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老公不是人
我家老公不是人 連載中

我家老公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紅月知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紅月 李無心 現代言情

李無心我慕紅月愛你勝過你愛我這輩子嫁定你了無心無心你到底有沒有心沒有無心無心你愛不愛我不愛無心無心你到底愛不愛我我沒有心,我不懂愛無心無心你到底怎麼才能有一顆心你做我的那顆心展開

《我家老公不是人》章節試讀:

「紅月,紅月」

稀里糊塗中,慕紅月覺得有人推了她一下,喊了她的名字。

原來是那兩個刑警。

其中那個小年輕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慕紅月奇怪地感覺,這個**對自己的態度多了一些和善。

慕紅月心裏明白對方眼中閃動的光芒是憐憫。

她不知道這種同情的目的何在?

是可憐自己?

慕紅月的心不由得有了一絲疑慮。

"紅月小姐,我們走吧。 "

"好。 "

兩個刑警離開之後慕紅月又被帶進了拘留室里。

看着坐在那邊正在悠哉游哉的那個男子,慕紅月真的有種衝過去撕破他的那張臉的衝動。

不就是長得帥一點嘛,有什麼了不起的,還敢這麼囂張。

慕紅月氣憤地瞪着他。

"看夠了嗎?看夠了我們就該回答問題了。 "那個男子微笑地望向慕紅月。

"哼。 "慕紅月不屑地冷哼一聲。

「慕小姐。你還記得王強嗎」男子瞬間嚴肅起來,這或許也是審訊技巧的一種吧。一般犯了罪的人,面對如此氣勢的審問,都會露出不大不小的破綻。

而那些小小的破綻就能被經驗豐富的刑警作為突破口。

"我不認識他 "

慕紅月毫不猶豫的否認。

"那好,你還記得他的身份嗎 "

慕紅月思索着。搖了搖頭。

這次的確有點奇怪,自己怎麼就跟王強結仇了呢?

這個人自己並不熟悉啊?

而且自己和他根本就沒有交集過。

這個人是誰派過來的呢?

"那好,現在請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希望你能回答的正確。 "

"好。 "

"我希望你能老實交代你昏迷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男子沉默片刻。

然後緩慢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是誰把我綁架了,我醒來的時候只記得我在病房裡, "

突然慕紅月眼中閃過一抹狡黠

故意裝作想到了什麼似的。

「警官我依稀記得好像是什麼人救了我?」

男子對慕紅月的眼神,面部變化瞭若指掌,以為自己憑藉豐富的辦案經驗又找到了案情突破口

按耐住內心的期待淡淡的問道

"好,那你能告訴我他的名字嗎?,

"我不記得,我只記得他有一雙藍色的眸子,身穿紫色長衫還有他的臉很好看。至於他叫什麼,我真的記不住了 "

聽着慕紅月說的話,那人眉頭緊鎖起來。

心裏默默念叨着「這慕紅月說的有幾分可信度?」

達到自己這一級別的刑偵專家腦洞驚人,什麼案件都看過,已養成反覆琢磨的好習慣。

畢竟一起凶殺案足以引起當地的轟動了,更不用說死去的王強身份背景牽扯錯綜複雜。

已經有好幾位大人物表示重視了。

這樣一件凶殺案必須查出來

這可是自己的本職工作!

在其位謀其事!

不行,這件事情不能馬虎

男子立即做了決定。

"慕紅月,你好好休息一會兒,等會兒我會讓人過來送飯菜的。 "

說罷男子便轉身離開。

"喂 "

"幹嘛 "

"警官,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

"哦,這樣啊! "

男子停止腳步轉過身來。

他剛才只是隨口敷衍了一句,沒有真的把她的問題當做是詢問的,他心中早已經有了打算。

這丫頭跟王強的死基本沒有太大聯繫。

她的經歷也讓人同情。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慕紅月有些緊張的問道。

"你想要問什麼呢? "

那人臉上帶着詭譎的微笑。

"你覺得我剛才所說的話都是假的? "慕紅月有些焦急地問道。

"你覺得我會信你嗎? "男子反問了慕紅月一路。心裏也有些計較了

"你 "慕紅月被這男人反問,氣得兩腮不斷呼吸着。

"哈哈哈哈 "

那人有些可愛的笑了起來。

慕紅月氣呼呼地坐在凳子上。

"我不管,我要出去,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

"慕小姐,你現在是犯罪嫌疑人,我是**,我沒有權利立刻放你」男子一副無奈的模樣,讓慕紅月氣得直跺腳。

"你現在是嫌疑人。協助時間也沒過,還不能出去? "男子無奈的說了幾句。

這時一旁的**拿來一些食物,放在桌上,然後對男子道: "您先吃飯再談。 "

男子冷哼一聲,接着轉頭盯着慕紅月。

"慕小姐,看在我一個同事份上。這一頓飯我還是可以提醒你一句。王海軍通過輿論在給我們警方施壓。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我說直白點,目前只要跟王強有嫌疑的都要來這裡走一遭。 "

"哼 "

慕紅月不爽地扭過頭,不去理會男子。

那個男子也不介意,直接端起一碗米飯吃了起來。

慕紅月心裏恨恨地詛咒着: "渾蛋,我詛咒你吃飽撐的,噎死你! "

吃完飯後,慕紅月繼續在這裡獃著。

那個警官也在一旁坐着。

"慕紅月,我知道你不想呆在這裡,你放心等協助調查時間一過,就送你回醫院 "。

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過,針對慕紅月的調查宣布結束。

實際上這就是一場例行調查吧了,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她做的。

這一次,是一個素不相識的男子獨自把慕紅月送回去。

但是回去的路上

慕紅月突然發現這位男子開車所送的地方不是醫院,而是相反的方向。

慕紅月不解地問道 "大叔,這是要去哪裡? "

"到地方你就會知道了。 "

那名男子依舊面不改色。

似乎鐵了心,不希望慕紅月知道,他究竟會把她帶到什麼地方。

慕紅月沒有再說話,而是默默的坐着沒有再問。

畢竟自己這小胳膊小腿也不敢襲擊那個大漢

車子一直往前開着,最終在一處高聳入雲的建筑前停下了。

慕紅月下了車。舉目望去,這座雄偉的大樓盡收眼底。

"慕紅月,我們已經到地方了,走吧 "那名男子說道

慕紅月也跟着進去了。

沒走幾步,男的一下子站住了。

忽然扭頭:「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么?」

慕工作心有所猜測也不好去確認。只能說「我真不知道。」

男子笑了笑:「這裡是那位死去的王強的家!他父親要求見你。」

慕紅月倒抽一口冷氣,

沒想到自己居然在這裡見到了王強的家人。

自己這不是自討苦吃嗎?這個男的一看也不是什麼好人。

"慕紅月我警告你,你最好乖乖配合我們的調查。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們有什麼事情的話,也只好怪你了。 "男子的語氣變得十分陰險。

慕紅月的心不由的咯噔了一下,有些害怕起來。

雖然她並不害怕男子,但是她還是怕王強家的人會報復自己。

"我明白了 "

"好,那你現在就跟我進去吧。 "

"恩 "慕紅月深吸一口氣。邁開腳步跟着那個男子走了進去。

一進門就有一個年約五十多歲左右,身材微胖,頭頂微禿的男子站在客廳里,看到他那肥碩的肚腩,慕紅月心裏一陣厭惡。

"慕小姐你好,我是王強的父親,你可以稱呼我為王叔叔 "

"哦。 "慕紅月淡淡地應了一聲

王叔叔?

聽起來有些噁心

不是慕紅月對王這個姓有什麼不喜歡,實在是她小時候,爸爸出去工作了,常常有個王叔叔過來串門,每次母親都會讓她跑兩里地去買醬油。

家裡後院那塊兒地,父親都連連稱奇,肥的發黑,還帶着醬香。

從此就跟王叔叔這個稱呼結下了不解之緣。

王強的父親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他看到慕紅月那嬌小玲瓏的模樣,不由眼前一亮,笑了笑。

作為本地支柱產業的老闆,打拚了很多年,從一個街頭霸王奮鬥到一家龍頭企業的老闆,付出了太多。

從小到大王強的教育問題,讓他操碎了心。

忙忙碌碌中忽視了王強素質教育。

導致王強的性格非常的暴躁易怒。

他一旦暴怒起來就控制不住脾氣,喜歡胡亂打人,經常會和別人發生衝突,甚至是械鬥。

王強的母親很溺愛他。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在王強身上。

王海軍對這個寶貝疙瘩真是打也不敢打,罵也不敢罵!

很難想像一個黑白通吃的教父,管得了千軍萬馬,竟然管不了自己的兒子。

因此導致王強的性格比較叛逆

王強的父親王海軍是一個商界巨亨。

他在家族龐大的資金支持下。在大元市一帶擁有極大的勢力和影響力。

王海軍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

身體每況愈下。

天天卧床,體質持續虛弱,還會感到身體機能日益惡化。

他自己都笑稱「我王海軍一輩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兒子跟老婆。我上半輩子拚命三郎,下半輩子跪地投降。」

是啊為人父母的創一代誰不怕自己半生積蓄化為烏有,什麼都可以不怕,就得怕後人把萬貫家財敗成家徒四壁。

老來得子的他,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夠早日抱孫子。

兒子靠不住,孫子靠得住。

王海軍早有打算,放下所有事情,把自己將來的孫子培養成為他人心目中的「三好青年」。

結果警方一個電話徹底撕碎了他的堅強。

王強不明不白的死了

王海軍想來想去都不知道是誰對自己的唯一繼承人下手這麼乾脆。

他內心對兒子惹事的本事了解得太多,這幾年王強鬧過幾起暴力傷人案。

得罪的人也多的離譜。

現在一時半會真不好排查。

此事只有交由警方處理。

王海軍知道大元**一般辦案都很快,一般人的死亡都是三天就能調查出一些眉目的。

如果不是兒子的死對他造成的震撼太大。

他也不會求背後的存在出手,親自當面找慕紅月詢問事情的緣由。

畢竟兒子是他的寶貝,他不覺得兒子會死的冤枉,就怕事情真的和慕紅月有關係。

王強去世之後,警方調查工作顯得格外困難。

因為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有人殺了王強。

結果查到,臨死前最後一個產生矛盾的人,就是慕紅月。

衝突原因王海不用想,這慕紅月站在自己面前,縱然是閱女無數的自己都有想法,更別說自己那種豬兒子了。

"我兒子的屍骨還在嗎? "王海軍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在的在的。 "那個男子回答道。

"屍骨呢?帶我過去吧。 "

王海軍站了起來,跟隨那個男子走了出去。

"你兒子的屍骨現在在警方那裡請稍等。 "

「好的」王海軍說到這裡,就安靜地在椅子上等了。

王強是個刺兒頭。平常都是混跡於各種酒吧夜店之類的地方。在整個大元市區都是有名的王鐵頭。

於是王強的屍體在兇殺現場找到後,迅速由民警送往警署。

其實,王海軍並不知道王強屍骨究竟運至何處。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心力憔悴的王海軍聽到王強這個寶貝兒子死訊的瞬間不是去見遺體。

就地反胃吐了起來,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反胃,好像對王強的屍體有一種本能的抗拒。

老來得子王海軍頓時一蹶不振,嗷嗷痛哭。

無比的悔恨自責

懷疑是不是自己作惡多端,做了太多天怒人怨的事。

陰德盡損,禍及妻兒。

不一會,那個男子又折返了回來。

"慕小姐,王總你現在跟我過去吧。 "

慕紅月瞪着男子說道「你還真是聽話的狗啊?為資本服務啊」

"說什麼話,慕小姐。你誤會了。我是為人民服務。 "那個男子打着哈哈笑了笑。

接着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紋身光頭把王海軍圍起來,簇擁王海軍向門外駛去。

路邊停了清一色的奔馳s級,大燈點起來把路上的路都照亮了。

眾人簇擁着王海軍走上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

王海軍坐上車,立刻吩咐司機開車。

慕紅月仍然被送上那輛商務車

一路鳴笛打着雙閃

茫茫車隊,紅燈一路伴隨。

大元市公安局

人到中年的孫局長無可奈何地苦笑着說:「「王海軍死了兒子,他能不來嗎?這個社會的毒瘤遲早打掉他?」

幾名民警頓時一肅穆,臉色一變。

滴滴滴滴滴滴

十幾台黑色奔馳S級拱衛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慢悠悠地停在大廳門口

一個西裝男子挺起大肚,畢恭畢敬地打開了門。

王海軍面色瞬間蒼白,剛才裝出來的潮紅盡去「孫副局長,我兒王強慘死,死不瞑目,求求你幫幫我吧!他雖有些糊塗,但也罪不至死吧!」

孫局長面色潮紅強裝悲痛道「王老貴子的死,我掘地三尺也會還他一個公道。」

現場一片寂靜。

刑偵大隊

刑事技術實驗室內,

王強的屍骨就擺放在王海軍旁邊。

他顫抖地伸了伸衰老的手指,溫柔地撫摸着冰冷的臉。

"這真的是您的兒子王強嗎? "旁邊傳出了孫局長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帶着幾分試探。

"對,這就是我的兒子,王強。 "王海軍一字一頓鏗鏘有力的回答。

"王老,請你節哀順變。 "孫局長的語氣中透露出悲痛之意。

「孫局長,我兒的屍體我就帶走了,死的那麼凄慘,作為一個父親,我希望他能入土為安」

王海軍扶起王強寒冷而蒼白的身體,強忍着內心的哀傷背在身後。

蒼老的背影背起冷冰冰的屍骨步履蹣跚。

"王老,請你節哀。你現在需要休息。 "

"不要勸了,孫局長。你很不錯。了 "王海軍的聲音顯得有點滄桑。

直感嘆,王海軍家裡那個傻小子死後,還算是做了一件人事。

陳海軍被一群壯漢盯着,一步一個腳印地背起兒子從走了出來。

在幾名紋身大漢的幫助下,王海軍將膚色蒼白、散發淡淡屍臭的王強,安排到那輛勞斯萊斯幻影最後一排。

"王老,請留步。 "孫局長在王海軍即將上車的時候,喊道。

"有什麼指示? "王海軍轉過頭看着孫局長。

孫局長滿臉真誠地說:「咱們市公安局將全力以赴偵破案件,還給王強一個公道!」

"好,我相信你們一定會還我一個公道。 "王海軍的眼裡閃出一絲希望的光芒。

"好了,王先生,我們不耽擱你的時間了,我們先告辭。 "

孫局長帶着手下向著大廳走去,迅速的遠離了這裡。

車內王海軍輕柔地扶住王強冰冷的身體,老淚縱橫。。

"強強,爸爸對不住你,我一直都在想辦法彌補你,可惜你卻再也回不來了,強強你一定怪我是不是? "

車內王強的屍體沒有動靜。

王海軍擦乾老眼淚,抱緊王強的身體,感受着那股冰涼,心中全是悔不當初,對自己過去對王強教育的反思。

王海軍右手重重給了自己一巴掌,嘴裏帶血,半邊臉頰通紅一片,腫脹起來

露出滿嘴血絲的黃牙,哀嚎起來「強兒,爸爸帶你回家。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慕紅月被兩個西裝革履的紋身壯漢摁進了一輛奔馳s級遠去。

回首望着遠去的大元市公安局,心中一片絕望,她不敢相信這個世界怎麼這麼快就翻臉了。

她不知道這件事兒是不是孫局長暗地裡授意的,她也不敢相信這樣一個人渣竟然會有一顆慈祥的父愛。

這個社會上,人性的醜陋讓她徹底看清楚了,這個社會的殘酷和醜陋。

她想到了她姥姥的死,想到了她和姥爺的生活,想到了父母離異後的那份絕情,想到了王海軍的無恥,想到了自己的悲慘命運。

癱坐在車椅里全身乏力。

她已經失去了同齡人所擁有的太多太多,不想連自己唯一的生命都失去了。

她感覺自己的心彷彿掉進了寒潭一般,冰寒刺骨。

她好想逃跑,她想逃到另外一個世界去。

她想要忘記這些人渣,忘記她曾經遇到過王海軍和孫局長這樣的禽獸。

可是這些人已經成為了她人生最大的污點,她無論去哪兒都避免不了被人提及。

王海軍一家,是她生命中最大的污點。

她不想再看見王海軍和王強這一家,這是她的噩夢,永遠無法醒來的噩夢。

她不願意麵對王海軍的懺悔和王強的死。

忽然感到頸部針扎一般,頭部有點暈乎乎的,昏昏沉沉。

車子開到市郊的一座荒山前。

一個光頭大漢下了車

為王海軍拉開了車門。

王海軍慢慢走下車去,看着眼前空無一物的曠野,一望無際。

周圍都是一片枯黃的草坪,草地的邊上堆滿了黃土。

就像是剛剛挖掘過一樣

他走了上去,輕輕地掀開了一塊白布。

慕紅月面容平靜的躺在黃土坑裡.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還睜的大大的,彷彿是沒有睡熟一樣。

王海軍對趴在黃土坑中的慕紅月潑了一桶冷水。

慕紅月猛然驚醒,在黃土坑中掙扎了起來,驚慌的大叫 "不,不要殺我 "

"王老直接活埋了算了哪兒那麼多廢話。 "一位面容陰沉,西裝筆挺,禿頭中年,背着鐵鍬,走上前去,揮了揮傢伙。

王海軍轉過身去。內心這個時候留下的只有深深的遺憾。

才走幾步忽然轉過頭對躺在地上的慕紅月紅着眼咆哮道:「慕小姐,我不管您和我兒子王強之死有什麼關係,您那時陪着我家強兒過夜就算了,非要整那個事,您生不願意陪強兒過夜,那麼下去陪強兒生生世世好嗎?」

慕紅月驚恐的掙扎大吼「王海軍,你殺了我就不怕公安局抓你嗎?」

王海軍突然搶過一把鐵鍬瘋狂的大笑「哈哈!你這個臭女人太天真了。本來想給你個痛快的安靜死法,讓你平平靜靜地人前蒸發。你非要鬧這出。明天大元所有媒體都會輪播,西郊師範大學大一新生慕紅月畏罪自殺,沉屍黃土。」

兩手抄着鐵鍬,朝慕紅月的頭打過去。

慕紅月嚇得兩手抱着頭蜷縮着,口中尖厲嘶吼着,奮力後退

"砰! "的一聲巨響。

慕紅月嚇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王海軍驚恐得看着手裡,莫名其妙,不見蹤影的鐵鍬,全身發抖。

「嘭」的一聲

一柄鐵鍬深深地沒入那輛勞斯萊斯的幻影里,幾乎被劈為兩截,車輛燈光狂閃發出刺耳的鳴笛。

"老闆! "

兩個紋身男人嚇得臉色煞白。

王海軍渾身哆嗦,他終於明白,他今天惹到了不該惹得人。

「哎」

空間里迴響着幽幽嘆息。

"你們鬧夠了吧。 "

一個聲音隱隱傳來。

"啊 "

兩個紋身大漢被嚇到了,全身劇烈地發抖。

他們不認識那道聲音是從哪兒來的。

向著一個方向瘋狂逃竄

只是聽見這聲音又隱隱的傳了過來。

"我說你們可以走了嗎? "

"啊! "兩人全身血色扭曲,眼睛泛白,瞳孔縮在針孔里,生硬地朝着黃土坑走去。

「嘭嘭」兩聲

兩人跪在黃土坑邊,渾身抽搐,哀嚎不止,突然一頓氣絕身亡

"你兒子王強的死是我造成的,人也是我弄死的,那種畜生叫我這種不是人的都看不下去了。王海軍我這是幫你行善積德了。你回去告訴你背後的那位,這個女人我無心罩定了。你兒子的死我良辰扛了」

一個冷漠而平淡的聲音飄渺無常地響了起來

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卻讓王海軍心膽俱裂。

王海軍嚇得腿腳發軟,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雙手捂着腦袋,渾身劇烈顫抖。

他想到了剛才的畫面,飄忽不定的話,兩個手下的詭異行為,他感覺這個聲音就是魔鬼,比那些魔鬼還要可惡

剛才,神秘人如何無聲無息地殺死了部下

王海軍完全看不清楚。

王海軍感覺心跳的很厲害。

他感覺他的靈魂彷彿要從胸口飛出來一樣

剛才那道聲音他永遠也忘記不了,他甚至感覺他

現在就是在做夢一樣。

他一度懷疑剛才的那個聲音是不是幻覺。

整個荒山驟然起風,黃沙滿天飛,一大片枯黃色落葉紛紛揚揚,吹到王海軍臉上擋住了他的目光

讓他感到了一股刺骨冰涼的氣息。

他的心跳加速起來。

此時一身穿紫長衫、容貌英俊、的年輕人頂着藍光點點的衝天冠從黃沙中走出

嚇得王海軍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王海軍看見這個穿着青年人的樣子,心臟猛然抽搐了起來。

這人,好帥

太帥氣了

他不是人,是一個妖孽。

他的眼眸彷彿星空般浩瀚深邃,他的嘴角帶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看似和藹可親,卻又如同神祗般高貴無比。

王海軍突然感覺渾身的汗毛炸立,他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隻兇猛的老虎盯上了一樣。

他感覺他的靈魂已經被這個神祗一般的男人看穿了。

王海軍驚駭欲絕,感覺這個世界太玄妙了。

它覺得自己正面對着一條幾十米長的大蟒蛇。

他感覺他的小命兒隨時有被奪走的危險。

"你是誰? "

王海軍聲音顫抖,問道。

青年人微微一笑,看着慕紅月,淡淡的說道 "我叫無心,你也可以叫我世俗名字李青玄,你不是想讓她陪你兒子生生世世嗎,對就是那個躺在坑裡的慕紅月。我是她的老公。你放心,看在你背後那位老朋友的面子上,我答應放過你們,就不會食言,這個女孩兒我留着,其它人我會送走,至於你的兒子王強我自然不能放過他。這是我的家事。 "

話音剛落,那兩個跪死在慕紅月面前的大漢如喪屍蘇醒一般,張牙舞爪。

兩個大漢懵逼的摸了摸自己的頭,奇怪自己怎麼跪在這兒了。

"我的家事? "聽着這個刺耳的稱謂

王海軍心裏湧上一股怒火,他沒想到那個絕美青年這麼猖狂,居然敢殺人。 "你們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嗎?我兒子都已經死了你還要對他做什麼」 "

"哦?是嗎?原來你也知道殺人是犯法的。可惜我不是人啊」青年仰天大笑起來,一身紫色長衫在狂風中獵獵作響,飄逸出塵,一雙眼眸如夜空中最亮的星,璀璨奪目。

他的語氣還是那麼淡然冷靜,似乎這事跟他毫無關係似的。

一臉的認真,卻又在述說事實。

可是卻給王海軍帶來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王海軍看着這個青年,心裏充滿了恐懼,感覺他就是一尊不能觸摸的存在。他想到那兩個人的慘狀,渾身打了一寒顫戰

他的手緊緊地握着鐵鍬,渾身哆嗦不停,眼神中透出了深深的恐懼,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他是躲不過了。

「你到底想對我兒的屍體做什麼?」王海軍顫聲問着。

青年人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緩緩地蹲下來,輕輕地拍了拍王海軍的肩膀。

"你想知道嗎?那我偏不告訴你 "

他的臉上掛着溫和的笑意。

青年玩味的向著閃着火花的勞斯萊斯幻影一抓,那輛價值千萬的勞斯萊斯幻影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拎上了天空

他輕輕一擲,那輛價值3千萬的勞斯萊斯幻影從王海軍眼前落下,從幻影中走出來一個全身慘白血色全無的死人,赫然是王強的身影。

眼睛翻白,顯然是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兒,我兒啊,是爹爹沒用,沒用啊。 "王海軍嚎啕大哭起來。

眼看著兒子的屍體盡然一步一步走到了昏過去的慕紅月年前。

撲通跪倒在地,一個勁兒地磕着頭

一下一下。

每一個響亮的頭磕在石塊上面發出咚咚的聲音,響徹雲霄。

青年人站在王海軍背後冷冷地說道 "我知道你是誰,你不是想殺了慕紅月嗎?,王海軍,希望你不要自尋死路。我無心的女人不是你一個小小的王海軍惹得起的」 "

凌空朝着王強一抓,王強不停叩頭的身體剛落地,就劇烈地抖動着,好像是什麼東西抽了出來似的。

王海軍驚恐萬分的看到了一抹淡淡的人影出現,劇烈掙扎不斷向著自己哭喊着, "爸爸救命爸爸救救我啊。 "

一個身材修長,五官英挺,面容俊朗無比的男人突兀地出現在了王強身邊,將王強的屍體接住,一把捏碎,化成了一堆碎肉,散落在地面上,血液四濺,一副凄慘無比的模樣。

王海軍看着這一幕,只感覺頭皮發麻,雙腿發軟,撲通一聲,跪在地面上,身體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嘴唇哆嗦着,不斷的念叨着 "求求您放過我。求求您。。。。 "

青年人看着王海軍的模樣,冷冷一笑 "王海軍,你也知道怕嗎? "

"你。。。你。。。。到底想幹嘛? "王海軍渾身顫抖不停,聲音結結巴巴的問道。

"呵呵,你說呢? "

青年人輕輕地拍了拍手掌,那道掙扎的虛影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青年人體內消失不見。

那道虛影消失的瞬間,王海軍只感覺渾身一陣眩暈。

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我說過,動了我無心的女人,我是不會饒恕你的,生死不論,魂飛魄散,挫骨揚灰。 "

青年人冷笑着回頭看向趴在地上紋絲不動、臉色煞白的慕紅月,溫柔地伸出一根指頭。

他朝慕紅月輕輕點了一下。

慕紅月身上的繩索瞬間崩裂。

慕紅月睜大雙眼,望着近在眼前絕美的青年人一臉惶恐。

這個青年人的身上透出了令人窒息的氣勢。

彷彿他的每一寸肌膚都蘊含著無窮的力量一般。

這個人讓她覺得很親切。

"啊! "慕紅月捂着頭不停哀嚎着。

青年人伸出手,輕輕的按在慕紅月的額頭上。藍光時隱時現,絲絲縷縷沒入額頭。

慕紅月立刻愜意地**着睡著了。

口中不停地呢喃

「無心」

「無心」

「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