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聽說你喜歡星星
聽說你喜歡星星 連載中

聽說你喜歡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吃薯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桑月 邢星

星星說,他也喜歡你桑月原本在天上喜歡上一個人,但是在凡間的時候有個人毫不保留的說愛她這是桑月帶領她在凡間的小隊破案的故事展開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試讀:

馬順突然就笑了一下,然後惡狠狠的說道,「你們來這裡,只要查清事情真相和保護我兒子,再多管閑事,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們再也出不去了」

隨後便關門出去了

謝柯一副呆住的模樣問道「這個老頭子是在威脅我們呢」

邢星盯着那扇門,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這個村長手裡不只有一條人命」

「我看這種老王八蛋就活該落的這種下場」謝柯朝着門口呸了一口

邢星無奈道「但是那些小孩是無辜的,再說了,我們的宗旨不就是為冤魂洗刷冤屈嗎」

他摸了摸謝柯的頭說道

謝柯「嘿嘿」一笑,「沒想到星星你這麼快就能融入了,接受度還挺高呢,跟我有的一拼」

其實我也挺怕的,邢星想

晚上

邢星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習慣這裡的飯菜,很少晚上上廁所的他起身想上廁所,他看着陰森森的外頭,也沒好意思叫醒謝柯陪自己過去

拿起桑月給的符咒隨手塞在口袋裡,以防萬一又順便把工作證塞在身上

哎這年頭加班上個廁所真不容易

上完廁所出來後

邢星準備回去繼續睡覺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盯着自己

給自己鼓足勇氣回頭一看

看到一個小女孩盯着自己

邢星呼吸一滯

如果這小女孩有眼睛的話他也不至於開始哆嗦起來

他深呼吸一下,然後兩眼一閉,打算直接沖回房間

至少符咒沒有反應,那女孩沒有想傷害他的意思

火速回房後邢星關緊房門,一口氣還沒呼出來就看到床上坐了個人

他以為謝柯被他吵醒了,邊走過去邊跟謝柯說「你不知道剛剛有多驚悚··」

還沒走幾步他突然察覺到不對

按照謝柯的個性,看到他回來應該會問他去做什麼然後嘀嘀咕咕一陣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動不動的直起身子

些許月光撥開雲層向屋內照射進來,掠過床上的身影

———她沒有眼睛

邢星從來沒覺得自己的承受能力這麼強大,到現在還能直勾勾的看着那個女孩向自己走來

他想推開門跑出去,發現根本推不動

他只好靠着門,在心裏狂念阿彌陀佛如來佛祖觀音菩薩有哪路神仙就來哪路快來救救他

邢星也沒敢睜眼,只能祈禱小女鬼不想把他怎麼樣

但是上天可能專門跟着他作對

他感受到小女鬼一點點靠近,口袋裡的符咒燙的像要着了起來

就當小女鬼距離邢星差不多還有三步遠的時候,邢星突然就冷靜了下來

回想起桑月所說「工作證在關鍵時候能保護你」

死馬當活馬醫吧

邢星閉着眼胡亂在身上摸索着,摸到工作證立馬掏出來

還怕她身高不夠看不到上面的字,特地往下放了放

剛對着女鬼的同時,工作證放出了一道白光

「啊」小女鬼尖銳的叫了一聲

邢星微微睜開一隻眼睛,發現她不見了

「沒想到還挺好用的」邢星自語道,他又將證件塞了回去,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只剩下一張符咒了

他向床邊走去,摸了下溫度,是冷的

他轉身就準備跑出去找謝柯

走到庭院中的時候,居然看到了桑月站在院子里,一副等着他的模樣

邢星揉了揉眼睛,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你怎麼在這裡」

桑月身穿一條水墨色旗袍,頭髮用一根古木簪子挽了起來,正準備開口

「算了先不管了老大謝柯不見了」邢星着急道

桑月被他的稱呼給噎了一下,她感覺邢星叫她老大就十分奇怪

隨後清了清嗓子說道「你放心好了,有人已經找到他了」

邢星跟着桑月走到了外面的廁所旁邊,那是一大片灌木叢

就看見管榆扶着昏迷的謝柯在治療他的傷口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管榆使用治癒能力

只見管榆閉上眼睛伸出手如同掃描一般將謝柯全身都檢測了一遍,在後腦勺部位停留

隨後睜開眼睛,她的手上出現了一道柔光,輕輕撫摸上謝柯的後腦

沒過多久,謝柯就幽幽轉醒

「小榆姐,老大,天我不會是在做夢吧」謝柯使勁揉了揉眼睛

「笨蛋,你的頭還痛不痛」

謝柯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好像還有一點點,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還想問你呢,你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嗎」管榆皺着眉問道

「是因為我嗎」邢星突然問道

邢星在管榆給謝柯治療的時候就冷靜下來思考

假如謝柯突然醒過來看到自己不在,按照他的個性應該不會到處亂跑只會默默等着他,而且他離開的時間最多十分鐘

而且他悄悄關門的時候還聽見了謝柯的小呼嚕

他看了一下謝柯睡前放在枕頭旁邊的符咒,還在,但是他放在床頭櫃的工作證不見了

如果有鬼來到屋子裡找謝柯,他的工作證也能保護他也不至於跑出去,況且符咒還是三張

現在工作證不在,符咒還在,說明謝柯可能是在慌亂中拿起工作證就出門了

那麼什麼會讓謝柯出門呢

只能是他

倒也不是他自戀,他只是覺得,如果謝柯被鬼或者什麼東西關於他的而被迷惑到,他恰好又不在,謝柯擔心他出什麼事情自然會拿起工作證跑出去,這樣才能解釋的通

「啊對我想起來了!是那個村長夫人突然叫醒我說你去外面已經好久了還沒回來擔心你會不會出什麼事情,所以想叫醒我起來看看,我一下子就清醒了你又確實不在,我着急忙慌只帶着工作證就出來,沒想到剛出門我就被人打暈了」謝柯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說道

「小謝的後腦勺有多次被打傷的痕迹,應該是想下死手」管榆的神情嚴肅道

「這個人多半就是村長夫人了」邢星用手指點點下巴,繼續說道,「那她的目的是什麼呢」

「直接去問問不就好了,那老太婆不僅打我手居然還想殺我」謝柯擼起袖子就衝進去儼然一副干架的模樣

「開門吶開門吶你有本事想殺我,你沒本事開門吶」謝柯』啪啪『拍着村長夫人和她兒子的門

沒想到,先被吵醒出來的卻是村長

「怎麼了這是」馬順一臉沒睡醒的樣子看着他們

「你妻子在我腦袋上哐哐砸了好幾下,我需要一個解釋」

「不可能,小夥子,你頭不是沒事嗎,是不是在做夢啊」

「我要是有事我現在就是個死人了!」謝柯更加憤怒了

邢星上前安撫謝柯冷靜一點,對着馬順說道「確有此事,我們希望能叫你妻子出來解釋一下」

馬順半信半疑,但依舊走上前去敲那房間的門,邊敲邊不耐煩的說「你出來啊跟他們解釋清楚這只是誤會一場」

在馬順的勸說下,陳芳終於將門打開,她還將她的兒子摟抱在懷中

謝柯怒氣沖沖的問「你為什麼要害我!」

「因為你該死,傷害我孩子都該死」

謝柯更加憤怒還夾雜着莫名其妙「誰要傷害你孩子了我什麼時候傷害你孩子了」

「你今天一來就摸兒子的頭,難道不是想傷害他嗎」陳芳一臉恨死謝柯的模樣

「啊我就摸了一下」謝柯是真的沒想明白,他覺得自己不該手賤

「我本來在你的飯里下了點葯,沒想到你嫌飯少跟他換了,我只好趁他藥性發作再對你下手,我明明打了好幾下你居然毫髮無傷,你一定不是人,你不是人你就是要害我的孩子」

「你這死娘們一天到晚凈給我惹麻煩是不是有毛病」馬順見她承認了頓時氣的暴跳如雷

「有人要害我們的兒子啊有人要害我們的兒子啊孩子他爸」陳芳一把抓住馬順的衣領精神恍惚的說道

「你給我走開死娘們,神經病」馬順邊罵邊一把推開陳芳

村長的兒子對於父母親吵架無動於衷,一直是獃獃的模樣

陳芳又一把抱住兒子,「媽媽會保護你別怕啊乖」

然後陳芳狠狠的看了他們一眼,帶着他兒子就回房了

「哎不好意思,這些天發生的事情讓她有點瘋魔了,我替她跟你們道歉」馬順有點歉意的說道

「我們呆在這不安全,村長還是再給我們尋一處吧」邢星說道,一旁的管榆捂住謝柯的嘴不再讓他嘰嘰喳喳

「好好好,那隻能等着天亮了,就委屈你們今晚再將就一下,但是···你們四個人」

邢星也猶豫了一下,看向桑月和管榆

「不用管我們的」管榆微笑着說道

「那好,我先回房間了」馬順一邊打着哈欠一邊向著房間走去

「什麼!小榆姐!你也是昨天就到了」謝柯激動地說,「怪不得你說不會出什麼事,原來你暗中來保護我們」

「是啊,我不放心你們,本來玄夏也準備來的,我想讓他呆在家裡跟··」管榆猶豫的看了一眼桑月

「現在沒有我的命令你們都敢擅自行動了是吧」桑月淡淡的說道

「咦,那老大你怎麼會過來,難道你也不放心我們」謝柯化身成星星眼對着桑月一臉期待

「··我只是好奇怎麼會有人一個晚上動用兩張符咒」

謝柯小聲的對邢星說「老大就是死鴨子嘴硬」

管榆沒忍住笑了出來

桑月「····」

「那今天晚上怎麼睡啊,老大和小榆姐擠擠?我和星星也擠一下好了」

「沒關係我今晚可以變回原形,正好可以修復修復」管榆說道

隨後管榆邢星謝柯三人同時看向了桑月

桑月慢慢走到一旁的桌子旁,「我不用睡」

「可是老大你坐在這裡看着我們我們也睡不着··」

「我不看你們」

「這怎麼敢睡着啊」謝柯小聲的嘟囔着

十分鐘後———

謝柯又打起了小呼嚕

邢星原本以為自己經歷了這麼驚心動魄的一個小時,大抵是沒有睡意的

沒想到,不知道是謝柯呼嚕聲帶來的平靜,還是桑月在帶來的安心

迷迷糊糊的產生了睡意

桑月控制住高跟鞋的聲響走到了邢星的面前

靜靜地看着邢星的睡顏

恍然間想起他每一世都將毫無防備的睡顏和毫不遮掩的愛意展露給她

她想抬手撫摸邢星的臉

快要觸及到的時候,停住了

邢星愛的毫無保留

但是她不行

其實她是有喜歡的人的

她在天庭鎮守邪念的時候,覺得孤寂又無聊

邪念明明都已經被封印住了為什麼還要讓她來看守,所以她經常四處溜達

直到那天,她進入了觀星閣

那一片繁星震撼了她的眼,她從不知天庭還有此等美景

當她看到觀星閣閣主的時候,她才意識到原來還有比星星更美的景色

雖然當時閣主只是一閃而過

從那時候起,她便常常前去觀星閣

不僅是為了看那耀眼閃亮的星星

也想再遇他一眼

但是沒有

她依舊一個人坐在那邊抬頭看星星,依舊一個人靜默守在邪念的身旁,除了她師傅阮安常常過來瞅她幾眼,被他發現擅自離開罵罵咧咧之外,再無旁人與她說話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心裏慢慢有了一個人

那位閣主其實什麼也沒做,僅僅是回了一趟閣內,他或許發現了桑月,卻並不在意

偏偏就是那驚鴻一瞥,讓桑月幾番念想

越想,陷得越深

她也不能夠離開太遠,只能回回在觀星閣等候

她想,漫長的生命線中總能等到

後來

邪念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破除了封印,逃離天庭至凡間

她的師傅為了給其他神仙一個交代,便罰桑月在人間收回邪念

沒想到這一呆,就是數萬年

也是在此期間,她遇到了邢星

桑月突然聽見門口傳來細微的動靜

馬順偷偷趴在門上想聽裏面有沒有什麼動靜,什麼也沒有聽到

他突然被一股大力摔到了地上,他還沒反應過來之際,桑月已經走到了他的腳邊

她用腳踢了踢,「你先看些什麼」

「我···我只是··看看你們睡的好不好,我··就是關心關心你們」

銀光一閃,馬順腦袋旁邊**入了一把小刀

「我也不想聽你腦子裡的齷齪思想,再有下次,這把小刀就不僅僅是在你頭旁邊了

馬順看着僅離自己嘴巴不到十厘米的小刀,一滴冷汗流了下來

「是··是··我再也不敢了···」馬順抬頭想跟桑月保證的時候

發現早已空無一人

邢星覺得這一夜睡的無比香甜,一覺醒來居然已經快十一點了

他猛然起身,剛好和坐在桌邊喝着茶的桑月,吃着包子的管榆和無精打采吃着饅頭的謝柯對上了眼

「····」

「醒啦,早上好呀,看你睡的很香,就沒吵醒你,起來吃點東西吧」管榆依舊保持着四季如春的微笑

邢星點點頭

洗完漱回到房間時,看到謝柯達拉着腦袋,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問了句「他怎麼了」

管榆回答說「沒事,只是被老大罵了,老大讓他只准吃饅頭不準吃配菜」

謝柯聽聞後更委屈了,又悄悄抬眼看了桑月

「看什麼看啊?!眼睛不好乾脆我幫你去捐給有需要的人啊!」桑月「啪」的放下茶杯

謝柯的頭更低了

邢星詢問管榆前因後果

原來謝柯早上沒睡醒想起床上個廁所,迷迷糊糊間從眼睛縫裡看到門口有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的身影正歪着頭似乎在偷窺

謝柯怒中火燒,還有完沒完了!都說了他沒想害她兒子

於是,他抄起一旁的掃帚,衝出去一拍

精準無比的打到了正在微微彎腰整理裙擺的桑月身上

那一刻,不止時間停止了,謝柯覺得自己的人生也停止了

「不過,星星你應該有一個愉快的早晨,是不是做了什麼美夢讓你不願醒來」管榆笑眯眯的說道

邢星也記得自己好像夢到了什麼讓他心跳加速的事

他好像夢到了···

夢到了桑月鳳冠霞帔的向他走來,但夢裡的他似乎就躺着,含着笑看着桑月

「哇哦,不會真夢見什麼了吧,星星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管榆一臉八卦的看向他

謝柯聽聞也抬起頭看着邢星

邢星小心的看了眼桑月,幸好桑月在擺弄她新做的美甲

但不想被謝柯捕捉到了他的眼神

「不會吧不會吧,星星你的夢跟老大有關」謝柯更加興奮的說道

邢星微紅着臉不知道如何開口

「我看你是連嘴巴也不想要了」桑月看了謝柯一眼

謝柯又立馬把頭埋到桌子底下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