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宿命之小鳳凰和小王子
宿命之小鳳凰和小王子 連載中

宿命之小鳳凰和小王子

來源:google 作者:蛋包飯好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痕瑤 菲爾

一份恩情,一個稚嫩的笑容,襁褓中的她便牢牢的印在他的心中再見時,她已父母雙亡,仇家當道他的父親留她在他身邊,相依相伴兩個人都背負了太沉重的命運,宿命的齒輪開啟……原來愛與不愛,見與不見都已註定開篇主cp身份設定是:皇竭力想用不受寵外殼保護的、失去母親的小皇子菲爾and暫失能力並失去記憶、託身將軍女兒的小鳳凰痕瑤後期兩人身份變化較多,尤其男主,感興趣的小可愛們期待探索不be主cp,放心食用排個雷:一、架空歷史,有些神幻色彩;二、穿越會在後文提到,但和大多數穿越文的穿越不是一個概念;三、挖坑較多,不要着急,有坑必埋作者碎碎念:高中寫的手稿,後來敲到電腦上的本來起的名重複了,我我我…起名廢,先這樣,看多了感覺現在這名字也還挺可愛的作者不靠寫文吃飯,也比較佛系,當然希望更多人看,能滿足我的成就感和小小的虛榮心,但最重要的還是你們看的開不開心作者是個寫作廢的理工女,這是我第一次寫但潤色了五六七八次的稿子了,如果文筆不太好但是故事還行,還請各位小可愛海涵~劇情純屬虛構,與真實史實無關;文屬原創,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展開

《宿命之小鳳凰和小王子》章節試讀:

六個月後,孩子在萬般磨難下還是出生了。皇妃生產,普天同慶。皇對這個孩子尤為喜愛,起名菲爾。

恰巧此時宮中另一妃子懷孕。不久後,妃子的孩子竟不幸流掉,妃子也離奇死亡。皇妃遭人陷害,被入宮調查的文官帶走入獄。皇盛怒之下要治罪於文官,要求文官即刻釋放皇妃,卻不想文官殺害皇妃污衊說皇妃畏罪自刎而亡…

一年前,菲爾的天靈力開始增長,於是皇便開啟了他的天靈查看記憶,無意中被菲爾察覺。本皇想藉此記憶在菲爾不知情的情況下秘密處決文官,不想還是被菲爾知曉,從那之後菲爾變得比以前更加沉默,卻也更加努力。

別人也許不知道他背負着什麼,可是他的努力皇和痕霜將軍一家都看在眼裡。心疼小小的孩子,卻知道他是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保護所愛的人。

皇怕這件事在菲爾心裏留下陰影,便讓痕霜去開導,痕霜就永遠記住了那一幕—一個像星星一樣的孩子,眨着眼睛,「母妃是愛我的,用了她整個生命去愛。這麼深沉的愛,我怎敢讓她失望。將軍你放心,我不恨任何人。」

皇還記得菲爾剛知道母親慘死的真相的那幾日晚上,每每做惡夢都把自己小小的身子縮成一團,喃喃「母親死在我面前,我卻什麼也不能做。父皇,我好無能…」

『是父皇沒有保護好你們,才讓你和夢兒受盡了苦難。孩子你知道嗎?雖然我是皇,卻也有許多迫不得已。在知道你母妃死訊的時候,明知她不會自尋短見卻沒辦法幫她報仇雪恨,那時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無力感,才知道人生在世,即便權傾天下也沒辦法事事如願。』

皇抱着菲爾小小的身子嘆息,卻信誓旦旦的開口「父皇保證,只要你好好的活着,父皇一定會助你強大到能保護所有你想保護的人!一定!」

……

「皇,我很想你,很想我們的寶寶。他還好嗎?長得很漂亮吧。」皇妃坐在樹林里的鞦韆上,風吹過,長發貼在臉頰上,美得就像不染凡塵的仙子。背着的身子突然轉過來,眼神裡帶着一絲責備和愧疚,卻被更深的愛覆蓋,「為什麼你從來不帶他來看我?難道他…」

皇想伸手,卻不料手掌穿過了夢兒的身體;想開口,卻發現發不出聲音來。『夢兒,我在這裡,孩子很好。我給他起名菲爾,還記得嗎?你說曾經有人託夢給你,說以後這世界的王者,是一個叫菲爾的人,他很幸福…我知道,你不想讓他成為世界上最厲害的人,可是你不知道,不成為這世界上最強的人,就誰也保護不了。就像我,保護不了你。』隨着幾滴濁淚,天哄哄得打起了雷,雨把整片樹林沾濕,頓時氣氛沉悶地壓得人喘不過氣。

「你哭了嗎?」夢兒一下下抓着漫天抓不住的雨,臉上不知是雨水還是眼淚,卻笑了,「皇,我知道你為我做的一切。我愛你,可是你要站起來繼續生活了。以後,我不會再來你的夢了。放心,我在這個世界過得很好。」

……

轟隆隆--

下雨了,就像在訴說別離。

「夢兒!」皇突然從睡夢中驚醒。從文官被處決以後,他已經很少再夢見夢兒了,而這一次,他聽到了離別的聲音…

『夢兒,再見了。』眼角血一般深紅的淚水隨着天靈消散…

皇、還是那個生殺予奪的皇者。

在痕霜將軍添了一雙兒女的一年後,皇的姐姐莫薇兒懷着孩子回到皇城。

本來莫薇兒不知自己已有孕,在回宮時暈倒了才發現的。胎兒才是不到兩月。

皇和姐姐自小相依為命,自然對姐姐重視的緊。得知皇姐有孕便接到宮中讓皇醫務必盡心照顧。皇姐對宮外之事絕口不提,皇沒問出來什麼只好作罷。

莫薇兒一直是爽朗的性格,自小帶着弟弟闖蕩江湖。後來皇成了皇,莫薇兒不喜歡宮裡的束縛便一直在外遊歷。這次從外面回來後,莫薇兒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有時會對着空氣說話,有時候笑着,有時候會突然放空看着窗外好像很迷茫,有時候又會流眼淚。有人的時候卻又很平靜,像沒事一樣。

每過一個月靈燕便會從宮外傳來一封書信,可是從來沒有被拆開過。每次有靈燕落在肩膀,莫薇兒都會看着靈燕良久,然後解下書信扔到火盆中,看着信被燃為灰燼,又轉而看向窗外發很久的呆…

「長公主殿下,皇來看您了。」

莫薇兒收回目光,眼神卻散渙得沒有目的一樣,「皇弟,你來了。」

「皇姐。」皇在她身邊坐下,看着日漸消瘦的皇姐着實心疼不已,「聽她們說你又在宮裡坐了一天。天天悶着會生病的,出去走走吧。」

「好。」莫薇兒沒有爭辯,畢竟皇整日忙碌,還要操心來這裡看自己,「弟弟,宮中太悶,我想出去走走。」

「…」

懷孕五個月後,莫薇兒實在受不了宮裡的氣氛,好說歹說皇才同意讓皇姐到痕霜府上休養着。

「天漸漸涼了,長公主加件衣服吧」冷夫人拿着皮裘披在莫薇兒身上。雖然是皇的姐姐,可是並不比自己大很多。一眼看上去,不過是個清朗的小女孩。

「好。」莫薇兒回過神,笑着把皮裘裹得更結實了些,「你也叫我姐姐就好。」畢竟是從小摸爬滾打長大的,莫薇兒不喜歡別人對她畢恭畢敬,痕府又是將軍府,為人豪爽,也不喜歡那些條條框框,便同意了。

「那我就和皇一樣,喊你皇姐了。」

莫薇兒看着熟睡的痕瑤看得出神,「哦…好。」披上衣服後。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夫人,瑤兒的身邊怎麼落了這麼多羽毛?這是…」

「我們也不知道。瑤兒出生後,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褪一次羽毛,可還是孩子樣子也看不出什麼異常。霜也找皇醫幫忙看過,皇醫也看不出有什麼,只是每次褪羽瑤兒的天靈力都會增加很多,估計現在已經不在我和霜之下了。」

「看來以後是要做大事的人啊。」莫薇兒摸了摸痕瑤的頭,熟睡的孩子翻了個滾,趴到了搖籃里正閉着眼睛休息的冷月身上,冷月睜開眼睛看看妹妹,抓掉痕瑤的手繼續休養生息。

「那就借皇姐吉言了。」冷夫人笑笑,「皇姐懷有身孕,還是早些休息吧。」

「好,夫人不必掛心於我。」

《宿命之小鳳凰和小王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