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唯亦秋之為甜
唯亦秋之為甜 連載中

唯亦秋之為甜

來源:google 作者:笑問千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亦儒 現代言情 秋爽爽

千年之前,他沈亦儒錯失摯愛,幸得高人相助,擁有不老之軀,珠釵為線千年之後,當秋爽爽出現在他的莊園,珠釵異動,他知道,他等了千年的人兒出現了他發誓,這一次,不讓任何人傷她分毫,而他,不近女色的傳聞也要不攻自破展開

《唯亦秋之為甜》章節試讀:

「霜兒小心」少年滿眼溫柔。

「沒事兒,我經常偷偷跑出來玩的,我還抓魚呢」

說話間,女子脫了鞋襪,裙子往上打了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挽起袖子就要往溪水裡去。

「霜兒······」

少年趕緊收回目光,只覺得喉嚨處發緊,吞咽一下口水。身子稍稍扭向別處。他堂堂一個大將軍,戰場上殺伐有力,再大的陣仗都沒緊張過,怎麼在這女子面前,心裏處處緊張。

女子察覺少年的異樣,頓時紅了臉頰。

「沈將軍,我·····我不是····那個···」女子站在溪間的石頭上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不用解釋,以後要抓魚,我替你抓便是,你是女子,不安全,我會擔心」

男子伸出手,示意女子從溪間的石頭上下來。

輕輕地把手搭在他的手上,二人都小心翼翼。

有時候太小心反而會適得其反,粘了水的腳,有些滑。少年一把攔腰抱住,騰空而起,飛向溪邊的空地上。

女子在他懷裡,看着少年英俊的面龐,眼裡多了些許其他的東西。

「下次小心點,有沒有傷到腳」男子蹲下去查看女子的腳。

「沒、沒、沒有將軍」女子往後閃躲一下。

「坐下來」

「啊?」

「坐下來」少年扶着女子的肩膀讓她坐在草地上。

「你要幹嘛」

「別說話」

英俊的少年拿起地上的鞋襪就要給她穿。

她心裏一陣驚慌,下意識往後收腳,但也是徒勞而已,他的手死死的拽住她的小腿,任他怎麼也動彈不得。

「不要動,再動我就····」聲音戛然而止,少年喉嚨處動了一下。

「········」

少年一臉嚴肅「以後,這種情況在我這裡可以,絕不允許在別的男子面前這樣,」幾乎是命令的口吻。

女子驚住了「·····」

「聽到了么?」

女子點頭回應,少年眉眼含笑。女子又把頭扭向一邊,偷偷地笑了一下。

車上三個人,除了沈亦儒外,其他倆人都極為尷尬,尷尬的氣氛,連呼吸都覺得彆扭。

「謝謝沈先生,你、你不用拽着我了,喬助理車子開得很穩」說著秋爽爽坐直身體。

臉紅到了耳根,她只想快點到家。

沈亦儒收回手的同時也收回了目光,「咳咳、、、恩恩、、、是的,這會挺穩的,剛才可能攆到石頭了,顛了一下」

喬沐從頭到尾憋着,大氣不敢出,就這麼被人甩了這麼大一鍋,他心裏在吶喊:「我冤枉呀!城市的大馬路,哪來的石頭,不說其他,就在集團里,他喬沐的車技稱第二就沒有人敢稱第一」

喬沐翻了一個大白眼,可這個大白眼,在後視鏡里恰巧與沈亦儒那凌厲的目光撞上,於是乎,大白眼立馬切換成了微笑眼。

終於到了秋爽爽的家。

沈亦儒趕在喬沐之前,下車給秋爽爽開車門。

獨留喬沐在這秋日夜晚的涼風中凌亂、、、、沈亦儒什麼時候給人開過車門呀,都是別人搶着給他開門的呀,今天的沈先生,是喬沐沒有見過的。

「謝謝你們,繞這麼遠把我送回來」秋爽爽長出一口氣,終於鬆懈了下來。

「秋小姐客氣了,現在晚上有些涼,秋小姐不要受涼了」說話間,沈亦儒脫下自己的西裝,順勢就要給秋爽爽披上。

秋爽爽還沒有反應過來,西裝已經披在自己身上了。這下,她更慌了,她完全搞不懂她的偶像了。

滿眼疑惑的她,抬眼看見他那不容拒絕的眼神。

「謝謝沈先生」

「若要感謝,就找時間請我吃飯吧」邪魅一笑。

「好、好的」

「天氣涼,秋小姐快上樓吧」

「嗯」秋爽爽覺得現在的她在沈亦儒面前已經詞窮了。

轉身,離開。

站在後面的沈亦儒,看着秋爽爽的背影,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此刻他的內心是愉悅的。

直到看到窗口的亮光,確認她已到家,他才滿眼留戀的上車。

「我們回去」語氣里是輕鬆的

喬沐今晚真的是大開眼界了,那個外界都知道的不近女色的沈亦儒,今天的行為真的不止是破戒而已了。

一路上沈亦儒的心情都很好,喬沐也放鬆了點心情。

回到家的秋爽爽,心裏真的是有一百個為什麼?

把沈亦儒的西裝掛在衣架上,盯着衣服,秋爽爽抿嘴而笑,她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和偶像離這麼近。但轉瞬,笑容被收起來,伸手輕輕地摸掛在衣架上的衣服,她不是傻瓜,沈亦儒在和她說話時,無論是言語還是看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曖昧的氣息,她不能不多想,她所了解的沈亦儒,高傲,清冷,很難與人親近。但這兩次她見到的沈亦儒,完全不一樣。

所以,秋爽爽覺得自己這兩天過得一點都不真實,像是在夢裡。「他是A市有名的人,多少名門望族想和他攀上關係都被拒絕,我只是一名這偌大城市裡的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市民而已,我在瞎想什麼呢?在期盼什麼呢?偶像劇看多了吧!秋爽爽醒醒吧,錯覺而已」秋爽爽心裏這樣想着,立馬把放在西服上的手收回來。

錯覺而已,轉身,洗漱,睡覺。

沈亦儒回到家後,先去了書房,一手拿出緊貼胸口放的珠釵,一手輕輕地撫摸着面前桌子上的畫。深邃的眸子里此刻流露出來的滿是柔情,他的內心充滿希望。

「霜兒,不,爽兒,終是又和你走近一步了。」一千多年了,沈亦儒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過,在這漫長而又沒有希望的時間長河裡,一個人熬過了各種難熬的時光,錐心刺骨的思念之痛,終是用真心換來了希望。

這一夜,沈亦儒睡得特別踏實。

這一夜,秋爽爽帶着些疑惑睡着。

學校里亂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每天下班回家看到衣架上的西裝,秋爽爽就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還回去,但是她哪有時間啊!

周五晚上給榮美清打電話,榮美清忙着裝修店鋪的事情,沒時間。於是,在榮美清哪裡要到了喬沐的電話。

喬沐是個聰明的,在沈亦儒身邊這幾年,練就了一身本領。沈亦儒的心思他多多少少還是能猜到些的,而且,這次沈亦儒在秋小姐面前的種種不正常的行為,雖然顛覆了他對沈亦儒以往的認知,但是,他,喬沐拿自己一年工資打賭,先生是對秋小姐有意思。絕對的肯定。

「先生,秋小姐剛才打來電話了」

正在看資料的沈亦儒立馬抬眼,按耐住內心的喜悅和眸子里的期盼。

「什麼事情?」故作鎮定。

「秋小姐問你周末兩天有沒有空,說是要換你衣服,順便請你吃飯,表達上次的謝意」

「那……」

「我回復的有空,時間定在周六晚上六點,也就是明天晚上,&&西餐廳」喬沐一口氣說完,眼睛堅定的看着沈亦儒身後的畫,雙手緊緊的拽着衣服,他不敢看沈亦儒的眼睛,畢竟這是第一次擅作主張,不知道有沒有賭對。

沈亦儒看了一眼喬沐,轉動一下手中的筆,露出一抹邪魅的笑。

「你現在膽兒夠肥的,好的,我知道了」聲音低沉但有磁性。

啊!喬沐瞪大雙眼看向沈亦儒,一臉不可置信。

「聽不懂我的話么?」語氣里有些犀利。

「聽、聽、聽懂了」喬沐結結巴巴

「聽懂了,出去,別影響我工作」

「好的」話音剛落,喬沐已經走出門外,說是走,其實是逃。

身後的沈亦儒一臉得意的笑。此刻,他開始期待明天晚上的晚餐,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周六這天,秋爽爽如往常一樣,早起跑步,吃飯,窩在陽台上聽歌看書,沒有覺得特別無聊,因為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對於她而言高質量的獨處方式。只是看書的間隙,偶爾抬頭會看到掛在衣架上的衣服,會發會兒呆,然後笑着搖搖頭,繼續看書。

沈亦儒的時間可沒這麼好挨,這一天里真的是覺得度日如年,跑步機上,書房裡,陽台的沙發上,電視機前,院子里的草坪上,游泳池裡、、、、到處是他的身影,在心裏罵喬沐了千萬遍,為什麼不訂到中午,為什麼放到晚上,要等上一天。

秦姨剛開始還會詢問沈亦儒是否需要什麼,到最後也是視而不見了。心裏暗想:「先生真是的,一千多年都等了,如今,這一天都等不了了」。

約定的六點,但是兩人都提前到了,沈亦儒到的更早一些。

「不好意思,沈先生,沒想到你會來這麼早,讓您久等了」。

「沒有,我是忙完事情,剛好順路路過這裡,所以就停了下來」

沈亦儒看着眼前的人兒,一時有些走神。

「沈 先生」

「不好意思,秋小姐今天太漂亮了」

「沈先生,您真會開玩笑」

「沒有,沒有,我說的是真的」

秋爽爽瞬間有一種想石化的感覺,臉上盡顯尷尬之色。

沈亦儒才不管秋爽爽尷不尷尬,他實在無法掩飾自己的內心。

席間,沈亦儒幫秋爽爽切好牛排,一波又一波的操作一次又一次的刷新秋爽爽對他的認知。

「沈先生,您跟外面傳言的不太一樣」

「是么?那傳言中的我是什麼樣的呢?」

「話不多,高冷,還有、、、、還有、、、」

「還有什麼?但說無妨」沈亦儒的聲音溫柔到極致。

「不近女色」秋爽爽抬眼瞬間剛好碰到沈亦儒的目光,那目光似溫柔又似炙熱。

「那麼,你也這麼認為的么?」沈亦儒眼中含笑,直直的盯着秋爽爽的眼睛。

秋爽爽最受不了他這個眼神,真的會讓人淪陷,她來之前告訴自己不能被迷惑,要保持冷靜,也許是自己想多了,不能在偶像面前出醜。

秋爽爽收回目光,低頭喝一口果汁,這一口差點沒把她送走,嗆得直咳嗽。

「哎呀,老天爺,救救我吧,太丟人了,我在沈先生面前樹立的形象就這樣崩了么?哎呀,真的是、、、、」秋爽爽心裏暗暗叫苦,一邊道歉,一邊接過沈亦儒遞過來的紙巾擦嘴。

沈亦儒只是坐在那面含微笑,看着秋爽爽的手忙腳亂。真的是他的爽兒呢。

看着秋爽爽穩定下來,沈亦儒又問:「那麼,秋小姐,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

沒完沒了了,秋爽爽真後悔打開了這個話題,現在收都收不住,真的是給自己挖坑。

「啊,見了你幾次,我覺得你人挺隨和的,沒有那麼高冷」也就那麼一瞬間,秋爽爽感覺自己跟相親一樣。

「恩,還有呢?」

「沒了呀!我覺得沈先生挺好的」

「我是說,關於我不近女色,你信么?」

「我、這個、、、我覺得沈先生您是潔身自好,是寧缺毋濫」

「恩」沈亦儒點點頭,很滿意這個回答

秋爽爽鬆了一口氣。

吃完飯,秋爽爽想自己乘地鐵回去,但沈亦儒執意要送她到家。

秋爽爽是不想再欠人情,這樣的話,心裏又會覺得欠沈亦儒點什麼。

沈亦儒直接打開副駕駛的門,秋爽爽只好坐上。

一路上,秋爽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亦儒是不是看一下秋爽爽,感覺出了她的尷尬,就把音樂打開了,一聽音樂更尷尬,都是一些情歌。

「秋小姐,有男朋友么?」

「沒有」

「嗯」

沈亦儒嘴邊的話試了好幾次,都被自己生生的吞了回去,每次想說出來,就會想到秦姨說的:「先生,不要太心急了,會嚇到人家女孩子的,慢慢來」。

到了秋爽爽家的樓下,沈亦儒拉開副駕駛的車門,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謝謝,沈先生,又麻煩你了」

「舉手之勞而已,不必掛在心上」

「那我上去了,沈先生路上注意安全」沈亦儒被她一口一個先生稱呼的真不舒服。

「稍等,秋小姐,第一次見面時就說過了,我們做朋友,你就別一口一個先生了」

秋爽爽驚了一下,她上次答應了么?

「啊,可以,」

「那我可以稱呼你爽兒么?」

「可以,我爸媽和美清他們會這樣叫我」,秋爽爽打心底里覺得他喊出來的太親昵。

「那你以後就叫我的名字就行,沈亦儒或者亦儒都可以」

「恩,好的,沈先、、、、哦,亦儒」秋爽爽覺得叫出全名不合適,但這樣叫也好怪呀!

沈亦儒笑出了聲音,這一句「亦儒」,他可是等了千年。

「那,爽兒快點上樓休息吧」

「好的」

剛要轉身,又被沈亦儒叫住。

「把你手機給我,借用一下」

秋爽爽掏出手機:「你是要給喬助理打電話么?」

「不是的,讓我用一下」說著從秋爽爽手裡抽回了手機,一頓操作之後,手機遞給了秋爽爽。

秋爽爽滿臉問號。

「我的手機號存你手機上了,有事的話可以直接打給我」

「哦,好的,那再見」

「再見爽兒」沈亦儒輕輕挑眉一笑。

秋爽爽加快了腳步,沈亦儒看着小跑的爽兒只是笑,他的爽兒還是這般可愛。

直到看到秋爽爽的窗前有亮光,他才安心駕車離去。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心情好到了極致。

回到家後的沈亦儒,依舊是先走進書房,一手拿珠釵,一手輕輕撫摸面前的畫,俊朗的臉龐滿是笑意,他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

時間回到了千年前,自從二人去捉魚回來,再見面,霜兒比之前拘束了些,她心裏對這個年輕的沈將軍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只是到後來才知道,這種感覺是喜歡。沈亦儒也感覺到了霜兒的變化,知曉霜兒心意的他,歡喜的猶如孩子一般。只是經常帶兵廝殺戰場的他,一時不知如何開口表明心意。

找好友傾訴,好友只給他留下一句話:「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翌日,沈亦儒約霜兒到南山的寺廟,這是他倆最初相遇的地方,他要在佛祖面前許下他對她的諾言。

霜兒一襲白衣,略施粉黛,頭上沒有過多的頭飾。但這在沈亦儒眼裡已經是天仙了。

「沈將軍,你約我到此地何事」

「霜兒,我、、、、我、、、、、、」

「沈將軍,你我二人之間,不必吞吞吐吐」霜兒自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她聽說了有關他大殿上拒絕賜婚的事,她以為他已經有了心上人,不知道是哪家的豪門千金。

「霜兒,我喜歡你,從第一眼見你就開始喜歡,在戰場上每天會想起你那日在寺廟裡說的話,想每天看見你,想娶你做我的王妃,想和你一生一世一雙人。回來之後,便四處尋你消息,然後、、、、」

「好了,別說了,我知道你的心意」霜兒眼圈發紅,淚水快要模糊雙眼。

「霜兒,我是真的、、、、、、」沈亦儒着急了。

「我也喜歡你,從那次在溪邊捉魚開始,只是比你晚一些」話一出口,霜兒的眼淚已經止不住的往下流。

「霜兒、、、、」沈亦儒激動地聲音顫抖,從懷裡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隻乳白色珠釵。

「這是我命工匠特意為你打造的,舉國上下獨一無二,你不喜艷麗的衣服,就專門為你選的乳白色的,當時就想着親手給你戴上」

「嗯,我很喜歡」

沈亦儒一把把霜兒拉入懷中,一股風吹過,南山寺的桃花雪一樣飄下來,如詩如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