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里須長劍
萬里須長劍 連載中

萬里須長劍

來源:google 作者:齒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費蓬 陸震江

在仙、佛、妖、人的世界中蒙火、連星、慧門、初靈、晉魂、破雲、入界、大仙、淬靈、大位、柱天......靈力世界展開

《萬里須長劍》章節試讀:

被放在角落旁的陸震江忽然醒來,劇烈的腹痛和頭痛涌了上來,隨後而來的就是濃重的血腥味。

周士晉將老道的血放入那古老的儀器之中,再用靈力和下面的符火煉化,一陣陣的金屬摩擦聲響起,儀器快速旋轉,一滴滴精血在上空形成,最後流入了一個青銅酒杯中。

周士晉雙手顫抖的舉起酒杯,放到鼻子旁,只是聞一聞,就感到全身的細胞瘋狂的跳動起來,他的嘴角抽搐幾下,近似瘋狂的喝下,冷笑不止。

就如現在這般,從第一次殺人取血,到這個老道,他已經連着喝了的六個人的精血,由最低境界的蒙火境到了連星五級,喝了這道士之血,恐怕在經過數日的調理還能再次精進。

周士晉的眼角掠過一絲殺意。

「好啊,」周士晉轉過頭,「狗乞子,你醒了。」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令陸震江毛骨悚然,這讓他明白,下一個被殺的就是自己。

陸震江凝視着周士晉,雙手則在後背拉抽着繩子。

「你現在掙扎有用嗎?這道士原本境界比我還高,還不是被我暗算死了?把你們幾個人的血喝了大半,我估計就能進到第三個大境界了!這只是一個月的進程而已,如此下去我便是最有力量的!」周士晉冷冷說道。

周士晉追求力量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

陸震江如今精神極度的緊張,死死的看着周士晉,心中異常混亂,他可不想死。

「不要亂動!」不知為何周士晉勃然大怒,瞬息便來到了陸震江的身前,單手掐住他的脖子,慢慢將其拎了起來,周士晉並未使太大的力氣,就已經讓陸震江感到了死亡感。

周士晉輕輕吐出一口氣,濃重的血腥味朝着陸震江的臉上噴來,隨後手腕輕輕一動,將陸震江重重的摔到桌子上。

陸震江方才受的傷,根本還沒來得及緩一會兒,現在又被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求生的**令他雙腳亂蹬,如同在油鍋之中的處於死掙扎的魚。

周士晉拿起桌上的短劍,猛的向陸震江大腿扎去。

「你好大的膽子!」

一聲斷喝,周士晉的身軀被一股巨大的掌力打到牆上。

自遠處一人,青袍,手持劍,襲來一道劍氣,白色光芒在這昏暗的屋子中耀眼無比。

剛才那一擊已經打的周士晉驚慌失措,捂着胸口躺在地上,他眼神之中,一道白光閃過,還沒有做任何的反擊,已然身亡。

救陸震江之人乃是費蓬,前日剛到的小鎮,至於周士晉為什麼沒有發現他,其一是在進行掠奪的時候走的倉促,其二便是此人境界高他數個層次,以周士晉的感知,完全是發現不到的。

費蓬為陸震江和其餘被抓來的人鬆了綁,並且安然無恙的把他們送回了村莊之中。

次日,鎮上就連忙召開了大會,周士晉進作為鎮長卻溝通邪修,謀害二十餘人,罪大惡極,喪盡天良,而按照雷國法律,滿門抄斬!

費蓬應得到獎勵,但是他卻委婉的拒絕,費蓬說自己也只是恰好路過此地,往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很多的山要看。最後他將獎勵給了那些受害者的家人。

而這一次事件受到震撼最大的莫過於陸震江,他不敢相信修鍊之人有如此的力量,那青銅古器,周士晉的力量,還有費蓬的那驚人一斬,這些都深深的刺痛了他。

母親病死之前,還曾經握着他的手,讓他以後一定要成為一個修行之人,這樣就不用受這窩囊氣了。

可顯然那時的陸震江還是軟弱,還是得過且過的樣子,這幾年青雲宗、羽雲宗來招生,他只是在旁邊看着,思慮好久,還是沒有過去。

陸震江常常趴在自己的窩裏面,幻想着父親入京比試可以風光的回來,這一等便是九年,從六歲等到了十五歲,母親也因此病重去世。

可如今他已經15歲了,他也已經見證這些修道之人的厲害。

陸震江來到了街上,附近的縣已經派官兵和新任的鎮長來了,鎮上的人夾道歡迎。

「咚咚。」

輕扣兩聲門。

木門從內打開,是一位十七八歲,一身青袍,背負長劍的人。

「費公子,陸震江前來拜訪,沒有薄禮,只有一顆千斤無光的心,還望指教。」陸震江說道。

費蓬聽後微微點頭,右手雙指立起,長劍出鞘。

「河漢縱且橫,北斗橫復直。我予你一劍,名曰東流!大江東去,不可迴轉!而人,未定也!故,此一劍,氣如山!如紅日初升!」

費蓬一劍畢,面色紅潤,意氣風發。

《萬里須長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