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冤種侄子
我的冤種侄子 連載中

我的冤種侄子

來源:google 作者:宋清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清華 江行 都市小說

江行穿越到了一本霸總文學裏,沒爹沒浪還要賺錢養三個小崽崽既然當了人家的監護人那就要負責到底,畢竟小崽崽那麼可愛的對吧,從此江行就開始了雞飛狗跳的生活江澈(天真):「叔叔,我以後想去攤煎餅果子可以嗎?」江行:「……如果你能把煎餅果子發揚光大讓外國人也喜歡吃也不是不可以」江清(認真):「叔叔,我明天可以不上課嗎」江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不想上課是因為你昨天晚上打遊戲沒寫作業」江深(扭捏):「叔叔,我以後可以把公司都送給你嗎」江行:「……這……大可不必」展開

《我的冤種侄子》章節試讀:

早上七點半時候,江家已經很熱鬧了,三小隻穿着整整齊齊的校服坐在飯桌前吃早飯,江行在主位坐着喝粥。

江行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裝,系著寶藍色的領帶,還戴着同色系的袖扣,頭髮也梳得整整齊齊的,原主江行本來就長得好看,是那種比較精緻的眉眼,帶着冷清的氣質,這樣一穿,就顯得江行高冷又禁慾,散發著危險又迷人的氣質。

剛下樓梯的時候江行就收穫了小迷妹江清的讚美,對於江清的讚美,江澈表示贊同,江深卻是看了一眼之後就低下頭去優雅吃早飯,如果他不忽略他眼裡輕微的驚訝和吃的是包子的話。

大包子吃小包子,裝什麼酷。江行在心裏面吐槽,天知道他今天為了搭配這一身衣服花了多長時間,那衣櫃里全是原主的各種休閑服飾,要麼露胳膊露腿,要麼就花里胡哨的,一向較保守的江行表示愛不來。

「吃完了嗎,吃完了就走吧。」

江西吃完了以後就往外面走去,三個崽崽跟在後面,江清一臉的苦大仇深,江澈還在看今天早上要聽寫的單詞,江深卻是面無表情。

車裡安安靜靜的,只聽得到江澈的低聲背誦,好像每個人都各懷心事看着窗外,氣氛一度尷尬,幾分鐘後,江清終於忍不住了。

「叔叔,你等會可多在學校門口站一會嗎,我想讓更多的同學看到你噯。」

「你叔叔我又不是猴子,讓你同學看我幹嘛?」

「那叔叔下午放學來接我嗎?」

「再看吧,看今天下午有時間沒有,我盡量趕過來。」

聽到這個話,江清只是哦了一聲,江深卻冷哼了一聲。

「江澈,你昨天晚上幹嘛去了,怎麼今天早上才起來背,等會寫得出來嗎」江清不甘心,轉移話題問江澈。

「姐,昨天晚上看書看得太晚忘了,想起來的時候已經躺下了,我記得快,問題不大。」明明是龍鳳胎,江清性格開朗熱情,江澈卻是靦腆內斂。

「哥,你的初中要在哪讀呀,還在學校的初中部嗎。」他們讀的學校是B市這邊的貴族學校,從託兒所到高中全都有,師資力量一流,相對應的學費也貴的嚇人。

「不會,我去十一中。」十一中是B市最好的中學,江深沒什麼感情的說,江行豎起了耳朵。

「直接升皇冠初中部不好嗎,老師們那麼喜歡你。」江深學習好,待人禮貌,進退有度,還很能幹,皇冠學校的老師就沒有幾個是不認識的江深的。

「麻煩。」江深只說了兩個字,江清就不說話了,確實,她估計也不會在皇冠學校上中學,那裡的學生非富即貴,小小的一件事情都會牽扯很多,江清曾經就吃過一次虧。

「去哪都行,你們自己挑吧,需要辦什麼我會給你們辦好的。」江行補充了一句,反正男主自己很有想法不是,他喜歡就好。

車裡又安靜了下來,連江澈也不背書了。

學校很快就到了,三個崽崽下了車,江清江澈向江行道了一聲在再見,只有江深頭也不回的走了。江行看着江深小而倔強的背影,撇了撇嘴。

「哥,你幹嘛老給叔叔臉色看。」江清追上江深問道,其實他昨天晚上就想問的,可惜沒有機會。

「他配當一個叔叔嗎。」

「可是他......」江清還沒有說完江深就走了,江清只有拉着自己的傻弟弟往二年級的班裡走去。

三小隻的身影看不到以後,江行對司機說了聲走吧。

「少爺,現在去哪?」

「去公司。」江行頭也不抬的說。

「啊,哦哦,好的。」黃司機似乎有點驚訝,估計是對江行的「浪子回頭」感到驚訝。但江行已經見怪不怪了,昨天程叔和廚娘紅媽已經「表演過一次」了。

**的公司總部在皇冠學校和家的中間,司機開了十幾分鐘就到了,現在是早上八點半,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

江行看着前面高高的江氏大樓,無奈的走了進去,該做的還是要做。

江行不經常來公司,僅有的幾次還是必須要出席的時候,以至於公司到現在還有好多人記不住江行的臉。

走到前台的時候,前台的服務員盯着江行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着急忙慌的向江行道了一聲江總好,盯着江行進了總裁專用電梯,就立馬撥通了內線向上面的人報告。此時此刻,公司的內部群里也已經炸開了鍋。

江行進了電梯,毫不猶豫的就按了最上面的一顆按鈕,問他為什麼如此熟悉,這就要問問原著作者到底在這個總裁辦公室里安排了多少劇情。

出了電梯,江行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個穿西裝帶着金邊眼鏡不苟言笑的年輕男人,這位就是原著中學識淵博無所不能的總裁秘書——肖鶴鳴。

「江總好。」

「嗯。」

「江總有什麼吩咐嗎。」肖鶴鳴跟着江行進了總裁辦公室,江行直徑在老總椅上坐了下來。

整個辦公室纖塵不染,門口的幾盆綠植長的很茁壯,飲水機水也是新換的。即使江老爺子和江言不在了,即使江行不經常去公司,公司也依舊有序運轉,江行很滿意。

「去把公司最近一年的財務報表、人事表包括人員調動的和最近四個月的項目資料找給我。」

「好的江總。」肖鶴鳴壓下眼中的詫異,公事公辦的應到。

肖助理的辦事效率很高,不到十分鐘,江行要的資料整整齊齊的放在辦公桌上。看着前面一摞一摞的資料,江行打起十二分精神,這可比學生的數學試卷難改多了。

整整一個上午,江行都在看財務報表,財務部門是個很重要的部門,從一年的收入支出可以看出每年的重點項目是什麼,主次關係是什麼,甚至包括人員的調動和公司制度的調整。

整整一個上午,財務部門的主管也在總裁辦公室戰戰兢兢的坐着,隨時接受着來自總裁的詢問。看江總這個架勢,似乎是要把這一年的賬本都查過一遍,財務主管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汗水。

在公司員工的內部群里,都是在討論今天江總來上班了,並且穿搭不一樣了。女員工在感嘆江總的帥氣,各部門的負責人卻若有所思,江行在公司的口碑很不錯,雖然不太管事,但從不苛刻員工,每年福利還很多,有些老員工工作了七八年也可以說是看着江行長大,對於這個今天突然來上班的江總,大部分員工都是抱有一種好奇的態度。江行在看賬本的同時也接受到了各方的「騷擾」。要麼文件簽字,詢問方案,要麼項目進度報告,甚至還有人一連換了幾次咖啡,直到江行讓肖鶴鳴去篩選並處理才清靜了點。

一直到了中午,江行沒說下班,整個總裁辦公室的人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就這樣陪着江行處理賬本。直到江行合上最後一本賬簿,看了一上午的並沒有什麼大問題,江行表示很欣慰,看了看時間大手一揮便讓他們都散了。

第一天上班的江行沒有去公司食堂,而是讓肖助理給他帶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