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連載中

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七三十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三七三十七 其他小說 吳良

武國北疆,一城九寨大將軍於一十六年前平定然十六年後,風雲再起此時西北而來的主僕二人,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參與到其中北疆,又一次被世人矚目展開

《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章節試讀:

少年郎牽着馬,跟在馬車後頭,安步當車,顯得很悠閑。

隊伍里唯一沒有馬騎的人就是他,卻也不顯得突兀。

若不是周圍幾位看管的漢子看他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絲不善,恐怕還會以為是哪家哪戶的紈絝公子,攜家丁美眷出門遊歷。

楊老頭擔驚受怕了一路,這時終於有些累了。半死不活的跨坐在馬背上,隨着老馬的每次抬腿,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打着瞌睡。

二人雖因為馬車內姑娘的一句話免了被綁的命運,卻也不得不去半山腰的寨子里走上一遭。

月影姑娘端坐在馬車裡,無論是微微蹙起的眉,盈盈一握的腰肢,還是緊緊併攏的雙腿和纖纖玉足。從上到下,沒有一處不是美的。

可若是有心人來看,這美麗的外表之下,似乎正蘊藏着某種不安。

此次出行的結果讓她不安,身上的穿着讓她不安,父親的病倒讓她不安,寨子里的糟心事讓她不安。

月影姑娘小心翼翼的將這些不安,藏在閨房裡、枕頭下、心尖上,不曾對外流露出半點兒。

而剛剛遇到的兩個外鄉人,卻讓月影姑娘心底的不安,怎麼藏也藏不住了。

”他到底是不是爹爹曾經提及的那個人?如果是,他又會不會出手相幫?自己以這種方式將人請到寨子里,會不會有些過於輕率了?他若因此惱怒,又該如何是好? ”

月影姑娘手中的絲帕一路上慘遭蹂躪,幾乎被她扯爛了。

”阿妹,到了。 ”

光頭大漢隔着帘子開口,因為那主僕二人的關係,漢子舉止有些收斂。

”呀!這麼快? ”

車內傳出一聲悶響,似乎有什麼東西撞到了轎頂,緊接着才是少女的驚呼。

大漢不禁偷笑。

”剛到山腳,阿妹去換了便裝,我們騎馬回去。 ”

轎簾猛然掀開,一張俏臉兒探了出來,眼神中帶着難言的驚喜。

”真的,阿兄沒騙我? ”

光頭漢子微笑着點點頭。

望着乳燕投林一般奔向不遠處木屋的少女,漢子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攏,眼神中意味難明,有自責,有寵愛,更多的則是一種用言語無法道盡的疼惜。

什麼時候連騎個馬,都能這般討她歡心了。

大漢突然有些懊惱,用惡狠狠的眼神,制止了正在偷瞄的某人之後,這才命人卸了馬車。

姑娘歸來時一襲紅衣。

大漢遞過韁繩,親手為她披上鮮紅的披風,姑娘翻身上馬,英姿颯爽。

少年郎頓時有些痴了。

那一刻,那抹縱馬飛馳,帶着淺淺笑容的紅色倩影深深印入了少年的腦海。

眾人情不自禁地跟隨着那抹倩影,策馬奔騰,就連一向疲懶的老馬,都忍不住馱着熟睡的老楊,飛奔起來。

等他緩過神來時,身邊早已空無一人,連原本看管他的人都已離開。

此時,大漢騎馬從遠處走了過來。將手中多餘的韁繩扔給少年,大漢似乎想要開口,最終卻默默轉身離去。

少年卻也沒多做考慮,接過韁繩翻身而上,此時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快些追上眼前那抹鮮紅。

可就在擦身而過的一瞬,大漢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我們不是劫匪。 ”

少年郎心說這群人里最像劫匪的,恐怕非你莫屬。不過大漢這時候開口解釋,應是出於善意。

少年郎並未放在心上,微微頷首,飛身而去。

可行至不遠,大漢拍馬追了上來。

”老寨主病了,月影妹子很着急。 ”大漢頭也不抬,聲音輕得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幸虧少年郎耳朵尖,這才勉強聽清。再次抱拳,頷首,少年郎揚鞭策馬。

不料漢子又一次拍馬而至。

”人是我拿的,你可萬萬不要錯怪了月影妹子。 ”

少年郎心說你這是拿我當朋友圈了啊,沒頭沒腦,幾個字幾個字的往外蹦。

少年耐着性子勒住韁繩。

”這位大哥莫非是想與我促膝長談不成?有話不妨直說。 ”

”好像誰願與你說話似的,只是怕給月影妹子再添麻煩罷了。 ”大漢瓮聲瓮氣地嘟囔着,

”她的麻煩事,夠多了。 ”

少年不禁對這大漢刮目相看,壓根兒沒想到看着如此粗獷的一個人,心思竟然如此細膩。

”我與老楊此行是為了見識一下武國的大好河山。 ”

少年拱手,這一次尤為真誠。

”至於去哪裡,真無所謂,我看這寨子就不錯。 ”

大漢腰板兒一松,頓時放下心來,大笑着離去。

”等到了寨子,牛大勇請你喝酒,管夠! ”

安撫完大漢牛大勇,少年郎轉頭去尋那抹倩影,卻只遙遙望見遠處一個紅點兒。

一時間失了興緻,沒有再去追趕,百無聊賴的欣賞起山間的景色。

雖是臨近晚秋,山上的景色依舊很別緻。

溪水清澈涓涓流淌,樹木繁茂鬱鬱蔥蔥,黃白色的野花滿山遍野,清香宜人。

這讓見慣了西北風急天高的少年郎不禁心情舒暢,忍不住縱情高歌。

”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 ”

”讓我們紅塵作伴… ”

前方的人群被歌聲吸引,漸漸圍了過來。

漢子們催動馬匹的呼喝聲不見了,睡夢中驚醒的楊老頭撕心裂肺的求救聲消失了,就連那抹鮮紅,也不知何時悄無聲息地折了回來,偷眼打量着。

一曲方罷,馬背上的楊老頭沒事兒人一樣腆着臉貼了過來。

「少爺何時學的里曲兒,怎麼連老楊都瞞着?」

楊老頭眼神幽怨得像個怨婦。

「少來,你不也有好多事瞞着我?」

少年郎不咸不淡的懟了回去,楊老頭頓時無語,乾笑了兩聲。

「怪好聽的!」月影姑娘望着少年郎,眸子眯成一彎新月。

隊伍再次出發,不知不覺中,姑娘與少年開始並駕而行。

直到行至寨門,月影姑娘打破沉默,朱唇輕啟。

「我叫衣月影。」

「小老兒姓楊名萬福,月影姑娘喊我老楊就成。」

楊老頭趁着自家少爺正盯着姑娘發愣的功夫,搶先一步說道。

「我叫吳良,口天的吳。」

「吳良?」

月影姑娘強忍着笑意,

「楊老伯,無良…公子。」

「歡迎來到清風寨。」

《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