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不想做神
我不想做神 連載中

我不想做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夜間小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啞巴 鄭元覺 都市小說

一個普通人獲取了超自然能力還是普通人嗎?還會遵守禮義廉恥道德法律嗎?當一個人的力量凌駕於整個世界之上,你會選擇成為所謂的神靈嗎?展開

《我不想做神》章節試讀:

龍國冰都

小出租屋內鍵盤噼里啪啦作響,隨着電腦屏幕顯示的game over而停止。

鄭元覺盯着電腦屏幕嘆了口氣。

「唉!又死了,這一關打了三個多小時,這boss是變態嗎?」

伸手去拿煙盒,發現只剩個盒了。

鄭元覺楞楞的看着手裡的煙盒,嘴裏嘟囔着:「大半夜的又得去買煙。」

破舊的樓道內,自上而下傳來了踩踏樓梯的聲音,啪嗒啪嗒的拖鞋聲清脆響亮。

樓下小賣部,售貨員轉身在煙架上拿了包軟塔尖扔到櫃檯上。

鄭元覺付了錢轉身邊走邊拆封,出了小賣部門口,隨着一聲咔噠,香煙的頭部變成了一個小紅點。

猛嘬一口的倍感舒坦,此時已經凌晨,鄭元覺腹中無物有些餓了。

鄭元覺小聲嘟囔着:「也不知道這個點了夜市還有吃的沒有。」

冰都的夏天夜晚也不會特別熱,鄭元覺背心短褲大拖鞋,一步一步的朝夜市的方向挺近。

夜市麻辣串攤位,鄭元覺一碗麻辣串藉著明亮的燈光打開了手機,無聊之際看了個小說。

鄭元覺拿着手機,手指一下一下的滑動。

滿嘴吃食得鄭元覺看着手機道:「又TM是個穿越,你們這幫人離了穿越能死是嗎?不看了不看了噁心。」

很快一大碗麻辣串下肚,鄭元覺心滿意足的返程了。

半夜昏暗的路燈下,鄭元覺眯着那二百度的散光看向牆角。

鄭元覺疑惑道:「那是不是個人趴着呢?剛才我也沒見有人在那啊?過去看看?」

鄭元覺心裏想着:「還是過去看看吧,相安無事更好,要是這人有什麼危險也好搭救一下,這大半夜的牆角趴着肯定不正常。」

走到近前果真是個成年男性面朝下趴在地上,鄭元覺用手輕輕的拍打着男人的肩膀,嘴裏叫到:「唉!唉!醒醒。」

叫了三次男人毫無反應,鄭元覺心想:「該不會是死了吧?不能這麼晦氣吧?」

鄭元覺思緒亂飄的時候看見男人的手底下壓着什麼東西,把手輕輕的挪動了一下發現那是一張梅花2。

「哥們你是不是賭錢出老千讓人家追殺了?」

把那張牌拿在手中,發現這張牌比一般的撲克牌大一點,金燦燦的花紋還怪好看的。

正面金絲邊類似於爬藤的植物,後背是太陽和月亮各佔一邊,搭配滿滿的星星。

就在鄭元覺看着撲克牌的時候,忽然突生變故。

手裡的牌消失了!鄭元覺瞪大眼睛,正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再一看地上的男性正在解體。

對!是解體,一點一點消失的無影無蹤的解體。

鄭元覺此刻楞楞的杵在地上,人都傻了!

愣了一會,心情平復了一下。道:「WC我不是殺人了吧?要報警嗎?報警我說什麼?說我殺人了?人消失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這也沒法解釋啊!先回家為妙。

出租屋內的鄭元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經歷了剛才那一幕任誰也沒有心情去玩遊戲了。

鄭元覺腦海里一遍一遍過濾着剛才發生的一切,人是他拿走了卡牌開始消失的,那卡牌呢?

左思右想也不明白,但是鄭元覺知道這個事絕對不簡單,三分鐘不到的時間裏,發生的故事太過匪夷所思。

夜已深了,想不出什麼頭緒的準備睡覺了。

當閉上眼睛,眼前不是一片漆黑,金光燦燦一張梅花2就在眼前,猛的睜開了眼睛。

「難道哪張牌進入了我的身體?」

繼續閉上眼睛又看到了那張牌。

當鄭元覺想伸手去摸那張牌的時候,那張牌真的到了手裡,能看得見摸得着的實物。

鄭元覺此刻知道自己發現了不得了的玩意,但是他對這個東西一無所知,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也不知道是好是壞,鄭元覺嘴裏嘟囔道。

反正也沒有頭緒,先睡覺明天再說。

轉天中午出租屋內,手機嘟嘟嘟的響着,鄭元覺拿起手機,嘴裏含糊不清的道:「喂!」

手機那頭傳來聲音:「我說大哥你不是還沒睡醒呢吧?」

「嗯!昨天睡得太晚了,現在幾點了?」

「我說大哥你睜開眼睛看看啊,十二點多了,再不起來今天還賺錢不了?」

「我?賺錢?我賺那麼多錢幹嘛?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腿肚子貼灶王爺人走家搬,孤兒一個。」

「行行行,大哥你牛逼、你了不起、你清高。快清醒清醒起床吧,一會太陽下山了。」

鄭元覺掛斷電話,看了一眼手機,躺在床上緩了一會。

剛才打電話的是鄭元覺的發小徐胖子,鄭元覺初中時期父母因車禍辭世。

從此與奶奶相依為命,然而就在三年前奶奶也因病離世。從此鄭元覺再無直系親屬,變成了孤家寡人。

因父母車禍離世,保險公司賠償了一百多萬。

鄭元覺一直上完職高,後又因奶奶治病花費,現在所剩的錢還剩個幾十萬。

然後鄭元覺就開始抱着這幾十萬開始過日子。

不買車也不買房,每天跟發小徐胖子送點丑團外賣。

也不缺錢所以也談不上多努力,別人賺二百,他賺一百夠花就行。

鄭元覺清洗過後,感覺精神了許多,坐在床上一支香煙入口,又回想起了昨夜的遭遇。

手裡又喚出那張梅花2。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它平時就藏在我的腦海里嗎?也沒點提示,小說里不是這麼寫的啊。」

「小說里寫的不都有系統提示嗎?我這個壞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鄭元覺穿上丑團外賣的戰袍,騎上小摩托開始了一天之旅。

鄭元覺沒有經濟壓力,也沒有家庭壓力,工作也不急一天總是輕輕鬆鬆。

轉眼間到了下午,鄭元覺接了一單去商場取餐。

臨近商場的時候鄭元覺頭一陣陣痛,小摩托側翻在地。

鄭元覺在地上滾了兩圈,沒有站起來,不是受傷而是頭有點暈。

有路過的好心人把鄭元覺攙扶起來,鄭元覺忙道:「沒事沒事我沒事。」

鄭元覺來到路邊,直到此刻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紅點,鄭元覺不知道那個紅點是什麼?

思考了一會鄭元覺騎着小摩托繼續向商場前進,但是鄭元覺忽然覺得自己離小紅點越來越近。

鄭元覺知道這可能是坐標,但是這個坐標代表什麼呢?從距離來看坐標的位置與商場重疊。

鄭元覺看看天上的太陽,又是商業區人山人海的應該沒什麼危險,決定一探究竟。

把車停好這一單外賣也轉交了出去,鄭元覺踏進了商場,按照現在的坐標點來看位置已經很近了。

鄭元覺逐漸縮短着與坐標的距離,直到與坐標重疊。

這裡是商場的大廳,前後左右上下打量一遍。

「這有什麼啊?除了人這還有什麼啊?難道是我打開方式不對?」

鄭元覺把卡牌召喚出來,也沒有任何反應,百思不得其解的鄭元覺,看着商場的樓層,難道不在同一樓層?

就在鄭元覺思考的時候紅點移動了,紅點移動了大約幾米,鄭元覺非常確定,因為剛才他跟紅點是重疊的,現在紅點脫離了他。

「難道紅點是個活物?」

鄭元覺拿着卡牌開始逐層搜索,奇怪的是他動紅點就動,他停紅點就停,鄭元覺不明所以一臉懵逼。

與此同時比鄭元覺高一個樓層,有一個年輕女性,戴着鴨舌帽,身穿一身白色運動服,拿着杯奶茶,站在玻璃護欄邊上默默的看着鄭元覺。

一身運動服把女孩的身材勾勒的完美無瑕,屬於那種是個男人就得多看兩眼身材。

然而就在其他男人在欣賞她的身姿之時,這個女孩的注意力全部在鄭元覺身上。

女孩的眉頭緊皺,嘴裏咬着吸管不知道在想什麼。

鄭元覺又踏上了上樓的扶梯。

白衣女孩見鄭元覺上樓,迅速轉移去了衛生間。

鄭元覺發現了紅點又開始移動了,比剛才移動幅度都要大,奈何扶梯之上視野不好。

等扶梯到了站,女孩已經到了衛生間,鄭元覺忽然有種預感他要找的東西就在這一層。

鄭元覺按照坐標位置快速追了上去。

女孩在衛生間洗手台處伸手從包里拿出一把細長的刀藏到了袖口裡,然後轉身正對衛生間出入口。

鄭元覺也跟至衛生間,他發現自己又跟紅點重疊了,距離不到兩米處有一個白衣女孩靠在洗手台上。

鄭元覺感覺這個地點有點尷尬,看了看手裡的牌,又看了一下白衣女孩。

「那個…你好!」

白衣女孩沒有說話,戴着鴨舌帽的她也看不清是什麼面目表情。

鄭元覺見她不說話也很尷尬,隨後又開口道:「那個…我沒有惡意,我就是想問問你認識這個東西嗎?鄭元覺晃了晃手中的卡牌。」

女孩的帽檐下依舊是眉頭緊皺的,不知道想些什麼。

女孩一臉疑惑的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嗎?

鄭元覺也莫名奇妙的回答道:「就…出現的挺突然的,我也不知道這是幹嘛用的。」

女孩想了想道:「出去說。」

鄭元覺也還沒跟上節奏。

「去哪?」

「咖啡廳,你走前面。」

鄭元覺很聽話的走在了前往咖啡廳的路上,但是覺得很怪異,總感覺那個女孩好像在防着我,難到我會傷害她嗎?鄭元覺在心裏打了個問號。

鄭元覺很禮貌的點了兩杯咖啡,和女孩在咖啡廳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

鄭元覺直入主題,「那個你認識這個東西嗎?」

女孩摘掉了帽子,帽子下是一頭烏黑的秀髮,和一張精緻的臉。

鄭元覺從來沒想到能和這麼正點的妞坐在一起喝咖啡,自己什麼德行自己還是有數的,個頭一米七,長相一般人中下等。

這女孩身材長相妥妥的極品,身高比他還得高几公分,能和這麼美的女孩喝咖啡鄭元覺還有幾分竊喜。

女孩沒有回答鄭元覺的問題,而是反問道:「說說你怎麼得到的這張牌。」

鄭元覺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遭遇說了一遍。

女孩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

「這張牌屬於我們同志所有,你想了解這背後的故事嗎?」

鄭元覺眼看能接觸到神秘事件了顯的很興奮。

「當然了!我知道這個很神奇。」

「既然你想知道它的故事,那你準備好了承擔相應的責任了嗎?」

鄭元覺雖然不是多聰明,但也不是個大傻子,正常人的智商還是有的。

「我能問一下需要做什麼嗎?」

女孩喝了一口咖啡。

「先不急,我先給你講一下這個牌代表什麼吧!」

「這個牌呢是天地之間自然誕生的,一共有52張牌,而52個繼承者需要共同維護這個世界的穩定運轉。」

鄭元覺撓了撓頭。

「我還是沒明白需要做什麼。」

女孩想了想回答道:「你先不用着急,你先告訴我你願意為了這個世界的穩定而奮鬥嗎?」

女孩用堅定的眼神看着鄭元覺。

鄭元覺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成年男性,一個如此美麗的女人,向他做出如此偉大的邀請怎麼能拒絕!大聲回答道:「我當然願意!」

聲音有點大,導致咖啡廳內的人都看向了這裡。

這時鄭元覺忽然老臉一紅覺得不好意思。

白衣女孩看着臉通紅的鄭元覺,忽然覺得非常滿意。

等過了這個衝動勁,鄭元覺感覺還是哪裡不太對。

鄭元覺又疑惑問道:「那個你剛才說有這張牌的都是你的同志,可是剛才我看見你的時候覺得你對我有防範。」

鄭元覺用疑惑的大眼睛看着她。

女孩用清澈的眼睛盯着鄭元覺,「你不相信我?」

鄭元覺有些慌張。

「不是我只是有些疑問。」

女孩低下頭又喝了一口咖啡。

「你昨天看見那個男人就是我的同志。我們維護世界穩定,就有人破壞穩定。我們是有敵人的,而且我們的工作還很危險。」

「至於我為什麼對你有敵意,這個牌不是只有我們才可以得到,我們的敵人也是可以利用這個牌來接近我們謀害我們。」

「所以當我看到你手裡的牌,我以為你害死了我的同志。」

女孩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透露出楚楚可憐,隨後話風一轉。

「你願意為了我們偉大的事業而獻出終身嗎?」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女孩的目光堅定,語氣鏗鏘有力。

鄭元覺一個大小夥子,哪能抗住這過山車式的轟炸。當場就繳槍投降了,說什麼都答應,必須要為偉大事業而獻身。

兩人告別咖啡廳,一起出了商場。

鄭元覺此刻還留了個心眼,同志我能看看你的牌嗎?

那女孩看着鄭元覺。

「你現在還不相信我?」

鄭元覺撓着頭,笑着回答道:「我還沒見過你的牌不是,怎麼確定你是不是同志呢!」

女孩翻着白眼,沒想到你還挺謹慎,女孩手一翻一張黑桃A出現。

「看好了啊,就給你看這一次。」

鄭元覺看着那張黑桃A,確認了跟自己的梅花2是一套。

白衣女孩又向鄭元覺要了電話號和家庭住址。

「為什麼還要家庭住址啊?」

女孩嘟着嘴說到:「我現在就是你的領導了,你要是哪天不在了,我得確認你是不是還活着,快點到底給不給?」

這麼漂亮又在你面前賣萌,鄭元覺此刻都快死了,就差把自己褲衩什麼顏色的都交代了。

女孩最後囑咐道:「有一個事非常重要,拿着這張牌不定時會有提示進入次空間,次空間非常危險,一般情況下都可以拒絕。」

「如果有提示次空間進入,沒有我的准許一定不要進,像你這種新手進入就會死。如果有拒絕不了的也一定跟我說,進入次空間之前會有24個小時準備時間。」

鄭元覺聽的一愣一愣的,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連連點頭。

女孩又道:還有你時間很充裕嗎?我叫你的時候你要隨叫隨到。

鄭元覺一臉蒙圈回道:「我時間還挺充裕的,平時就送送外賣沒什麼事。」

「嗯!那就好今天就這樣,有問題給我打電話保護好自己。」

說完這句話女孩小跳着跑開了,走的時候還給了鄭元覺一個飛吻。

留在原地的鄭元覺,看着遠去的背影嘿嘿的傻笑着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人影消失了有一會了,鄭元覺回過神來,啪!給了自己一巴掌。

「想什麼呢,一看這條件就不是自己能指染的,別白日做夢啊。」

白衣女孩離開後,打開了手機登陸了一個不知名的網站。

此刻的她嘴角微翹目光凜冽,完全與剛才的她是兩個人。

手機網站內女孩登錄了一個叫白的ID,隨手發了一張照片。

白:「梅花2,大家出個價」

豹子:「呦!這是發大財了啊?」

審判:「賣嗎?什麼價?我出一個億美金,不夠可以談!」

白:「不賣錢,拿黑桃2或者三張黑桃來換。」

豹子:「哈哈哈,你吃了瘋人葯嗎?三張黑桃?先不說值不值,那有這個市場呢?去給你偷三張黑桃去?一張都得掘地三尺,還三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