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萬符骷髏破邪者
萬符骷髏破邪者 連載中

萬符骷髏破邪者

來源:google 作者:正道是滄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歸海意 懸疑驚悚 正道是滄桑

詭異的世界裏,歸海氏族到底隱藏着何種秘密?滿身金符的骷髏到底是誰?巨型邪臨陣究竟有何用處?帶着黑洞的死人臉從何而來?還在蠕動帶着猩紅血液的發靈是何人所為?高達千米的由無數詭異物體組成的巨魔降臨又是何時發生?詭異的無人村為何詭事接連不斷?恐怖的綠衣男孩是如何綁着自己的手腳自殺?門前邊上掛着的布鞋究竟有多恐怖?忌界牌、符眼、詭異老人……離奇詭異,光怪陸離的世界待歸海氏意一一揭曉展開

《萬符骷髏破邪者》章節試讀:

「整個小區已經完成全部搬遷,也就是說美麗小區里已經沒人住了,那剛才是誰下的單,又是誰叫我把外賣放門口就好的?我操,見鬼了!」

歸海意看着手機屏幕顯示的信息自言自語的說著,話音剛落便把他那一千多塊的手機扔到桌子上。

伸手擦掉額頭上的冷汗,又揉了揉太陽穴,站起身走到這間房子的唯一窗戶前,透過朦朦朧朧的玻璃看向外面,心裏又不停嘀咕起來。

「這雨從昨晚就是暴雨的狀態一直下到現在,這也有點不尋常啊,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長時間的暴雨啊,還有這奇異的外賣單,還有這天上掉下來的無事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歸海意甩了甩腦袋,把那紛亂的思緒甩到一邊,轉過頭來再次拿起那塊無事牌。

「難道這單外賣單就是為了讓我拿到這塊翡翠無事牌而來的?可這是為什麼?」歸海意滿腦袋的問號看着眼前的無事牌,鬼使神差的拿起放在抽屜里的繩子,黑色的繩子之前也是掛着一塊翡翠牌,因為一次意外導致那塊價值不大的牌子碎裂,之後便一直扔在抽屜里一放就是好多年。

繩子剛剛好的穿過無事牌的繩孔,接着歸海意便雙手各拿着繩子的兩頭,帶着無事牌伸到脖子後便打起結,讓它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而無事牌剛好垂在他的胸口正中。

「呲呲」

就在無事牌貼在他的胸口時,無事牌突然就像是一個燒紅了的鐵塊一樣,貼在他的胸口發出了烤肉的聲音,而他胸口的皮肉就像糖果一樣正在慢慢的軟化着,緊接着那塊無事牌就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着,壓進歸海意的胸口之中。

「啊……」歸海聽着烤肉一樣的聲音,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聲。

看着那塊詭異的無事牌正在一點點的壓進自己的胸口之中,歸海意立馬解開了脖子後的繩子,手一拉想將整個無事牌帶着繩子一把扯下來,但是繩子是扯了出來,可是那塊無事牌卻猶如長在他的胸口一樣,無動於衷。

「他媽的,什麼鬼!」

「啊……」

歸海意看着還在不斷深入的無事牌,胸口之中不斷傳來猶如火燒的疼痛感,便也不管是否會傷到自己直接用手去掰,可卻無從下手,整塊牌子已經深入他的胸口一半,剩下不到半厘米的厚度用手根本就無法抓住,更別提將它扯出來。

「呼呼呼」

歸海意被燙得呼呼的喘着粗氣,見無法阻止無事牌的深入,便隨手拿起桌子的上剛倒滿了水的水杯直接的澆到自己的胸口處,想着能不能用水冷卻一下無事牌的熱度。

可卻事與願違,水杯里的水順着無事牌光滑的表面直流而下,但它那炙熱的溫度卻一點也沒有減少。

「啊……」

歸海意再次慘叫了起來,胸口越來越疼,現在就像是有人拿着鐵鎚在瘋狂的捶着自己的胸口一樣,全身冷汗直冒,臉色蒼白,緊接着捂着胸口的雙手正無力的垂了下來,雙眼翻白,突然「嘭」的一聲整個人直接暈死了過去,身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歸海意不醒人事的時候,那塊來歷不明的翡翠無事牌還在不斷的深入,就好像要與歸海意融為一體一般,直到整塊牌子全部沒入胸口,無事牌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可這還沒完,無事牌停止了深入,卻又在牌子的四周流出透明的液體,把無事牌跟歸海意的胸口之間還存在一些裂口給填滿了上去,緊接着透明的液體好像正在修復他被燒傷的皮膚一樣,一點點的變成了皮膚的顏色,到後來讓人看起來就像是歸海意的胸口長出了一塊翡翠無事牌。

最後,翡翠無事牌閃起了一道綠光,一閃而逝,之後便再無動靜。

而窗外的暴雨也是隨着綠光的消失,也是驟然而停,就像是正在噴水的蓮蓬頭,被人關掉了開關,戛然而止。

躺在地下的歸海意那翻白了的雙眼正在慢慢的復原,黑色的眼仁由上而下的緩緩的顯現出來,再由漆黑如墨的黑慢慢的轉換成金燦燦的金色眼仁,正中間一塊類似於金色符文東西突然一閃而過,隨着金色符文的消失,那金燦燦的眼仁也跟着變回原本的黑色。

時間流逝,早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大地之上,喚醒了所有正在沉睡的生物,也驅散了黑夜裡的不凈。

緩緩睜開雙眼的歸海意,目光獃滯的望着破舊的天花板,突然間嚯的一下坐了起來,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看着已經嵌入自己胸口之中的翡翠無事牌,歸海意眼瞳忽然放大,嘴巴大張,一臉不可思議的盯着那塊無事牌。

「我操,這是怎麼回事?」

張大的嘴巴還沒來得及合上,又伸出那有點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了它一下。

那無事牌平整光滑的表面宛如嬰兒的肌膚,順滑柔嫩,帶着舒適的溫度傳入歸海意的手指之中,反饋到他的大腦。

「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

歸海意感受着無事牌的溫度,而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不適,又站了起來,比手劃腳的動了起來。

「沒有任何的異常?」

歸海意無法理解,這麼大一塊翡翠牌嵌入了自己的身體,而自己怎麼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不行,得去拍個片看看」歸海意邊一自顧自的說著一邊急急忙忙的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着微信上的餘額,整個人瞬間萎靡了下來。

「105.8元……」

歸海意捂着額頭,一屁股坐了下來,順勢而為又躺了下去。

「差點忘了,工資都已經轉回家了,這個月的工資都還沒有發,哎,原本還以為撿到個寶貝能發個財,現在看來這發財夢已經是破碎了,還被這東西融入了自己的身體,也不知是福是禍」

歸海意四腳朝天,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盯着天花板。

「你有新的外賣訂單,請注意查看」

握在手裡的手機忽然響起了熟悉的接單信息的機械人聲,一聽到這聲音歸海意立馬雙手撐地再次坐了起來。

一邊打開手機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我去,我都沒有上線,哪裡來的外賣訂單?」

《萬符骷髏破邪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