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炸!重生後發現前夫暗戀我多年
甜炸!重生後發現前夫暗戀我多年 連載中

甜炸!重生後發現前夫暗戀我多年

來源:google 作者:祈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澤 現代言情 蘇薇薇

【重生+雙潔+甜寵+沙雕反轉】蘇薇薇本是S國首富蘇家的大小姐,是爺爺心中蘇氏企業的唯一繼承人可她卻豬油蒙心,成了舔狗,選擇嫁給自家的競爭對手洛家大少爺洛澤為了打動冰山臉老公的心,她婚後隱忍,被婆婆和小姑子當成保姆使喚當了三年受氣包,結果是,她被冤枉出軌,被強迫離婚,被人推下海淹死……重生後,蘇薇薇來個捉姦反轉,當著老公的面藏姦夫,主動離婚不料離婚後第二天,冰山臉前夫就搬到她家隔壁,追着她求復婚可蘇薇薇只想繼承家業,早日搞垮競爭對手——即目前由前夫掌管的洛家!展開

《甜炸!重生後發現前夫暗戀我多年》章節試讀:

側耳聽完蘇薇薇的話,洛澤不禁稍微皺眉,黑亮的眼眸里閃過一縷哀愁。

「按照約定,作為你臨時出演這場戲的酬勞,我蘇薇薇會把我們蘇家5%的股份轉讓給你,絕不食言。」

洛澤加重語氣:「事前不是說要把你手裡的所有蘇家股份給我嗎,我記得你有10%。」

經洛澤這麼一提醒,蘇薇薇頓了一下,自己留給這個男人的記憶,都是和錢有關。

想來真是可笑又可悲……

蘇薇薇輕晃一下腦袋,苦笑着言明:「結婚之前,我交出了5%的股份給爺爺,只有那樣,我才能嫁給你。」

洛澤接口道:「不必舊事重提,你儘快辦妥股份轉讓手續吧,我該走了。」

「掛名老公,放心,我不會欠你的。另外,我們明天下午就去辦離婚手續,好讓這場交易完美落幕。」

「也好,祝你和那個痞子幸福。」話畢,洛澤的眉宇間隱隱透着一絲慍色。

蘇薇薇佯裝喜笑顏開,故意嘴硬:「承你吉言。」

「……」洛澤啞口無言,扯了下衣領,挺直身子起來,甩動大長腿走掉。

蘇薇薇扭過脖子,任由那高大的背影漸行漸遠,不禁黯然神傷。

同時,一連串的想法在蘇薇薇的腦海內湧現:

洛澤,我沒法像以前那樣只是懷有簡單的愛你的那份心意。

上一世,我妹妹蘇箐箐私下花錢,雇你口中的痞子陷害我,還找來你妹和你媽看戲,冤枉我和他有染。

結果,你輕易說信了……

重生後,我偏要選擇和你做交易,讓你陪我演戲。

我承認我是有想讓你吃醋的奢望。

我把你叫來,親自當著你的面,把你上一世嘴裏的那個「姦夫」藏在柜子里,就是想看看你的反應。

結果,你似乎只有那麼一丁點兒生氣……

就在蘇薇薇沉思之際。

年輕帥哥腆着笑臉湊過去,彎下腰抬手,在她耳畔打了個響指。

蘇薇薇緩過神來,轉過頭盯着他,清晰吐字:「安靜。」

「蘇大小姐,幹嘛臭臉啊,反正你老公不理你了,不如我們……」

蘇薇薇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望向窗檯,大叫一聲:「刺蝟!」

說時遲那時快!

6個黑衣保鏢,分別握着一把黑色戰術刀,快速越過窗檯,從外面跳進來。

好大的陣仗,這是特種兵執行任務嗎?

年輕帥哥直接懵逼,成了木頭人。

蘇薇薇從其中一個保鏢手裡取過刀,刀尖對準年輕帥哥的腦門和褲襠來回指了指。

年輕帥哥擠出討好的諂笑,乖順作聲:「蘇大小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郝爍,是個喜歡凡事好好說的大好人。」

蘇薇薇反握刀柄,刀尖迅速刮過他的肩膀,問:「想一秒變太監,還是想一秒沒腦子?」

蘇薇薇凌厲的眼神似利箭般,嗖嗖射過來,弄得這個名叫郝爍的年輕帥哥心裏發怵。

好漢不吃眼前虧!

郝爍雙手合十,求神拜佛的態度:「我是狗熊我認慫,請您原諒我這張嘴臭烘烘。」

其中一個中年保鏢高達1米95,探問:「大小姐,您想怎麼處理他?」

「刺蝟,老規矩,放走他之前,先好好教他做人的道理。」

「是,大小姐。」

蘇薇薇一臉淡定,緩慢向後倒退。

6個保鏢凝着沉重的表情,將郝爍團團圍住。

郝爍想着這該不是要讓自己狗帶吧?

他抱頭蹲下,垂眸嚷嚷:「你們搞錯了,我不是人,我連畜生都不如,我完全不需要接受做人的道理!」

6個保鏢面無變色,每人從懷裡拿出了一本迷你版《聖經》,朗聲閱讀……

異口同聲,響徹耳根。

郝爍擰眉放下手,仰視着他們,不由呆住!

開口跪系列,一個個毫無感情的讀書機器,配着貌似在參加葬禮的臉。

呃……服了服了!!!

夜幕拉下,月朗星稀。

洛家別墅。

蘇薇薇和洛澤這對小夫妻的卧室。

洛家三小姐洛可欣猛地踹了下腳邊的那盆薔薇花。

將近三十的家庭醫生王峰眼皮底下划過一絲厭惡,在一旁扶了扶眼鏡。

洛可欣帶着一股刁蠻勁兒發問:「峰哥,你確定不是這破花讓我媽臉上過敏嗎?」

王峰神態平靜,語速平緩:「我說過數次,阿姨是鬱金香過敏,和薔薇無關。」

「……」洛可欣雙手交叉在胸前,是有氣無處發的憋屈。

王峰的臉色還是平靜如水,說:「洛澤,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家了,再見。」

「……」洛澤朝着王峰這個多年好友點點頭。

王峰出了房間,嘴邊掠過一道不易被察覺的笑影。

趙美雲摸了下自己紅腫的左臉,瞋目望向蘇薇薇這個兒媳,憤憤喊道:「在這個家裡,除了你,不可能有別人害我!」

「……」蘇薇薇撞上這個惡婆婆的視線,便同往常一樣,裝成受氣包,悶聲埋首。

洛澤這張萬年冰山臉搭話:「媽,憑您這些年的言行,您覺得她要是想害您,會只是讓您過敏嗎?」

「澤澤,你這是怪我對你這個媳婦不好嗎?」趙美雲已然氣得漲紅了臉。

「媽,以後我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因為我和她明天會去離婚。」

洛可欣當即眉花眼笑說:「哥,太好了,你早該這麼做了!」

蘇薇薇輕抿一下紅唇,是時候和過去愚蠢的自己訣別了。

趙美雲陰陽怪氣指出:「蘇薇薇,三年了,你都沒為我們洛家生下一男半女,你也別怪我……」

蘇薇薇冷不丁抬頭,直視着趙美雲這個從未高看過自己的婆婆。

被蘇薇薇寒冷如冰的刺骨眼神圍住,趙美雲說著說著就戛然而止。

以往一談到孩子這個話題,蘇薇薇就被數落得和千古罪人一樣。

這次,蘇薇薇講得理直氣壯:「眾所周知,生孩子是兩個人的事情,孩子又不是一個人就能捏出來的泥塑。」

「……」趙美雲聞言噎住。

趙美雲難以置信,這蘇薇薇怎麼跟變了個人似的,這還是平素在自己跟前連大氣都不敢喘的兒媳婦嗎?

而洛可欣也聞聲驚呆了,一副見鬼的表情。

倒是洛澤聽到蘇薇薇的話,嘴角稍稍翹了一下。

蘇薇薇走到衣櫃下的抽屜邊,從裏面拿出一沓紙,接着朝趙美雲腳下一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