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聽物說
聽物說 連載中

聽物說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補丁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是補丁匠 薛海洋 都市小說

當你擁有了聆聽萬物的能力時,又會有怎樣的一番奇遇呢?故事都要從某天薛海洋打開外公留給自己的木盒,發現一隻蒼蠅開始展開

《聽物說》章節試讀:

兩分鐘不到,消防車的警號響起,只見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消防人員從三輛車上一躍而下,在簡單地詢問完目前知道的信息後,開始組織救援工作。

剛吃力地向外拉開破損的門框,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即便是站在十幾米外的人都能聞到那些辛辣無比的氣味,一些人受不了當場便眼眶發紅,被空氣中的辛辣嗆到。

看此情況,任誰都能感覺到裏面的人所經受的是何種的煎熬,王書鵬心裏也越發擔憂。

「王局!」這時,一名消防員跑了過來,對着王書鵬說道:「李隊說,目前裏面的出口被後面掉落的雜物堵住,而且辣毒實在讓人受不了,我們救援難度很大,他想讓你現在調集人手把附近的抽風力度大的機械都調過來,先把裏面的味道吸走,一來方便救援,二來為裏面的受困者降低中毒的風險!」

「好!小何,小江,你們都聽到了吧?現在趕緊去安排,時間不等人!」

「是!」

附近那些飯館一聽是為了救人,很多都把能夠帶過來的抽風機連着插座直接搬了過來,將它們堆放在一起,確認安全後逐一開始接上電源,因為事先提醒,此刻,除了消防員、民警、救護人員,街道人再無其他人,因為,此刻的街道上,空氣中滿滿的都是辛辣的味道。

如此,約莫一刻鐘後,明顯的看到火鍋店裡原本被濃煙所覆蓋的牆壁跟地板顯現了出來,待確認能夠進入救援後,那些消防員便一個個的有序的進入。

在往裡摸索了幾分鐘後,他們終於發現了一個躺倒在地奄奄一息的人。「快!兩個人拿擔架抬出去!」李隊揮手喊道。在將四個人救出去後,他們終於看到了被壓在巨大隔板下的薛海洋。

「還能不能動?能聽到我說話嗎?」一名消防員不敢隨意觸碰薛海洋,在一旁問道。

「動。。。。。。動不了,手臂。。。。。。麻了!」薛海洋氣若遊絲般回答道。

那名消防員知曉薛海洋如今的狀況有多惡劣,連忙轉身叫上三名隊友,分列在薛海洋身旁,只聽一名消防員的指令,三人同時握住隔板邊,慢慢的抬起。

也許是由於力的互相作用,當那塊隔板被抬離薛海洋幾秒後,他終於是承受不住,整個身體完全地癱倒在陳奕菲身上。在陷入昏迷之前,他耳邊還隱隱約約地聽到陳奕菲撕心裂肺的叫着自己的名字,之後便失去了知覺。

薛海洋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他時而如水中魚自由遊盪,用力一躍出水面,化作蝴蝶翩然起舞,轉眼間,又如翱翔天際的鷹,穿過一片片電閃雷鳴。隨後,巨大的無邊光芒下,他又化作點點亮光灑落成星辰。再之後,白茫茫一片,視線模糊,耳邊傳來幾聲細微的交談聲。

「這是。。。。。。哪兒?」喉嚨乾澀的薛海洋弱聲問道。

「醒了醒了,小洋醒了!」陳燕激動的叫喊着,隨後握住薛海洋的手,哭聲說道:「混小子,你可終於是醒了!媽可擔心死你了!」

「兒子,感覺怎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薛清揚拍了拍陳燕的後背,語氣有些顫抖。

「爸,媽?你們?咳咳咳!」薛海洋正要問話,卻被黏着的喉嚨嗆住。

「別急,我們現在在醫院,是不是很渴?之前醫生交代過只能用棉簽給你潤下唇,等你好轉一些了才能喝水。我去給你倒杯水!」說完,便四處尋找,這時才想起夫婦二人因為擔心孩子,可以說是茶飯不思,連水都沒有準備好,隨後便跑出病房,找水去了。

「唉,媽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早知道那天就不該留你一個人!」此刻的陳燕是無比的自責,當時她接到**那邊打過來的電話的時候,她差點嚇暈了過去。直到到了醫院,看到搶救中的薛海洋時,她整個人都崩潰了,要不是薛清揚一直照顧着她,難保她不會做出什麼傻事。

薛清揚滿頭大汗的回到病房,打開瓶蓋後,小心翼翼的喂着薛海洋喝水。兩口下去,薛海洋才感覺到一絲舒暢,低幅度的扭動着脖子,讓喉嚨舒服些後,才說道:「奕菲呢?她怎麼樣了?」

「她沒事,其實這三天她一直來這邊幫忙照顧你,唉,你不知道,她這兩天的精神狀態都不是很好,還請假了幾天來這邊,辛苦她了。」陳燕說著,眼中有着幾分複雜之色。

「還說呢,是誰剛開始一直說人家姑娘害了你兒子,非要人家償命,要不是她這幾天天天過來,我非要被你娘兒倆累死不可!」薛清揚直接挑明說道。

「我那不是擔心我兒子么!」陳燕嘴硬的反駁道。

「好了好了,這件事不怪她,當時我們也沒想到火鍋店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而且說到底,店是我選的,說到責任,難道不更應該在我這邊嗎?」看到二人有點吵架的氣味,薛海洋連忙說道。

「海洋,謝謝你!伯父好,伯母好!」這時,陳奕菲不知何時進了病房,但瞧她那副憔悴惹人憐的模樣,薛海洋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了。

「小菲啊,你來了?快來坐?」陳燕起身,上前拉着陳奕菲,將她摁在自己剛才坐的位置上。

「小菲啊,你工作那邊怎麼樣了?」薛清揚微笑着問道。

「嗯,公司那邊暫時沒什麼問題,」說著,她看着薛海洋說道:「其實海洋說的也不對,那天要不是我約他出來吃飯的話,我們,我們。。。。。。」說到這,隱有要哭的感覺。

「沒事沒事,事情都過去了,如今小洋醒了,就菩薩保佑萬事大吉了!」陳燕連忙安慰着陳奕菲,她這幾天算是見識了陳奕菲多麼會哭,基本每次看到她不是哭着進來就是坐不到一會就淚滴尤下。

「海洋,你現在感覺怎樣?我帶了小肉粥,現在要不要吃點?」聞此,薛父薛母二人對視而笑,陳奕菲因為不知道薛海洋何時能醒,因此,每次過來病房看望他都會帶着小肉粥,而他們二人也每次都能夠吃到這個姑娘細心熬的粥,心裏要說沒有念想也是不可能的,可惜。。。。。。

「好啊!正好肚子餓了,」薛海洋不想陳奕菲想多而內疚,因此笑着回道。

「好香啊,嗯,好吃,難得哦,能吃到你做的粥,呵呵!」薛海洋很快將一碗小肉粥下肚,作勢又要第二碗。

「好了,你身子剛好,不要吃那麼多,撐到了,又出了啥毛病怎麼辦?」陳燕直接奪過薛海洋手中的碗。

「好吃嘛。。。。。。」薛海洋弱弱的說道。

「你喜歡的話我以後。。。。。。下次有機會就做給你吃!」陳奕菲剛笑着說道,又似想到了什麼,便收住了。

「咳,孩子他媽,跟我去辦理下手續!」薛清揚拉着陳燕要往外走。

「哦哦。。。。。。小菲啊,你在這先陪小洋聊會兒天,我們很快就回來。」陳燕朝薛海洋打了個眼神,便跟着薛清揚出去了,還順手關了門。

「嗯。。。。。。」

「那個。。。。。。」

「。。。。。。」

「你先說吧。」薛海洋眼神柔和地看着陳奕菲,笑着說道。

「你,為什麼那個時候要。。。。。。而且你的手。。。。。。」陳奕菲視線有些躲閃,心裏又有些期待跟不安。

「你是我朋友啊,而且,是,我當然也喜歡你!」陳奕菲沒想到薛冰洋居然這樣的「明目張胆」,心如亂撞地吞吞吐吐起來:「可是,可是我。。。。。。」

「我承認我喜歡過你,但是,奕菲,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做什麼傻事的,而且,我覺得,人都有喜歡與被喜歡的權利,喜歡你,卻並不代表一定要跟你在一起的,對嗎?就像我喜歡周星星,那我也不可能說會嫁給他吧?」

「噗嗤!」也許是被薛海洋逗笑,也許是為了緩解尷尬,陳奕菲臉上終於露出薛海洋熟悉的神色,「誰叫本小姐魅力大呢?這裡還有個不求回報的護花使者呢!」

「唉,可能是上輩子對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老天爺要懲罰我,咱也沒轍啊,對吧?」薛冰洋揉了揉鼻尖,乾笑道。

「切!」很快,兩人便如初以待,皆默契般跳過那道不明的心悸。殊不知,此刻,病房外,還有兩個愛偷聽的大孩子。

「好小子,有點道行!」

「這個混孩子,哪學的這些?」

一切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