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提瓦特全是HOMO怎麼破
提瓦特全是HOMO怎麼破 連載中

提瓦特全是HOMO怎麼破

來源:google 作者:想奔跑的奶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溫迪 遊戲動漫

風神大人給自己找了個男朋友,那人竟是璃月的少年仙人主CP溫迪和魈,有梟羽情節,其餘AII空向,畢竟誰會不喜歡旅行者,CP無正逆,只有溫迪和魈有結局,大家注意避雷展開

《提瓦特全是HOMO怎麼破》章節試讀:

溫迪衣角已經從樓梯口消失許久,魈回神時發現自己還在盯着溫迪最後站立的地方,用力閉了閉眼睛,魈握着筷子看桌上的食物,以往勉強能入口的食物現在看着也失了胃口,碗里還留着溫迪匆匆扒飯時不忘夾給自己的菜。

放下筷子,魈現在不想吃東西,徑自拿着和璞鳶出瞭望舒客棧。

按照往常的除魔路線,消滅掉一波一波湧出的魔物,揮動和璞鳶之際,卻覺身邊和心裏空落落的,沒有人貼心的把魔物聚集在一起,也沒有悅耳的笛聲和遞到自己眼前的各種新鮮水果。

魈用力搖了搖頭,強迫自己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戰鬥中,趕走腦海里不斷出現的面容,和璞鳶重重挑飛一隻魔物,孤身煢懷,才是自己的宿命,其餘的……都是妄想罷了。

蒙德,龍脊雪山。

溫迪已經行至雪山上空,寒天之釘高高聳立,以往已經十分嚴寒的雪山如今只在外圍便已經感受到凜冽的寒風,溫迪臉頰被冷風颳得生疼,裹了裹披風飛下察看雪山各處。

緩緩下落,溫迪踩在一處山崖上,山崖下的洞窟是魔龍杜林殘骸所在地。

「叮~叮~」下方傳來一陣有規律的響動,溫迪側耳聽着,聲響斷斷續續,飛下山崖,站在洞窟前觀察。

「轟隆——」洞窟里傳來塌陷聲,灰黃色的煙塵撲出洞口散了溫迪一身,「咳咳,呸呸……咳。」手掌蹭掉臉上的煙塵,方才吸入了一部分讓他喉嚨有些不舒服,溫迪沒在意,皺眉走進兩步察看洞窟內發生了什麼。

「誰在外面?雪山現在禁止通行!」一聲喝止,溫迪腳步停住,看着煙塵中走出一個人。

「阿貝多?是你啊,雪山出什麼事了?你清楚嗎?」溫迪看到熟悉的身影放鬆了些許,連忙開口詢問。

「你可算回來了,琴他們正焦頭爛額呢。」阿貝多走到洞窟外,視線掃過溫迪沾上煙塵的臉頰。

「到底是怎麼回事?蒙德的天氣何時起變成這樣的?」

「兩日前蒙德開始降雪,城內剛開始未受波及,後來雪越來越大,整個蒙德都……還有杜林殘骸蘊含著的那股能量消失了。」說著回頭看洞窟,「我們先離開這裡,杜林殘骸搖搖欲墜,這裡隨時有可能會坍塌。」

溫迪被阿貝多帶着來到營地,心內煩亂,看到阿貝多走進營地端了碗熱湯出來,溫迪擺手,「我現在不想吃東西。」

阿貝多一頓,隨即換了一杯燙過的酒,「好歹暖暖身子,雪山這個溫度實在太低。」

溫迪心裏牽掛着蒙德,平常最愛的酒此刻也失了吸引力,「不了,我去蒙德城看看情況。」

阿貝多笑容微凝,「那我跟你一起。」

溫迪邊點頭邊轉身準備離開雪山,阿貝多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側,「城內居民均無大礙,騎士團已經安置好了房屋受到影響的群眾,只是作物什麼的有些麻煩。」

二人火速趕往蒙德城,一路上風雪大作,陰暗的烏雲籠罩下,蒙德城簡直日夜不分,溫迪轉眼看着四周,心中不停地思考着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身旁阿貝多一直狀似不經意地觀察着溫迪,唇角揚起微妙的弧度,臉上的表情是……期待?

很快到達蒙德城門口,溫迪吐出一口氣剛想踏進去,門口的守城士兵突然舉起武器架在溫迪脖子上,「你是通緝令上的那個人!」

溫迪不可置信,剛想張口詢問便被團團圍住,層層士兵中突然分出一條小道,溫迪定睛一看,發現是琴的身影,頓時大鬆口氣,「琴團長,這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你快讓他們放開我,蒙德城的情況不對。」

溫迪大聲說道,眼前的琴卻迴避着他的眼神,溫迪直覺不妙,轉頭看向身旁的阿貝多,「阿貝多,我們是一起過來的,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把我圍住?你快幫我……」

聲音突然消失,溫迪軟倒在地,琴身邊的士兵上前將失去意識的溫迪扶起,阿貝多轉而站在琴身邊默默無言,琴微微抬手,「先關起來。」

溫迪被帶入西風騎士團,架着他的士兵從隊列中分離,對着琴行了一禮後帶着溫迪單獨離開,阿貝多腳步微頓,「琴團長,我去看着他們……」

「不必,阿貝多,你跟我來這邊。」琴打斷阿貝多,示意他跟着自己,阿貝多沉默一瞬,「是。」

穿過長長的走廊,士兵停在一扇門前,溫迪被關進監獄似的小屋,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沒有蘇醒的跡象,一道緩重的腳步聲靠近。

「隊長好!」士兵對着來人行禮。

凱亞垂眸看着趴在地面的溫迪,對士兵吩咐道:「如果他醒來有任何需求都照辦,除了放他出來,還有,不要讓阿貝多單獨見他。」

「遵命!凱亞隊長!」士兵立正行禮。

眼神複雜地盯着溫迪,口中隱隱約約吐出一句,「委屈你了,夥計。」

沖士兵微微點頭,凱亞拐出了地下的牢房,走進琴的辦公室,琴正在跟阿貝多交代着什麼。

「阿貝多,城內事務無需你分心,你的任務主要還在雪山那裡。」

「琴團長,杜林殘骸附近我已全部設下警示機關,擅自靠近會被擋在外圍。」

「辛苦,但各大冒險團我已通知下去,一些私人冒險家勞煩你提醒一下他們,千萬不要前往雪山。」

阿貝多沉默一瞬,隨即嘴角上揚一些弧度,「遵團長之命,我這就去辦。」

阿貝多衝琴點點頭,隨即轉身出了屋子,在門外遇到朝着這裡走來的凱亞,二人互相點頭示意。

凱亞推門進了琴的房間,行禮後抬手疲憊地揉了揉眉心,琴開口詢問:「巴……溫迪怎麼樣了?」

「還在昏迷中,我已經告訴士兵們不讓阿貝多單獨靠近他,但晚上我還是在地下守着,以免有人對牢房做手腳。」

「那人偽裝成溫迪的樣子攻擊普通人,現在蒙德城內很多人都記住了溫迪,城內居民因暴雪本就如同驚弓之鳥,為防暴動,事情澄清前還是避免溫迪出現在普通民眾眼中吧。」

「團長你也要注意休息,等溫迪醒來我就先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他。」還有阿貝多……遲遲找不到阿貝多被調包的線索,派出去的人都無功而返……

看着琴疲憊的面容,凱亞吞下了後面的話,他決定再多派一些人把幾日前阿貝多出現過的地方再找一遍,有一星半點證明他生命沒有安全威脅的線索也好啊。

這頭的「阿貝多」出了騎士團,抬頭看着漫天的大雪,雪山落在他臉頰上,保持片刻美麗複雜地形狀後融化,阿貝多面色冰冷,抬步走向天使的饋贈,只有這裡靠着晨曦酒庄的庫存還在營業,也只有這裡,能成為冒險家們抱團取暖的片刻棲息地。

走進天使的饋贈,查爾斯在給一位客人倒酒,迪盧克背對着正門似乎在擦拭酒瓶,聽到有人進入的動靜,微微偏頭看到阿貝多走進,視線瞥了阿貝多一眼後直接轉移,沒有打招呼的想法。

阿貝多握了握拳,隨後扯起嘴角對查爾斯說道:「我有些話想跟這裡的冒險家們說,方便嗎?」

查爾斯扭頭看迪盧克反應,見他未開口便回復阿貝多:「冒險家們被安置在了二樓,你有什麼話就去說吧。」

「多謝。」阿貝多點頭道謝後拐上了二樓,一群冒險家擠擠挨挨躺在看起來十分厚實的大通鋪上,偶爾傳出幾句低聲交談,阿貝多讓自己面色和緩些許,開口詢問:「大家現在有什麼難處或問題嗎?蒙德城氣候異常,騎士團一定會盡全力保證大家的生命財產安全,各位有任何意見或合理需求都可直接開口。」

「多謝阿貝多首席了,我們沒什麼需要的,關鍵時期不給騎士團添麻煩了,還要多謝迪盧克姥爺收留我們,這裡有吃有喝有住,我們很滿意了。」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補充着。

阿貝多微笑:「迪盧克姥爺是對蒙德有大貢獻之人,騎士團也一定會他的善舉記下的。」

底下的迪盧克聽到此言,面色不虞地朝二樓看了一眼。

「各位最近無事不要出蒙德城,尤其不要前往雪山,那裡各處狀況不明,十分危險,騎士團擔心各位安危,特意讓我來提醒大家。」阿貝多補充道。

「配合!我們一定配合!說實話,在這裡舒坦地我都不想離開了,勞煩騎士團費心,關鍵時刻我們一定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這哪是麻煩,保護蒙德民眾是騎士團的責任……」交談許久,阿貝多總算說完重要內容,與那些冒險家告別後下了二樓。

看着迪盧克,阿貝多頓了一步走上前,「迪盧克姥爺若是有什麼需要也可以告訴騎士團。」

「不勞費心。」迪盧克淡淡開口。

「……那打擾了,還有事要做,我先離開了。」

阿貝多被迪盧克一句話打斷依舊面色如常。

「不送。」

阿貝多出了酒館,從蒙德城大門走出,「阿貝多首席請注意安全!」

門口處還有士兵在臨時搭起的帳篷中堅持守衛。

「辛苦了。」

「這是我們的職責,也請您注意安全!」守衛中氣十足說道。

阿貝多衝他們點點頭,隨後離開蒙德城走往雪山,走回營地看到一人已經坐在了那裡。

「又遇到狀況了吧。」平穩動聽的聲線卻讓人背後傳來一絲涼意。

「你為什麼要幫我這麼多次?」阿貝多不解。

「為什麼?呵,你就當我是無聊吧。」

「……那就請你,再幫我一次。」阿貝多眉眼垂着,看不清臉上表情。

「不好了!着火了!迪盧克姥爺……」

「息聲,這麼大的雪,火燃不起來,跟我出去查看狀況。」迪盧克止住手下話語,出了酒館,天使的饋贈東側牆壁被燒得漆黑,細聞還有油脂的味道,儘管如此,因為持續不斷的大雪,火依舊沒能燒起來。

迪盧克走來時火已經幾近熄滅,正準備回酒館時聽到身邊手下顫抖的聲音,「姥爺……背,背後。」

迪盧克警惕起來,迅速閃身躲過火斧丘丘人的一擊,變換站姿,手腕翻轉間狼末出現,提起武器迎上去,三兩下消滅掉,迪盧克剛開口想說些什麼,街口處源源不斷的魔物讓他轉移了注意力,一波又一波史萊姆和丘丘人暴怒地沖向他們,迪盧克皺緊眉頭,「發生了什麼?為何會有如此多的魔物湧進這裡!」

騎士團內,凱亞單腿站立靠在牆壁上,不時掃溫迪一眼,「什麼情況,這麼久都沒醒。」

「凱亞隊長!」士兵匆忙的腳步聲回蕩在細長的過道。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天使的饋贈那裡突然湧入了大量魔物,裏面的人幾乎被魔物淹沒!」

「你說哪裡?」凱亞語氣有些不穩。

「帶人跟我去支援!」大步往外走,留下兩位士兵在原地,凱亞指着溫迪說:「看好他,一步也不能離開,不要讓其他人靠近!」

士兵嚴肅行禮後目送凱亞帶人離開,二人一左一右堅守牢房。

迪盧克用手背狠狠蹭過唇角,血跡被抹去,與魔物的混戰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在天使的饋贈暫住的冒險家聽到動靜統統衝出了酒館。

持續不斷湧入的魔物讓眾人無法分心。

「可惡,這些傢伙怎麼變得這麼難對付。」咽下口中腥甜,迪盧克看着不斷有冒險家受傷一時有些氣血上涌,背後一隻冷箭直直衝着迪盧克而來,面前,身後,魔物數量太多,迪盧克沒有顧及到身後那支冷箭。

「叮——」清脆的聲音響起,冷箭觸中一把單手劍劍身落地,「迪盧克姥爺,瞻前不顧後,這可不是你的作風。」凱亞咽咽口水說出這句話,方才那一瞬的慌亂讓他手心都出了冷汗。

「你來這裡幹什麼?」

「當然是因為我……多管閑事了!」劍尖划過面前魔物群,凱亞與迪盧克背靠背應對撲上來的魔物。

騎士團內溫迪所在地,看守的兩名士兵暈倒在地,監牢內溫迪還躺在原地,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提瓦特全是HOMO怎麼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