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對我的特別
他對我的特別 連載中

他對我的特別

來源:google 作者:闕璇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木秋白 沈雲流 現代言情

在南疆,正好隨我們回蜀中來時騎馬,回程時顧及蠱仙人的身體,也為了掩人耳目,買了輛馬車,沈雲流在外架馬,我和木秋白跟蠱仙人坐在馬車內蠱仙人基本不說話,我也不太展開

《他對我的特別》章節試讀:

在南疆,正好隨我們回蜀中。
來時騎馬,回程時顧及蠱仙人的身體,也為了掩人耳目,買了輛馬車,沈雲流在外架馬,我和木秋白跟蠱仙人坐在馬車內。
蠱仙人基本不說話,我也不太想靠近他,因為太冷,陰鬱的氣息宛若實質一般籠罩在車內。
我緊挨着木秋白取暖,他就像是一個大暖爐,挨在一起的地方都暖融融的。
「前輩,你冷不冷?」
蠱仙人的幃帽很大,垂下的帷幕都堆在了座位上,長時間一動不動。
「不冷。」
蠱仙人性情冷僻,甚少說話,沈雲流問他問題,他是選擇性回答,但我與他講話,每每都有問必答。
我覺得奇怪,木秋白也覺得奇怪。
原以為是沈雲流長相較凶的原因,便讓木秋白去試探,蠱仙人卻更不樂意搭理他,隔着他的幃帽,我們都看不見他的神色,判斷不出他的情緒。
僅僅從這種差別對待中感覺到他對我的特別。
是以不約而同地默認由我照顧他。
我倒是無所謂,蠱仙人什麼都配合,我並不累,只是偶爾的肢體接觸,回回讓我覺得涼到骨頭縫裡,他卻一無所覺。
給他熬的葯,他喝的利落,不覺得苦。
給他換藥,他一聲不吭,不覺得疼。
我便驚疑,眼前的這個人,當真是個人?
腦海中乍然想到南疆可驅死人的蠱術,便去問了沈雲流,他淡淡地瞧了我一眼,微嘆了一聲,「是活人。」
沈雲流日日給蠱仙人診脈,我自然不會懷疑他的判斷,只是偶爾感到詭異。
這麼想不太尊敬,但我時常感覺,我面對的彷彿不是人,而是一具會呼吸的屍體。
馬車突然停頓,我們的身體都歪了歪。
木秋白挑開帘子,破空聲一響,一根利箭霎時間釘到車璧上,尾羽劇烈地顫抖。
「把他交出來!」
我們行程低調,這還是第一次被蠱仙人的仇家找上門。
我鬆開拽木秋白領子的手,立刻起身去幫沈雲流的忙。
但剛轉了個身體的方向,同時被兩雙手拽住。
蠱仙人蒼白的手緊緊攥着我的衣角,顯然是不想讓我出去。
木秋白剛劫後餘生,額頭上還留有冷汗,但他死死握着我的胳膊,「你留在這裡,我出去。」
「你?」
我一挑眉。
不是我看不起他,是木秋白的武功真的拿不出手。
他飛速將我按回座位上,又從懷...

《他對我的特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