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霸道女友
我的霸道女友 連載中

我的霸道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龍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龍叔 龍婉兒

小時候父母給我定了娃娃親,那是一個比我大六歲女人;當我十九歲那年去找她提親時候,卻被她暴揍一頓;她揚言如果我再纏着她,她是見一次就打一頓哎!如果不是老媽所逼,誰願意娶一個大六歲的母老虎展開

《我的霸道女友》章節試讀:

職高畢業後,我就去鎮上私人企業打工。

這類私人企業都是待遇差,工資低,有時候在工廠里工作了幾個月也沒有多少工資,如果遇到不靠譜的老闆,發不出工資事情也時有發生。

我在一家小工廠辛苦做了幾個月,受氣受累最後只拿到一個月二千多工資,因為年少氣盛感覺這樣下去也沒有什麼前途,於是就辭職離廠了。

回到山區的老家後,就同一些村子裏的一些沒有工作的青年混在一起,除了偶爾打些臨工掙錢,就是吹牛聊天。

母親看我經常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感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母親就把我叫到她面前,首先說了一大堆做人的大道理,然後道: ”強子呀!你爸走的早,我們家在村子裏屬於貧困戶,媽現在身體也不好,所以希望你能夠懂事,好好去工作,爭取早一點成家立業,給咱們老高家爭點氣 ”。我家姓高,小名強子。

我知道母親她很希望我早一點給她娶過媳婦回家,完成她做婆婆的心愿,不過村子裏那些比我家經濟條件好的人家都還在打光棍,就我家現在這窮模樣,能夠娶上老婆才怪。

母親見我一副沒有自信模樣,她就用恨鐵不成鋼口氣道: ”強子呀!本來你有能耐的話,媽也不會逼你娶老婆,現在你太不爭氣,逼得媽只能出絕招了 ”。

一聽母親說要出絕招,我忍不住 ”噗嗤 ”一笑道: ”媽,您老還有絕招?我怎麼不知道 ”!心想就咱們家還有絕招,您老啥時候看武俠片走火入魔了,竟把自己當成武林高手了。

望着我嬉皮笑臉模樣,母親氣得打了我肩膀一下罵道: ”嚴肅點,好好聽我把話說完 ”。

我連忙低頭道: ”是 ”。接着母親從古老的箱子里娶出一本破爛古書,我見了眼睛一亮道: ”媽,這是咱們家祖傳的武林秘籍嗎 ”?

母親白了我一眼道: ”別打岔,好好聽着 ”,說著母親打開那古書,見裏面夾着一封書信。

那書信的信封已經發黃,顯然年代久遠,當然現在早已經是電話,手機聯繫時代,誰還會用古老的書信聯繫呢!

望着我好奇表情,母親有些得意道: ”小強,那書信是你父親當年最好的朋友龍叔寄來的,這個龍叔,你小時候他還抱過你,他曾經答應把女兒嫁給你 ”。

母親這麼一說,我心裏有一點印象,記得當年父親在戰場上曾經救過龍叔的性命,龍叔很感謝就道: ”以後兩家如果生了孩子就結娃娃親 ”!

我父親因為在戰場上救龍叔,結果手臂受傷,後來手臂雖然醫好了,但是手指缺少了幾節,整個手臂也殘廢了,這樣就提早退伍了。

龍叔則繼續在部隊服役,聽說他後來還提幹了,龍叔結婚比我父親早了六年,後來生了一個女兒,年紀也比我大了六歲;父親是一個殘廢人娶老婆難度就大了許多,這樣父親結婚就遲了許多年。

原來母親口中的絕招就是自己同龍叔女兒的娃娃親,我不以為然道: ”媽,咱們家同龍叔已經好多年沒有聯繫了,再說現在是網絡時代,誰還會承諾過去的娃娃親呢 ”!

母親聽了嘆口氣道: ”是呀!你父親如果在的話,那龍叔也許會給你父親面子,現在的確沒有什麼把握了 ”。

我聽了就道: ”媽,咱們別做這夢了,聽說龍叔後來在大城市當幹部了,父親在的時候,都是沒有讓我們去聯繫他,現在就別提了,萬一人家不認帳,咱們去了只能是自討其辱 ”。

母親點點頭道: ”嗯,聽你父親過去提起過,龍叔退伍後就在外省工作,後來下海經商,現在他已經是大老闆了,他的女兒也屬於是千金小姐了,咱們的確高攀不起人家,不過你現在沒有好的工作,每天在村子裏同一些狐朋狗友混,我看着就心煩,我帶你去龍叔家,請他幫你介紹工作總可以吧 ”。

我不想欠人家的人情,就推辭道: ”媽咱們同龍叔這麼多年沒有聯繫了,他家住址恐怕早就換了,咱們那能找到他家 ”。

母親白了我一眼道: ”沒出息,咱們村子裏的那個阿旺,聽說他的工作就是你的龍叔安排,現在咱們去找他,你的龍叔他就是捨不得把女兒嫁給你,至少也得給你安排一個不錯的工作吧 ”!

我無奈搖搖頭道: ”媽,阿旺他是大學本科畢業,找到好工作很正常,而我只是職高,想找好工作很難 ”。

母親搖搖頭語氣堅決道: ”反正,你今年也有十九歲了,龍婉兒她也二十五歲,按當年娃娃親約定你們也可以結婚了,咱們就去他家試探一下 ”。

龍婉兒是龍叔的女兒,我四五歲那年,龍叔帶着她來過我家,印象中她是一個亭亭玉立小姑娘,我想跟她玩,她就道: ”我才不同拖着鼻涕的小屁孩玩 ”,當時我很難過,感覺我們根本就不是一類人。

我心想龍叔當年說出二家以後結成娃娃親時候,我父親他還沒有娶上老婆呢!也許龍叔他當年不過是心血來潮,同父親喝酒大醉後,隨口胡說的。

母親心裏貪心龍叔的女兒,不過我感覺完全不可能,人家比你大六歲,而且門不當戶不對,根本就是自討其辱,這個想法提都是不能提。

母親主意已定,第二天一早就帶着我去省城找龍叔,雖然已經十幾年沒有去龍叔的家,不過父親去世時候,龍叔來過我家,給我母親留下了他家的電話和地址。

想去省城,首先從老家的村子搭三輪摩托到了鎮上,又從鎮上坐班車到了地級市明州,再坐火車去省城。

咱們的村子叫竹林村,是一個盛產各種竹子的山區農村,沒有什麼有名的土特產,不過總不能空手去拜訪人家吧!

再說自己是去求人家幫忙找工作的,於是母親帶上嫩筍晒成筍乾,還有幾朵我從山裡的採摘來野靈芝,最後就是把家裡生蛋老母雞也帶上了,畢竟家裡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去送的。

我心想人家龍叔現在是什麼身份,誰還會看上這些東西,不過母親堅持,我也不能反對。

其實按我的心想,根本就不能去麻煩龍叔,畢竟這些年來,我們二家幾乎已經是沒有什麼交集了,至於當年那不靠譜的娃娃親,那完全是母親一廂情願想法。

現在是什麼社會,還在夢想娃娃親?聽說龍叔家女兒是名牌大學畢業,現在已經是某大企業的高管了,她怎麼可能下嫁給一個職高畢業的小混混,再說我們年紀也差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母親很執着,她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當母親帶着我到省城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望着省城的車水馬龍,我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龍叔家。

於是母親就打電話給龍叔,希望他來火車站接我們。誰知道接電話卻是他家的保姆,她聽不懂我母親說的土話,所以母親說了許多,那保姆卻聽不明白。

沒有辦法我們只能自己上門去找,母親把龍叔家的地址給我,我看上面寫着 ”南湖大道208號,玫瑰花園6幢 ”。

我就按地址去問路人,人家告訴我們要麼討的士,要麼坐公交車去。討的士太貴,只能坐公交車。

問了幾個人,坐了幾站路,我們終於多了南湖大道旁邊的玫瑰花園。那裡是省城的高檔別墅區,住着都是有錢,有地位人家。

我穿着從地攤里買來的廉價衣服,手拿着編織袋,畏畏縮縮跟在母親的後面。的確憑當年不靠譜的娃娃親,就想找上人家,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和非常厚的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