般憋着的老者,顏冰清隨口問了一聲,而後者聞言連忙上前拱手行禮道:「弟子石阡,拜見七師叔。」

老者心裏苦啊,他就當個透明人不好嗎,早知道換個時間來向師尊稟明京城瑣事,此刻也只能苦笑道:「回七師叔,師尊他老人家應該是……」

微微斟酌,老者還未把話說完,就被一道極其誇張的聲音打斷。

「小七!你的髮髻,你……你何時嫁人了?!」

怎麼會?

不是才下山不到一年嗎?

怎麼就嫁人了?

「誰?到底是誰?!是哪個混蛋?老道非要好好找他……」

道人情緒極其激動,同時眼角含淚簡直比自己道侶三天兩頭閉關扔下他還要委屈,哪怕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可道人真的沒想到來的那麼快。

「四師兄!」

顏冰清臉色微紅,但道人可不管那麼多,嚷嚷起來:「可惡,小七你才一百九十六歲零八個月九天啊,到底是哪個混蛋,來來來,告訴師兄,師兄定要好好幫你把把關!」

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道人悲憤又欣慰,欣慰是當年那個牙牙學語的小丫頭終於也到了這一天,悲憤的是這才下山一年怎麼就被人騙走了?

七師妹,還是個孩子啊!

「我去找三師姐。」

顏冰清身形一閃已然消失,四師兄那脾氣她很清楚,有些事情一時半刻接受不了受刺激太大,不過稍微過兩天就能緩解犯病癥狀,真正關鍵的還是三師姐那邊。

先把四師兄晾在一邊,沒事。

「小七,你回來,唉,你……你可要在三師姐那邊幫師兄我多說說好話啊,記住別忘了!」

道人不忘多叮囑兩句,滿臉的複雜,最終深深的嘆了口氣。

負手而立,仰望星空,也不知道是在感嘆人生苦短獨守空房,還是女大不中留,師門他們這代最小的老幺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不對,該死的,到底是哪個混賬,小七從小沒怎麼下山,肯定是受人蒙蔽!」

道人忿忿不平,自己三天兩頭獨守空房,其他師兄弟姐妹都雙宿雙修,現在連最小的七師妹都……

他,苦啊!

院中,老者半低着頭看着地面,彷彿在觀察研究地表青石的紋理,彷彿暗藏着至高大道。

一定要繃住,否則惹惱師尊非揍他一頓不可。

「小石頭。」

「弟子在。」

「去查!」

道人惡狠狠的咬牙切齒,只能說獨守空房的老男人怨氣十足,他嫉妒了。

老者聞言拱手行禮,然後轉身離去,關於仙院收外門弟子一事,還是過兩日再提吧,現在氣氛不行。

……

煙花三月的京城,同樣繁華熱鬧。

樓船內,明華公主沒好氣的直接在某位京城馳名的大才女臀上狠狠拍了下,「蕭大家,人都走了,就別裝了。」

這丫頭身段怎麼那麼好,果然紅塵養人,她要不要多往外走動走動?

「哎呀,你幹嘛,女女授受不親懂不懂?人家是才女,怎麼能如此粗魯的對待人家?」

蕭一一嬌嗔連連紅着臉爬起,心中卻在嘀咕,到底是皇家的伙食太好了呢,還是仙院的清規戒律沒啥用,怎麼閨蜜那邊又大了,再低頭看看自己……

悲憤欲絕,她為什麼怎麼吃都胖不起來?

「行行行,大才女,你現在渾身酒氣,真不知道外面那些人見到蕭大家您現在這幅模樣,是否會心碎?」

明華公主噗嗤一笑,扳回一城,她是比不上蕭一一瘦,可她也有驕傲的資本。

「不被他們看見不就好了?就算看見了,老娘又不在乎,他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蕭一一撩起青絲風情萬種媚態萬千,一顰一笑宛如一個妖精般卻又不失清純與聖潔。

當然她也是真的有些醉意,關鍵那後勁太足,此時連忙運功,接着櫻唇微微吐出一道水流,正是之前被她喝下去的那些『藥酒』。

奈何有部分已經被她身子吸收,僅僅能吐出一部分。

「讓你捉弄人,現在自食惡果了吧?」

明華公主調侃起來,嗯,她也是受害者,同仇敵愾!看着閨蜜醉醺醺臉色通紅嬌艷欲滴的樣子,頗為解氣,要不是她喝得少處理的快,剛剛豈不是連她都跟着一起出醜?

「人家也沒想到鎮南侯府小侯爺那麼難伺候嘛。」

蕭一一吐了吐小香舌也知道自己這次做的稍微有些過,想着之前那微妙的氣氛和舉止,本就紅彤彤的俏臉變得更加嬌艷欲滴,下意識的觸碰櫻唇……

羞死了!

不對,她今日豈不是,虧大了?

那可是她初次……

「現在怎麼辦?讓鎮南侯府那邊主動解除婚約這條路走不通,你去找蕭老求求情?」

明華公主現在很感興趣自己閨蜜會怎麼辦,原本是捉弄順便讓鎮南侯府小侯爺在京城丟臉,也藉著京城那些風流才子王公貴族會『英雄救美』,將事情鬧大。

現在?

「祖父不會答應的。」

蕭一一搖頭嘆氣,若是如此簡單她何必費盡心機今日設宴,自哀自怨托着香腮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憂鬱的氣質。

這個女人,又在那邊裝模作樣,明華公主翻着白眼,懶得問下去。

「那你自己考慮清楚,其實那鎮南侯府的小侯爺長相不錯,才情學識又高,算得上是一位良婿,你若是不要,本宮可要下手咯?」

她也不算硬碰,那位小侯爺確實各方面都看着還不錯,鎮南侯府與蕭國公府又是世交,可惜仙凡有別,明華公主不免為自己閨蜜感到擔憂,她又不是沒看出來,某人剛剛分明是動了凡心。

「去去去,公主殿下想爭,妾身這般小女子怎敢不拱手相讓?」

蕭一一托着香腮嬌俏的嗔道,嘟着櫻唇又開始自怨自艾起來,「薇薇,你說他為何就是個凡人呢?」

她就心動了,但偏不承認。

明華公主懶得搭理直接身形一閃,御空而去。

嗯,腳下踩着一柄飛劍,身姿極其縹緲若仙。

仙凡有別並非簡簡單單一句話,就如同她現在御劍而行,凡人如何做到?

若有朝一日她修成金丹,便無飛劍亦可御空而去。

很快她便看見一道身影正站在岸邊,彷彿在等待着什麼人,微微蹙眉眸底划過一絲訝色,然後直接來到了對方面前。

「臣,送殿下一程。」

白衣少年翩翩有禮,面帶微笑中招了招手,頓時就看到一輛華貴奢侈的馬車趕了過來。

「殿下請。」

李葉態度謙和,明華公主微微猶豫間還是上了馬車。

她是當朝長公主,又是仙院的弟子,一年前已然成功築基,自然不怕有人害她。

京城的街道很寬敞,兩旁商鋪酒樓更是比比皆是,這是天下經濟和文明的中心,是中原大地最為繁華的地方。

馬車內。

李葉沒有率先出聲,彷彿他就是專程送公主回宮。

終於,明華公主按捺不住,率先開口道:「你與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公主可直言不諱。」

再次聽到這句評價,李葉不由笑道:「在下是鎮南侯府嫡長子長孫,將來會世襲爵位,與國公府又是世交,兩家素來交好,臣想問,公主何出此言?」

他就裝了,他這一世的身份背景家世確實值得他裝,那是事實。

「仙凡有別。」

明華公主微微沉吟,最終略帶歉意的解釋:「蕭一一,不僅是蕭國公府的千金,她已經築基。」

「修仙者?」

李葉皺眉,他知道這個世界仙魔妖鬼共存,自己這位未婚妻很特別啊。

當然更特別的顯然是眼前與他未婚妻並稱為京城雙絕之一的長公主。

「公主殿下也是?」

「是。」

明華公主頷首點頭,並未隱瞞,「仙凡有別,築基便可享有兩百年壽元,而將來她不僅止步於此,所以你們並不合適。」

說完這些,其他自然無需多言,明華公主心中也有些歉意,畢竟拆散一段姻緣非她所願,可惜並非是旁人瑣事。

正準備離去,卻突然間被人打斷。

「公主之意,只因在下是一介凡人,而非修仙者?所以斷言我與蕭大家並不合適?」

明華公主深深一望,最終微微點頭道:「是。」

話音未落,人已經從李葉面前消失,或許是有意如此,亦或者是無意而為,然而此情此景像是在讓他明白,何為『仙凡有別』。

「修仙嗎?」

嚇死他了,還以為長公主說他不配娶簫大才女是因為他身邊已經有其他女子,是個渣男不配娶,搞了半天僅僅只因為他是凡人沒修仙?

還好,還好,如果僅僅如此原因,那他修仙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