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連載中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

來源:google 作者:龍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青痕 龍草

【爆笑+系統+玄幻+無女主】沈青痕穿越到天界成為貪狼星過着每天無所事事,偷龍摸鳳的日子,一過就是三百年忽然有一天,在他烤龍肉的時候,發現下界紫氣東來,人族氣運鼎盛「我去,這要是下去割一波韭菜,豈不是直入混沌聖境!」剛巧此時,玉帝派沈青痕下凡行善積德,收集氣運沈青痕自以為這一波穩了結果下界才發現玉帝沒給他天道加持,他的真身帶不下來下界靈氣稀薄,他的靈氣不斷逸散在他馬上就要崩潰的時候,忽然系統覺醒沈青痕又活過來了,但是還沒嘚瑟兩天,卻發現系統是個奸商,而且很可能是個倒爺……於是沈青痕眼裡的螻蟻,拿他當螻蟻,韭菜想割他韭菜……展開

《貪狼下界:救命!這茬韭菜想割我》章節試讀:

「這樣不行!」

沈青痕把狼崽遞給少年,「你先抱着!」順手接過他的獵刀,運轉幻羽隨風,直接出現在巨狡身側。

「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蒼啷」獵刀在巨狡身上划過,只留下一道淺淺的血印。

「我去!這防禦略高啊……」沈青痕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管了,回靈丹!」

沈青痕意念一動,一瓶回靈丹就出現在他手裡。

「300功德點啊!」沈青痕的心在滴血。不過此時也顧不上這些,自己吃了一顆,然後隨手一彈,一顆回靈丹就朝少年飛去。

「嗚嗷!」剛才還縮在少年懷裡的小毛球突然一個虎撲,把回靈丹搶到嘴裏。

「嗷嗚~」小毛球身上爆發出一陣奶凶奶凶的氣勢,頓時吸引了狡獸的目光。

「你個傻狗……誒,不對!」小毛球身上爆發出的氣勢,分明帶有一絲天地靈力,「這小狼有古怪!」

「這個給你!」沈青痕顧不得多想,將一顆暴血丹彈進少年嘴裏。

回靈丹這麼貴的玩意,已經浪費一顆了,沈青痕可捨不得再多拿一顆出來。至於暴血丹的副作用,畢竟死道友不死貧道嘛,何況又死不了。

少年一口吞下,頓覺精神一振,力量在體內翻湧。

「趁現在!」沈青痕一聲招呼,少年獵戶三箭齊發,分別朝狡獸的雙眼和心窩射去。

狡獸躲閃不及,仗着自己皮糙肉厚,抱着腦袋猛地一趴,屁股撅的老高。

「噌噌噌~」三支箭射到狡獸身上,直接從它身上蹭了過去。

「好機會!」沈青痕雙手持刀,對準花心,猛地一捅,「噗嗤~」

「嗷~」巨狡終於明白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少年獵戶坐在一邊大口喘着粗氣,毛球對着聚狡聞了又聞……

【叮,恭喜宿主越級打敗易筋境實力妖獸。戰鬥評價:優秀!】

【宿主自身實力提升至聚氣四段!】

「對了統子,我老聽別人說什麼易筋境、鍛骨境什麼的,我想問,我現在在人族大陸屬於幾流高手?人間界的實力等級到底是怎麼劃分的……」

【滴~滴~滴~系統能量不足,需要休眠,系統能量不足,需要休眠……】

「統子你特么……」

【滴~滴~滴~系統能量嚴重不足,系統低血糖,需要冬眠……】

沈青痕還想要刨根問題,一旁的少年匆匆站起身來:「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不必客氣,我看你這身打扮是個獵戶吧,這頭狡獸兇猛異常,皮毛也非常結實,你把它皮毛剝下來,應該挺值錢的……」

「多謝公子,狡獸全身都是寶,皮毛堅韌可做戰甲,血肉於人是大補。不過既然是公子救我一命,這狡獸理應歸公子所有……」

「不必客氣,我倒是想問一下,你可知道人間武者……」

【叮!溫馨提示:狼崽「毛球」血脈不凡,請宿主多加留意……】統子趕忙出來打斷。

「統子你……」

【系統嚴重透支,系統嚴重……啊!我斷電了……】

統子臭不要臉的裝死,沈青痕也無可奈何……

「奸商啊!」沈青痕仰天長嘆。

「奸商……什麼奸商?」沈青痕最後一句不是意念對話,被少年獵戶聽到。

「不知公子高姓大名?不如到舍下一坐,也好讓我略盡地主之誼……」

「沈青痕。」

「原來是沈公子,在下蕭子軒,這是毛球,請~」

沈青痕跟蕭子軒聊了一路,原來蕭子軒還有個妹妹,叫蕭子晴,兄妹二人相依為命。

當初是飢腸轆轆的小毛球,被野獸追的走投無路,闖進了他們家,蕭子晴給了它一頓飯吃。

後來蕭子軒到山上打獵,發現毛球有時候會去土地廟偷吃貢品,就經常帶上東西到土地廟拜祭。

一來二去,毛球不怕生,遇到蕭子軒兄妹也不跑了……

「原來毛球這個名字也是令妹取的啊……」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到了蕭子軒家。

「哥!你回來了,咦,怎麼還有其他人……」

沈青痕:「你妹妹她的眼睛……」

「哦,我幼年生了一場大病,然後眼睛就看不見了,這位公子,請進……」

沈青痕抬眼端詳,只見蕭子晴面色素白,黛眉如月,一雙柔美的大眼卻沒有神采。與青羽相比,卻是另一種素雅的美。

沈青痕問蕭子軒:「令妹的眼睛請過郎中嗎?」

「請過無數郎中,都束手無策,唯有三年前……」

「哥,別說了……」

「三年前怎麼樣?」

「三年前來了個道士,善能醫治疑難雜症,他開了個方子,說是能藥到病除,只是……」

「只是什麼?你想急死我啊!」

「只是其中一味葯叫七星綺羅,十分難得。我們打聽到飛星門可能有,想去求得,卻不料直接被拒之門外……」

「飛星門啊,或許我可以想想辦法……」

「哦?」蕭子軒的眼睛裏又燃起了希望,「噗通」一聲跪在沈青痕面前,「沈兄若能儘力一試,無論成敗與否,我蕭子軒從此唯沈兄馬首是瞻。」

「快起來,快起來……」

「沈公子,別聽我哥亂說,據說那七星綺羅是飛星門前代老祖收藏,十分貴重,斷不會輕易與人……」

【叮,支線任務:七星綺羅】

【蕭子晴的眼睛只缺七星綺羅一味主葯就能恢復光明,你忍心看着不管嗎?不妨趁着這次飛星門內亂……】

「統子,你又來電了是嗎?」

【啊!蓄電池用完了……】

「飛星門前代老祖啊……需要從長計議……管他的!先混進去再說!」

沈青痕掏出飛星門陳長老的令牌:

「這是飛星門陳長老的令牌,你們先去白雲城找青羽香鍋的掌柜青羽姑娘,托她照顧一下子晴姑娘。

你去飛星門找陳長老求他幫你拜入飛星門,我十天之內去與你們匯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