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鎖春深
鎖春深 連載中

鎖春深

來源:google 作者:半老李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慎晚 現代言情 賀霧沉

慎晚的母親是商賈之女,當初與皇上一夜荒唐,才有了她後來,她被接回皇宮,做了公主,哪知道那些皇子公主們,誰見了她都要踩一腳!殊不知,搖搖欲墜的皇朝,正是用她帶回來的大半家財才堅挺到現在為了報復那位接她回來的丞相,慎晚挑了丞相家的公子做了駙馬……...展開

《鎖春深》章節試讀:

賀霧沉原本還沒想好該用什麼樣的狀態去面對公主,雖說昨夜做的那種親密的事情,但實際上,他們兩輩子加起來說過的話都沒能超過十句。
他更沒有想到,再次見到公主,卻是三日後的重陽宮宴上。
慎晚一身紅衣,坐在公主席位之上,明艷不可方物,猶如久居黑夜乍現剎那煙火般衝擊着他的雙眸,讓在場眾人都不能忽視。
屋內儘是些公主駙馬,以及帶着些姻親關係的同輩官員之子,他們似乎在說些什麼,見到他來,皆是一愣,一雙雙眼睛直往他身上落。
可唯有他的妻子慎晚,眸光緊落在他身上一瞬便挪了開,好似多看一眼能髒了她一樣。
磐陽長公主倒是打破沉默率先開口:「賀郎君來了?
快些入座。」
賀郎君?
已做人夫的郎君,倒是稀奇。
慎晚原本不耐煩的神色突然閃過幾抹玩味:「我的駙馬來了,長公主瞧着倒是比我還要高興些。」
她這話一說,眾人臉色各異。
賀霧沉少時也曾做過太子伴讀,而太子與磐陽長公主乃是雙生子,故而磐陽與賀霧沉也有幾分青梅竹馬的情誼。
旁人也許不知曉,但慎晚多少還是知道些的,磐陽曾經明裡暗裡說著日後賀家郎君會是她的駙馬,可奈何人家乃國之棟樑,太子哪捨得讓這麼個好苗子。
本朝駙馬不許官職,磐陽求了許久無果,最後被許給國公府那個不需要官職便能繼承爵位的長子。
如今一個已嫁做人婦,一個尚了公主,二人再見面,也就只能稱一句妹夫,當真可憐。
想到此處,慎晚險些樂出了聲音,她衝著賀霧沉招招手,似喚小貓小狗般:「你過來我身邊坐。」
賀霧沉視線掃過眾人,面上亦沒什麼過多的神情,倒是十分聽話地行至慎晚身邊坐下。
接着,他在眾人的視線之下,伸手拿過慎晚手中的橘子,用他一貫清潤的嗓音道:「少用些,容易起肝火。」
慎晚被他的動作弄的一愣,她不耐煩地皺了皺眉頭,本是十分抗拒他這般親昵的舉動,但她突然看到磐陽那張窘迫到漲紅的臉,心下突然有了主意。
她伸出一根手指來,輕輕挑起賀霧沉的下顎,似個青樓恩客看着賣身姑娘般,開口調笑到:「無妨,晚上你來為我敗敗火便好了。」
說著,她指尖在賀霧沉唇角刮過:「這幾日鋪子忙,冷落了你,今晚都補上。」
賀霧沉呼吸一滯,實在沒想到慎晚能說出這麼句話來。
她說的話極為曖昧輕浮,聽到此言的人都弄了個紅臉,其中磐陽更甚。
「裴慎晚,你,你知不知羞!」
清脆的女生陡然響起,是坐在磐陽身邊的七公主茯陽,她如今不過十三歲的年紀,脾氣性子根本不如磐陽沉穩,向來是個一點就着的炮仗。
她已經忍了許久了,一直被磐陽壓着,如今已然是忍無可忍才開口。
「不就是成了親嘛,誰家已為人婦的女子能像你這般口無遮攔?
真是丟了我們東氿皇室的臉!」

《鎖春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