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情緒收集,禽獸都別跑
四合院:情緒收集,禽獸都別跑 連載中

四合院:情緒收集,禽獸都別跑

來源:google 作者:蘇北七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北七拼 許良 都市小說

許良穿越到了情滿四合院世界,激活了情緒收集系統,可以收集四合院禽獸們的情緒值你拒絕了賈張氏借米的請求,賈張氏很生氣,產生10點仇恨值你拒絕了秦淮茹的倒貼,秦淮茹惱羞成怒,產生了20點嫉妒值,30點仇恨值你揭破了一大爺易中海和秦淮茹羞人的秘密關係,兩人恨不得你死,產生了50×2點仇恨值你沒有支持二大爺劉海中當一大爺,劉海中因此記恨於你,產生仇恨值50點三大爺閻埠貴對你算計失敗,因而生恨,產生10點仇恨值許良:歐吼,這也恨我?心眼還沒針眼大吧?感情我就該讓你算計?那你還是趕緊準備口棺材放家裡吧,我怕到時候你來不及買……四合院禽獸們都恨死你了,每天都產生大量的情緒值許良:那太好了,全部收集!換米換面換肉換魚……我的小康生活全靠你們支持,你們就是我的經驗寶寶一個也別想跑!全給你們薅禿了毛!【有話當面說,有仇當場報,不爽你打我!】展開

《四合院:情緒收集,禽獸都別跑》章節試讀:

婁曉娥指着一間廂房說道:「那屋住着一個老太太,耳朵聾了,估計沒聽見,沒出來。」

許良心說,聾老太太的耳朵可神奇呢,不想聽的它就聾,想聽的就不聾了。

他也懶得計較,只要不惹他,那就和平相處。

要是惹他,倚老賣老可不好使。

賈家。

秦淮茹卧在床上,不時撫摸圓鼓鼓的肚皮,她懷孕養胎呢。

剛剛小憩醒來。

婆婆賈張氏和丈夫都不在家裡,她也沒在意。

賈家要霸佔許良的房子,她是知道的,特別期盼能霸佔成功。

這樣,他們家就有寬敞的房子住了。

一大爺易中海早就把許良的底細告訴他們了。

農村來的,孤兒,學徒工。

哪一條都是容易被人欺負的,許良三個全佔了。

在他們眼中,簡直是不用捏就很軟的軟柿子。

她等着賈東旭告訴她好消息呢。

「家裡有人嗎?」一大媽見堂屋沒人,就進了裡間屋,「秦淮茹,你婆婆呢?」

「一大媽,我剛睡醒,沒看到我婆婆。你有事情啊?」

「也沒什麼事情,那個新來的小夥子來了,問屋裡的鹹菜是誰家的,你們趕緊收回來吧。」

說完,一大媽轉身走出裡間屋。

她看到秦淮茹心裏就隱隱不舒服,也說不出來為什麼。

從裡間屋出來,她看到堂屋擺着一張大床,不由問道:「你們這床哪來的啊?」

秦淮茹穿上衣服從裡間屋出來,說道:「我也不知道東旭從哪裡搬回來的。我現在肚子大了,他怕擠到我,就說睡堂屋。」

一大媽回憶着,剛才她看許良房間,空空蕩蕩的,就感覺到奇怪。

現在明白了,原來是裏面的床,傢具都被搬空了。

再一看,都在賈家呢。

她想了想,也沒說什麼,「你們快點去把鹹菜搬回來吧,我看那個新來的小夥子也不好惹。」

「好的,一大媽,我這就過去看看。」秦淮茹答應着,心裏不以為意。

有什麼不好惹的?

她可是孕婦,怕什麼,還敢打她?

「婆婆和東旭去哪裡了?」她心頭疑惑,正常來講,應該和那個新來的在一起才對的。

怎麼都跑不見了呢。

「棒梗?」她喊道,沒有回應。

肯定跑外面玩去了。

沒喊應,秦淮茹也不在意,吃飯的時候就跑回來了。她挺着大肚子往後院走。

婁曉娥和許良聊着天,看到秦淮茹來了,小聲說道:「來了。」

許良轉頭看過去。

看到許良的臉,秦淮茹愣了一下。

「叮,秦淮茹嫉妒宿主長得太帥,產生100點嫉妒情緒。」

「叮,恭喜宿主,收集到100點嫉妒值。」

「叮,恭喜宿主,收集到6點白情緒。」

……

這白蓮花不僅肚子挺,更挺善妒啊!

自己是男的,長得帥,她也嫉妒!

長得帥難道也有錯?

許良也是無語了!

「叮,檢測到宿主收集到嫉妒情緒值滿100點,獎勵免費抽獎機會一次。請問是否立即抽獎?」

「抽獎!」

「叮,謝謝!」

……

許良:「系統,謝謝是什麼意思?」

系統:「宿主,謝謝就是沒抽到任何物品。」

第一次抽獎抽空,感覺秦淮茹貢獻的情緒值有毒,抽獎都能抽空!

還是遠離為妙。

免得被吸血!

「小夥子,你就是新來的吧?」

「前兩天下雨,我們就把鹹菜在你屋裡放一下,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

「你看我這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幹活,你幫我搬回家裡去吧。」

秦淮茹手放在肚子上,生怕許良看不出她是個孕婦。

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第一次見面,許良就領教到吸血姬的厲害了。

把臭鹹菜放別人屋裡,一句不好意思都沒講,還理直氣壯的要許良給搬回她家去!

說句謝謝也行啊。

她自我感覺咋就這麼良好呢?

是不是覺得整個地球都圍着她轉的啊?

也許圍着她轉的小球球確實不少,是男人就有兩個。

「不好意思,你大肚子又不是我搞的,我沒義務幫你搬。」許良冷冷說道。

噗!

把婁曉娥給逗笑了。

一個髒字都沒有,卻把秦淮茹罵了。

秦淮茹愣了愣,旋即明白過來,俏臉掛上寒霜:「小夥子,你說話怎麼這麼難聽呢?你這是欺負孕婦知道不?我要是動了胎氣流產了你要負責任的。」

「我負什麼責任?說了不是我搞大你肚子的,你趕緊的,我明天還要上班呢。」許良不耐煩說道。

「你,你,你……哎喲。」見許良油鹽不進,秦淮茹氣壞了,她摸着肚子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被你氣到了,我肚子疼,你快點送我上醫院。要不然我流產了,你就是殺人犯。」

「哼,你確實應該去醫院。賈東旭要是搶救不過來,你現在去說不定還能見到最後一面。」許良根本不在乎秦淮茹的表演。

「你說什麼?東旭怎麼了?」秦淮茹急忙問道。

「我幹嘛要告訴你?」許良故意不說。

秦淮茹更着急了,難怪沒看到婆婆賈張氏也沒見到賈東旭,難道真的出事了?

「你還是告訴她吧,別真的流產了。」婁曉娥小聲勸許良。

「沒事。」許良根本不在乎,生在賈家就是受罪,還不如早點投胎去別人家。

賈張氏重男輕女,不喜歡女孩,認為女孩子是賠錢貨,好東西都給棒梗吃,不給小當和槐花吃。

如果沒錯的話,秦淮茹肚子里這個應該就是小當。

長大了也是個白眼狼。

有秦淮茹這樣的媽,好孩子也長瞎了。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大步走了過來。

「他是易中海,咱們院的一大爺,你別得罪他。」婁曉娥小聲給許良介紹。

「秦淮茹,原來你在這裡?我剛去家裡沒找到你。快點的,街道剛過來人告訴我,賈東旭在醫院搶救呢,你趕緊拿錢送過去,你婆婆沒帶夠錢。」

賈東旭真的搶救呢。

秦淮茹兩眼一翻,暈了。

易中海上前兩步,把秦淮茹抱在懷裡,一臉關切。

「婁曉娥,快來,扶着她。」幾秒後,易中海感覺不對,才叫婁曉娥過去扶着。

婁曉娥眼神怪怪的看了一眼易中海。

「秦淮茹,秦淮茹!」婁曉娥過去呼喊了兩聲,秦淮茹醒了。

「我要去醫院。」她推開婁曉娥,轉身往前面走。

「站住,我的事情還沒解決呢,你不能走!」許良冷聲說道。

(新書起航,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