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私寵前妻渣夫要復婚
私寵前妻渣夫要復婚 連載中

私寵前妻渣夫要復婚

來源:google 作者:紅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霸道總裁

一場陰謀,讓所有人都以為她創造了醫學『奇蹟』,生的一對龍鳳胎,女兒是丈夫所生,兒子則成了父不詳的野種丈夫百般刁難羞辱,勢要找出野種的生父是誰夫妻之間,只剩懷疑污衊,不堪過後,離婚收場識破陰謀後,終於找到親生兒子,她只想帶娃過日子,可渣前夫天天不放過展開

《私寵前妻渣夫要復婚》章節試讀:

「不,這不可能!」
她下意識看向霍彥深。
他精緻深邃的眉眼間,漾着冰冷和譏誚,用看跳樑小丑的眼神冷睨着她。
彷彿在看她還能蹦到什麼時候。
心口,撕裂般疼痛起來。
她張嘴,為自己辯解,「這結果肯定有問題,我真的沒有背叛過你。」
她又看向喬東昊,「喬東昊,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她25年的生命里,確確實實只有過霍彥深一個男人,軒軒明明就是霍彥深的孩子。
喬東昊不高興地瞪眼,語氣更是不好,「我堂堂博士畢業的刑偵科法醫,你質疑我的水平?自己乾的醜事,就別怕結果難看。」
「霍哥,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留着整天膈應自己嗎?還不離婚?」
喬東昊替霍彥深不值。
想當初霍哥給了賀繁星一個令所有女人都羨慕的盛大婚禮,政商界名流全都參加了,結果賀繁星生的一對龍鳳胎卻不止他一個生父,妥妥的豪門醜聞。
這哪個男人受得了?
偏偏他四年前就知道真相,卻還不離婚。
霍彥深點燃一根煙,慢條斯理地抽着,半晌,緩緩吐出一句話,「沒有人背叛我,還能全身而退。」
涼薄的語氣,彷彿綿密的細針,密密麻麻戳進五臟六腑。
賀繁星倒退一步,目光顫動不已。
霍彥深本就對她起疑,鑒定結果更是坐實了他的懷疑。
「你不相信我?」他的態度再明顯不過,她卻仍不死心。
她不肯相信,記憶中很愛她的男人,那麼不相信她。
霍彥深重重地吐出一口煙,語氣冰冷至極,「你覺得自己值得我信?」
「咳咳……」嗆人的煙霧引發喉嚨的不適,賀繁星急促地咳嗽起來,手捂着胸口,脊背微微下彎,「我是你的妻子啊。」
咳嗆中,眼淚情不自禁往外流。
淚光模糊中,看不清霍彥深的神色,只聽他冷冷地說:「如果你坦白姦夫是誰,我可能會早點放你自由。」
她心口一冷。
一個痛字,已經不足以形容她現在的心情。
更多的是失望、憤怒和委屈。
明明自始至終,她都只有過他一個人。
「賀小姐,你說吧,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狗男人值得你背叛霍哥?」喬東昊在一旁添油加醋,看向賀繁星的目光,像在看一團髒東西。
賀繁星胸口疼的厲害,咽喉處更是火燒一般。
「我沒有。」她張嘴,仍為自己辯解。
可換來的,是霍彥深的冷嗤,「這麼護着他?」
陰冷的語氣,帶着煞氣,彷彿來自地獄。
眼裡翻湧起的猩紅,攝人心魄。
「我真沒有。」賀繁星被嚇到了,她從未見過這樣狂怒血腥的霍彥深。
霍彥深一陣冷笑,熄滅煙頭的同時,冷冽揚言:「我有的是方法讓你主動坦白,一定讓你後悔今天對他的袒護。」
走出鑒定中心時,賀繁星整個人都是恍惚的。
她想不明白,軒軒怎麼就不是霍彥深的孩子了?
她流着淚,打電話給家裡。
接電話的是賀媽沈蔓。
賀繁星哭着說完後,沈蔓在電話里一通安慰。
掛了電話後,沈蔓身旁的賀茹高興的跳了起來,「哈哈,這個賤人終於知道軒軒不是霍彥深的種了,她也夠笨的,付出那麼多精力養一個不知從哪來的野種,想想就解氣。」
沈蔓輕輕擺手,示意賀茹小聲點。
賀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湊到沈蔓耳邊,得意洋洋的說:「媽,霍亦冉生日那晚,那麼多名媛淑女,霍夫人就讓我一個留宿,她一定滿意我做霍家兒媳婦,哈哈,一想到要成為霍彥深的女人,我就感覺全世界都是我的了。」
兩人正說著話,房門突然傳來異動。
兩人警惕地看過去,發現是軒軒。
「外婆——」看到沈蔓,軒軒乖巧地打招呼,「我媽媽怎麼還沒回來?」
軒軒習慣了賀繁星的陪伴,昨晚她一夜未歸,他也沒睡好。
沈蔓剛想說你媽媽馬上就到家了,可賀茹搶先一步衝到軒軒面前,看似憐愛地拉住他的小手,一臉嚴肅的開口:「軒軒,還記得姨媽跟你說的話嗎?你媽媽昨天給你和冉冉爸爸去做親子鑒定了……」
回來的路上下雨了,賀繁星到家時全身都濕透了。
夏姨見到她,特別的心疼,拿了大浴巾一把裹住她,嘴裏一個勁地念叨她不該淋雨,小心凍壞了身子。
她知曉此刻自己的狼狽,但她沒心思在意自己。
她關切地問:「軒軒呢?」
他昨晚上一夜沒見到自己,一定很想念她。
夏姨朝樓上看了看,「在樓上玩。」
賀繁星剛要上樓,軒軒已經走了下來。
只是,看見她時,軒軒的表情很奇怪,像是一隻被媽媽拋棄的小怪獸,紅着眼,齜着牙。
「軒軒——」她有些訝然。
軒軒冷着一張小臉,竟猛地上前推了她一把,「不要臉的壞媽媽,是你害我跟冉冉不是同一個爸爸的,所以爸爸才討厭我,才不要我們,都怪你……」
「我討厭你!」
賀繁星睜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對她又推又吼的孩子。
他說什麼?
「咳咳——」或許是淋雨的緣故,她猛烈咳嗽起來,咽喉處本就不舒服,這會兒尖銳地疼。
可這痛,遠遠不及軒軒的話帶給她的震痛來的大。
萬箭穿心,莫過如此。
「軒軒,我不准你胡說八道,你就是爸爸的孩子。」咳嗽的間隙,她捂着喉嚨,拚命擠出完整的話。
可軒軒不信。
他失控地尖叫:「你還騙我,你不是拿了我的血跟爸爸的測過了嗎?姨媽都告訴我了,我不是爸爸的孩子。」
霍彥深是神一般的存在,無論出身,顏值,還是能力,都是人中龍鳳,沒人不喜歡他。
更何況還是自小就渴望得到父愛的小男孩。
軒軒的心情,賀繁星理解。
「不是,媽媽沒有做過什麼,你就是爸爸的孩子。」她的語氣依舊堅定。
這時候,賀茹悠然走過來,「小星,軒軒早慧,瞞不住的。」
她的語氣,儼然賀繁星就是個騙子。
賀繁星氣憤地瞪着賀茹,「是你故意挑唆軒軒的?利用這麼小的孩子,你不覺得可恥嗎?」
賀茹捂着嘴,吃吃的笑,「婚內偷人的**都不覺得可恥,我有什麼好可恥的?」
賀繁星氣急了,伸手欲打賀茹,可她身體太弱,一把被賀茹扣住了手腕。
「夠了!」賀梵和沈蔓一起從樓上下來,夫妻倆都沉着臉。
「小星,這件事是你過分了。」沈蔓眉目緊皺,一副痛心疾首的失望模樣。
賀梵同樣的表情,只是眼中多了恨鐵不成鋼的氣惱,「小軒的身世,恐怕霍家那邊早就知道了,所以這四年對你,對我們賀家才這麼冷淡,」他頓了一下,「小星,為了彼此的臉面,你主動離婚吧。」
賀繁星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目光來回在沈蔓和賀梵的臉上轉。
她的父母怎麼跟霍彥深一樣,不問一問,就認定她做了不軌之事?
「我沒有做錯什麼,軒軒就是彥深的孩子。」她死死忍住咳,為自己辯解。
可換來的,是父母更加失望的眼神。
還是夏姨心疼她,出聲圓場,「小姐不舒服,先讓她休息吧。」
賀梵滿臉愁容的點了點頭,而沈蔓,臉上的嫌棄都快藏不住了。
賀繁星身心俱疲,眼前陣陣發黑,最後的意識里,是夏姨慌張的驚叫。
「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你的身影。」
「你的名字,是我見過最短的情詩。」
「人生路上,過客很多,而我只向你……」
這是一個美麗的夢,夢中的女孩兒站在高台上用歌聲表白,歌詞繾綣,令人流連。
男人淺笑着低頭吻她。
她從甜蜜中醒來,撲面而來的卻是白色的牆壁,以及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
賀茹意氣風發地坐在病床邊刷手機。
見賀繁星醒來,賀茹迫不及待地把手機遞到她面前,「小星快看,你上熱搜了。」
賀繁星被迫看向屏幕,熱搜第一的標題赫然闖進眼帘:歌手賀繁星找人代唱。
熱搜第二:歌手賀繁星耍大牌讓助理跪下給她穿鞋。
熱搜第三:論歌手某星的道德感!
「沒想到你昏迷不到三個小時就霸屏了,嘖嘖,簡直大型社死現場,霍總出手,非同凡響。」賀茹眉飛色舞的看着輿論一邊倒地辱罵賀繁星。
甚至興緻大發地讀給她聽,「之前還以為她是音樂界一股清流,沒想到這麼噁心,自己唱不出居然找人代唱。」
「真的不要臉,還耍大牌讓助理跪下給她穿鞋,這種人人品能好到哪兒去。」
「據我的深扒,賀繁星那些膾炙人口的歌詞都是從別的音樂人那兒偷來的的,還有她說把唱片賺的30%的利潤用來做慈善也是假的……這個女人,惡行罄竹難書!」
賀繁星茫然又無措,更無法相信。
她從小熱愛音樂,18歲出第一張個人專輯走紅,這些年來,兢兢業業做原創,從不參加任何綜藝,也不參加什麼商演,只單純地做音樂。
音樂是她畢生追求,是她的一腔熱愛,而如今,被人兜頭棒喝,她的歌手形象徹底毀了。
「你說,這些是霍彥深做的?」她乾巴巴地出聲,腦海里有些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