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道送我藏寶閣,奉命替天花錢!
天道送我藏寶閣,奉命替天花錢! 連載中

天道送我藏寶閣,奉命替天花錢!

來源:google 作者:連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楠 連一

別人替天行道,而我卻要替天花錢天道認我當哥們兒,錢花的不開心他還要滅了我,這上哪說理去?既然這樣,我把仙丹當零食不過分吧?把秘籍當漫畫書送人不過分吧?喂!幫我把菜刀拿過來,對!沒錯,就是那把仙器媽媽問我為啥在手機前傻笑展開

《天道送我藏寶閣,奉命替天花錢!》章節試讀:

鴻文兩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九天玄鐵可是製作極品靈器的材料。

若是在頂級煉器大師手裡,打造出初級仙器也不在話下。

林楠就這麼把那一米長的九天玄鐵,當成路邊小攤的燒烤爐子用?

「快坐啊!師兄,你會烤肉嗎?我一路上烤廢了兩頭清風魔牛了……」

林楠抬頭看着石化當場的卓清,「嫌地下臟啊?」

一揮手,三塊鐵墩子,放到了三人身旁,「坐吧。」

卓清低頭看了看鐵墩子,又看了看燒烤爐,道:「林楠你別告訴我這也是……」

林楠無語的道:「那不就是做爐子用的材料嘛!卓清師兄,你老研究那個幹啥,快烤肉啊!」

這一會兒的時間,林楠把孜然、辣椒、胡椒粉等調料都已經擺好,眼巴巴的看着卓清。

鴻文踢了卓清一腳,大聲道:「烤!給老子烤!」

師尊發話了,給林楠高興壞了,終於可以試試這清風魔牛的味道了!

趕緊往爐子里添了幾塊木頭,準備點火。

鴻文身體抖得跟帕金森似的,道:「林楠,這幾塊木頭是鐵血古樹?煉製初級靈器的材料?」

林楠得意道:「嗯吶!這玩意兒可禁燒了,這幾塊夠燒兩個小時的。」

煉製靈器的材料都拿來烤串兒了!鴻文的世界觀要崩塌了,他趕緊拿出凝神丹,連吞了七八顆,才穩住心神。

鴻文也懶得問林楠是怎麼把這鐵血古樹點燃的了,這靈器材料,普通火焰根本無法傷其分毫。

就看林楠直接放出本命天火,鐵血古樹瞬間被點燃。

「三昧真火!」

「林楠你的本命天火是三昧真火?」

鴻文啪的一下,給了卓清一巴掌,「老子是不是在做夢?」

卓清捂着臉心裏暗罵,你做夢,打我幹什麼!

場面越發難以控制,逐漸走偏。

鴻文和卓清兩人,一邊盯着烤肉,一邊吃着凝神丹。

「神經病吧!有肉吃,還在那嗑什麼葯。」

林楠心裏嘀咕着,直接抓起清風魔牛肉,咬了一口,頓時眼前一亮。

「師兄,沒想到你手藝這麼好!待會咱們再削一塊鐵板,做鐵板牛肉怎麼樣?」

卓清聞言,連忙起身,抱着屁股下的九天玄鐵墩子,那樣子,眼看就要叫出雅咩碟了。

「師尊啊,我血壓有點高,要不你來烤吧。」

再看鴻文這時,牙咬的嘴角都流出血了。

鴻文擼胳膊挽袖子,站了起來,他實在忍不住了!

指着林楠的鼻子就要說,「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

可剛說出老子兩字,就聽林楠說:「師尊,那塊鐵墩子送你了。」

「老子……老子來烤!」

鴻文一把推開卓清,孜然、辣椒面一頓招呼,動作那是行雲流水,順暢至極。

之前還想要調查下林楠的底細呢,可林楠又是極品靈石,又是極品材料的送,現在他乾脆連師父的架子也不要,不行這師尊你來吧!

鴻文獻媚的給林楠遞上一塊牛肉,道:「林楠吶,有一事不知當問不當問?」

林楠美滋滋的吃着牛肉道:「師尊您問吧,徒兒百無禁忌。」

鴻文看着爐子平滑的切口問道:「這爐子你是用什麼挖出來的?極品靈器材料堅硬度很高的。」

林楠沒說話,直接丟給鴻文一把刺刀。

這刺刀長30公分,通體烏黑,光澤內斂,類似匕首形式,雙面帶刃。

鴻文仔細端詳,語氣盡量柔和的說:「從這材料來看,徒兒你說會不會是暗金刺呢?」

林楠心裏一陣誹腹,你擱這兒賣什麼萌呢?,嘴上說道:「沒錯,就是那玩意兒。」

鴻文努力控制抽搐的臉頰,道:「徒兒啊!那就是說,這是初級仙器嘍?」

林楠心道,還能不能讓我好好吃烤肉了,這不是廢話嗎?能切開極品靈器材料的,不是仙器是啥?老整這些沒營養的問題。

鴻文也不想聽林楠回答了,話說出來心裏就好受多了,手握着暗金刺,轉向卓清。

卓清被鴻文那快要出血的眼神嚇了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就要收起九天玄鐵。

誰知鴻文大喝一聲,「你給我放那!林楠要吃鐵板牛肉,你沒聽到嗎?」

林楠趕忙阻止,我是要吃鐵板牛肉,您那樣子是要吃人啊。

「師尊,徒兒飽了,不必勞煩師尊了。」

鴻文臉上瞬間掛上溫柔的微笑道:「徒兒,那這暗金刺……」

相信為師的暗示挺明顯了吧?按照林楠大手大腳的個性,這暗金刺……嘿嘿嘿。

不料林楠卻一把奪過暗金刺,收到意識空間里。

「師傅,這個可不行,我挑了半天,才挑出這把暗金刺,其他的要不就是太長了,要不就是太顯眼了,高鐵安檢都過不了。」

鴻文瘋了啊,還挑半天?再說你個修真者,上你奶奶的高鐵啊!你那御天梭比飛機的速度都快!

林楠上下打量了鴻文一番,道:「師尊,您不會沒有仙器吧?」

「額……這個嘛。」

鴻文心道,這小王八蛋,看我的那是什麼眼神?!沒有仙器不是很正常嗎?你個元嬰期有仙器才奇怪呢!當真以為仙器人手一把?

傅山在意識空間中,笑呵呵的丟出一把飛劍,「哈哈,這孫子太好玩了!」

一時間劍芒大盛,整個宗派大門上都映射出七色光輝。

林楠道:「師尊您別抖了,看我說的沒錯吧,這玩意兒,一拿出來又是光,又是彩虹的,這麼顯眼誰受得了。」

鴻文此刻好想大吼一聲,我啊!我受得了啊!以後這種痛苦,請都讓我來承擔!

林楠意識中對傅山說:「傅大哥,麻煩你給卓清師兄也選一把,普通的就行,財帛動人心啊!」

林楠深知這個道理,所以才給自己選了把不起眼的武器,不仔細觀瞧根本發現不了是仙器。

鴻文無比感動道:「徒兒啊!叫我說什麼好呢!」

林楠道:「別說了,拿着玩吧!還有,卓清師兄,這個給你!」

卓清直接愣在原地,我也有?立刻與鴻文對視一眼。

兩位活了幾百歲的老傢伙,緊緊相擁,抱頭痛哭。

林楠搖頭嘆氣,你們倆什麼時候能幹點人事兒?

「我特么第三章就來了,現在都第八章了!連自己住哪都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