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河情緣之劫起九天
天河情緣之劫起九天 連載中

天河情緣之劫起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飯飯而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天女 郎君

【快文+短篇+不墨跡】前世他們青衫佳人,驚艷了時光,溫柔了歲月這一世怎奈等閑變卻故人心,良人無歸恩愛了近千年,在這天罰來臨的最後光陰,天女卻心如死灰,只因郎君行了移情別戀之事是郎君變了心,還是無法言明的愛意太過深沉,終是給她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痛「郎哥哥,說好的三生三世呢、、、」展開

《天河情緣之劫起九天》章節試讀:

虛空扭曲,恍惚間,天女與鵲兒便被魔君帶到了荊棘林的中心。

這裡有一處頗為寬敞的石府宅院,算是魔君的府邸,裏面百魔眾魅,個個獠牙猙目,極為恐怖。

天女與鵲兒被魔君丟到了一處偏殿,看着懷中的鵲兒閃着微光,氣息微弱,天女祭出仙力緩緩渡入她的體內。

直到天女將仙力消耗的所剩無幾,才停下手中的動作,此時鵲兒的靈軀也變得明亮了起來。

「天兒姐姐……」意識恢復的鵲兒,一下嗚嗚咽咽的啼哭起來,之前她真的被嚇壞了。

「好了,好了,都過去了……」

天女依舊像以前那樣將她環在懷裡,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只是鵲兒卻不曾知在她微笑的背後,藏着無盡的悲涼。

她先前答應了魔君待鵲兒恢復,隨了他的願,跟他拜堂成親。

此刻的魔君在邸院內負手而立,看着眾手下忙碌着,一想到很快就會美人在懷,邪惡的嘴臉瞬間弧起一抹獰笑。

幾個青面獠牙,人身獸腿的小魔正拖拽着幾頭狼妖的屍身,朝那冒着熱氣的煉鍋走去,很快那幾頭狼妖便會成為他們的盤中餐。

還有一些頭戴面具的魔仆正在布置府宅,隨着一個個紅色燈籠的掛起,使這荊棘林的中心更添了几絲陰煞。

「咯吱……」偏殿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兩個小魔端着一些煮熟的餐食,放到了屋內的桌几上。

此時的天女正坐在床榻上,雙眸望着窗外的無盡昏暗,眼色迷離,有些發獃。

鵲兒在她旁邊,見小魔進來,她警惕的掃了他們一眼,身子不自覺的往天女的身上靠了靠。

兩個小魔臨走瞥了一眼坐在床榻上的天女,絕世的容顏透着死灰之氣,搖了搖頭,發出嘖嘖嘆息。

「當……」一聲,門又被小魔們從外面關上。

「這美女,魔君是從何處尋得的,當真是如花似玉啊!呵呵……」

「晚上她可就變成郎君夫人了,你說話要注意了,小心以後她給魔君吹了枕邊風,給你小子小鞋穿……」兩個小魔在門外品頭論足的笑談一番,方才離去。

之前見小魔們一走,鵲兒立刻躍上桌几,正要享用小魔們送來的美食,突然聽到了門外的議論聲。

這一聽,本來已經入口的食物,「噗……噗……」兩下,又被她給吐了個乾淨。

「我說這魔君怎的待我們如此之好,原來竟是打的如此骯髒齷齪的主意,人渣,不對,魔渣,小人……」鵲兒憤憤道,索性也不再動桌几上的食物。

天女的眸子依舊無彩的閃爍,這一日她的腦子渾渾噩噩。本以為苟活在荊棘林中清苦的度日已是最壞的結果,沒想到,如今竟要淪為魔君的玩物。

一想到魔君醜陋的嘴臉,她的心中一陣憋悶,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不知何時,萬念俱焚的天女晃過一絲神來,看着桌几旁的鵲兒,竟一副嚙檗吞針般避之若浼的樣子,她不禁有些好奇。

「你這丫頭,這吃食怎的又不合你的胃口了?」

鵲兒沒有回話,而是跳到她的懷裡,抽抽噎噎的哽咽起來「姐姐,讓我多陪陪你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命運的厄難悄然而至。

魔君府邸,燈火齊升,紅光映天,小魔們正興緻勃勃的推杯換盞,大快朵頤。

大堂為首的座椅上坐着兩個身着紅襖的人,正是魔君與天女。

魔君抬手起盞,黃湯徑直灌入口中,臉上依舊掛着猙獰的笑。

天女面無表情,她想哭,此刻卻擠不出半點淚水,她想笑,萬般沉重的心緒又牽不動木訥的嘴角。

此刻她的思緒已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腦子脹疼的很。

眸色晃動間,她竟端起一盞黃湯喝了下去,

當真是月兒彎彎映九州,個人歡喜個人愁。

「崽子們,你們接着吃,接着喝,本尊要入洞房了」魔君說罷,抱起天女,急匆匆的朝寢房走去。

「嗷……」下面的人一陣歡騰起鬨,接着又各自狼吞虎咽起來。

席間一個頭戴斗篷長相頗為白皙的小魔,隨意的瞥了一眼魔君匆促的背影,依舊不慌不忙的細嚼爛咽着,與周圍的氛圍格格不入。

待得魔君抱着天女進入內房,一腳將房門踹死。

「碰……」的一聲關門聲響,他懷中天女的身子猛地一顫,使勁的閉上了雙眼。

她雙手緊抱胸前,戰戰兢兢蜷縮着。

此刻的魔君色飛眉舞,雙眸泛着淫光。

他將天女往床上一扔,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

大手一扯,天女的紅色衣衫紛飛而落,滿園春色映入魔君猩紅的雙目,躁動着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房間內,天女出奇的安靜,任片片淚珠順着眼角滑下將床榻浸透,終究無法擺脫魔君的摧殘。

《天河情緣之劫起九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