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王婿葉凡
王婿葉凡 連載中

王婿葉凡

來源:外網 作者:葉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凡 都市言情

疼痛也證實了這一點。只是他還驚慌發現,夢境依然清晰:「難道剛才的夢是真的?這也未免太可笑了。」葉凡嘟囔一句,可是閉上眼睛,他卻震驚不已。他的腦海真有一部《太極經》。「這夢會不會太真實了?」葉凡還是不相信,隨後打開《太極經》,按照上面法子修鍊起來。只要修鍊不出什麼,那生死玉和《太極經》就是一個笑話。但事實讓葉凡再度目瞪口呆。半個小時不到,他就感覺到丹田中,湧現出一小股熱流。接着,熱流遊走四肢百骸。所過之處,舒爽異常。同時,他的左手掌心,隱約有一個太極圖呈現……生死玉。白色生,黑色死。每一面都有七片展開

《王婿葉凡》章節試讀:

假畫?
眾人全都驚訝看着韓劍鋒。
「放屁!」
「這畫我花了三十多萬,才從一個敗家子手裡弄來。」
「你看看,這太陽,多大多圓,你看看這大海,多藍多深。」
「我還問了幾個專家,包括赫赫有名的鬼眼大師,全都說是真的。」
看到一乾親戚質疑自己,韓劍鋒只覺頭皮一炸:「他們都說價值三百萬以上。」
「怎麼到了你嘴裏就是假的?」
「葉凡,我要你道歉,馬上道歉。」
他色厲內荏:「否則沒完。」
「就是,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唐風花也一臉輕蔑:「你一個家庭煮夫,懂什麼字畫?」
剛才還震驚不已的親戚們,聽到這句話才驚覺自己被葉凡忽悠了。
他一個靠唐家養着的廢物,怎麼可能懂得這些高深的字畫呢?
真有能耐,也不用做上門女婿沖喜了。
「葉凡,你不懂就閉嘴,別污衊劍鋒。」
「是啊,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貨色,裝什麼專業人士,你分得清什麼是好壞嗎?」
「連工作都找不到的人,也好意思說字畫是假的?」
「鬼眼大師可是鑒寶第一人,他都說真的了,那肯定是真的。」
幾十號親戚個個躁動了起來,對着葉凡毫不留情譏諷,聲音格外刺耳。
唐若雪俏臉很是難堪,連斥罵都沒有力氣。
什麼時候,葉凡才不會這麼沒用啊。
她心力交瘁。
葉凡臉上保持着平靜:「爸是古玩收藏家,甄別過無數字畫。」
「待會讓爸看一看,不就知道真假了。」
韓劍鋒心裏微微咯噔,莫名有了一絲猶豫。
除了葉凡的淡定之外,還有就是,這幅畫他不是花三十三萬買的,而是花三萬弄來的。
雖然對方一再保證是真的,但他一直覺得有點虛幻。
畢竟便宜撿的太容易了。
現在不安又多了幾分。
難道這畫真有問題?
「吵什麼吵?」
這時,門口傳來一記威嚴十足的女人喝斥:
「大好日子,鬧得跟菜市場一樣像什麼話?」
林秋玲帶着丈夫唐三國走入了進來。
四十多歲的一個女人,歲月卻沒在她臉上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相貌清麗,肌膚雪白,女人味猶存,如果不說年齡,到外頭很容易被人誤認為三十齣頭。
傳聞林秋玲年輕時也是中海大美人,追求者雙手雙腳數不過來。
唐若雪三姐妹相貌就是遺傳了她。
不過她作風潑辣專橫,本身又是大型診所老闆,所以對內對外都是強勢作風。
就連唐三國也對她言聽計從。
因此林秋玲一進來,全場瞬間安靜。
韓劍鋒一指葉凡出聲告狀:

「媽,不是我要吵,是葉凡那白痴,說我買給你的畫是假的。」
「這不是污衊我聲譽嘛。」
他一臉委屈。
葉凡淡淡出聲:「本來就是假的。」
「閉嘴,你懂什麼?」
唐若雪生氣地一拉葉凡衣袖:「別丟人現眼了,好不好?」
雖然她想要葉凡給自己爭點面子,但正如韓劍鋒所說,葉凡怎麼可能懂古玩字畫?

林秋玲厭惡地瞥了葉凡一眼,帶着唐三國走到主位坐了下來:

「把畫拿過來。」
林秋玲手指對韓劍鋒一點:「讓我和你爹看看。」
唐三國喜好收藏古玩,林秋玲也跟着學了點皮毛。
韓劍鋒忙把《海上明月》遞了過去。
唐三國和林秋玲拿着字畫認真審視。
三分鐘後,唐三國在林秋玲耳朵嘀咕一句。
林秋玲抬起頭瞥了韓劍鋒一眼。
眼神不悅。
韓劍鋒想死的心都有了,這擺明是說字畫贗品啊。
唐若雪也捕捉到這個眼神,心裏一喜,難道葉凡真的時來運轉?
但林秋玲接下來的話,直接給唐若雪潑了一盆涼水。
「這字畫是真的,實打實的吳道子作品。」
林秋玲直視着葉凡,板起臉質問:
「葉凡,你見識淺薄,一事無成,就不要對古玩指手畫腳,讓人看笑話。」
「你污衊了你姐夫的聲譽,端杯茶給他好好道歉。」
「不然你就不要回唐家了。」
葉凡一愣,這字畫明顯有問題,以唐三國和林秋玲造詣,肯定能夠看出來。
韓劍鋒也是一愣,隨後一喜,他明白了。
「爸,媽,你再仔細看看,這畫絕對是假的……」
葉凡還想解釋,林秋玲厲聲打斷:
「假什麼假?」
「你的意思是,我和你爹年紀大了,眼睛不好使,連真假都分不出來了?」
「我說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她一聲令下:「馬上向你姐夫道歉。」
唐風花趾高氣揚對葉凡喊道:
「葉凡,媽都說是真的了,你還廢什麼話。」
「媽,您別生氣,葉凡本來就是個廢物,在您和爹面前裝內行,不知所謂。」
「就是,一個倒插門的,沒必要計較。」
「我就說嘛,家庭煮夫懂什麼字畫?肯定是污衊劍鋒了。」
一眾親戚又譏笑着葉凡。
韓劍鋒意氣風發:「葉凡,滾過來,給我道歉。」
葉凡目光銳利看着林秋玲,臉上突然露出一絲戲謔。
不是她沒有看出來,而是她不想拆穿韓劍鋒而已。
葉凡對於她來說,是一個上門女婿,而韓劍鋒是建築公司老闆,前途無量的女婿。
林秋玲怎麼可能因為他而傷了韓劍鋒的面子呢。
唐若雪俏臉黯然:「葉凡,道歉吧。」
唐風花哼出一聲:「還不道歉?要讓爸媽生氣嗎?」
葉凡笑了,笑的很燦爛,這麼多人欺負自己,還真是弱者原罪啊。
換成以前,葉凡肯定低頭,還會自扇兩個耳光道歉,但他今晚不想再退讓了。
退讓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也會讓身邊人受到傷害。
「滋——」
葉凡上前一步,手指一抬,一捏。
畫的材質是布帛的,這一捏,頓時多了一根線頭,然後葉凡猛地一扯。
「嘩啦——」
號稱三百萬的畫,瞬間給葉凡毀壞了,唐若雪他們臉色巨變。
韓劍鋒怒不可斥:「葉凡,你幹什麼?」
葉凡卻無視眾人目光,直接扯出一根細線丟在桌子上。
「尼龍線!」
「人工合成纖維!」
「一九三八年誕生!」
「七百多年的吳道子,穿越過來畫的?」
全場死寂無聲。
所有人一時之間都傻眼了。
唐風花也猛地啊一聲,嘴巴張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置信。
他們本來想要看葉凡笑話,結果卻被葉凡簡單粗暴打臉。
近代的尼龍線,出現在七百年前的畫里,就是傻子也知道不可能。
一劍封喉!

韓劍鋒臉頰火辣辣疼痛。
林秋玲臉色也陰沉難看。
「這畫就算是假的,也比你人蔘果好一百倍。」
看到一眾親戚鄙夷丈夫,唐風花按捺不住,把葉凡的盒子拿了出來。
打開。
她一把倒出人蔘果,砰一聲拍在桌子上。
「我們假畫是被人矇騙,拿它給爸賀壽頂多不敬。」
「但你呢?」
「你拿人蔘果給爸作禮物,還是地攤貨,會吃死人的。」
唐風花指着葉凡大罵:「比起你的禮物,我們好一百倍。」
韓劍鋒也直接扣帽子:「人蔘果這麼醜陋,想要毒死爸嗎?」
眾人望向醜陋通紅的人蔘果,紛紛指責葉凡不懷好意。
唐若雪皺眉一拉葉凡衣袖:「葉凡,給媽賠個不是。」
葉凡沒有賠罪,只是一指人蔘果:「爸媽,你們也覺得這是地攤貨嗎?」
唐三國盯着審視,忽然眼皮一跳,眼露震驚。
他正要騰地站起來喊道,卻被林秋玲一把拉住。
「樣子醜陋,顏色紅艷,氣味刺鼻。」
林秋玲盯着葉凡喝道:「這不是地攤貨是什麼?」
「大壽之日,你給你爹送這個,是嫌他命長?」
林秋玲厲聲訓斥:「你姐夫說得對,假畫再差,也比你歹毒心腸要好。」
她維護着韓劍鋒。
火力瞬間轉到葉凡身上。
唐若雪惱怒的看着葉凡,這混蛋要鬧大事情,讓自己更加丟臉嗎?
「聽到沒有?」
韓劍鋒獰笑一聲:「傻子,要我出醜,最後丟人的還不是自己。」
葉凡看着林秋玲和唐三國問道:「我這禮物真的垃圾?」
「不是垃圾是什麼?」
唐風花俏臉一寒:「在我看來,垃圾都不如。」
葉凡失望了,對唐家人失望了,也就不再給面子。
他拿起人蔘果咔嚓一掰,一邊大口啃着,一邊打開手機,把一則新聞投到屏幕上:
「今天中午,一年一度的奇珍異寶拍賣大會,在中海五洲酒店富貴廳順利落幕。」
「一枚來自昆崙山百年難見的龍頭人蔘果拍出天價。」
「五湖集團的宋紅顏女士以三百萬價格獲得了它……」
屏幕上,主持人慷慨激昂,不僅播放拍賣場的畫面,還把這枚人蔘果顯現出來。
醜陋,通紅,形如龍頭,跟葉凡嘴裏吃的一樣。
就連桌上的盒子編碼,也跟電視上完全一致,九九八一……
人蔘果?

昆崙山?

百年難見?
三百萬?

眾人徹底呆住了
林秋玲死死抓着自己衣服。
一股濃烈的後悔直衝腦海……

《王婿葉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