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涼了,該向沈家退婚了!
天涼了,該向沈家退婚了! 連載中

天涼了,該向沈家退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館暮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乘風 穆寒雁

一場意外,穆寒雁從天書中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原來這是一本書里的世界,而她穆寒雁的存在,就是成為男主沈乘風的升級工具人概括起來,穆寒雁在書里的經歷大概就是,被綁架,被升級成功的沈乘風救出來,然後繼續被綁架,被升級成功的沈乘風救出來………無限循環合上天書後,一向快快樂樂無所追求的鹹魚穆寒雁,低頭深深嘆口氣,「天涼了!該向沈家退婚了」展開

《天涼了,該向沈家退婚了!》章節試讀:

穆寒雁可是沒留一點情面,桃核直衝沈乘風的門面而來,如果沈乘風沒接住的話,少不得要破相幾天。

冷清秋反應還是慢了一拍,等她打算衝過去接過桃核的時候,沈乘風伸手就將桃核接住了。

「替我扔掉。」看到沈乘風接過桃核後,穆寒雁連餘光都不給冷清秋留,說完話把門關好了。

沈乘風接過桃核,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手帕,然後細心包好。

暮雲長老以及剩下兩人對此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包好穆寒雁扔來的桃核後,沈乘風將它們放在儲物袋中,看向暮雲長老「長老走吧?」

這暮雲長老現在對那個他剛剛不屑一顧的桃核充滿了好奇之心,真想把他從沈乘風懷裡搶出來,看看那到底是什麼好東西。

冷清秋則是一臉的不敢相信,為什麼,穆寒雁對沈師兄這麼壞,沈師兄他值得更好的。

「你快點修鍊吧,要不然你就會被綁架的。那個沈乘風可是快要突破到金丹了啊。」一關上門,天書立刻緊急的勸說穆寒雁,比穆寒雁本人還着急。

穆寒雁不緊不慢走到了屋內,找到軟榻,然後歪上去,看着天書「我不想,我直接退婚好了。」

「你不敢」

「我敢」

「你要是敢昨天就退了」

「………」穆寒雁真不太敢。

「啊……啊……天書啊,天書。我是真不敢。」穆寒雁這下也躺不住了,坐在軟榻上向天書抱怨這些年沈乘風的「惡毒」

「你知道嗎?我們十歲那年,沈乘風忘記給我準備年中禮。」

「年中禮?什麼東西?」天書自詡修仙界在自己這裡沒有秘密,但是這個年中禮它是真沒聽過。

穆寒雁就沒見過聽八卦還這麼較真的人,其實根本沒什麼年中禮,就是年幼的她頓覺生活無聊,想要禮物了,隨便編了一個名頭。但是既然這個天書問了,穆寒雁拿能說實話嗎?當然不能。

「你問那麼多幹嘛?」穆寒雁也不再一副委屈模樣了,看着天書「總之,他沒給我送。」

「嗯,然後呢?」天書看到穆寒雁的樣子,也猜了一個大概。可能也許這是在自己睡覺的時候,修仙界新有的習俗呢。

「我說退婚吧,你都這麼不重視我了。」

「然後呢?」

然後,穆寒雁就想起來了那天的沈乘風的模樣。依舊是平日裏面含微笑,眼神溫柔的模樣,可是穆寒雁卻總感覺充滿怪異。

「為什麼要退婚呢?」沈乘風問了這麼一句。

穆寒雁小心翼翼抬頭看着沈乘風,和平日沒兩樣,按照穆寒雁的脾氣,應該直接就是說一句「想退就退了唄。」

但是那天可能確實感受到了危險,穆寒雁的話沒有脫口而出,而是仔細斟酌了一下,略帶心虛得說「我覺得吧!我們年紀太小了,哈哈哈…嘿嘿。」

說完穆寒雁直接縮脖子,總感覺這個沈乘風隨時會衝上來直接殺人怎麼辦(`Δ´)!,未婚夫殺死未婚妻算殺妻證道嗎?在線等,挺急的。

「哦,所以阿雁就要說出這種話嗎?」說著話,沈乘風的手就摸到了穆寒雁的脖子上,細膩的觸感讓年幼的沈乘風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可是冰冷的手指在自己細嫩的脖頸上,讓穆寒雁忍不住的顫抖,心裏盤算着打起來的話自己有沒有勝算,可惜是零。

「我……我…我開個玩笑。」穆寒雁說完,轉身向後,拉住了剛剛沈乘風放在自己脖頸上的手「你看,乘風哥哥你的手都這麼涼了,我給你暖暖,暖暖。」

穆寒雁一邊說一邊撐起自己並不存在的膽子抬頭看沈乘風,表情還是和平日一樣,但是這個感覺就是不對,穆寒雁甚至以為他是被奪舍了。

總之那天之後,穆寒雁根本不敢開類似的玩笑了。後來穆寒雁鼓起勇氣向肅山女君說了自己想要退婚的看法。

肅山女君先是一臉嚴肅的斟酌思考,然後,然後沈乘風就來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而且沈乘風之後的表現一直都很好,對自己無所不應,所以穆寒雁就把這些歸咎於哪天自己記錯了。

直到一年前,穆寒雁無意中看到了沈乘風的札記。

裏面寫的東西真的是,這麼說吧,如果這是穆寒雁看的話本里的劇情,穆寒雁會覺得帶勁兒,並且瘋狂給作者發靈石,讓作者快馬加鞭。

但是,這札記是她的未婚夫的。字裡行間都是那種強大又可怕的佔有慾。而且第一頁就是穆寒雁第一次說退婚時的的事情。

沈乘風在裏面寫着說,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後,沈乘風他就準備了一個大宅子,不在修仙界在人間。那裡有縛靈陣,只要阿雁敢再說一遍退婚,他就要把阿雁鎖在那裡,然後日日和阿雁纏綿,讓阿雁學合歡宗的術法,讓阿雁只能在他身上得到靈力。

看到一半,穆寒雁就不敢再看下去了。她寧願今天自己沒來過,而且禍不單行的是,穆寒雁一個手滑札記掉地上了,當時恰恰好,沈乘風也回來了。

半蹲在地上將要撿起札記的穆寒雁,就這樣和從外面歸來風塵僕僕的沈乘風四目相對。

沈乘風眼睛尖利看到了穆寒雁手上的札記,但是他不說透,就像沒看見一般只對穆寒雁說「阿雁,你來玩了。」

「啊…對對。」穆寒雁趕緊點點頭,然後站起來,手忙腳亂得把札記放回原處,他沈乘風當做沒有看見,那麼她穆寒雁也就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還和平日一樣就好啦。

「你今天怎麼回來了啊,我聽說你明天才回來。」穆寒雁放好札記後,就邁着大步走向沈乘風,故作輕鬆,但是因為腿軟自己把自己絆倒了,不偏不倚摔到了沈乘風懷裡。

沈乘風接住了穆寒雁,低頭笑笑「阿雁這是在投懷送抱?」

穆寒雁掙扎無果,最主要的是現在心還是跳個不停,什麼小鹿亂撞,砰砰砰的。而且腿也軟,穆寒雁並不認為她現在能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