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連載中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

來源:google 作者:東益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伊欣雅 奇幻玄幻 陳澤

身為天仙閣唯一的大師兄,陳澤表示自己的心很累十年前無良美女師傅把自己收下就失蹤了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留下七個嗷嗷待哺的小師妹?不辭辛勞的把她們照顧大,本以為可以安安穩穩的享受師妹們的供養了這些傢伙卻天天搞事是什麼情況?「大師兄,有人欺負我,你說怎麼辦吧?」這是明明戰五渣卻還嫉惡如仇的三師妹「大師兄,逍遙門的那些弟子合夥搶我在試煉中得到的混元道果!」這是一心修行,天賦最高的四師妹「大師兄,天劍李家想求娶小師妹,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畢竟都是自己帶大的,怎麼能讓別人欺負?然而,在一向低調,任勞任怨,甚至從不顯露修為的陳澤一拳轟爆了來犯的渡劫期老祖後,他發現師妹們看他的眼光有些變了「大師兄,來我草堂~」展開

《我家的師妹愛搞事》章節試讀:

懵逼了!

蘇晴懵逼了,那魔宗老祖懵逼了,下方正在搖旗吶喊的魔宗小嘍啰們,也同樣懵逼了!

他們愣愣的看着天空中正在對峙的兩件極品靈器,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極品靈器之威,如果沒有壓制,由兩位合體期的高手全力催發的話。

整個魔宗所在的範圍內妥妥的被碾平。

唉,吾命休矣!

下方一個個魔宗中人在席捲而來的威壓下瑟瑟發抖,靈氣根本無法流暢運轉。

連轉身逃離這片區域都做不到,只能無力的癱坐在地上,等待着即將降臨的命運。

威壓越來越重,蘇晴與這魔門已經結下血海深仇,今日只有你死我活一個結果。

兩人都沒有任何的退縮,面色凝重,不斷地催動着體內的修為,發揮出更高的威力。

靈器之威碾壓而下,距離最近的魔宗山門上,幾十位弟子在這恐怖的衝擊下被生生擠壓成了粉末。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也有極品靈器?」

魔宗老祖那張醜陋而布滿疤痕的臉上帶着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為什麼會不惜暴露這可能會被人覬覦的極品靈器來擊殺蘇晴?

原因很簡單,單挑打不過啊!

蘇晴的功法乃是天仙閣創立宗門,後來順利飛升的天才前輩所創。

流傳下來後,又經過無數歲月中一代代驚才絕艷的先輩們不斷完善。

在功法等級上甚至足以達到仙界功法之下前三甲的位置。

修行這功法, 又不曾走過歪路,她的基礎無比紮實。

而這魔宗老祖修行的都是邪魔外道,依靠外物強行提升修為。雖然看起來比蘇晴更高,實際虛浮無力,根本抗衡不過。

「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這居然是把極品靈器,你信嗎?」

蘇晴尷尬的一笑,本以為大師兄還在生氣,所以敷衍自己。

誰能想到,這一直被大師兄拿着用來掃地,平平無奇的一把破掃帚,它竟然還是件極品靈器呢?

誒,等等!

想到這破掃帚在大師兄手裡的用處之後,蘇晴的眼睛越來越亮。

這麼說......

好一個大師兄,居然敢藏私!

還藏的這麼隱秘,就在眾人眼下,果然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們搜索的時候可是從來沒關注過這些不起眼的物事。

「老狗,趕緊洗乾淨脖子乖乖等死吧,等我抹平了你這魔宗,還要回家搜刮我大師兄的寶貝呢!」

輕甩了一下手中的長劍,這回有了對付那魔劍的方法,看你還有什麼底氣跟我拼!

蘇晴殺氣騰騰。

「給我上!」

她雙手合十,無盡的靈氣湧入那柳條之中,讓得那青光越來越盛。

「哧!」

得到了她的催動,柳條頓時揮舞起來,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威能。

枝條橫空,宛若一道神鞭,向著那魔劍狠狠抽去,速度之快,甚至扭曲劃開了這方空間。

而同一時刻,她手持長劍,向著那老狗衝去。

靈器之間的戰爭是它們的事情,這犯下無數殺孽的老狗,當然要自己親自宰了才行!

一記硬拼,兩人的靈氣不斷的碰撞着。

不到片刻,隨着噗嗤一聲,那魔宗老祖被擊飛出去。

口中吐出一道深紅色的血跡,仰面倒在地上,顯然已是受了內傷。

他的修為已經是合體後期,竟然不是初入合體期的蘇晴的對手。

吐着血被身後的宗門弟子扶住,他開口問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雄渾的靈力修為,高等級的功法,又能隨身拿出極品靈器,同時還將自己置於生死磨練,這樣的一個年輕女弟子。

恐怖如斯!

他隱隱約約中有種直覺,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招惹了一個恐怖的存在。

這樣的人物,後面的勢力會小嗎?他心如死灰。

此時,不遠處的鎮子上,這裡粉碎虛空的大動靜自然引起了小鎮里人們的注意,看到那替失去孩子的人們出頭的女俠佔了上風,一個個都歡呼起來。

蘇晴一向記得大師兄要低調的原則,自然不會自報家門。

「你也配知道我是誰?等着下了地獄,見到了閻王爺以後再問他吧!」

冷冷的開口道,她催動着手中的靈玉劍,鋒銳的劍意猛的爆發出來,向著魔宗整個山門划去。

上方的魔劍有心護主,卻被飛揚的柳條不斷的拖住,環繞束縛着,包圍圈不斷縮緊,最後終於被牢牢地的枷鎖住了。

高下立分,大師兄的柳枝掃帚顯然要更強一些,輕而易舉的就將這魔劍降服。

「天仙劍法第四式——盪魔!」

劍意吞涌,席捲無數的魔門子弟,將他們吞噬而盡。

一劍之下,整個魔宗,包括弟子與建築在內,就覆滅了大半。

聽着剩餘魔宗弟子們的哀聲求饒,蘇晴心堅如鐵。

她可是親眼見過這些可恨的傢伙在面對凡人時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模樣。

她一時心軟放過這些人,那誰來放過那些被他們殺害的無辜生命!

「輪到你了,老狗。」

又揮出幾劍,她轉過身,長劍脫手而出,就要將那老狗釘死當場。

那魔門老祖已是強弩之末,傷勢極重,根本無力抵抗。

就在他以為自己即將滅亡,這一生各種經歷的畫面開始在眼前流轉,甚至忍不住想懺悔的時候。

身上的一道暗金色令牌忽然震動起來,將他從獃滯中驚醒過來,旋即響起的一道聲音更是讓他忍不住狂喜起來。

「放肆!」

暴喝聲隨着靈氣的擴散響徹整片天際。

一道白色身影從遠處的虛空中急速飛來,擋在那老狗的身前,同時一拳揮出,將那長劍擊飛。

「咻!」

長劍倒飛而出,竟然就這麼化為了一截截的碎片。

靈玉劍,居然被生生用拳頭轟爆了!

認主的靈器被打碎,烙下靈魂刻印的蘇晴頓時遭到反噬。

一滴鮮血墜落,她強行壓抑着喉頭的甜膩,沒有讓自己後退一步!

光芒散去,那身影帶着面罩,看不出任何的樣貌。

不過從身形和聲音上,勉強判斷的出這應該是一個中年男人。

「黃長老,啊不,黃大人,你可算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