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蜜萌妻:總裁來助陣
甜蜜萌妻:總裁來助陣 連載中

甜蜜萌妻:總裁來助陣

來源:google 作者:顧延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景希 現代言情 顧延卿

夜涼如水,星光璀璨家裡的門半掩着,從門口一路蜿蜒到床腳,滿室凌亂男人的西裝,襯衫同女人的貼身衣服aimei昧地交織在一起,yin靡不堪卧房裡傳來讓人面紅耳赤的奇....展開

《甜蜜萌妻:總裁來助陣》章節試讀:

「你倒是走啊!」王淑芳很是囂張的叫了一聲,說著抬起腳一步一步朝着景希靠近。

景希沒想到對方竟然來了這一招,門被堵住她想走難度可不是一點的大。

回頭看了眼王淑芳,她索性一咬牙朝着壯漢身邊衝過去,只是這一衝卻撞到了壯漢的懷裡,而對方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景希不甘心的再次往邊上撞,然而卻被身邊的人緊緊抓住身體,完全沒有掙脫的力氣。

「不肯幫霏霏還債是吧,那我就再賣你一次!」

王淑芳冷笑着,話說完開口跟其中一個壯漢命令道:「把她給我綁起來,找個賣家,就說這是個雛,記住價高者得。」

她只不過是想逼景希去向顧家低頭而已,哪想過要真把她給賣了。她可不傻,這死丫頭馬上就要嫁到顧家去了。她還不至於為了錢得罪顧家。

「是。」

雛?

景希疑惑的皺起眉頭,她是不是完璧之身王淑芳比誰都要清楚。

當年為了錢,她這個二嬸可是使出苦肉計騙她將自己的第一次獻出去不說,還生了個孩子。

「我告訴你,你可別胡來!」景希壓低了聲音,此刻的她很是無助,唯一能做的只有虛張聲勢的讓自己看起來底氣十足,然後震懾住她。

「你女兒想算計我,落得這個下場,如果你不知悔改的也想這樣,我可不敢保證你的下場會不會比她還要慘!」

這話說出口王淑芳還真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不管怎樣,你的第一次我賣定了,也不枉我當初給你花錢補上個chunv膜。」

這時候王淑芳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深謀遠慮,如果真到了逼不得已再賣她一次的地部,她就再花錢給她補一次。

要是一直補下去,這景希還真能成為個搖錢樹……

想到這裡的時候,王淑芳看着她的眼神都變了。

「喪心病狂,別以為我喊你一聲二嬸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告訴你,我已經報警了!你儘管賣我第一次就是,到時候我看是你進監獄,還是我進監獄!」

景希這番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王淑芳被說的一愣,要是真進監獄,她還真得謹慎點才可以。

但這時候景霏霏卻在那哭了起來,「我好慘啊,好慘啊……」

聽到這話,王淑芳剛動搖的心也變得堅定起來,她不能就這麼算了!

絕對不能!

她的女兒被害成這樣,她怎麼可以為了自保退縮!

此時此刻,王淑芬身上偉大的母愛爆棚!

「趕緊的!把她給我綁起來!」她不耐煩的命令道。

黑衣人訓練有素,凶神惡煞的照着景希撲過來。

景希就算心裏怕,可她表面上卻平靜的很:「我警告你王淑芬,你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旁的景國正愁容滿面,「淑芬,你這麼做過分了啊!」

他試圖阻止,可是卻被急紅了眼的王淑芬一把甩開。

「你起開!你看看你自己的閨女都被這個賤蹄子害成什麼樣了?你還有臉幫她說話!這個討債鬼天生就是來跟我作對的,我今天不治的她服服帖帖我就不是王淑芬!」

景國正嘆息一聲,為難的別開視線。

看到自己女兒變成這個樣子,他確實也不忍心,他就這麼一個女兒。從小吃穿不愁,是當成家裡的寶貝養的,他希望女兒將來能加入豪門成為頂級名媛,他給她上名校,教她社交禮儀,就盼着有一天女兒能讓他揚眉吐氣。

可是如今女兒變成這樣,他能不恨嗎?

景希心裏冷冷的笑。

纖細的身體被鉗制,她動不了,可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睛卻爆發出寸寸寒光。

王淑芬冷笑着一步步靠近她,站定,突然臉色一邊,刷的一聲狠狠的撕開了景希身上的襯衫!

「媽的你幹什麼王淑芬!你住手你別碰我!」景希像是一隻受傷的獅子,試圖努力維護自己的尊嚴。

她知道自己現在滿身都是傷痕,她死都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被羞辱。

一時間,房間里的氣氛突然詭異起來。

襯衫被撕碎,胸口的扣子蹦開兩顆,景希的臉色很難看,她狠狠瞪着王淑芬,此時此刻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

「好你個賤蹄子?你昨晚幹嘛去了?你找男人了?你怎麼這麼賤啊……跟你媽一個德行,就知道張開雙腿往男人身上爬!你知不知道我給你補的那張膜有多貴?!!」看到她身上的痕迹,王淑芬雙眼猩紅上去就要去撕她的頭髮。

景希的目光剜在王淑芬身上。

「當然不能讓你如願,我告訴你王淑芬,你賣我第一次我認栽,可是你別做夢還有第二次。你儘管賣,金主要是發現那張膜不在,你也別想好過!」

「啊啊啊!!景希你這個賤人!」

景希從未如此硬氣過,她全身的血液彷彿都凝結在一處。

今日在二叔一家身上承受的,明日她定要千倍百倍的還回來。

就在此時。

在一旁幸災樂禍的景霏霏突然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她哭喪着個臉嚇得魂飛魄散。

「媽……媽。你看外面,朱老三找上門了……怎麼辦?怎麼辦他一定不會剛過我的。」景霏霏慌亂的到激進崩潰,一想到昨夜那一場噩夢她就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