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碎心難拾
碎心難拾 連載中

碎心難拾

來源:google 作者:負相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羋成俊 連雨彤 霸道總裁

那個霸道男人竟在哥哥的新婚之夜,闖進她家要她代為還債不但將她軟禁,更把她當成縱慾的對象她刻意讓自己對愛的感覺死掉,甚至壓抑自己不能對他有反應然而他的心已被醜陋的報復念頭所蒙蔽,永遠只會將她當成他身下喵喵叫的寵物,還以她家人的安危威脅她,讓她氣怒憤慨,卻也無處可逃……展開

《碎心難拾》章節試讀:

連雨彤和他目光相鎖交纏,看不穿他眼底的真正意思,只能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希望他早日對她失去興趣……
羋成俊離開後,連雨彤全身禁不住打着寒顫。
她站起身,淚水聚集在臉龐,她將面頰貼在玻璃窗上,心中湧現深深的憂懼,毫無疑問,她是很難脫身了。
這就像是一場賭局,而且是一場不公平的賭局,她的對手太強,恐怕她很難贏了。
下雨了,雨聲很大,偌大的房子一片寂靜,雨滴像擂鼓般猛敲擊着她的心坎。那個混蛋讓她背上污名,她好很他。
和南宮柳結婚前,她一直讓家族、讓父親主宰她的生活;結婚後,南宮柳默許她過着自我放逐的生活,因為他也是一個自我放逐的可憐富家子。
她和南宮柳過着像朋友般的婚姻生活,偶爾彼此還會互相慰籍對方失落的靈魂,日子也挺愜意的。
但是那樣的日子隨着南宮柳的驟逝而消失。
翌日一早,小娟像只快樂的小鳥飛進連雨彤房間,也是羋成俊的房間。
羋成俊在她被擄來的這個星期里,很少在家過夜,就算在家也是睡在書房。
「南宮太太,有客人找你。」
客人?她不該有客人啊!連雨彤隨着小娟來到大廳。
「我好像對你有點印象。」她看着眼前陌生人。
「我叫張隨沖,是南宮的大學同學,你們的婚禮我是男伴郎。」
原來如此,她記起來了。「南宮……」
他了解地點點頭,「我知道那個不幸的消息。」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羋成俊不是為了防範他逃跑,布下天羅地網了嗎?
「我是羋成俊的左右手,為乘風銀行集團效命。」
「我現在是囚籠里的鳥,飛不出去了。」如果可以,她想請他幫忙。
張隨沖看穿了她的心思。「恐怕我幫不了你的忙,不過如果有什麼其他事我幫得上的,我一定儘力而為。」
「你叫他放了我。」
「不可能,我在這方面沒這麼大的影響力,對於囚禁你一事,他很堅持。」他無奈極了。
「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
「當然可以,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讓你更安心地住在這裡。」
連雨彤巧妙地支開小娟,因為小娟是好奇寶寶。
「你想知道連家哪裡得罪了成俊是嗎?」
連雨彤點點頭。
「你的嫂子……趙茹諍,本來是成俊的女人。」張隨沖也不想拐彎抹角,知道多少就說多少,一點也不啰嗦。
這些日子來,連雨彤猜遍了許多理由,就是不會猜到這一層,她沒有想到羋成俊會和自己的嫂子有交集。
「怎麼會這樣?」而她竟成了替罪羔羊。
「這個問題的答案,有機會你可以問問趙茹諍本人。」
她呆在一旁,久久無法回應。
「給成俊一點時間,你會發現他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壞。」張隨沖知道自己管閑事的毛病若是不改一改,有一天可能會有苦頭吃。
「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她低聲說道。
「不要這麼武斷,我認識成俊很多年了,許多女人都愛他,他有可愛的一面。」張隨沖覺得自己好像電視郵購的推銷員,一直試圖說服買主青睞架子上的商品。
「我不是那些女人。」她說得很冷淡。
「你安心住在這裡,成俊不會傷害你的。」
「他已經傷害我了。」她脫口而出。
「他……是嗎?」張隨沖挑起一道眉,忍不住往那方面想去,但卻不敢太囂張地問長問短。
「在你眼中魅力十足、有可愛一面的那個人,分明是個魔鬼,他侵犯了我……」連雨彤一思及自己所受的羞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成俊,侵犯了你!?」張隨沖的下巴快要掉下地了。成俊從來不會勉強女人,通常都是女人心甘情願等着爬上他的床。
「就在哥哥與趙茹諍的新婚之夜。」
這一回,事情可能不像想像中那麼容易散場。
成俊不願放她走,或許另有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