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降神婿
天降神婿 連載中

天降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一舉成神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紅魚 葉青山 懸疑驚悚

我出生那天,天降異象為了讓我活命,退隱的爺爺為我訂親續命二十年後,因為爺爺給的一場造化,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卻與我退婚他們太低估了我爺爺的實力,太小覷了我的背景,結果報應來了……展開

《天降神婿》章節試讀:

  我媽疑惑地看向地面,當時是上午十一點左右,太陽不是最烈的時候,卻是一天最陰的時間。

  只見地上有兩坨影子,我的影子很正常,而宋妙妙的影子卻極為的詭異。

  那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影,只有一尺多長,還在那晃啊晃的,就像是一隻貓。

  而我心底清楚,這分明就是一隻黃大仙的影子。

  「啊,這是什麼東西?」我媽反應過來後,發出一聲尖叫。

  伴着我媽這聲驚呼,宋妙妙突然身體一僵,撒開腳丫子就跑。

  她奔跑的姿勢極其邪乎,竟是兩隻腳尖墊地,跑起來異常靈動,速度極快。

  我自然不會讓她就這樣跑了,宋妙妙並沒死,她只是被控制了。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袖手旁觀。

  我急速朝宋妙妙追去,來到她身後,立刻將一道鎮妖符貼在她的後頸上。

  左手銅鈴輕搖,口中默念:「六合之間,四海之內,妖孽匿蹤,一符尋跡!」

  這是六合尋妖訣,源自《幽名錄·家仙篇》,我十四歲時就學會了,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實戰。

  口訣剛念完,宋妙妙的身體就猛地僵硬了起來,緊接着身體像是一根木頭似的,直勾勾栽倒在地。

  緊接着,從不遠處的草叢裡竄出一隻體型碩大的黃皮子。

  它衝著我齜牙咧嘴地叫了幾聲,然後一溜煙就跑了。

  這隻黃皮子和上了葉紅魚車子底盤那一隻不一樣,它毛色發白。

  顯然是一隻母的,我尋思和之前那一隻應該是一對。

  皮毛都變色了,還這麼大隻,顯然是具備了靈智,想必也修了上百年了。

  我沒對它趕盡殺絕,倒不是我怕了它,主要黃皮子這玩意報復心極強,我殺得了它一隻,它還有子孫無數。

  而我馬上就要離開了,我不想給我媽,給村子徒添災難。

  端來一碗水,我將鎮妖符燒了,灰燼化在碗里,讓宋妙妙喝下,沒一會工夫她就醒了過來。

  她有點雲里霧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也沒跟她講被黃大仙控制了心神附身的事情,怕嚇到她。

  等宋妙妙走了,我找了個地兒將那黃皮子從墓里盜出來的聘禮給埋了,這玩意我不能碰,一旦碰了命理上就說不清了。

  回到家中,我媽坐在屋子裡發獃,她這才意識到我和爺爺是一樣的人。

  「媽,話我也不多說了,我的路其實爺爺已經幫我鋪好了。我要離開村子了,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回來報答您。」我跪在我媽面前,眼圈微紅。

  我必須儘快動身,來不及講太多。

  我的命運和葉紅魚是連在一起的,村裡這母黃皮子給我下了聘,葉紅魚那邊指不定也遭難了,我得去看看。

  我媽樸素了一輩子,沒啥文化,在這一刻卻突然像是變成了一個深明大義的人。

  「黃皮,去吧,別給你爺爺丟臉。」我媽眼神堅定,目視遠方。

  拿好行李,我徑直離開。

  我不敢回頭,怕自己哭出來。

  剛走出我家院子,我媽的聲音突然響起:「有可能的話,等以後安定了,把城裡那女娃子領回來給娘看看,其實娘挺喜歡她的,真水靈。」

  這一刻,我媽總算是說了心裏話,她之前不承認,是想為自己兒子長臉。

  我一句話沒說,大步跨出。

  走出村口,眼淚終於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二十一年了,這是我第一次走出大山,孤身一人,不知前路艱險如何,不知老母是否可以一生安康。

  坐了五個多小時的綠皮火車,我來到了西江市。

  來到大城市我才發現自己適應能力很強,也許是因為從爺爺那知道了外面花花世界是什麼樣的,很快我就找到了一條老街。

  這條街叫小風街,是喪葬一條街,有置辦白事的店面,也有看事算卦的鋪子。

  看來大城市並不像葉青山說得那樣,城裡也有信風水這方面的人。

  不過我轉了一圈,發現大部分看事的都是江湖騙子,沒遇到啥高人。

  正好在小風街深處有家店鋪轉讓,我就聯繫房東盤了下來,畢竟我得先落腳。

  一共花了十一萬多,出來的時候我帶了二十萬,不過葉家退婚的一百萬我一分沒動,這筆錢是爺爺留給我的。

  安頓好之後,我就按照葉紅魚留給我的地址,找到了葉家。

  看到葉家家宅時,饒是我有了很大的心理準備,我還是驚掉了下巴。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大,第二個反應是真大!

  這已經不能說是別墅了,簡直就是一處莊園。

  而我完整打量了一遍周邊環境後,卻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被騙了,葉青山對我撒謊了,他不可能不信風水。

  因為倘若不是找了很有實力的風水師堪輿,他不可能把家宅建在這裡。

  這處莊園建在山底,背後是一座巍峨的大山,青龍山。

  青龍山在風水界很出名,傳聞宋歷年間,這裡曾發生青龍拉棺之詭象。

  當時的大國師張昭然認為這是風水寶地,有龍脈之相,死後就將自己墓穴選在了這裡,想着後代里能出個帝王。

  然而結果不盡人意,到了他孫子這一代就犯事了,被滿門抄斬。據說是因為壓不住這裡的龍勢,尋常人要是葬在這裡,後代都不得善終。

  一代代傳下來,青龍山就成了遠近聞名的凶地,是絕不能將家宅府邸建在這裡的。

  我沒上山仔細勘探,但在山腳下簡單探了一遍,我就確定了這裡確實不能建宅。倒不是這裡無脈無勢,相反山上隱隱間竟真有龍脈之相。

  但這裡卻又地藏陰氣,想要捉脈太難了,十之八九建宅就是凶宅。

  但葉青山的這處院子卻不一樣,他應該是受到了高人指點。另闢蹊徑,並未尋龍捉脈,沒非要把房子建在龍脈上,而是退而求其次,剛好避過了藏陰地,倒也能沾染到一些上佳風水之氣。

  而且葉青山家院子東南方向還挖了一條人工湖,正好隔斷吸納了青龍山上的陰氣。

  這手段了不得,在風水堪輿這一塊估摸着不下於我,這倒是讓我有點刮目相看了,確實如爺爺所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要時刻保持敬畏之心。

  可是既然葉青山信風水,他為何要騙我說他不相信呢?

  他既然信,就應該知道我爺爺的實力,他就不怕嗎?

  正納悶呢,我看到葉青山和一位花甲老者從莊園里走了出來。

  「沈老師,陳家那邊的婚事我已經退了。說實話,這兩天我心頭總有點發慌,預感不太好。真要是出了啥事,你得幫我擋下來啊。你也知道的,青麻鬼手之名不可小覷,我怕他留有後手。」葉青山對着花甲老者客氣地說。

  被稱為沈老師的花甲老者眉毛一揚,帶着點不屑語氣道:「如果陳言他還活着,我絕不會讓你這麼做。但他已經入土,而他後代又沒風水之才。陳黃皮那小子更是體弱多病,不堪大用,他家青麻一脈算是斷了。青山啊,你放心,讓紅魚和我孫子定親,這對我們兩家都有好處。萬一真出啥簍子,我來兜着!」

《天降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