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小相公
天降小相公 連載中

天降小相公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她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游靈豈 龍兒

「我將師尊視為摯愛神祇,此等深情,師尊又豈能棄我如敝履?豈可無視我一片真心?豈敢將我拋到天庭再不理會?」「呵!孽徒!我要你這一片真心做什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怎能對為師有此妄念?」「我不管!」少年神君大步上前緊緊抱住那清麗的女子,「反正我已經跳下來了,我不是什麼靈豈神君了!」昔日師徒與天帝對賭,若靈豈七世輪迴仍與霍靈龍有緣相愛,就改變天規,允許神仙有情不料差點對賭失敗幸而最後一世,在月老的幫助下,兩人分身游靈豈和小龍兒深情相許靈豈和霍靈龍在之後也終於回到原來的身體,恢復前世記憶展開

《天降小相公》章節試讀:

余宿卻說了聲:「爺爺放心,宿宿一定會聽師尊的話。」

余家家主看了看滿地的屍體,還有自己那金碧輝煌的宮殿,對霍靈龍道:「恩人若不嫌棄,不如將我余家收了吧?從此以後,余家和整個落湖山都歸恩人所有。」

余家家主道:「今日那些來犯的魔族已被盡數殲滅,想來魔族中人一定會派人來查看一二。如果他們看到我余家人去樓空,說不定會以為我們怕了他們。若就此讓他們生了越界之心,人界將遭大難。」

「恩人若是能在這裡住些日子,應付了那些魔族,讓他們能夠投鼠忌器,不敢為禍人間,可算是造福蒼生之舉。」

霍靈龍恍然大悟,她道:「既是如此,那我自然是要住下來的,反正我出來也是四處逛逛罷了。」

霍靈龍又道:「不過你這華麗的宮殿,還是留給你小孫女吧!」

余家家主無奈,只好道:「恩人看着辦吧!」

他又提醒道:「魔族想來還會出手試探一二,恩人切記做好防備。老夫可以書信幾封送給各大世家,請他們前來幫忙一二。」

說著,他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了一塊下來,咬破手指就要寫血書。

霍靈龍滿頭黑線,連忙制止了他。

「不必如此麻煩。在靈山村我霍靈龍的醫術是最差的,但是打架我是第一名。從小到大還沒有一個人能打得贏我,那些魔族人要是再來,我定要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讓他們有來無還!」

霍靈龍這話,老人是相信的,但是想到自己唯一的孫女還小,他不敢冒險,仍然堅持要寫血書求救。

霍靈龍看着那幾個字,覺得手指疼。

她問:「余家主,咱們就不能拿筆墨寫嗎?」

余家家主一邊手上不停,一邊解釋道:「如今余家已經沒有人手可用,若要傳信,只能寫這血書,再輔以靈力,才能讓它們送入收信人手中。」

霍靈龍再次制止了他,將他手中寫了將近十個字的血書拿走了。

她不客氣道:「雖說你命數已盡,也用不着如此折磨自己。」

她從身上的小荷包里拿出幾隻紙鳶遞給余家家主,道:「有什麼話,你對着它們說,說完了告訴它們要送去何人之手。它們自然會帶着你的音信到達,你放心,這東西不見到本人是不會被任何人開啟的。」

余家家主稀奇地接過,按着霍靈龍說得做完之後,看着那紙鳶紛紛飛向不同的方向,心裏一陣唏噓。

「想不到,靈山村居然還有這等法寶。若我各大世家能有此寶貝傳信,定方便許多。」

霍靈龍道:「這玩意兒簡單,以後我教宿宿用。」

她留下一句「我去收拾殘局」,就離開了。

爺孫兩個抓緊剩餘的時間又說了些話,算是做了最後的告別。

最後,余家家主領着余宿找到了霍靈龍,從自己懷中取出一本書交到了霍靈龍手裡。

「恩人,這本秘籍是我余家世代相傳的秘術。此書,老夫便交給恩人保管了。」

余家家主看了一眼余宿,對霍靈龍道:「宿宿年紀尚小,心性不定,並不適合學習書中秘術。在此我將這本書作為恩人搭救的謝禮,也作為宿宿的拜師禮,送給恩人,還請恩人不要嫌棄。」

霍靈龍接過書,卻並未打開,她道:「好,我暫且收着,等宿宿以後長大了,我一併還給她。」

余家家主卻搖搖頭,道:「如果可以,老夫但願宿宿此生都不要碰這本書。」

他摸着余宿的頭,眼中充滿了不舍和慈愛:「宿宿,你是我余家唯一在世的人,爺爺只盼你此生平安、快樂。不要去想報仇的事,只要魔族不犯,你就不要去冒險。答應爺爺,好不好?」

余宿閉唇不語,不說答應,也不說拒絕。

余家家主知道自己這個孫女倔強,只能閉着眼睛哀嘆一聲,「終究是我把余家斷送了。」

話說完居然就沒了呼吸,余宿見此,抱着爺爺的屍體悲痛大哭。

霍靈龍有心想要安慰幾句,卻不知該說什麼,最後只能嘆氣連連,獨自走開去收拾殘局。

余宿不知過了多久才哭夠了,小小的女孩兒,用自己小小的身體,將余家眾人的屍體都整理整齊,將他們的遺容清理乾淨,在每個人屍體前唱着安魂曲。

在霍靈龍的幫助下,他們將所有餘家人的屍體都葬在了落湖山一座小峰上,那是專門安放余家人屍體的地方。

最後,霍靈龍從小荷包里拿出一個掃把,那掃把直接將魔族眾人的屍體都掃到了一處,堆成了一個屍山。

霍靈龍從天引雷召來三昧真火,將魔族眾人的屍體焚燒殆盡。

余宿站在火光之外,目光里盛滿恨意和倔強。

霍靈龍很想勸她放下仇恨,可想了想,卻什麼話都沒說。

對於這個小姑娘來說,也許仇恨是她目前唯一能夠生存下去的動力。既然如此,倒不如讓她以此為動力,好好修鍊,增強自身實力。

至於以後的生活,那就以後再說。

自此以後,修仙世家余家就此覆滅,落湖山派從此誕生。

那是余宿自己的提議,她說如今她已拜霍靈龍為師,余家已經消亡,不如將余家改成落湖山派。

霍靈龍一心想着,以後這裡早晚還是要還給余宿,就隨着小姑娘的意思去了。

當天兩人忙到很晚才睡下,余宿因為害怕,在自己房中待到半夜也未睡着,抱着枕頭去尋了霍靈龍。

到了霍靈龍房間才看到,寬大的床榻之上,已經躺了一個比她大一點的小男孩。

霍靈龍看到余宿倔強又有些害怕的表情,猜到她是害怕一個人睡,就拉着她一起睡下了。

三個人一起在落湖山就這樣住了下來,小男孩是個沉默不愛說話的人。一段時間相處下來,霍靈龍和余宿也知道,這個男孩叫阿豈,無父無母,是被人強迫帶上落湖山,後來又遭人偷襲,才受了重傷,從懸崖上跌了下去。

魔族果然派人來了幾次,每次都被霍靈龍打死幾個,獨留一個受了傷的魔族人,回去給魔族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