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爺,妾身告辭了
王爺,妾身告辭了 連載中

王爺,妾身告辭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檸檬麻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馬軒 杜心凌

費盡心思,終於如願成為了楚王妃新婚之夜,他粗暴地扯開蓋頭,怒道「杜心凌,你這個狠毒的女人,害得我的心柔只能成為側妃,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冰冷的五指緊緊掐住她的脖子,彷彿要將它生生掐斷末了,冷冷地吩咐府中下人,「不必把她當作王妃,只當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條狗罷了」於是,在絕望中,她自盡了……展開

《王爺,妾身告辭了》章節試讀:

不知過了多久,彩兒從廚房端來了吃食。

「小姐,您幾天沒進食了,先吃些流食墊吧墊吧。」

杜心凌一把接過彩兒手裡的玉米粥,這個粥黑糊糊的,看起來很沒有食慾,可她卻吃得津津有味。

不一會兒碗底就空了,她才抬頭看了看彩兒。

只見彩兒的臉上還有好幾處鍋灰,臉上灰塵僕僕的,一看就是剛剛下廚的樣子。

看樣子,因為她不受寵,連帶着她的丫鬟地位也低呢!

看着眼前杜心凌望着雙眼通紅的彩兒,知道她這些天為自己操勞了不少,於是就讓她先下去休息了。

起初彩兒還有些不放心,在她的再三催促下最終還是走了。

彩兒走後,失血過多的她有些虛弱,氣血不足,險些暈倒。跌跌撞撞地回到床邊,腦子昏昏沉沉的,倒頭就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驚醒了沉睡的杜心凌。

「來人,快去找大夫啊!」

門外,傳來了李嬤嬤急切的喊聲。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從打開的窗戶透進來。

杜心凌艱難地起身,佝僂着腰,一步步朝着門口走去。

只見李嬤嬤扶着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坐在亭子里的凳子上,一旁的侍女着急地跑去找郎中。

仔細看那個小女孩,她呼吸急促,臉色通紅,額頭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掉。由於身上瘙癢難耐,小女孩不停地用手抓。手抓過之後,瘙癢感好像緩解了些。

李嬤嬤着急不已,她擼起袖管,準備幫小女孩撓痒痒,減輕她的痛苦。

杜心凌看見這情景,顧不上自己身體上的疼痛,風一般沖了出去,「不能撓!」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李嬤嬤嚇了一跳。

待看清來人是杜心凌之後,她鄙夷地說道:「王妃娘娘,閑來無事的話,您還是回去的好,切莫多管閑事!」

杜心凌走近一看,心裏懸着的石頭稍微放下了一點。

用手摸了摸女孩的額頭,燙的像火球一樣,嚇得她立馬縮回手,所幸女孩通紅的皮膚還沒有被大面積撓破,只是手臂上被撓出了幾個紅點。

如果大面積撓破,那會造成感染,最終會潰爛化膿,神仙也難治。

「冷水,毛巾,棉花,燭火,刀,紗布,金瘡葯,快點!」 杜心凌把李嬤嬤的手拉開,沉穩地吩咐道。

李嬤嬤一把將她推開,她舊傷未愈,身體本就虛弱,冷不防被這麼一推,瞬間跌倒在地。

杜心凌獃獃地坐在原地,腦海里浮現一句冰冷的話,「不必把她當作王妃看,只當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條狗!」

楚王一聲令下,她堂堂宰相府的千金成了王府的一條狗,自然,下人也不會尊重她。

聽着女孩的痛哭聲,看着她疼的在地上打滾,再看看李嬤嬤那副凶神惡煞的嘴臉,杜心凌的心中搖擺不定。

她不是一個活菩薩,在別人傷害了自己之後心也會痛。

罷了,一條狗而已,何必多管閑事呢?

想到李嬤嬤對自己的冷嘲熱諷,杜心凌從地上爬起來,冷了冷心,大踏步離開。

孩子的哭聲離自己越來越遠,杜心凌卻覺得步伐越來越沉重。

那孩子,才六七歲吧?

可惜了,她現在高燒不退,皮膚紅腫,再撓下去肯定會破皮感染而死。

她從小對什麼詩詞歌賦並不感興趣,只是礙於父親的威懾,才不得不學些技藝。她最喜歡研究醫理,閑暇之餘,總是會鑽進父親的書房查看醫書,一看就是一整天。

剛開始的時候,父親還有些責備。後來想想女兒能夠懸壺濟世救死扶傷,也算是功德一件。

於是,杜丞相給女兒物色了一個醫師,精心教授她醫術。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杜丞相讓女兒和自己約法三章,不可對外透露會醫術的事情。

因此,杜心凌雖然醫術超群,但卻沒有幾個人知道。

「凌兒,醫者父母心,為師將畢生所學全部傳授給你,你一定要好好運用,救死扶傷。」

師父靈霄子的話回蕩在耳邊,杜心凌在心裏暗罵自己心胸過於狹窄了,竟然因為別人對自己的偏見,就對一個小女孩見死不救。

她轉過身,邁着虛浮的腳步,朝着亭子里走去。

李嬤嬤一看杜心凌去而復返,簡直嚇壞了,伸開雙臂將小女孩護在身後,惡狠狠地瞪着她,「你別碰我女兒 。」

「你等到郎中來的時候你女兒估計都燒成傻子了……」

杜心凌耐着性子說了一大堆,可李嬤嬤還是油鹽不進。沒辦法,她撐起從地上爬起來,給在一旁看熱鬧的彩兒使眼色。

彩兒立刻會意,連拉帶拽地把李嬤嬤拖走了。

「杜心凌,你要是敢動我女兒一根汗毛,我定讓王爺扒了你的皮……」

擔心女兒被杜心凌迫害,李嬤嬤破口大罵,各種難聽的話不絕於耳。

為了不被打擾,她直接把小女孩拉進自己的房間,哐當一聲把門關上。

環顧一下屋內,她受傷時所用的一切東西都還有,杜心凌終於放下心來。

把手伸進一旁的冰冷的水盆里,將毛巾打濕擰乾,之後給小女孩擦拭了全身。把她身上的汗給擦乾淨,順便給滾燙的肌膚降溫。

隨後,拿起一旁的水果刀,朝着小女孩的手臂挑去。

隔着門縫觀看的李嬤嬤,看着這一切憤怒不已,她發瘋似的捶打着房門,「杜心凌,你別動她,別動她……老婆子求求你了。」

裡頭傳來杜心凌平靜的聲音,簡簡單單幾個字,「不許吵,還有救。」

李嬤嬤被彩兒死死拽住,門又被杜心凌從裏面鎖住了。

聽着女兒傳出一聲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李嬤嬤瞬間癱軟在地,「她的女兒,怕是要死在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手裡了。」

「王大人,求求您把門撞開,我想陪在我女兒身邊,就算是死,也要和她死在一起。」

看着哭成淚人的李嬤嬤,再看看在裏面「行兇」的王妃,王宇心中氣急。

這個王妃根本沒把王爺說的話放在心上,甚至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害小姑娘,太目無王法了。

如此,那就休怪他去稟告王爺去了。

他看了一眼身旁不知所措的丫鬟,「翠芝,趕緊去請王爺。」

「是!」翠芝對王妃的所作所為氣憤不已,當即憤怒地跑着去找王爺去了。

聽着外面的動靜,想到那個變態男人即將到來,杜心凌的心中一緊,她的時間不多了,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此刻的小女孩,體溫已經下降了不少,只是還迷迷糊糊的說著胡話。

杜心凌小心地用刀尖挑破孩子化膿的地方,然後猛烈地喝一口酒,噴洒在上面。

劇烈的疼痛,使得小女孩再次哇哇大哭。

門外的李嬤嬤聽見孩子的哭聲,徹底發狂了,她一把甩開彩兒,將頭狠狠地往門上撞,「王妃,您有什麼不滿的衝著老奴來,孩子是無辜的,求求您把她放了。如果您敢傷害她,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太殘忍了!」一旁的王宇實在看不下去了 ,忍無可忍的他差點一抬腿就把門給撞碎。

想着翠芝已經去找王爺了,王宇只得強壓下心頭的怒火。

不一會兒,楚王就急匆匆趕來了。

《王爺,妾身告辭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