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
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 連載中

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古貓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洛洛 薄言庭

從小養在鄉下的蘇洛洛,突然被接回蘇家理由卻是,代替妹妹嫁給一個半死不活的植物人豈料,進門隔天植物人老公就睜眼了面對她的百般示好,薄言庭卻一心想着將她趕出家門蘇洛洛表面主動:「我喜歡你,愛慕你,心悅你!你這輩子都別想離婚!」內心實則:「呸呸呸!等我拿到我想要的,你休想靠近我半步!」偷完文件偷玉佩,真等到離開那天,她又發現驚天秘密!虐渣父搶家產,蘇洛洛一氣呵成颯得不行薄言庭:「頂尖黑客,醫學聖手...蘇洛洛,你還騙了我什麼?」蘇洛洛:「除了喜歡你是假的,別的全是真的!」展開

《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章節試讀:

深藍色的文件夾遞到面前,薄言庭伸手接過。

是關於蘇洛洛的個人資料。

自打薄言庭醒來,得知在薄母的擅自安排下多出來一個妻子,薄言庭當即就讓人暗中調查蘇洛洛的身份。

看看她進入薄家究竟想幹什麼。

資料內容不多,寥寥幾頁很快便看完。

「跟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一致,太太從小身體不好一直都在鄉下治病,期間只有兩次回到雲城,但每次待了不出三天時間就回去了。一周之前,她被蘇長庭接回到雲城準備婚嫁事宜。」

「根據資料顯示,太太的身份沒什麼問題,倒有些……」

「有些什麼?」

「有些可憐。」劉傑說道,「她母親剛剛去世,繼母就登堂入室,太太小時候在鄉下長大也沒少因為這事受人白眼,可能性子難免古怪了些。」

伴隨着劉傑的話,薄言庭翻動文件的手停在最後一頁。

良久,他才開口說道:「你看見的未必就是真實的。」

薄言庭將文件夾合攏,眼色晦暗不明的盯着地面某一處,內心隱隱有了主意。

見狀,助理劉傑站在一旁沒敢發聲。

雖說跟在薄言庭身邊許久,但男人的想法向來難以捉摸。

許久,身側的人緩緩開口道:「找人暗中跟着蘇洛洛,但凡發現她有不對的地方,立刻跟我彙報。」

助理點點頭,轉身快步離開了別墅。

醫院內。

蘇洛洛不緊不慢,剛走到診療室門口就聽見薄欣悅的哀嚎聲。

門口的張媽一副苦瓜臉,看見蘇洛洛後連忙走上前。

「太太,您還是先回去吧,醫院這邊我來照顧小姐就是了。」

省的薄欣悅一會出來了看見蘇洛洛,又得折騰個沒完沒了。

蘇洛洛朝一旁緊閉的房門看了眼,門內的慘叫聲聽着都揪心。

聽張媽說情況並不嚴重,輕微扭傷而已,薄欣悅這架勢倒像是斷了好幾根肋骨。

蘇洛洛輕言道:「我還是在這裡等她出來吧。」

話音落,診療室的門打開。

張媽立馬走上前攙扶着薄欣悅,「小心點……」

醫生叮囑幾句之後就開了張單子,讓蘇洛洛去大廳取葯。

「你還有臉來?都是你這個掃把星把我害成這樣!」薄欣悅臉色煞白,看向蘇洛洛的眼神像是淬了毒。

後者不以為然,忽略薄欣悅的控訴,轉頭讓張媽好生照顧病人,這才前往大廳取葯。

好一陣忙活過後,回到病房的時候,薄欣悅已經背對着門口睡著了。

「太太,您也忙活一圈了,要不然先回去休息吧,我留在醫院就行。」

張媽心疼得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薄欣悅。

「也好。」

蘇洛洛將葯都交給張媽,這才離開。

病房門被輕輕帶上,原本閉目休息的薄欣悅睜開雙眼,眼底清明毫無睡意。

她從枕頭下摸出手機,給最新聯繫人發了條信息……

蘇洛洛從醫院出來,面前正好停了輛空的的士。

上車後,她報了薄家別墅的地址。

看着窗外不斷倒退的陌生景色,蘇洛洛內心生疑。

這似乎……

不是回別墅的那條路。

她伸手去摸口袋中的手機。

然而口袋空空如也。

突然想到,剛才買葯付錢的時候,順勢將手機塞進了裝葯的紙袋裡。

「麻煩您開回醫院吧,我有東西落下了。」

蘇洛洛鎮定地沖司機說道。

可駕駛座上的司機置若罔聞,此刻反而提了速。

後視鏡內,司機的面色狠厲。

慣性讓蘇洛洛的後背緊貼着座椅,腦中警鈴大作。

「你是什麼人?是誰讓你來的?」

她神色瞬間變得陰冷,一手緊捏扶手,身子微微向前靠。

難道是薄言庭?

見威脅她不成,便想要直接除掉她?

蘇洛洛的眼底逐漸泛起冷意。

「我再說最後一遍,停車!」

命令般的口吻響徹在耳畔,帶了幾分不容置喙。

司機只覺得背後一涼,巨大的壓迫感讓人提不上氣。

可是想到賬戶上多出來的六位數,他還是咬咬牙,將油門踩到了底。

蘇洛洛雙眸微眯,眼底閃過一抹尖銳的冷光。

下一秒,她側着身子向前,伸手去奪前面的方向盤。

早已超速的汽車在寬闊大道上歪歪扭扭的行駛,周圍車輛避閃不及,甚至還發生了追尾事故。

「快點鬆手!」

司機慌了,大吼一聲,「你瘋了?」

眼看着車子直直朝着右側護欄撞去,司機下意識的閉上雙眼。

就在這時候,蘇洛洛雙手奪過方向盤,朝着左側打死。

輪胎在地上摩擦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響。

好在躲過一劫。

趁着車速降低,蘇洛洛顧不得太多。

瞅準時機,她一把推開車門跳了出去。

巨大的衝擊力讓她的身子在地上滾了好幾圈,裸露在衣服外的手臂被粗糲的地面刮傷。

好幾處都露出觸目驚心的鮮紅。

但她無暇顧及,雙臂撐着地面勉強站起身子。

司機踩了剎車,腦袋伸出窗外看了一眼後方,而後驚魂未定的趕緊離開。

呵,算他識相。

蘇洛洛站起身,視線朝着周圍看了看。

荒無人煙。

這是什麼破地方?

手機落在醫院,完全聯繫不到人來幫忙。

刺眼的陽光直射雙眼,蘇洛洛有些頭暈目眩。

手臂上的擦傷火辣辣的疼,傷口上半凝固的血跡與泥土混合著,頭髮衣衫也都亂糟糟的,簡直像個難民。

但她無暇處理,只顧着快些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

……

「什麼?跳車了?」

薄欣悅猛地從床上坐起身,語氣震驚。

「我不是說了讓你把她扔在郊外就行了嗎?嚇唬她一下而已,你怎麼辦事的?」

電話那端不知道說了什麼,薄欣悅眼底閃過一抹慌亂。

「怎麼可能……」

接着,她口吻極不耐煩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錢我會打在你的賬上,但你最好給我記住了,管好你的嘴!」

掛上電話後,薄欣悅緊捏着手機,顧不得腰背上的酸痛,坐立不安的左顧右盼。

她只想嚇唬蘇洛洛一下,沒想把事情鬧大,但是現在……

張媽提着裝葯的紙袋走進來,小聲嘀咕着,「太太的手機怎麼還落在醫院了……小姐您怎麼了,哪裡覺得不舒服嗎?怎麼臉色這麼差啊——」

薄欣悅沒有說話,放在被子上的雙手不受控制的顫抖着。

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蘇洛洛拖着疲憊的身體,沿着小道往前走。

燥熱的氣候下,她的汗水已將後背濕透。

不知時間過去多久,總算——

她看見不遠處類似工廠的建築群外,停着兩輛黑色的轎車。

或許那裏面有人!

猶如黑暗中行走的人突然看見光明。

蘇洛洛不由得加快腳步走上前。

不過走近之後,她驚訝的發現,其中一輛車是薄家的。

《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