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物皆有靈,而我屠靈
萬物皆有靈,而我屠靈 連載中

萬物皆有靈,而我屠靈

來源:google 作者:熱愛吃橘子的大青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星宇 段鵬程 都市小說

【都市腦洞,日常,成長,靈異】萬物皆有靈,神靈各不相同,各懷心思當一個人實際上暗藏着巨大潛力,是做一個好人,還是當一個壞人,段非選擇了中間展開

《萬物皆有靈,而我屠靈》章節試讀:

睡得早,起的也早,段非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他迷迷瞪瞪的睜開眼,打了一個巨大的哈欠,還沒打到一半,就聽到了一陣低沉轟鳴聲,想着是什麼東西,順便把床頭的燈打開了,昨天的那隻大公雞正在他床邊炯炯有神的跟他對視。

「卧槽!」 雞不可怕,不過睡醒後突然出現的生物很可怕,段非抓起被子,慣性的往後挪了挪。

公雞對此不屑,甚至在段非看來露出了嫌棄的表情,被一隻雞鄙視了,自然是很不爽,「我是客人,現在這我屋,回你的雞窩去。」

公雞巋然不動,還抖了抖火紅的雞冠子。

段非沒辦法,掀開被子下床送客,一把抓住雞翅膀要丟出去,公雞老實的被他薅着,「嘖,養的還挺肥,不過公雞的雞腿好像不好吃吧。」

不能隨意品鑒別人的身材,這話放雞屆同樣如此。本來好好的公雞狠狠地在他的左手上啄了一口,段非吃痛鬆手,公雞一溜煙的跑沒了,而他腦子裡感到天昏地轉,找不到方位,最後失去了意識。

段非再次醒來時候是被一陣熟悉的聲音喊醒的,因為過於熟悉以至於他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以為自己在做夢。

「段非,你睡死過去了?!趕緊給老娘開門。」

這怒吼的腔調,段非不再自欺欺人,睜開了眼,熟悉的一切,他房間的牆,桌子,凳子,電腦,甚至是被套,他居然回到了自己家!

門外的沈娟就差上腳踹了,門卻打開了,跟往常不一樣,她的兒子直接給她來了一個熊抱。

「抽什麼瘋今天?」沈娟一頭霧水,踮起腳使勁呼嚕了下兒子腦袋。

「沒事,我做了個噩夢。」

沈娟從熊抱裏面掙脫,抬頭仔細看着段非發紅的眼眶,不太信,「昨晚去哪兒鬼混了?剛是不是藏了什麼東西。」

太真實了,段非理智上知道這場景有問題,情感上已經接受了。他伸手往他媽臉上一掐,被沈娟拍手打掉,「滾,不吃這套,起來就下樓吃早飯,吃完把客廳茶几上的宣紙給你爺爺送過去。」

「爺爺奶奶回景林了?」

沈娟確定自己兒子在跟自己裝傻,並不想搭理就去上班了。

而段非激動之後很快就冷靜下來了,手腕上顯眼的紅繩在提醒他,現在所有都是虛假的。現在的世界是一個對於他的家庭來說平安無事的將來。

「孟宇..是給我機會把孟宇找回來?」段非一口吞掉桌子上的燒麥,對着紅繩自言自語,他似乎在指望能從紅繩裏面鑽出什麼東西跟他對話,不過紅繩依然是紅繩。

匆匆的填飽肚子,段非潦草的收拾下自己就出門了,開始瘋狂的給孟宇打奪命呼..不知道多少遍後,孟宇的電話那頭才接通了,「只有等會是世界末日,我才能原諒你這傻逼,有屁快放!」

「我是之前在機場跟你電話過的段非,不是現在的段非,我過來了,我現在在去你家路上。」

段非的話猶如鬼故事一樣,把孟宇嚇清醒了,「你…你先等等….」沒等回復,他連鞋都來不及穿,踉踉蹌蹌的跑出房間,猛的打開了客房,客房的床上躺着一個人,正是另外的段非。

孟宇莽撞的開門並沒有驚醒熟睡的人,他小心翼翼的喊着並用手戳了戳,「星宇。」

也就在指尖碰到的那一刻,孟宇眼前的段非瞬間消散,孟宇不敢置信的用手摸了摸床,如果不是殘留的溫度,他根本就不會相信,「卧槽。」

剛剛跑的太急,孟宇把手機落在自己房裡,段非久久沒有聽到孟宇說話,擔心的大喊着,「孟宇!孟宇,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孟宇被這喊聲喚回失神的意識,「我沒事,就是你的另外一個消失了,本來就夠離譜的世界,現在更離譜了。你趕緊打個的過來吧,我覺得我快瘋了。」

在孟宇的世界裏面,所有都是好好的,直到回景林那天給好友打了通電話,他親眼看到了一個他碰不到的段非,所有都亂了。那天之後,他就沒有聯繫到過另外的段非,而現在的時間裏面是存在一個段非的,孟宇曾自我安慰過,既然有兩個段非,那就是有兩個孟宇,只不過玩起了消失,就他的自我認知裏面,沒有男主光環,回不去,不如好好繼續生活,反正哪個時空都一樣。

現在又是一通電話,證明不一樣了,他或許能回去。

段非到孟宇家的時候,除了孟宇奶奶驚訝了下,被敷衍過去。當兩個人在房間裏面看着對方,都感覺到格外的滄海桑田,明明沒多久,但是又好像過了很久。

「我信了,在機場時候就看到你手上這玩意兒了。」孟宇指着段非的紅繩。

段非長長的嘆了口氣,直接就着床躺下,他這段時間需要個人說話,那人是孟宇,但孟宇出事失蹤了,現在總算見到了,總算有人信了。

孟宇盤腿坐在地毯上聽着段非娓娓道來,從機場那段他知道的古裝女人,風鈴聲,到他不知道的段松濤沈娟兩口子出事,紅繩,破月,安全司的八局,林峰,嫌疑人。孟宇越聽越五味雜陳,「你居然沒瘋?」

「本來快了,現在有你這個能莫名其妙到平行時空的,我覺得我還好。」 段非懶懶的說著。

孟宇只能表示呵呵,但也一把抓過段非手腕上的紅繩看看,確實脫不下來,看着就是個普通的手飾,「這玩意兒,是不是得去找個和尚看看?還有你真的沒在你那邊看到另一個我?不應該啊,我這裡有你啊。」

段非對這個事情也沒搞懂,以及另外那邊的段非是不是也跟當時的孟宇一樣消失不見了。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啊,這邊的我出了意外,死了,所以那邊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就過來了,於是那邊的我消失了。喔,我過來之前跟我爸吵了一架,後來被一坨鳥屎淋到腦袋。 你過來之前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么?」孟宇拍拍腦門想道。

「公雞啄了我一口。」

「啪」的一聲,孟宇打起個響指,找到了所有問題的答案,「我碰到了一隻不同尋常的鳥,你碰到了一隻不同尋常的雞,都受到過物理攻擊,然後玄學了,我兩都跑這兒來了。」

段非捂住額頭,無奈道,「你不要告訴我咱倆得去找那兩隻禽類?」

「大海撈針就算了,不過你就不想知道你爸媽有沒有干過那些事?」

孟宇的話直接說中了段非的心聲,本來他就有這個打算,「我其實真信他們干過,東陸抓人不會沒根據的,就是我想知道到什麼程度。」

「還有你收拾一下,跟我去我爺爺家送點東西,然後我們找家寺廟去拜拜,找個方丈解決下這個。」

孟宇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一口答應下來,直接隨手套了件外套,這時候電話響起,他手上正忙着,直接示意段非開免提。

「孟宇,我家出事了,你能過來嗎?」

這是程瑞的聲音,段非很熟悉,程瑞的爸爸孫雲飛也是他爸的同事。

「出啥事了?」孟宇問道,平時程瑞也愛一驚一乍的讓他幫忙。

儘管程瑞努力的試着平靜的說,但也壓制不住語氣中的恐懼,「我爸在辦公室跳樓了,我媽之前動了個手術現在在醫院,現在有很多穿制服的**過來,說要搜證,我爸可能是畏罪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