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奇怪的選項
我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奇怪的選項 連載中

我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奇怪的選項

來源:google 作者:業十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業十三 奇幻玄幻 陳小陽

意外身亡的陳小陽穿越到了一個魔法世界之中本以為擁有系統的他能夠一帆風順,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可他卻發現自己系統有些奇怪【選擇吧:】【成為女裝美少年力量1】【成為美少女的寵物犬敏捷1】【成為繃帶沒纏好,斷了一條腿的木乃伊智慧1】……老子什麼都不選!【系統溫馨提示:若宿主不做出選擇,將會收穫身殘志堅大禮包一份】我去!奇怪的系統能不能從我的腦子裡爬出去啊!展開

《我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奇怪的選項》章節試讀:

「脫吧。」

冉初夏順手關上了門,咔嚓一下把門反鎖好。

「拖,拖什麼啊?」一臉懵的陳小陽沒有弄清她的意思。

「我讓你把衣服脫了。」冉初夏斬釘截鐵地說道。

「不,不要。」陳小陽連連後退,臉上滿是驚恐:「冉老師,你別過來,我不是隨便的人!」

這女人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他就是垂涎小爺的美色!

陳小陽心中氣惱,早就覺得奇怪了,這個人見人怕的女魔頭怎麼對自己這麼友善,原來在這等着爺呢。

他一邊後退着,一邊用餘光觀察四周,隨時準備找出口跑路。

但冉初夏顯然是看透了他內心的想法,從口袋裡掏出一根木質雕紋短杖,口中念念有詞。

糟了!陳小陽情知不妙,慌忙朝大門處跑去。

可門早就被冉初夏鎖死了,他使勁摁下把手,卻怎麼也打不開門。

冉初夏揮動短杖,四周突兀地出現四根枯黃色的老藤蔓,帶着破風聲襲向陳小陽。

陳小陽連滾帶爬地在不太大的更衣室內躲閃着,可那四根藤蔓就像跗骨之蛆一般緊追不捨。

「哎喲」一聲,陳小陽的手腳被藤蔓綁住,呈大字型張開。

「筱雨,對不起,我的貞操要交代在這了!」他痛苦地閉上雙眼,既然躲不開那就只能享受了。

見陳小陽不反抗了,冉初夏上前窸窸窣窣地把他的衣服脫了,就剩個褲衩子。

大冷天的,把可憐的陳小陽凍得全身發抖。

「穿上。」一疊輕飄飄的衣服丟到他的身上,陳小陽疑惑地睜眼。

怎麼,原來不是要對我霸王硬上弓啊?

大姐,換個衣服能不能說得直接點,非要冷冰冰來句脫吧,玩高冷玩出病來了是吧。

心裏不停腹誹着,手上動作卻不敢怠慢,三兩下穿好了衣服,正要穿褲子,陳小陽卻呆住了。

「老師,你是不是搞錯了。」他手上拿的與其說是褲子,倒不如誰是一條裙子。

不,這毫無疑問是一條裙子吧,而且還是那種少女專用的百褶短裙。

「哦,對了,忘了你最喜歡的。」冉初夏不知從哪摸出了一雙黑色**,丟給陳小陽。

「不是,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的?」不對,重點不在這裡,陳小陽怒道:

「士可殺不可辱,我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能做女子扮相!」

冉初夏找了個椅子坐着,冷漠地看着陳小陽:「這幾年青龍國和白虎國局勢緊張,需要一個契機來緩解局勢。」

「嗯嗯,然後呢?」陳小陽回了她一個冷漠的眼神,他倒要看看這女人能找出什麼理由來。

「經過多方磋商,最後的結論是——聯姻。」冉初夏抿了口保溫杯里的飲料:「你作為青龍國唯一的S級,和白虎國的王子聯姻。」

「你TM在逗我?」他忍不住爆了粗口:「老子是男的!」

「沒關係,你的性別不重要。」

陳小陽懵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憤怒道:

「隨便你們怎麼說,反正我不會同意的,再說你們聯姻就聯姻,不會找個公主嗎?性別都分不清,怎麼當神的僕人?」

冉初夏還沒回話,低沉的女低音再次響起。

【選擇吧:】

【和王子訂婚,獎勵:力量+1】

【和公主訂婚,獎勵:力量+10】

嗯?這個選項不對勁啊?

陳小陽本能地嗅到了一絲危機,天上掉餡餅的事他是絕對不信的,尤其是這個逆天系統。

剛好,冉初夏也回話了:「你確定要和公主聯姻?」

「額,等會,你說的那位公主,長得啥樣?」

冉初夏掏出一張照片,遞給陳小陽。

「這什麼……」陳小陽結果照片,疑惑地看了一眼:「鬼呀!」

照片嗖的一下,被他撇飛出去,掛在房間的檯燈上面。

太TM嚇人了,那是人啊?

肚子上的肉都可以當裙子穿了吧,而且那臉上長的都是些什麼奇形怪狀的玩意,綠油油的大痣上面長者一根根又粗又長的黑毛。

陳小陽的胃裡一陣翻江倒海,死死地扣住虎口才沒讓早飯從胃裡噴涌而出。

「我,我嫁!」他有氣無力地說道。

看了看屬性面板里的力量+1,看來這事已經板上釘釘了。

隨手拎起裙子襪子穿上,陳小陽又犯了難:「就算我這麼穿,也不像女生啊……」

聲音先不談,就他這一米八的個頭,身上雖然談不上肌肉虯結,但好歹也是個精壯青年,還有他引以為豪的八大塊腹肌。

想像一下,他穿着裙子出現的場面,那是標準的女漢子了吧。

「沒關係,你的臉足夠漂亮了,身材的話……」冉初夏再次揮動法杖。

刺眼的白光閃過,陳小陽在驚疑中現身:「幹嘛?」

「咦?我的聲音?」

他慌忙摸了摸喉嚨,沒了?喉結沒了!

腹肌?腹肌也沒了!

不會吧,冷汗從額頭冒出,他顫抖着伸手。

呼——還好關鍵部分沒事,陳小陽喘了口氣。

冉初夏指了指更衣室里的儀容鏡,陳小陽很聽話地走上前,對着鏡子看了眼。

好傢夥,這還是我嗎?

鏡子里的女孩身材高挑纖細,偏偏該胖的地方卻又大的過分,五官和原先的自己有七八分像,卻多了幾分柔和。

身穿着雷瑟學院的女子校服,腿上是長長的黑色連**,把修長的**勾勒得更加緊緻修長。

陳小陽咽了口口水,有些緊張地指了指自己胸前:「這是真傢伙嗎?」

「當然,用魔法製造出器官並不是難事,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可以讓把你的下身也去掉,讓你的偽裝更真實,只是還原起來有些麻煩……」

「不勞大駕了!」陳小陽立馬出言打斷。

「哦,我還以為你挺喜歡的。」冉初夏嘆了口氣,語氣有些遺憾。

陳小陽確實挺喜歡的,如果現實中遇到這樣的女生他應該會忍不住展開追求吧,但這TM是他自己,那還喜歡個屁啊?

一個直男最噁心的事莫過於搞基了,最最噁心的是自己還是受的那一方。

不過形勢比人強,總好過和那個公主。

嘔——

一想到她,陳小陽還是忍不住乾嘔起來。

《我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奇怪的選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