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卧底抗戰:我就是鬼子們的催逝員
卧底抗戰:我就是鬼子們的催逝員 連載中

卧底抗戰:我就是鬼子們的催逝員

來源:google 作者:西域腰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崔世元 西域腰刀

崔世元穿越亮劍,被派去做了卧底在他的運作下,送給敵人一波連敗,攪的鬼子心神不寧蒼雲嶺之戰,因他忽悠,敵人錯誤改變部署,被一發炮彈端了指揮部「什麼,居然從正面突圍了?」「這是哪一支部隊?」「雲飛兄,別慌,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團長:「崔世元,我都突圍了,你還不回來嗎?」崔世元:「不好意思團長,我已經是打入鬼子內部了」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展開

《卧底抗戰:我就是鬼子們的催逝員》章節試讀:

「前方來報!「

正思索間,一名鬼子通訊兵神色慌張,他匆匆趕來,手裡拿着一封剛剛收到的前方戰報。

崔世元眉頭一皺。

知道肯定有事情發生。

他快速走向前,趕在戰報送到筱冢義男手中之前,從通訊兵手裡接過戰報。

這才注意到通訊兵的手都是顫抖的,不由自主的那種。

「艹,你這狗日…」

剛要用國粹招呼鬼子通訊兵,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的身份是卧底。

「咳咳……」

輕咳幾聲,迅速改口道:「八嘎,你滴,慌張大大滴,成何體統!」

見鬼子兵立馬立正,低着頭謝罪。

崔世元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迅速打開查看,短短几行字已經披露了整個戰況。

坂田聯隊指揮部被李雲龍一發炮彈全殲。

新一團成功突圍!

乾的漂亮!

雖然崔世元心裏一陣竊喜,但他的臉上表情還是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崔世元君,有什麼好消息?是不是坂田君大獲全勝啊?」心中疑惑的筱冢義男有些忐忑的問道。

是大獲全勝!

不過是新一團的李雲龍!

「報告將軍!」

崔世元一臉凝重,很嚴肅的說道:「坂田大佐他……」

「坂田君他怎麼了?」

「已經走了嗎?」

筱冢義男連忙對身邊的鬼子兵說道:「快,準備設宴,我要親自為坂田君接風洗塵!」

「嗨!」

隨着備筵席的鬼子兵轉身離開,一旁的宮野俊察覺到通訊兵的反常舉動。

「宮野君,你的棋藝越來越差勁了!」

筱冢義男一臉鄙視的說道。

不過宮野俊這時候哪還有心思下棋。

宮野俊上前一步拿過戰報,打開看了一眼。

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面目也變得猙獰無比。

啪啪…

「八嘎!」

他抓起通訊兵,對着他就是兩耳光。

打的通訊兵一個勁低頭喊:「嗨嗨嗨……」

「宮野君,為何如此動怒?」

看到這情況不對,筱冢義男趕緊勸阻道。

「唉,將軍啊,坂田君真的走了!」

「一塊走的還有兩個中佐一個少佐……」

說完,宮野俊忍不住低頭嘆息。

「哦,呵呵…我以為什麼事,不就是多來幾個人嗎。」

「讓他們多加幾雙筷子就行了。」

……

筱冢義男笑呵呵的說著,他還一直以為是坂田聯隊大獲全勝。

因為這一切的功勞,都是他指揮調度有方。

此情此景。

為了能彰顯他的英明神武,他忍不住繼續吹噓道:「呦西,按照戰前制定的作戰計劃,只要堵住了俞家嶺方向。「

「那麼在人數跟裝備都佔優的情況下。」

「肯定能輕鬆解決掉小股被圍困的八路。」

一時間,不光是宮野俊,就連崔世元都傻眼了。

筱冢義男你這個老烏龜你特么真傻還是假傻。

都說了坂田大佐已經走了,你還在這裡叭叭亂叫。

要不把你也一塊帶走?

反正就你這智傷,也基本沒救了!

很快,他注意到宮野俊臉色黑的難看,

這才起了疑心。

當他看到電報內容的時候,驚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說的走的含義。

「啊啊啊啊…」

「八嘎呀路!」

「坂田君,我誓要替你報仇!」

他也不顧及自己鬼子將軍的形象,如同瘋狗病突然發作一樣。

抽出掛在牆上的佩刀,瘋狂揮舞着亂砍傢具,以此發泄心中的怒火。

呼哧呼哧…

直到揮舞不動佩刀,這才單膝跪地,手持佩刀支撐身體。

他咬牙切齒,眼睛目視前方,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給人的感覺就是下一秒就要切腹自盡。

撲通!

宮野俊見狀,也哭喪着臉跪在地上勸阻道:「將軍,這不是你的錯,你不用以死謝罪!」

「我知道坂田君是你的愛將,但人死不能復生!」

「請將軍三思啊!」

一旁的崔世元看到這一幕,差點沒忍住笑噴。

他連用恰到好處的咳嗽聲化解。

只不過還是有實在忍不住的笑意浮現在臉龐上。

一旁正痛不欲生的筱冢義男注意到了崔世元臉上的笑意,不由問道:「崔世元君,這是我們巨大的損失,你為什麼還能笑得出來?」

這句話讓崔世元有些猝不及防。

一時間,他也有點慌了。

他還能主動承認自己貓哭耗子假慈悲,是因為自己是卧底嗎?

不過慌歸慌,他還得找借口給圓過去。

否則,有可能真的會讓他們起疑心,從而懷疑自己真實身份。

「將軍,剛才看到你聽到坂田君死亡的消息時候,那種瞬間迸發出來的悲愴之情,真的是令我感動不已!」

崔世元裝模作樣的抹了一把眼角,繼續說道:「當我看到有你這樣惜才愛將的將軍,深深的被你感動了!」

「我為自己在你麾下效力感到無比開心,衷心希望你能振作起來,帶領部下們早日高升!」

說完,崔世元低着頭假裝抽泣起來,同時假裝咧着嘴哭起來,因為他不這樣做,真的會笑場。

但這樣說,雖然替自己打了掩護,卻沒有令筱冢義男感到一絲欣慰。

不過這正是崔世元樂意看到的。

這種感覺怎麼形容呢,就像是在正面戰場之上,親手手刃了幾個鬼子一樣爽。

「唉,我有罪!」

「是我害死了坂田君!」

筱冢義男憂鬱寡歡,哭的那是梨花帶雨。

「將軍,你不要太傷心,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

「崔世元君,你的意思是?」筱冢義男一聽有人替自己開脫,也就沒那麼悲傷了。

崔世元一臉淡定的說道:「我始終認為,將軍的作戰計劃沒有問題!」

「肯定是坂田大佐盲目自信,沒有按照將軍你指定的作戰計划行事,才導致整個戰場失利。」

「這個黑鍋不應該由將軍你來背!」

「要我看,十有八九是坂田君過於輕敵了!」

聽到這話,宮野俊心中暗暗稱讚。

這傢伙還真是會來事。

三言兩語就替將軍找回了面子,還把黑鍋甩了出去。

還有,竟然準確的說出了坂田聯隊失敗的根本原因。

這正是我心中想說的話。

唉…又讓這崔世元小子裝到了!

看着眼中露着驚訝之色的宮野俊,崔世元眼中泛着自豪之色。

宮野俊不傻,經過這三個多月的相處,他已經看出來了。

崔世元這傢伙不愧是特派的高級軍事顧問,是有真本事的,他每次的建議都直指要害。

最重要的是,筱冢義男將軍很信任他。

只要巴結好了這個當紅炸子雞,將來即便是自己犯了大錯。

他也能為自己說上幾句好話。

想到這,宮野俊立即表示很贊同崔世元的話。

「崔世元君說的對!」

宮野俊從懷裡摸出那份他私下發給山本一木大佐的電報說道:「我早就提醒過坂田君不要輕敵,可是他就是不聽!」

「這次失敗完全就是他咎由自取,跟將軍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倘若他完全按照將軍你的作戰計划行事,必定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聽到宮野俊這些話,崔世元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宮野俊這孫子馬後炮放的也是沒誰了。

「好,既然你們都這麼覺得,那這件事也就跟我沒有關係了。」

筱冢義男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冠說道:「向上級彙報的材料這樣寫,就說坂田聯隊一意孤行,完全無視我的命令。」

「不對,無視命令還不夠嚴重,要寫他戰場幾次抗命。」

「他犯了軍中大忌,盲目輕敵,才最終導致戰敗身亡。」

「唉。「

「坂田君,實在是對不住了!」

這一句雖然筱冢義男刻意壓低的聲音,但還是傳到了崔世元耳朵里。

我去。

這個王八蛋甩鍋的本事可真是一絕啊!

不過都無所謂了。

在我看來李團長才是最勇的,這一鍋大魚端的,可真是振我軍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