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桃花開滿坡
桃花開滿坡 連載中

桃花開滿坡

來源:google 作者:沉沉的谷穗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金煥 田香草 都市小說

一個才華橫溢的農村青年,在現實當中屢屢碰壁,他諾守真愛,卻被所愛的人拋棄;他忠於職守,卻在工作中不時遭人暗算經過人生的磨礪,看他是如何成長,怎樣強大……展開

《桃花開滿坡》章節試讀:

即將畢業的女高中生薑亞虹,手裡攥着一張新來的《西京日報》,從學校向縣委大院返回的途中,走起路來就像飄在雲彩上面似地腳底生風,心裏喜悅的心情難以言表。

這張報紙的副刊上,用將近半版的篇幅,刊登着一篇小說,題目叫《桃花灼灼》,作者是沈金煥。當然嘍,不用說也就是父親近來張羅着給自己介紹的對象。年輕的女中學生想入非非,如果真的能和這位才華橫溢的青年才俊喜結連理,她今後的人生道路將會是什麼樣兒呢?

姜亞虹再有一月左右就高中畢業了。這年月的學生高中畢業後,居民學生下鄉,農民戶口的回鄉。她的父親儘管是組織部長,可家裡還是農民戶口,畢業後也就回鄉這一條路橫在她的眼前。

這兩年,在縣城上高中的階段,她就借宿在父親單位宿舍一體的房子,這條件比農村學生擠在集體宿舍不知要優越多少倍。上晚自習前在學校的閱覽室里無意間發現這張報紙後,她就順手牽羊,偷偷裝在自己的褲兜裏面。放學後則掏了出來,大大方方地拿在手裡。回到縣委辦公大樓後,她要給父親一個驚喜,讓父親也看看這篇小說。

姜亞虹就是抱着這樣的心理,喜洋洋地衝進了縣委大樓上組織內父親的辦公室內。

辦公室內的燈亮着,部長汪榮晚飯後沒事幹,坐在辦公桌前,正好也拿着那張報紙在閱讀。這個年月,新聞媒體少得可憐,一旦小縣內有人在省內的報上發表一篇作品後,就會驚天動地,引來很大的反響。晚飯的餐廳上,不少機關的幹部都在議論,說今天的《西京日報》上發表的一篇小說,是年前七道灣公社那個寫《桃花開滿桃樹坡》的小夥子寫的。姜榮飯後就在自己辦公桌上新來的報紙裏面找到這張報紙閱讀。

當姜亞虹悄悄走到父親的面前,打算拿出報紙時,這才發現父親正在聚精會神地看着那頁報紙呢?

她驚喜地問:「爸爸,原來你也在看沈金煥寫的小說呢?!」

姜榮這才回過頭來:「怎麼,你也看了?」

姜亞虹把自己手裡的報紙展開:「我還專門帶了一張,說是讓您老也看看呀!」

「哈哈!」汪部長笑了笑,「這沈金煥確實還是個難得的人才啊!」

「看你說的,不是人才能進入我老爸的眼裡嘛!」姜亞虹不失時機地遞上話頭。

「如果你倆的事真的能成的話,吳家店公社秘書的位置還缺一個人,最好讓他去在那個崗位上鍛煉鍛煉。」姜榮說。

姜亞虹一聽高興了:「還是我老爸好,考慮得真是周到。」

姜榮接著說:「前一段給你三叔說了,讓他給幫忙通傳這事,也不知他給說到了沒有,到現在也沒給個答覆。不過嘛,現在的年輕人講自由戀愛,那沈金煥你又認識,不妨主動點,你們自己也多接觸一下。可能比介紹人介紹的還會好些。」

「那好,爸爸,明天是個周末,我回家後就主動去找他,和他聯繫聯繫!」

星期六這天傍晚,姜亞虹從縣城回到家裡後,匆匆吃過晚飯後,就準備去找沈金煥。

好在她所在的姜家梁大隊距離梨樹坡也就三里多路,她和母親打了個招呼後,就向梨樹坡走去。

沈金煥一般不在家裡住,吃過晚飯在家裡幹了一會兒農活後,就去學校。他感覺學校里的環境比家裡好,適宜於晚上看書學習和寫作。

當他剛走到距學校大門不到百米遠的時候,與姜亞虹打了個照面。

「沈老師好!」姜亞虹一本正經地招呼。

「是亞虹呀!你幹啥去呀?」沈金煥問。

「我能幹啥去呢?是專程給你沈老師、沈作家報喜來的!」姜亞虹說著,揚了揚手裡的報紙後,順便遞給沈金煥,「這張報紙上有你的大作,我專門給你送來的。」

「這個,這個……」沈金煥心裏還真有點激動,稿子他是投了出去,用不用還不知道,這農村的報紙送的總是遲兩天,還真沒有看到自己的作品變成鉛字呢!姜亞虹給自己送上門,無異於雪中送炭。他一時有些感激,也就顯得語無倫次,「謝謝。謝謝亞虹,你真好!」

說了「你真好」三個字後,沈金煥感覺自己有些失言,這姜亞虹給自己送報紙上門肯定是個借口,絕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想法歸想法,對自己的作品先睹為快比啥都重要。沈金煥急忙打開報紙,可是天已經黑乎乎的,什麼幾乎是一麻目,啥都看不清。

倒是姜亞虹機靈,隨即打開自己隨手帶的手電筒照到上面,沈金煥這才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那篇新作《桃花灼灼》。

沈金煥粗粗瀏覽了一下,收起報紙後再說:「亞虹,謝謝你!」

「謝謝我就完事了?」姜亞虹反問,「我黑燈瞎火跑了幾里路,就是專程為你送報紙來了。」

「那,那你還有事嗎?」沈金煥其實也是明知故問。

「你說呢?」姜亞虹的性格十分直爽,說話不藏不掖,「天黑了,我倆站在這兒也不是事。我得返回去,你送我一程,咱邊走咱邊說。」

是呀,這天已經墨黑墨黑,讓人家一個大姑娘獨自回去,還就是不安全,沈金煥只好順從,兩個人向著姜亞虹的來路重新折回。

路上,姜亞虹也不繞圈子,直截了當地問:「楊媒婆給你說的咱倆的事,你的態度如何?」

沈金煥反問:「楊媒婆沒給你家裡反饋意見嗎?這事我不同意。」

「什麼,你不同意?」姜亞虹感到有些詫異,「我配不上你,還是我家裡的條件差,高攀不上你家呢?」

「都不是的,你想多了!」

「那你得給我一個理由!」姜亞虹窮追不捨。

「亞虹,不是你配不上我,也不是我不喜歡你。關鍵的一點是我已經有了自己心儀的人。我們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戀愛關係。」

沈金煥只好把自己和呂錦雲的事告訴姜亞虹。

聽了他的介紹之後,姜亞虹直說:「金煥哥,即使你們訂了婚,在沒結婚之前,都有隨時可以解除婚約的權力,何況你們這才是在談戀愛。我就喜歡你,我感覺應該是咱們倆成為一對,你的另一半不屬於呂錦雲的。在婚姻大事上你要好好掂量掂量,你們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沈金煥還是那個觀點:「亞虹,我相信愛情,也珍惜自己的初戀。如果沒有呂錦雲,或者我會答應你的婚事,可現在既然我倆在談,我可不能背叛她。」

「愛情是個屁,初戀是個屁。你要向前看,要為自己着想。我爸昨天還說了,如果咱倆的婚事能成的話,想讓你去吳家店公社當秘書去呢?你不要把自己的前途用腳踢了。」姜亞虹以為她說出這最後一句頗有吸引力的話後,會引起沈金煥的注意。

沒料到沈金煥卻說:「亞虹,人要堅守最起碼的道德準則,不能瞅高篾低。再說,更應該有自己做人的底線。」

說話之間,已經到了姜家梁的村口。

沈金煥說:「亞虹,回去吧!你確實是個好姑娘,相信會找到好對象的。我祝福你!」

汪亞虹頭也沒回地走了。

沈金煥也只好轉過身,朝着桃樹坡的方向往回走。

一會兒,傳來姜亞虹憤恨的謾罵聲:「沈金煥,我真希望回去的路上讓狼把你給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