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於星光中走來
他於星光中走來 連載中

他於星光中走來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禮知 顧隼

【娛樂圈+甜寵】【桀驁影帝×細膩攝影師】如果顧隼是飛鳥,那麼秦禮知便是他的地平線,他生於天際,但歸於大地*全世界都知道顧隼戀愛了和顧隼戀愛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顧隼的一條微博照片上了熱搜,鏡頭定格的那刻,他眼底的溫柔似乎要溢出屏幕,眾網友都在尋找那個給顧影帝拍照的攝影師,與此同時,一條無人能如流作答的匿名帖子被網友們深扒了出來,標題是:和影帝談戀愛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網友:破案了,這是嫂子(無白月光,無前女友,雙潔)展開

《他於星光中走來》章節試讀:

茶館所在的路口就有一個警務亭,作為一個良好公民,秦禮知反手就把剛才那個行徑可疑的男人舉報了。

她沒敢在這裡多做停留,坐上的士回到了學校。

顧橙果然就在學校公寓里等着她回來。

她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情。

「荔枝啊,你回來啦~」顧橙在秦禮知推門進來之後立刻湊了上去,把她的大衣接了過來,「你累不累呀?」

秦禮知面無表情的瞥了她一眼,並沒有接下話茬,她走到書桌前坐下。

顧橙別提有多懊惱了,本來想撮合一下自己親哥和好朋友在一起,結果親哥並不給力,赴約居然能赴進派出所里?

她不理解。

但顧橙對於這件事的真相難以啟齒,總不能讓他還沒跟秦禮知正式見面就先敗了印象分吧。

至於秦禮知見到的那個男人,顧橙猜想着大概是個意外。

顧橙清了清嗓子,從自己的書桌前拉過椅子湊近秦禮知身旁,「荔枝,我錯了嘛,都怪他沒這福氣!我保證我以後再也不聯合阿姨騙你去相親了。」

秦禮知停下手上修圖的動作,斜眼看向她,「顧橙,你再做出賣隊友的事我就把你掛到咱們學校表白牆上,想試試手機不停響的感覺嗎?」

「我保證!」顧橙強忍笑意。

秦禮知哼了一聲,又把視線轉回到了電腦屏幕上。

第二天一早,秦禮知按照導師的要求去了一家雜誌社做臨時助理。

一家雜誌社的攝影棚內正一片繁忙,所有人都在攝影棚內為即將開始的拍攝做好前期準備。

「把這個搬到那邊去…把浴缸灌滿水……那個誰,你過來!」一個拿着對講機的男人在忙碌的人群中揚聲指揮道,他將視線落在一個擦拭着攝像機鏡頭的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身形一頓,本能性的回眸望去。

拿着對講機的男人在看到那張小臉時微微愣神。

女孩一襲波浪捲髮披於肩背部,與她的稚氣有所不同,白皙光潔的額頭與那濃黑色的發形成極大的視覺衝擊力,那雙略圓的杏眼蘊着堅韌的柔意,她眼底灼着的光像散落一地的星河那般璀璨,在那張不施粉黛的小臉上,那抹雙唇卻顯朱紅。

秦禮知輕輕將手裡擦拭的鏡頭放置在一旁,提步朝那個男人走了過去,「有什麼事嗎?」

拿着對講機的男人回過神來,略顯訕意的掩唇乾咳了幾聲,「那什麼…那兩個新來的攝影師助理去哪了?」

秦禮知笑了笑,道:「我就是其中一位助理。」

男人一梗。這姿色不進娛樂圈真是便宜路人了。

「另一個是李恩寧是吧?」

秦禮知點了點頭,「有什麼需要我去做的嗎?」

「其他人都在忙,你去準備些茶水吧,待會兒顧影帝就來了,他來之後把茶水給他送到專屬化妝間。」說罷,男人轉身走開了,「一定要泡茉莉花茶!」

秦禮知折返回去放置好那些鏡頭,隨後走進了茶水間。

茉莉花茶的茶葉與熱水碰撞出香氣,秦禮知微微傾身嗅了嗅,滿意的蓋上了茶壺蓋。

她拿過一旁的一次性紙杯,等待幾分鐘後先給自己添上了一杯茶,那修長的手指又轉而落在了糖包之上,秦禮知輕鬆的撕開了糖包的一角,將裏面的糖一次性倒進了杯子里,她拿起勺子隨意的攪動了幾下,而後端起杯子輕輕抿了一口。

「顧影帝來了!」人多眼雜的現場里,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秦禮知剛剛撇眸過去,忽地被身側的人拉拽了出去,「快走,出去集合了。」

站在隊伍之中秦禮知一頭霧水。

別的不知道,這個影帝陣勢倒挺大。

她出神之時,有腳步聲漸近,秦禮知掀起眼帘瞧去。

先是一雙矜貴的皮鞋踏在了地板上,視線再往上移,得體的西裝褲包裹着男人結實而又修長的雙腿,他隻身着一件單薄的襯衣,似乎若隱若現着肌肉輪廓……

秦禮知竟對那張臉產生了幾分好奇。

她的視線上移,竟不偏不倚的撞進男人幽暗深邃的眸底。

這雙眼睛……

不會的,她怎麼會眼熟他。

可這莫名其妙的敵意和壓迫感是怎麼回事?

隔着幾人,顧隼與秦禮知對視着。

秦禮知微不可見的蹙了蹙眉,首先移開了視線。

顧隼在眾人的目光下沉步走進了專屬休息室。

他的身影消失後,眾人紛紛散開,繼續手上的工作。

秦禮知收起那份疑慮,捻步走回茶水間。

她走進茶水間後就發現了異樣。

桌子上的茉莉花茶連帶托盤都不見了。

甚至連她剛喝過的那杯茶一起消失了。

秦禮知思忖了片刻,心裏有了答案,她轉身走出茶水間。

那個女人打算借花獻佛就算了,居然連她的那杯茶都捎帶擄走了。

這不能忍。

秦禮知目標明確的一路快步走向那位顧影帝的休息室。

「李恩寧!」在最後一個拐角處,秦禮知揚聲喊道。

走在前面的女人卻好似沒聽見一般,直接加快腳步走進了休息室里。

秦禮知不悅的皺了皺眉,還是抬腳跟了過去。

「顧影帝,請喝茶。」剛走近門口,秦禮知就聽到了李恩寧那諂媚的聲音。

但接下來並無任何應答。

秦禮知有些好奇的探出半個小腦袋往休息室內看去。

李恩寧大半個身子擋住了那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但秦禮知仍舊隱約可以看出那男人的身形,一雙矜貴的黑色皮鞋以一副極其慵懶的姿態翹起,被黑色西裝褲包裹着的腿隨意的交疊着,即使是以那種姿態都能看得出來男人的雙腿修長結實。

之前也只是一次短暫的對視,秦禮知並沒有識清這位顧影帝的模樣。

秦禮知此時竟油然升起幾分好奇,她的視線一寸一寸的往上瞧着,恰逢李恩寧被男人的助理驅趕到一側,她也順勢看清了男人傲人的側臉,清晰的下頜線規划出男人完美的側顏。

秦禮知腦海里頓時升騰出一個念頭,下頜線殺人事件?

而後,秦禮知的視線又隨着男人的動作落在他那隻骨節分明的手上,那隻手輕輕握在一隻眼熟的茶杯上,秦禮知身形一僵,想要出聲制止他,但卻又像被人扼喉般,一個音節也發不來了。

男人的動作太快,她根本來不及多做反應,眼睜睜的看着男人輕抿了一口那杯茶水,而後他的劍眉微攢了起來,「這茶你沏的?」

他低沉的嗓音讓人聽不出明顯的情緒傾向。

李恩寧捕捉到了他疑似不悅的情愫,連忙道:「顧影帝,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負責端過來而已,是我同學泡的!我這就叫她來!」

秦禮知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動着,這男人難不成嘗出來那杯茶被人喝過了?那他還當什麼演員,直接進刑偵科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