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蜀山傳記
蜀山傳記 連載中

蜀山傳記

來源:google 作者:傾世尋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乾淵 奇幻玄幻 肅霜

仙俠:熒惑——災難不詳之兆洪荒末年,熒惑星官降世,化作乾淵行於世間由茅山掌門清虛引入仙途,一路風霜洗禮...展開

《蜀山傳記》章節試讀:

小小城隍廟,於狂風肆雷中巍然不動,為乾淵遮擋廟外一片混亂。

蜈蚣巨妖千足聯動,萬般振奮爬向廟門,只要吸食廟內仙官降世男童精魂,自己可原地飛升。

恰在蜈蚣巨妖離廟門半丈遠處,九天雲外驀然射出一柱璀璨金光,金光透過層層夜色疊疊黑雲驅散一切世間黑暗,直直來到城隍廟前罩住蜈蚣巨妖。

霎時間蜈蚣巨妖千足顫抖百心戰慄,妖眼射出陣陣黑光統被金光催散,身子歪歪扭扭千足不斷伸張收縮反覆掙扎。

任巨大身軀如何翻騰仍無法逃離金光範圍,巨妖身體碰到光壁發出銅鐵相撞陣陣迴響,光壁外一片肅靜。

蜈蚣巨妖背上段段黑甲開始脫落,黑甲上臉譜露出釋然表情,蜈蚣巨妖周身黑氣渙散體型迅速變小直至二寸,直到蜈蚣妖奄奄垂絕之際,金光罩內飄落一隻金雞,通體金黃似黃金澆築但比黃金耀眼萬分。

金雞叼起蜈蚣妖仰頭吞入腹中,展開黃金羽翼撲扇翅膀飛向城隍廟,金身透過廟門直入其中。

看到乾淵仍處昏迷,金雞低聲鳴叫似嘲笑乾淵。

此刻乾淵夢中,本漆黑一片世界金雞驀然出現,金雞昂頭展翅長鳴,周身金光大盛瞬間照亮乾淵夢境。

乾淵睜開雙眼打量金雞,心頭莫名湧出熟悉情切之感,金雞撲扇雙翅落在乾淵近前,口吐人言聲音清似流水脆如薄冰。

「乾淵且聽我言,你乃熒惑星官降世歷練,待人界大劫一過時機成熟,你自可回到熒惑仙宮。」

乾淵瞪大雙眼微微愣神。

「你是雞妖?來吃我嗎?」

「我是雞不假,可我不是妖而是仙。」

金雞微微搖頭眼露無奈,自己已經用掉下界機會。

適才若不出手解開乾淵死局,後面事態還不知將如何發展,可這次用過下界機會與他碰面,乾淵卻還年幼聽不懂自己所言。

「難道是天意?」

金雞雙眼霎時金芒閃爍,他突然想通,自己魂體出遊下界與乾淵夢中相聚,待天明時分乾淵能否記得夢境還說不準,自己不該過多糾結。

「雞仙在想什麼?」

「我在想熒惑星官將來是否會怪罪我。」

「不會。」乾淵不清楚,自己為何會替仙雞口中的熒惑星官作答。

「現世間妖物太多,你體內仙血與生俱來蘊藏仙道,對經年老妖引誘頗深,你現在無力自保,不如我做主暫保管你仙血,此舉定能幫你避掉諸多妖劫,但血通心代表『情』,若你失仙血將感受不到男女之情,你願意嗎?」金雞來回踱步,邊思襯邊說。

乾淵只有八歲,哪兒能聽懂這些,只是金雞讓他感覺很溫暖,下意識點頭答應。

「好。」

金雞忍痛拔下一根頸上金羽,用金羽在乾淵手心輕輕劃道傷口,乾淵並不覺痛。

掌心傷口飄出淡淡紅霧凝附金羽上,把金羽逐漸染成血紅色。

抽干乾淵體內仙血後,金雞朝他掌心一吹,傷口霎時消失。

乾淵並未覺察異樣,只覺好玩而已,在他心中這只是一個夢,殊不知這簡單夢境會給他招來何種因果。

金雞收好血羽,撲扇雙翅飛向上去,乾淵見雞仙要走,趕忙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昂日星官是也,若你能記得此夢記得早去蜀山。」

雞仙聲音漸變空靈,快要消散之際天邊又傳來一聲迴響。

「昂日星官再祝你一程。」

隨着雞仙消失,乾淵夢中金芒驟減隨之不見,無邊黑暗再次籠罩夢境,乾淵驀然從夢中驚醒。

乾淵喘着粗氣,映着神案燭光忙向掌心看去,發現並無異常,看來只是夢。

乾淵喃喃自語。

「大蜈蚣大蟒蛇打架,還有金雞會說話要抽我血!即便做夢我怎得還答應他,好像叫昂日星官?掌管司晨啼曉。我一定是被大老鼠妖驚到,才會做這種夢罷。」

乾淵這樣安慰自己,吃個褶皺乾癟蘋果繼續睡覺。

朦朧之中,耳邊傳來陣陣幽咽歌聲,入耳輾轉迴旋跌宕起伏,乾淵以為是夢境,翻身繼續睡。

然歌聲愈加臨近讓人心寒,乾淵豁然起身。

「難道不是做夢?」

輕輕掐自己大腿,察覺疼痛悚然而驚,果真不是夢。

三更半夜地處荒野,何來幽咽歌聲蜿蜒盤旋?定然又是妖怪。

想到這兒乾淵打個寒顫,今日到底怎的?自己活八年未見些許鬼怪,為何今日怪事連連禍亂不斷?受如此多驚嚇,乾淵都恨不得自己替書生公子去了,縱然辭世但於睡夢中不覺痛苦,西嶽道人說人死後還能化作天上星辰長存,也是妙事一樁。

「索性一死,妖魔鬼怪能奈我何?」

乾淵壯起膽魄,再次趴到門縫向外看去。

就這一瞬,三尺白高帽五尺卷紅舌領路的白無常隔空看乾淵一眼,乾淵頭腦猛然一震魂體外游輕顫而出,穿過城隍廟門徑直加入這群大隊伍中。

乾淵肉身仍保持扒門縫姿勢,卻已沒有呼吸心跳。

乾淵化作魂體雙目已無神采,飄蕩於大隊伍最後一排。

白無常五尺卷紅舌微微顫動,身子正向前走頭卻從脖子上生硬扭到身後,再次打量乾淵生魂。

白無常相貌可怖,但隊伍中其他魂體還有許多缺手斷腿,少眼無鼻爛嘴之輩,這些魂體死氣沉沉,看起來比白無常更加駭人。

唯有生魂乾淵四肢健全五官端正,與這群冤鬼格格不入。

白無常打量少頃扭回頭,手中冥羅輕輕敲響,續上快要消散的幽咽歌聲。

一旁黑無常雙臂環抱黑鐮,用神念傳音。

「還是生魂,不該捉它。」

「別忘咱們規矩,百鬼夜行生人勿近,他既看到咱們只能按規矩收來。況且事有蹊蹺,此子怕是被人故意安排到咱們當中,就裝不知道莫要招惹禍端。」

「有些道理,咱們本向東行,結果一陣罡風把咱們吹到這邊,那風異乎尋常咱們少管閑事。」

白無常手中冥羅陣陣迴響,天色逐漸亮起,此刻百鬼大隊已行至雁盪山下。

黑無常持黑鐮朝身前虛空豎劈下去,眼前驀然出現一條渾河,河上屍骨無數正是冥河。

「快些施法,天以亮起若昂日星官醒來咱們就沒法回去了。」

話音落下,白無常手中冥羅大震飛快敲打,那些亡魂順歌聲向冥河飄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