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的修仙遊戲
我的修仙遊戲 連載中

我的修仙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單晶冰糖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單晶冰糖 遊戲動漫 陸青

陸青穿越了,還繼承了一個破敗宗門他還發現,在宗門小助手的幫助下,他可以召喚玩家進入這個世界然後,畫風就變了宗門荒廢千百年的山地被玩家們廢寢忘食地開墾了出來周邊肆虐的妖獸魔物被無止境的車輪戰打到懷疑人生入侵的異族被反過來追到老家賠光了家底有人把遊戲內的煉體搏擊之法帶到了現實,問鼎世界格鬥冠軍有人把遊戲內聽到的音樂填詞演唱,火遍大江南北如果不是有天天跟在自己身邊,想要觸發隱藏任務的玩家在的話,陸青對這一切還是很滿意的展開

《我的修仙遊戲》章節試讀:

陸青有些忐忑地站在余翠峰廣場前,旁邊是比他更忐忑的程義。

準確地來說,是外門傳功長老程義。

幾天的時間,讓程義從開始的興奮,到迷茫,又到找回自己的本心,可以說在心境上,是有了一個大起大落之後的更上一層樓。

如果給他一點時間的話,他覺得自己甚至能夠突破現在的境界。

程義通過一些書籍和陸青的口述,也知道了現在這個時代的大概情況,同時,也習慣了在余翠峰上的生活。

據宗主所說,他所找來的弟子,似乎跟自己一樣,都是通過某種手段召喚到這裡的有資質之人。

只是這些人在思維上有些天馬行空,宗主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程義看了看旁邊的陸青。

感嘆不愧是宗主,仙風道骨,雲淡風輕,絲毫沒有一些緊張的感覺。

陸青看到宗門小助手的倒計時,已經快要歸零,不禁自言自語:「來了,他們來了。」

來了?

程義有些疑惑,但下一秒,天空中突然就出現了一個雲氣漩渦,漩渦之中隱隱有雷霆轟鳴之聲。

緊接着,一道接着一道的光柱從天而降,落到了山門之前。光柱逐漸散去,一個一個身着布衣的男女青年,顯露出了身形。

「宗主,現在要怎麼做?」

「在這裡等他們就行了。」

在宗門小助手上,陸青可以查看每一名玩家的狀態,也能同步跟進他們的任務內容。

除了小助手派給玩家的新手任務之外,陸青還可以自己發佈任務。

玩家們的新手任務內容很簡單,就是前往余翠峰廣場,拜入山門。

其中還有一個玩家們看不到的隱藏條件,那就是小助手會依照他們踏上余翠峰頂的次序,來決定他們的排位,排在前面的,有稱號獎勵。

閑着也是閑着,陸青乾脆就找了個亭台,煮上了一壺粗茶,跟程義對坐,一邊等着玩家們的到來,一邊聊些有的沒的。

順便,陸青還能通過宗門小助手的狀態欄,瞟一眼這些玩家們都在做什麼。

……

李騰準點進入了《蒼霞問道》的世界中,飛快地進入到了遊戲之中。

這遊戲雖然有捏臉的功能,但初始人物的臉型,卻是按照玩家的臉複製出的,李騰只是做了一點微調,讓自己變帥了很多。

可惜性別不能換。

遊戲可以取兩個ID,一個是玩家之間相互能看見的,一個是面向NPC的,兩者可以一樣。不過也有一行大字提醒:面向NPC的ID影響NPC對玩家的態度,若ID不符合NPC的認知,可能會造成事件無法觸發,NPC好感不會提高等負面影響,請玩家慎重考慮。

還有這種說法?

李騰想了想,還是選擇聽從了建議,取名叫做腦子疼,NPCID叫做子騰。

接下來,便是屬性分配和天賦抽取。

屬性有四種,分別是力道,氣血、神識和靈性。

力道影響物理攻擊的強弱;氣血影響身體素質,包括抗打擊、跳躍力、肺活量和移動力等;神識影響對法決的操控程度和傷害;靈性影響自身對靈氣的適應及親和。

初始屬性一共20點。

在沒有前人攻略的情況下,李騰選擇了每一項都是5的平均加點模式,這也是最穩妥的加點。

到了天賦抽取的時候,李騰就有些犯難了。

這個遊戲的初始天賦,僅能在「攻伐、守御、神行、生產、其他」五個大方向中選擇一個,然後在給出的三個隨機天賦中,再選擇一個。

但機會僅有一次。

這對遊戲生態而言,是一個十分平衡的設定。

不過對於追求完美開局的玩家而言,卻十分讓人頭疼。

李騰也沒多想,選擇了攻伐。

確定了之後,便彈出來三個天賦。

指尖劍:使用手指發射的劍氣,威力隨着使用者境界提升而提升——你請一個道士吃了頓飯,他教了你一招,十分合理。

鐵臂:手臂堅固異於常人,加成手臂功夫——只有一雙堅硬可靠的手臂,才能撐起一個家。

天命刺客:攻擊時有0.01%的幾率無視境界一擊重創對手,觸發時可選擇是否觸發效果——我,即是天命!我怒,即為天怒!

李騰都沒多想,直接選了天命刺客。

效果強到離譜的天賦!雖然幾率低,但總有觸發的那一天啊!

況且,好多游戲裏的隨即都是偽隨機,只要自己選擇一個攻擊頻率高的路線,便可以大大提高觸發的幾率!

人物創建成功之後,李騰便感覺自己似乎和眼前的英俊青年合二為一,接着便是一陣天旋地轉,然後便隨着一道光柱,降臨在了與登錄界面別無二致的山門口。

周圍,還不斷有玩家隨着光柱出現。

捏臉的速度不同,出現的時間,也就有了先後。

李騰好奇地打量着周圍的一切,然後,邁出了第一步。

真實的腳踏實地感,真實的呼吸感,立體環繞有層次的聲音……

這,便是真全息的世界!!

周圍的玩家,有興奮地在地上不斷原地起跳,不一會兒卻氣喘吁吁的;有直接撲到一邊的荒草地,開始跟環境交互的;也有攀談在一起,抒發各自興奮的。

不過李騰注意到,有一個人影,已經一言不發地,往山上跑去。

進度黨?

李騰這才注意到自己的主界面上的新手任務。

「登上余翠峰,拜入蒼霞宗。」

除此之外,便沒有任何提示,所有的界面上,僅能打開系統和狀態。

【李騰

凡人

力道:5

氣血:5

神識:5

靈性:5

天賦:天命刺客

攻擊時有0.01%的幾率無視境界一擊重創對手,觸發時可選擇是否觸發效果——我,即是天命!我怒,即為天怒!

已觸發次數:0

已放棄次數:0】

身上除了一身衣服之外,什麼都沒有。

李騰也就不再耽擱,向山上走去。

山門前,還有許多玩家沉浸在全息遊戲的新鮮感中,新手任務,自然也被他們丟到了一邊。

「我靠,你看這些雜草,全都可以破壞!!」

「這石頭能撿起來當投擲物!」

「角色操控起來有點僵硬啊,跳着跳着就沒勁了。」

「卧槽,這全地形真實交互!好像沒有邊界的!要上樹只能用爬的!不能卡地形跳上去!!下水鞋子和褲腳會濕,而且根本不見干!」

無人在意的地方,一個富有冒險精神,兩個ID都叫鄭和的玩家,看了看山門,心一橫,轉身向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那個方向,只有無盡的樹林和崎嶇的山路。

他的天賦是神行類的萬步超人,效果是走路不消耗體力。乍看之下,是一個十分沒用的天賦,但如果是真全息遊戲的話,那麼只要使用得當,這便是一個極為逆天的天賦!

鄭和是一個探索型的玩家。

眾所周知,探索型的玩家根本不會被任務和規則所束縛。

比如末日里醒來放着老婆孩子不找,滿世界撿垃圾的藍衣人。

比如建造類遊戲中,不按正常套路出牌,在裏面用電路編程,實現各種可能的創造者。

比如恐怖遊戲中嘗試摸清規律,把鬼當狗遛,實現很多匪夷所思操作的大神。

他們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玩」遊戲。

摸索遊戲的邊界,發現bug,以至於摸清設計者的思路。

這,便是他們的樂趣所在。

鄭和隨手掰了一根樹枝,敲打着前方的草叢,開闢了一條道路出來。

飛蟲,潮濕的泥土,樹枝上掛着的草葉,還有樹枝能直觀感受到的耐久度……

這款全息遊戲的精緻程度,讓鄭和咋舌。

在稍微開闊的土地上一腳鏟地,揚起一片塵土,在陽光下,細膩的顆粒感宛如真實世界!

這是什麼樣的算法!?

以頭盔在本地實現的?還是說是聯網在雲端運算的?

走着走着,鄭和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他現在根本沒有地圖!

而附近的樣子,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變得陌生起來,連來時的路,都已經消失不見。

「什麼情況?」

鄭和並沒有慌張,這畢竟是在遊戲之中。

「難道說,自己觸發了邊界,而遊戲設計者的思路,就是在邊界放上一個讓自己迷路的盒子,超過了這個邊界,就會在盒子中陷入循環?以此讓玩家認為地圖很開闊?」

一般的開放世界遊戲,為了讓玩家在限制範圍內遊玩,在邊界處,往往有着奇妙的設定。

比如經典的「前面的區域,以後再來探索吧。」

還有走出範圍,會被附近的武裝直接擊殺。

或者游泳到極限,被鯊魚一口吞掉。

比較有心的,就是在你離開邊界後,直接進入到一個結局之中。

《蒼霞問道》的邊界處理方式,算得上是標新立異了!

鄭和轉了半天,仍然沒找到離開樹林的方法,於是便索性選擇了一個較高的地勢,爬到樹冠上,四處張望。

蔥鬱的古林,遠處的青山。

隱隱有水花奔涌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但,似乎並不是邊界。

「也對,既然是開放世界,那麼新手地圖,應該是被做在了中間,四面八方,應該都有很深的探索範圍。」

鄭和決定返回山門。

雖然沒有地圖,但他有玩家出現的光柱作為路標。

但一段時間後,鄭和看着眼前的裂谷,終於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他真的迷路了!

即便是光柱當路標,但隨着玩家們的接連降臨,光柱幾乎已經不再出現,畢竟封測名額,只有一百個。而在高低起伏的林地中,找到一個準確的方向,要比想像得困難得多!

完犢子了……

鄭和想用太陽當路標,卻發現就算以太陽為參照物,他也不知道山門在哪兒。

想找樹木年輪分清東南西北,但即便分清了四個方向,也同樣不知道該往何處去。

唯一的辦法,是找遊戲內的客服救命。

但他卻發現,這遊戲內,根本聯繫不到客服。

鄭和干著急到最後,乾脆直接爬到樹上,用內置的錄像工具錄了一個視頻,然後退出遊戲,直接發到了比站上。

《剛進遊戲就迷路的遊戲你見過嗎?GM救命!》

然後在評論區@了一波蒼霞問道的官號。

瞬間,便引來無數觀眾的嘲笑。

嘲笑的同時,也有相當一部分觀眾,驚嘆於實機演示畫面的精美。

陸青看了看宗門小助手,發現一百名玩家,一個不落地,都登陸了遊戲。

畢竟玩家們那邊世界的時間正是午夜,進入真全息遊戲,和睡了一覺並沒有什麼區別。

從山門到余翠峰的路並不好走,即使是經常爬山的普通人,也需要兩個小時才能登頂。本來陸青還擔心玩家們會不會因為這任務太過枯燥而放棄,但看了之後,他才發現是他多慮了。

玩家們都沉浸在全息世界的新鮮勁中,即便是枯燥的登山模擬器,也玩得不亦樂乎。

這個時候,起初加點的不同所帶來的差別,也就體現出來了。

在氣血上點了足夠多點數的玩家,爬山的效率比起只分配了5點的玩家要高出一大截,而那些想着是修仙遊戲便全把屬性加在了神識和靈性上的玩家,幾乎爬一截,就要休息一截,顯得十分狼狽。

不過他們的眼神里,卻彷彿充斥着無窮的熱情。

「差不多有人要上來了。」陸青忽然道。

「那,我先去應付一下?」程義提議。

「也好。」陸青點了點頭,道,「就按之前說的辦吧。」

之前商量的結果,便是程義按照他真實的想法來應對這些弟子,不過分親切,也不拿捏架子。若是有玩家敢逾越規矩,直接教他做人便是。

程義的修為境界,是虛丹初期。

雖然現在他身上沒有任何法寶,但單靠境界威壓,便可讓這些凡人膽戰心驚。

程義站在廣場當中,兩米多的身高,讓他像一尊鐵塔。

乍看之下,這哪裡是一個修仙者,根本就是一個凡間頂尖武者!

幾分鐘之後,一名叫做超級小段的玩家,帶着疲憊而興奮的神情,第一個踏上了余翠峰的廣場。

【叮,新手任務完成。

玩家第「一」個完成新手任務,獲得稱號獎勵:外門大師兄。

外門大師兄:裝備此稱號,可以得到宗門的額外關注,作為典範,你的考核標準比尋常弟子更加嚴格】

外門大師兄!?

超級小段立刻裝備上了這個稱號,在玩家的視角里,他的ID上,多了一行「外門大師兄」的字。

而正中心的那名兩米高的壯漢,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也多了一絲讚許。

趕進度爭第一,果然有獎勵!

超級小段來到廣場面前,還不知道怎麼開口,就見那鐵塔人如洪鐘一般的聲音道:「不錯,先到旁邊等候吧。」

這聲音帶着幾分威勢,縱然是在遊戲之中,超級小段都感覺到了幾分心驚,本想開口,卻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點頭,然後走向一邊。

龜龜,這NPC,壓迫感這麼強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