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桃運仙尊在山村
桃運仙尊在山村 連載中

桃運仙尊在山村

來源:外網 作者:妖孽公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妖孽公子 都市言情

楊一飛偶得仙尊傳承,本想躲在山村一心求道,為何總有人纏着他不放?清純少女,別家美婦,冰山女總裁,美艷女殺手……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只想修鍊啊,我只想長生!展開

《桃運仙尊在山村》章節試讀:

第4章
造化玄功
楊振秋看着碗里清涼的葯湯,苦笑一聲,罷了,都是兒子的心意,張口喝下。
葯一入口,一股清涼瞬間傳遍全身,許久沒有感覺的身體突然打了個哆嗦,楊振秋只覺全身奇癢,尤其頸椎那裡,彷彿有萬千螞蟻在爬,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住伸手抓撓。
「爸,你,你……」楊一飛激動的指着他。
「我怎麼了?」楊振秋不解,忽然反應過來:「我能動了?」
楊一飛拚命點頭,楊振秋驚訝的抬起雙手,按住兩邊,慢慢用力,竟然坐了起來。
「好了,真的好了。」
楊振秋流下淚水,一動不能動的日子簡直比死還難受。
楊振秋起來活動幾下,剛開始還顯生澀,片刻後便越來越順暢。
「好,好。」楊振秋大笑。「我去把兔子燉了,你去買點酒,順便喊蘭花來,咱們慶祝一下。」
「好。」
楊一飛徹底放下心,出門買酒,臉色抖得沉下來。
若不是得到了仙尊傳承,他還不知道父親頸椎受損不是車禍導致,而是被人以重手法捏碎的。
他終於明白父親那句會連累他是什麼意思。
不是以後只能靠他照顧,而是對方能幹一次,就能幹第二次。
這次能對楊振秋下手,下次就能對他下手。
「父親為人和氣,從不與人爭執,怎麼會有這種仇家?」楊一飛沉思。
想起名牌大學畢業的父親蝸居在這偏僻山村內,又有這種古怪的傷勢,楊一飛皺起眉頭,父親似乎隱藏了很多東西。
打來酒,順便叫上李蘭花去家裡吃飯。經過剛才的事,李蘭花還有些忸怩,楊一飛叫了兩次才過來。
雖然心存懷疑,但看到楊振秋忙活着做飯,李蘭花還是震驚不已。
「真的好了?」
楊振秋笑道:「多虧一飛拜了個好師傅。」
李蘭花若有深意道:「怪不得一飛不怕林德旺。」
楊振秋連忙問怎麼回事,楊一飛把林德旺騷擾李蘭花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振秋怒道:「這個林德旺,仗着是村主任,管着村裡扶助款發放,越來越過分了。」
楊一飛道:「以後我會經常進山學習,你和蘭花姐在家注意安全,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
他這是為方便行事打預防針。
楊振秋道:「放心去吧,別人怕他,我可不怕。」
作為村裡唯一有學問的人,楊振秋沒出事之前,確實不用在乎林德旺。
李蘭花卻說道:「一飛長大了。」
楊振秋嘆了口氣:「可不是。幸好這孩子運氣好,碰到了好人,不然就耽誤他一輩子,我死也不安心。」
吃過飯,楊一飛找個借口進入山中。
白天他就找好地點,山中有一湖叫做青雲湖,面積頗大,是附近靈氣最密集的地方。
青雲湖邊岩石伸出一塊,凌空處於湖面上,正是修行的好地方。
入山修道,不問世事。
楊一飛盤膝而坐,閉目屏息,默運玄功,準備修鍊。
修仙者將修鍊分為築基、鍊氣、金丹、元嬰、神通、司命、渡劫、登天、仙人共九個境界,築基是修仙入門,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一個。
萬丈高樓平地起,說的就是築基期。
一般修仙者在築基期用十年就算資質不堪,而造化仙尊卻在此耗費了近百年,快要壽元耗盡才進入鍊氣期。
雖然有他資質駑鈍沒有資源的原因,也能看出築基期的重要性。
片刻後,楊一飛微微皺眉,睜開眼睛。
「靈氣太稀薄了,比造化仙尊記憶中靈氣最稀薄的偏遠地區還要不如。也難怪,按照修仙界的靈氣分類,地球算是貧瘠之地、無法之地,否則早就仙道大興,而不是進入科技社會。」
楊一飛沉思片刻:「大青山有山有水,沒有開發,算是難得的靈氣匯聚之地,尚且如此,其他地方更是不堪。想要築基成功,須得藉助外力。」
「幸好修鍊的是造化玄功,若是其他功法,恐怕要抱着傳承活活憋死在這。」
靈氣並非是一種,而是數以千萬種不同的靈氣交織在一起。修仙者一般利用的無非是五行靈氣,偶爾有特殊功法特殊體質者可汲取另外的太陰之力、太陽之力、陰煞之氣等,如果吸收了跟本身體質或功法不符的靈氣,不光不能修鍊,反而事倍功半,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但造化玄功就沒有這個忌諱。
奪天地之造化,修大道之巔峰。
修鍊造化玄功,在於一個「奪」字。
何為奪,搶也!
奪天,奪地,奪萬物,世間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皆可奪!
囂張!
霸道!
故而造化玄功又名為奪天魔功。
所以造化仙尊才從一個資質愚鈍沒有修鍊資本的人一舉成為仙尊!
諸仙之尊,見者俯首!
造化玄功講究一個奪字,只要有,我就要,不給那就搶。
就是這麼霸道!
而且修鍊造化玄功不需要額外耗費心神汲取特定靈氣,相比其他功法是一個更大優勢。
將造化玄功回想一遍,造化仙尊修鍊的經驗也都仔仔細細反覆咀嚼參悟,楊一飛對造化玄功築基篇的領悟漸漸超過當初造化仙尊修鍊時。
無關資質,而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月上高天,楊一飛突然閉上眼睛。
明亮的月光忽的一暗,楊一飛的身體似乎變成一個黑洞,周圍所有的靈氣都被吸了過去,連月光也不例外,只要到他十米之處便無路可逃。
如果從遠處看,就看到周圍一片黑暗,而楊一飛所在之處則如開了一個半徑十米的大功率燈泡,極為明亮。
憑空起風,湖水突起波瀾,裏面的魚兒像遇到災難,驚慌失措,爭先恐後跳出水面,拚命掙扎。四周樹木嘩嘩作響,全都向一個地方傾斜俯首。
啪!
輕微爆裂聲響起,楊一飛的皮膚裂開一道半尺長的傷口,如同被人砍了一刀,露出裏面鮮紅血肉。
楊一飛如未察覺,繼續修鍊。
啪,啪,啪……
一聲接一聲,一道接一道,片刻工夫,他身上陸續出現十幾道裂口,遍布全身,衣服瞬間被血浸透,化成一個血人。
巨大的痛苦籠罩全身,楊一飛身體顫抖,但仍咬緊牙關修鍊。
造化,奪天地之功,豈是輕易能得!
深山之中,無人打擾。
月落日升,一夜而過。
在旭日升到最頂點的時候,楊一飛突然張開嘴,一道半米長白練刷的射出,劈波斬浪,將青雲湖水面從中分成兩半,久久不能平息。

《桃運仙尊在山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