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文清一徐曦
文清一徐曦 連載中

文清一徐曦

來源:外網 作者:全能千金太高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全能千金太高冷 都市言情

明明是鄉下長大的鄉野村姑,卻虐得豪門千金無處遁形,明明是什麼都不懂的粗野丫頭,可將學校鼎鼎有名的才子們比的黯然失色,明明是未見過市面的無知少女,可在世界聞名的畫展中出類拔萃,驚得眾人掉了舌頭,個個都誇文家女兒是賽兒郎的好女子……展開

《文清一徐曦》章節試讀:

現在見她這麼沒眼力見兒地故意坐在親生女兒的位置上又說出這種話,第一次有了種莫名的怒意。
「謝謝關心」
文清一緊握了一下文媽媽,的手,她剛才一直都在冷眼旁觀沈嬌演戲,不得不說,她這個演技不去當明星真是可惜了。
見她繞來繞去鋪墊那麼長時間,終於把話題拋到自己頭上,文清一不緊不慢地倒了一杯熱茶滿滿登登地端給沈嬌:「請。」
這一個字,一杯滿茶,讓對方瞬間白了臉。
迎客倒茶,滿杯為送。
這麼簡單的禮數她還是懂得。
「噗!」一旁的文毓沒忍住笑出了聲,辛辛苦苦進來說了那麼多,被別人一句話擊的潰不成軍,與其說就這兩個人不在一個段位上,倒不如說文清一壓根就沒把沈嬌放在眼裡。
文毓再看向文清一的眼神里,竟有了幾分欣賞。
「文清一!」
沈嬌「唰」地一下從位置上站起來,脖子漲紅,好像一拳想打在棉花上都不能的無力又憋屈地無處發,泄。
她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趕她走?
這兒可是文家,她呆了十幾年的地方!
「呦,別這麼大火氣啊。」
陸予白從行李箱里掏出一個陶瓷玩意兒塞給沈嬌,敷衍至極:「喏,這是帶給你的禮物。」
在場的那個不知道他在行李箱里翻了大半天,才找出這麼個玩意搪塞她。
「這個是給你的。」
陸予白遞給文清一的是一個精美的黑絲絨禮盒,裏面靜靜躺着條嵌着細碎鑽石的項鏈,鏈接的扣處合上時正好是兩枚碎鑽,如滿天星般,青春、耀眼,非常適合文清一這個年紀。
以前陸予白回來,這種東西都是她的。
她完全想不到以前在文家時收了陸予白多少,應該屬於文清一的東西,奪走了多少應該屬於文清一的愛。
沈嬌幾乎要將手中的陶瓷握碎,眼角攀爬上無數激憤,嫉妒、恨意像生根發芽的荊棘鋪滿了整個心房。
文清一,都是這個文清一,這個狐狸精!
這個項鏈應該是屬於她的才對,她現在得到的所有的愛和維護,都應該是她的才對!
「嬌嬌,不如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吧。」文爸爸到底於心不忍,也想解個圍。
「不用了爸爸,我有時間再來看你們。」沈嬌一個個看過去,她已經無法再從他們的眼裡看到當初的寵溺。
沈嬌一陣心酸,眼淚幾乎要噴薄欲出,倔強地抬起頭不想讓他們看出,轉身搖搖晃晃地走出了家門。
沈嬌大口大口喘着氣,顫,抖着把手裡的陶瓷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厭惡地別過頭嫌棄道:「什麼垃圾也配送我。」
她回頭看了一眼文家的方向。
一定會把原本屬於她的東西,一點一點,全部拿回來。
長長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陰影,沈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臉上全無剛才的可愛,毫無溫度的聲音響起:「我有事需要你幫忙。」
這頓飯文爸文媽吃的食不知味,早早就以身體不適為理由回房間睡覺去了。
陸予白看到文清一望着他們卧室門若有所思,開口:「慢慢就好了,這麼久的感情一下也很難釋懷。」
…………
夜晚來臨,像是誰隨手撒了一把碎鑽,整座城市燈火輝煌,彷彿活過來一樣。
鐘錶滴滴答答地走向十一點的方向,文家已經一片漆黑,隱約還能聽到從文毓房間里傳出來的夢話。
文清一翻窗跳下,感嘆樓層不高的同時鑽進了一輛低調的黑色跑車內。
開車的司機身材火,辣,金髮碧眼,普通話卻很標準,一看到文清一就抱怨道:「大姐,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今晚不去了。」
「A?怎麼是你?嚴如瑾呢?他不來了嗎?」文清一繫上安全帶,無視掉她遞過來的衣服,拿起衣服上面鍍金vip邀請函,問道。
「國外的合作出了點問題,他去解決了,一時半會趕不回來,讓我陪你去。」早就料到文清一不會換,A隨手把衣服扔在後面。
一腳將油門踩到底,這價值不菲的猛獸,終於在黑夜中咆哮起來。
尚品是這座城市裡黑白兩道都不敢涉及的大店,據說背後神秘的老闆與京中隻手遮天的徐家有關係。
整個設計採用的是紅木和碧玉精雕,平時能進的都是當地的有權有勢的貴人,而拍賣會在地下一層,裝橫雖不像樓上富麗堂皇。
但是連A這樣不懂行的都能看出正門門把手那兩個宋末的琉璃蜿蜒翡翠環價值連城,這種寶貝用來當門環兒。
A咂舌地吧唧了下嘴:「好傢夥,不愧是尚品閣,百聞不如一見。」
「天,超v,您,您您這邊請。」
門口的保安看到文清一遞過來的邀請函,驚得話都說不利索,忙不迭找來了經理親自接待。
尚品的邀請函千金難求,全球只發八十張,就剛剛進去的那位白髮老人,可是兵部德高望重的將軍,年近七十苦尋十年才得到一張。
因為有不少保安都是從部隊里精挑細選出來的,不少都聽過這位將軍威名的都紛紛抬手敬軍姿表示尊敬。
也正是因為擁有邀請函的人身份難測,持有者可帶一名貼身保鏢進入。
普通邀請函都如此難得,更何況五十年才出三張的vip級的邀請函。
經理擦去額頭上的汗珠,點頭哈腰,恨不得能給文清一二人跪下,請她們上了地下複式二層視野最好的單間。
上了最貴的龍井和點心,才汗,津津的退出去。
A不客氣地拿了塊塞進嘴裏,警惕地望向門口兩位保安鼓,鼓囊囊的腰部。
文清一倒是很放鬆,她坐的位置不僅能最佳觀賞拍賣品,還能看到每個用窗帘隔開的雅座。
嘖,就連世界博物館的館長都來了。
正瞧着,不知是誰帶頭喊了一聲:「徐少也來了。」引得眾人都往門口看去,京城幾乎壟斷所有商業的徐氏集團總裁,居然大駕光臨了。
徐曦?
文清一翹起二郎腿順着眾人的目光看去。

《文清一徐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