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連載中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來源:google 作者:啊啊啊哦哦哦嘎嘎嘎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大俠 遊戲動漫 邵俠

今天好憂傷啊,不想練劍……已接受任務:躺在草地上望天任務完成:悟性+1邵俠初入「經典」,被賦予發佈任務給玩家的權限他卻只給自己發佈任務,整日摸魚「午餐要吃三大碗」「今天睡滿十個小時」「讓小師妹說我壞蛋」新手村被屠的真相、武林至寶的現世、天下第一的挑戰……這些通通先放一邊把,雖然今天什麼也沒有做,但真是辛苦我自己了!展開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章節試讀:

在未來,世界統一,沒有國家之分。

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口需要工作,糧食產量溢出,階級高度固化,社會一潭死水。

**統合全世界的資源,研發了讓全民投入其中的第二人生。

名為「經典」的虛擬世界,即將拉開帷幕。

現在**開放了先期投資,公民可以用現實里的資產換取游戲裏的初始資源,會在一個月的新手期結束後發放。

職業玩家工會「飄雪」的私密聊天室里,鬍子拉碴的中年大漢與一眾黑影人對峙着。

他們合夥吞併了中年男的股份,換取在「經典」中更多的初始資源。

「明天大家都進養生倉了,俠哥你今天要是沒錢吃飯,地上打個滾,我轉你一點。」

黑影中吐出刻薄的話語,引得幾聲鬨笑。

中年男子倒是沒什麼生氣的表現,看着幾個曾經的創業夥伴,嘖了一聲:「狗屎。」

下線。

邵俠從養生倉里出來,與游戲裏不同,是個頗為清瘦的青年。

「一群二五仔,家大業大是吧。」

從不線下見面的他,不知不覺中被孤立是情理當中。

事已至此,在找到這夥人算賬之前,邵俠檢查自己所剩下的本錢。

根據公告的兌換比率來看,他的全部家產可以換套戲服,轉行服務大眾。

罷球,老子玩的就是白手起家。

門外調試員正在檢查網絡,明天全民都會在養生倉里徹底沉睡,直到世界迎來新的變化。

邵俠推開門招呼調試員,並展示了自己的全部餘額。

「這些錢歸你,給我接上專屬通道,我要第一時間進入服務器。」

「先生,行賄受賄……那是從前還有國家之分時候的陋習。」

調試員臉上彷彿寫着正義兩字。

邵俠咬咬牙:「房產證抵押給你,離開經典後我就走人,不過我要最快的線路。」

為了圖個清靜,他住在高檔別墅區。

「成交。」

……

已連接

歡迎進入經典,請錄入個人信息……

姓名:邵俠

種族:人類

祝您能照自己所願,在此度過沒有遺憾的時光。

沒有屬性設定,在黑暗裡確定了名字和種族後,山水間的小村落伴着陽光映入眼帘。

「經典」迎來了第一位訪客。

請玩家在新手村度過為期一月的新手期,系統會根據您的行為推薦發展路線。

新手村裡的木屋掛着招牌,有武器店、防具店、道具店和按摩店,門前零零散散地躺着幾個人,血液從他們身下流淌出來。

「這是個哪門子的新手村?」

邵俠為了第一批殺進服務器,在沉睡前特意花大價錢託人牽了一條網絡專線。

而現在他以為自己擠錯了遊戲。

「小夥子,別站着!」

一隻手從背後按在邵俠肩膀上,把他扳倒在地。

一男一女坐在地上,男的身受重傷,氣若遊絲。

這時候有個眉上有疤的男人從新手村的店鋪里走出來,手裡拎着一把大環刀。

男人掃視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村民,罵道:「吵什麼吵,着急送死就把東西交出來,老子現在就送你們上路!」

地上還有十來具屍體,邵俠被按倒在其中,自然不會應答,那對男女也沒有說話。

男人罵罵咧咧地回店鋪里去了,隱隱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

他正心中疑惑,剛才把他按在地上的絡腮鬍大漢小聲搭話。

「小夥子,你是『玩家』吧?」

這人留着絡腮鬍,只剩下一隻左手,右臂齊肘而斷,傷口用藍色麻布包紮着。

他的頭上有一行玩家才能看到的字:

【新手村劍法師傅 鐵安】

「沒錯,我叫邵俠。」

邵俠同樣小聲應道。

此言一出,坐在地上的兩人同時動容,彼此交換眼神。

「你來早了一個時辰,不然等村子裏的人死完,你會降臨在其他地方。」

自己來早了,居然還趕上了一起屠村事件。

「附近還有土匪看守,邵兄弟,你可有辦法脫身。」

這時邵俠才想起來檢視人物面板。

姓名:邵俠

氣血:100

威望:默默無聞

天賦:【菜鳥】新手期特有天賦,復活時間縮短至一天,無死亡掉落,無法在新手村以外地點設置復活點。

評價:沒什麼好評價的,菜鳥。

「我自有辦法脫身,但恐怕幫不了二位。」

邵俠心中一動,怕是有任務來了。

「夠了,今天我夫妻二人註定一死,邵兄弟你幫我帶一句遺言給我師父。」

鐵安說完咳出一口黑血,身旁的身穿藍衣的清麗女子趕忙攙扶住他。

【道具店老闆 業詩蕊】

業詩蕊的衣角缺了一塊,想必就是她為鐵安包紮了傷口。

「把劍交還給我師傅,說我對不起他老人家。」

鐵安說著,從一個村民的屍身下抽出一把三尺長劍,遞給邵俠。

業詩蕊扶着鐵安站起身,兩人對視一眼,已經有了死志。

「有了託付,我夫妻二人不用再苟活受辱。」

獲得物品:【折威】

已接受任務:歸還。

任務簡介:鐵安偷走了不屬於他的東西,他死前最後的願望便是物歸原主,找到無名劍庄,把遺物交還給他的師父。

系統提示在耳邊響起。

「這夥人本是附近山道上的賊寇,平日里不敢尋我的晦氣。」

鐵安在妻子的攙扶下站起身來,「但那眉上有疤的賊人好生厲害,切記避開此人。」

此時店鋪里又有腳步聲傳來。

「快走!」

邵俠不再多說,把劍反手握住,直直地刺進自己胸膛,化作一道白光原地消散。

-100

你選擇自我了斷。

疤眉男聽到聲響出門查看,被鐵安二人擋住視線,並未看到化為白光的邵俠。

「夫君,我先走一步!」

業詩蕊抽出貼身的匕首,向脖子抹去。

......

......

光線柔和的房屋裡,邵俠出現在其中。

這裡是所謂的「靈魂空間」,玩家死亡後等待復活期間將在此處度過。

可以看書、影片和逛論壇之類的活動打發時間。

也可以進入休眠狀態,直接跳過等待。

邵俠打開論壇,一片光幕浮現在他眼前,論壇裏面空空如也,無人發帖。

「果真是一分錢一分貨,來得夠早。」

等到一小時過去,才開始陸續有人發帖。

「哇,新手村裡人好多啊,人家都不知道要幹什麼了……」

「官方早就說了,喜歡砍人還是釣魚,想幹什麼幹什麼!」

「我剛剛趁道具鋪老闆不注意,偷了一罐金瘡葯,還升了一級『盜竊』技能,哈哈!」

「怎麼都是些跑腿、殺雞宰牛的任務,好想砍幾個人形怪助助興啊……」

通過論壇里的發言,邵俠很快明白自己情況特殊。

他在等待復活的時間裏高強度刷帖,從其他玩家的發言里汲取有效信息。

……

一天後,邵俠復活在原地。

入眼便是一張目眥盡裂的面龐,鐵安被綁在一根木樁上,深可見骨的傷口從左肩延伸到右腰。

他已然斷氣。

順着鐵安充滿恨意的目光回首望去,遍體鱗傷的業詩蕊躺在地上,貼身衣物被扔到一旁,同樣瞪着雙眼,沒了呼吸。

檢測到新手村npc全部死亡,已停止接納新玩家,剩餘玩家人數1,開始結算。

新手天賦移除,根據新手村現狀,獲得可選擇天賦,請選擇:

一、人屠;

二、代行。

雖然這第一個稱號很酷炫的樣子,但邵俠在冥冥中感到了黑鍋的意味,果斷選擇了第二個天賦。

天賦:代行。你能向玩家發佈任務,系統會分擔一部分獎勵,但你必須提供相應的物質獎勵。

「嗯?」

這個天賦乍看並沒有什麼卵用,開荒期自己都顧不過來,還給別人發獎勵。

但作為一個資深獨行俠,邵俠很快意識到這個天賦真正的用法。

正在此時,不遠處的院子里隱隱有呼嚕聲傳來,邵俠放輕腳步查探,是三個穿着粗布短襟的人懷中抱着酒缸,在呼呼大睡。

靠得近了,看到三人頭上的名字。

【西風寨 馬三】

【西風寨 謝平】

【西風寨 張五】

從他們的充滿雜魚氣息的名字看得出,不是什麼棘手人物。

估計是留下來掃尾撿漏的土匪,吃了一夜的酒酣睡正濃。

來的正好!

邵俠要做的事就是,自己給自己發任務!

他心中一動,默念出任務內容,再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新手布衣一套,連帶着鐵安的劍【折威】一起設為任務獎勵。

提示音傳來:

已接受任務:除惡。

任務簡介:剷除留在新手村中的三個土匪。

果真能行!

邵俠緩步接近角落裡的張五,後者的大嘴仍在一張一合地打折呼嚕。

地上有些沾了血的破布,邵俠撿起一些,把張五的雙腳綁住,又塞了一大團破布在他嘴裏,從物品欄取出鐵安的長劍。

張五呼吸受阻,雙眼欲睜未睜之時,一道劍光朝着他脖頸斬去。

-78

全力一擊竟然沒有斬斷張五的脖子,就算是雜兵,這也不是新手該面對的敵手。

張五嗚嗚痛哼,血流如注,想站起身來反抗,雙腳絆倒在一旁。

這一倒反而被他避開要害,邵俠追擊的一劍刺在了肩膀上。

-17

張五逃過一劫,趕忙用手掏出口中破布,想要呼救。

-45

張五已死亡。

領悟基礎輕功,等級提升……

領悟基礎劍法,等級提升……

耳中有提示音傳來,邵俠沒有在意,屏息觀察院落里其他兩人。

那兩個土匪睡得極沉,毫無醒來的跡象。

如法炮製綁住謝平,這次邵俠連斬兩劍,了結謝平。

邵俠走向最後一人,忽地一頓。

只見那馬三依舊扯着震天的呼嚕,眼皮子角落卻有些顫動,腰下隱隱墊着什麼物件。

「這人已醒。」

邵俠心中想道,腳步卻是不停,假意要去撿地上的布片。

忽而大步躍向馬三,縱劍劈砍。

馬三倉促之間從身下抽刀格擋,但始終有心算無心,被一劍斬斷手筋。

「你是哪條道上的瞎眼,敢動你爺爺西風寨的人!」

他就地一滾,把刀換到左手,煞氣凜凜地喝道。

邵俠得勢不饒人,持劍和馬三對拼起來。

凡是遊戲,剛入門的新手進展最是猛烈,何況他邵俠本就是名聲在外的職業玩家。

剛剛結果掉兩個土匪,邵俠已習得劍法和輕功兩項技能,手中三尺長劍使得越發混轉如意。

而馬三慣用手被傷,此消彼長之下被打得連連後退。

饒是如此,拚鬥中左肩不過被這馬三刮到一層油皮,便去了邵俠大半的血量。

馬三血量見底,把鋼刀一扔,原地跪下把頭伏在地上,做出五體投地的姿勢。

「大俠饒命啊大俠!我們只是路過此地,見有酒肉無主,休憩一晚!」

他一邊求饒,一邊在地上抓了把沙土攥在手裡。

「我不是大俠……」

劍勢不停,利刃劃破空氣斬下匪徒頭顱。

「我叫邵俠。」

系統提示音不斷傳來。

基礎輕功等級提升……

基礎劍法等級提升……

已完成任務:除惡。

獲得【新手套裝】、【折威】。

基礎輕功、基礎劍法獲得額外等級;你的威望提升了。

邵俠一行一行檢查這些信息。

輕功和劍法在和山賊的搏鬥中升級,分別漲了1級和2級。

【新手套裝】和【折威】是自己發佈的物質獎勵,相當於在左右手過了一遍。

重點在於系統給的獎勵。

根據論壇已知信息,完成任務都會獲得威望,會影響到以後和npc打交道、接取任務。

而額外技能等級,直接漲了2級和4級!來到了基礎身法3級和基礎劍法6級。

這是系統根據你的任務完成方式,給予的額外獎勵。

這代表着,以後要做什麼事,邵俠隨時可以提前發佈一個相應的任務,白嫖威望和技能等級!

而隨着他資產的增加,用作物質獎勵的物品會帶來更多的系統獎勵。

利用系統獎勵變強,邵俠就可以給出更多的物質獎勵。

這將是指數級的增益!

就好比在棋盤上放米,第一個格子放一粒米,第二個格子放兩粒米,第三個格子放四粒米,依次放到第六十四個格子的時候……

是18446744073709551615粒米。

當然了,邵俠同志還得在「一粒米」的階段度過很長一段時間。

……

任務完成:身後事。(物質獎勵不再贅述。)

你感到內心平靜,技能等級提升效率提高百分之一百,持續兩個時辰;你的威望提升了。

三個土匪給他貢獻了500文,加上新手自帶的100文總計600。

其他就是土匪身上的衣物和武器,都不是什麼稀罕物。

邵俠把村子裏不多的村民一一埋葬,然後開始翻箱倒櫃。

村子裏大部分的物資已經被西風寨奪走,最大的獎勵也已經在他手裡,只摸索出幾件布衣替換了新手套裝,都是沒有屬性的普通物品。

村子裏有個地下酒窖,三個留下來搜底的土匪就是從這裏面尋到了農家土釀,徹夜狂飲,才被邵俠撿了個便宜。

玩家的初始儲物欄位只有十格,邵俠乾脆全部裝上了酒,當做發佈任務的獎勵。

作為任務物品的劍,被他拿在手中細細打量着。

【折威】:稀有。

攻擊時造成的傷口不易癒合,劍法等級越高,效果越好。

簡介:無名劍庄的高師兄為鐵安打造的佩劍,他取了個挺臭屁的名字。結婚當日宣稱是全村最好的劍,讓隔壁鐵匠老王無比覬覦。

經典中按稀有度排序為:普通<稀有<傳說<不朽。

按照官方的說法,天下間九成九的物件,那都是普通品質。

所謂的稀有那是真的稀有,每個新手村僅有一個而已。

也許是因為邵俠降臨的新手村只有他一人,直接入手了這份新手大獎。

「經典」提倡自由度,實際上現在邵俠就可以拿着這把劍,趁着別人還在新手村苦熬的時候,去尋求機遇。

當然凡是經驗豐富的玩家肯定會把任務做完,畢竟任務道具都是稀有物品,任務完成了好處自然多多。

邵俠本就吃的這口飯,察覺到了其中的不自然。

「任務簡介里說,鐵安偷走了不屬於他的東西。」

「而這劍的介紹說,這是高師兄為鐵安打造的佩劍。」

「任務里從沒有提過要交還的是劍,再結合有高手在洗劫村莊,想要尋找什麼東西……」

「真相只有一個,鐵安要我交還給他師父的,不是劍!」

邵俠對着劍一寸一寸地細細打量,這裡敲敲那裡碰碰,也不顧及剛見了血,還用舌頭上去舔。

咔。

在劍柄底端打開一小個缺口,裏面塞了像是黑羊皮一樣的東西。

「我說嘛!」

邵俠眼前一亮,把羊皮紙從劍柄里抽出。

【五方殘頁·劍】:不朽。

閱讀時,有一定幾率改變所有劍法等級。

簡介:傳說中天下有一至寶奇書,可解世間萬物。書成之日引來天妒,作者殞身,書卻散作漫天繁星飛去,從此有緣者得之。

此為其中描述劍法的一頁。

「嚯……」

黑底的羊皮紙上面寫滿了鎏金小字,邵俠仔細瞧去,只見看不懂的小字扭曲歪斜,十分難看。

再多看幾眼,那抬頭第一個小字居然扭動起來,好似仗劍向邵俠刺來。

你心思駁雜,基礎劍法等級下降1級。

系統提示傳來,邵俠愣了一下,難怪是有一定幾率「改變」劍法等級,而不是「提升」。

邵俠覺得可能是誠意沒有傳達給殘頁,找個石墩子,端端正正地坐下,凝神注視殘頁。

你學藝不精,基礎劍法等級下降2級。

倒霉蛋直呼上當,好在劍法等級還低,砍幾頭野豬估計也能彌補回來。

宰了西風寨收尾的三個土匪,此地不宜久留,他現在可沒有了【菜鳥】天賦,死亡會掉落全部物品。

當下只得先放下殘頁,啟程離開村子。

村子外圍野豬隨處可見,原本是用來當做新手玩家的踏腳石,路上邵俠隨手宰了兩頭野豬,稀有武器在手自然是手到擒來。

根據官方的說法,經典追求「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度和真實性。

比如邵俠面前的這頭死豬,就只能收穫豬肉豬皮什麼的,不會出現砍頭豬結果爆出個麻痹戒指的事情。

他還因此領悟了解剖lv1。

這時候邵俠突然惡趣味的想到,他現在回村裡去把村民和土匪的屍體挖出來,是不是能刷一波解剖技能等級。

不過也就是想想而已,他可不準備當仵作或是驗屍官之類的,手裡拿着搜刮出的地圖,腰上別著劍,朝無名劍庄出發。

你五方殘頁不是說我學藝不精嗎,老子學藝去。

至於這任務還做不做,東西交不交嘛,看情況!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