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曾把愛送你揮霍
我曾把愛送你揮霍 連載中

我曾把愛送你揮霍

來源:google 作者:時間煮了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徐姐 酒店試睡員

我生來卑微,媽媽也因貧窮而離開了我我在城市中飄搖,努力成為一名合適的試睡師原本平凡的一生,卻在遇見那個人之後開始改變……展開

《我曾把愛送你揮霍》章節試讀: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腦中瘋狂的想着各種逃跑方案,可是面對這個拿槍指着我的人,都不可行,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沒有辦法了,難道我真的要命喪於此嗎。

  不,不可以!一定有辦法的。

  我忽的睜來眼睛,忽然發現那個危險的男人正在向我靠近,一步,一步,帶着危險的氣息,那隻手槍的槍口怎麼那麼黑,那麼深。

  我控制不住的顫抖,想要逃到門口去,卻無論如何也動彈不得。

  直到他逼近,我掉了一大顆眼淚,是的,我被嚇哭了。

  我能不哭嗎?我剛來到這座城市,本想着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可以佔有一席之地,沒想到我的歸宿,就是這個小酒店骯髒的房間。

  那個男人玩味的擺弄着的手槍,子彈推進,又退回,推進,退回,我的心跟着這清脆的聲音此起彼伏。

  「脫掉衣服。」男人冷漠的聲音響起。

  「啊——脫衣服——」我不可思譯的重複道。想起他剛剛不得已吻了我,又嫌棄擦嘴的模樣,我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快點——」他把手槍別回腰間,不緊不慢的倒了杯水,坐在床沿上饒有興趣的看着瑟瑟發抖的我。

  不是吧,他要先奸後殺,我要不要跟他拚命,不能死後連清白都沒有啊。

  我在房間尋視了一圈,想找一件武器,竟沒找到重量級的武器,沒事,沒事,我安慰自己道。

  忽然手觸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是什麼,我趁着他喝水的空檔,用身子擋住了那個冰涼的東西,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是個玻璃煙灰缸。

  「難道要我幫你嗎?」他輕挑的挑着嘴角,這個惡魔,一會讓你看看本姑娘的厲害。

  我的心怎麼比剛才還亂,跳得快從嗓了眼蹦出來了。

  我慌亂的解着胸前的扣子,可是解到胸口的位置,怎麼也解不下去了。雖然剛剛他已經把我的風光看盡,可是自己主動脫掉衣服,我還是做不到。

  「看來還真需要我幫忙。」他說著,站起身來。

  不能再等了,一會就沒機會了。我心中默數着,一,二,三。

  「咣!」我用盡渾身力氣,把煙灰缸向他的頭砸去。

  他好像猜到了我的招數,一個閃身,輕鬆了躲開了煙灰缸。

  「小姑娘,真夠味。」他調笑的走向我。

  我徹底慌了,怎麼會沒砸到,我所有的孤注一擲都瓦解了。再沒有一絲抵抗的籌碼。

  他絕對練過,想想剛剛他**的上半身,精瘦結實,我怎麼能這麼大意呢,硬的不行,我來軟的。

  我不能叫他踐踏完殺掉。

  「大——大哥——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太害怕了。你能不能把槍先放在那裡啊,我害怕——」

  「你以為我沒了槍就對付不了你了嗎?」他快步走到我身邊,一把把我甩在床上。

  啊!怎麼辦?我要不要自盡呢。以前看電視的時候,女主為了不被凌侮,都選擇了自盡,以保清白。

  可是我想活着啊,我不想死。

  我抓緊被子,把自己嚴嚴的裹住。看着他嘴角的笑意,心中的恐懼更深了。

  不自覺的眼淚又辟里啪啦的掉下來。

  「你——不要過來,我——我會咬舌自盡的。」我哭着說。

  他饒有興緻的看了我一會兒,悠悠的吐出三個字。

  「我不信。」

  我看着他那個下流的笑容,眼淚止也止不住,只能一點一點的往牆邊挪動。

  最後無路可退了。

  他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大手一揮,扯掉了我身上的棉被,我頓時驚慌不已。

  「求求你,大哥,放我一條生路吧,我可是好人家的姑娘。」

  不知所措之際,我只能哀求他。

  他望着我那紅腫的眼睛,竟沒有一絲憐憫,相反的嘴角竟露出了笑容。

  一個俯身下來,把我按在床上。我動彈不得,只能無助的哀求。

  「唰——」我的衣服被扯開,露出了白色的內衣,我死命的抓住衣服不放,可奈何我的力氣太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一層一層脫掉我的衣服。

  最後只剩下內衣了,我看準時機踢了他一腳,跑到床下。

  那個壞人,他竟然又掏出了手槍。

  「別動。」他顯得得意洋洋,又興趣盎然。

  「你不要這麼卑鄙,你會遭報應的。」我惡狠狠的詛咒他,可是卻再也不敢亂動了。

  他走過來,笑盈盈的扯掉了我的胸衣,我的發育很好,雪白豐滿的胸部頓時暴露了出來,在昏暗的燈光下尤其白皙。

  他愣了愣神,但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火焰,我燃起了他的火焰。

  我趕緊用手臂遮擋起來,可是依然遮不住,白皙鬆軟的酥胸就在亮在他的眼前。

  他俯下身下,我以為他要強我了,不知所措的我閉上了眼睛。

  半響,竟沒有動作。

  我悄悄的睜開了眼睛,發現那個壞人他——他竟然——

  在拍照。

  在拍我的裸照。

  我趕快用手遮住關鍵部位,背對着鏡頭。

  「轉過來。」又是那冷酷無情的聲音。

  我緩緩的轉過來,**的面對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有種視死如歸的感覺。

  「咔咔咔,」一陣手機的閃光燈的聲音。

  我無助的看向窗外,又憤怒的看見他,他到底想幹什麼?

  「小姑娘,別緊張。我只是拿點把柄,要不我的把柄在你手裡,我怕你去告密,這樣你的照片在我這裡,我就可以拿它威脅你,這樣對我安全點,是不是?」那個壞人大言不慚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是不用死了?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了。

  我哆哆嗦嗦的穿衣服,生怕一會兒他又變主意了。

  我看向他,他還是那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猜不透陰晴。

  我暗自思忖,如果真如他說的那樣,我就安全了。可是,我年紀輕輕,剛出來工作,就被人拍了照片威脅,我才17歲,想着想着,我的淚水又流了下來。

  「哭什麼,不想走了?」他把玩着手機,我知道他在看我的照片。委屈的淚水越來越多。辟里啪啦的往下掉。

  「大哥,你能把照片刪了嗎?」我苦苦哀求道。

  「小姑娘,身材不錯嘛,有機會我介紹你拍個三級片什麼的。」他樂得自在。

  雖然我不知道三級片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我知道那絕不是好話。

  我放棄哀求他,只是恨恨的盯着他,想盯得他發慌為止。

  可是他卻絲毫不在意我充滿恨意的眼神,忽而哈哈大笑起來。真是搞不懂有的人可以笑得這麼難聽。

  「跟我離開這裡,小姑娘。」他整理着衣服,收好了手槍。

  我也穿好了衣服,就是眼圈紅紅的。

  「不要再哭了,不要耍花樣,不然你知道會怎麼樣。」他揚了揚手機。

  我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我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後,走出酒店。

  經過大堂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了身後的竊竊私語。

  「小小年紀不學好。」

  「看她那個樣子,也不知道怎麼看上她的。」

  我聽着最後這句話尤為憤慨,我再怎麼樣,我也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好姑娘,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可強多了。還不知道怎麼看上我的,本姑娘不稀罕。

  他聽着最後一句話,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出了酒店,我終於感覺到了一點安心。但是心裏隱隱的害怕他不放我走。

  「大哥,可以放我走了嗎?」我悄悄的看向他的眼睛,想從他的眼睛中看到答案。可他的眼睛還是那樣的冷漠,一絲感情也沒有。

  他不說話。自顧自的往前走。

  「大哥,你不說話我可走了。再說,我剛剛還救了你一命呢,做人不能恩將仇報。」我提醒他在酒店裡,被**追查的記憶。

  他忽地停住腳步。

  「小姑娘,我可以放你走,但你記住,以後再看見我,就不是今天這麼簡單了。」他冷靜的眸子中閃過一絲複雜。

  「我不會再遇見你,再見到你,我躲着你。」我也毫不示弱。

  「很有膽量,希望下次你還能有今天的好運氣。」我呸,我這叫好運氣,我走了狗屎運了好不好,無緣無故被人看光了身子,又拍了照片威脅我,這個人渣竟然還說我走了好運。

  終於,他放我走了。最後可能良心發現了,把手機還給了我。我終於可以和徐交差了。

  和他分開之後,我打電話給除姐。

  「徐姐,我是喬安。」我自報家門。

  「小喬啊,怎麼了,任務完成了嗎?我今天有點事,你自己先住下來,明天我聯繫你。」聽到徐姐的聲音,我控制不住的哽咽起來。

  但我不能讓徐姐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不然這份工作就沒有了,我就更加無依無靠了。

  「完成了,徐姐,好的,我等你電話。」我簡短的說了幾句,怕我的哭腔被徐姐聽出來。

  雖說和徐姐交情不深,但徐姐是我家鄉的人,在這個偌大的上海,也只有她是我的依靠了。

  等等,徐姐剛剛說什麼,讓我自己住下來。

  我兜里唯一的一百元錢也給了酒店結算了。現在身無分文。讓我住在哪裡。

  可是我不能再給徐姐打電話了,如果這點小事,也要向徐姐張口,我這僅僅擁有的工作也就沒希望了。

  我一個人愣愣的往前走着,深秋的季天,天氣很冷。

  我裹了裹單薄的衣裳,想起了酒店裡遇到的壞人。忽然很想我的媽媽。

  「媽媽,喬安想你了。」我的淚水又一次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如果媽媽還活着,我也許不會走出家鄉,不會遇到那個壞人,更不會流浪到這座陌生的城市,流離失所。

  想着想着,我便蹲下來痛哭起來。

《我曾把愛送你揮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