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庶女翻身,盛寵世子妃
庶女翻身,盛寵世子妃 連載中

庶女翻身,盛寵世子妃

來源:google 作者:趙言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言歡 陳婉君

大戶人家最重嫡庶之分,爹不疼娘不在的庶出想要在後宅生存更是要懂得掌握權宜之計,在逆境中摸爬滾打,日後是寵妾還是當家主母,看人臉色還是榮華一生,斗嫡母,斗嫡姐,斗庶妹,開啟了宅斗模式……展開

《庶女翻身,盛寵世子妃》章節試讀:

陳府花園

「聽母親說,世子威風凜凜,他願意來咱們府里做客,這姻緣自然好,就怕……」陳婉瑜有些遲疑。

「二姑娘,您的禮儀品貌都比大姑娘好,世子肯定會選你。」陳婉瑜身邊的迎春諂媚道。

」你懂什麼,大姐是嫡長女,父親母親自然更看重她。若是應了父親和母親的替大姐姐的安排,還有我什麼事?」陳婉瑜蹙眉,示意二丫湊近,小聲說「大姐姐近日貪嘴的很,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迎春面露難色,「 奴婢明白,可若是被大姑娘發現怎麼辦。」

「你只管去做,髒水自然有人替我們受着。我瞧着三妹妹就是個替罪的好人選。」陳婉瑜掩嘴一笑。

「是,奴婢這就去辦。」迎春福了福。

迴廊里正在密謀的主僕二人沒有想到,不遠處的園子中,陳墨嚴將她們的秘密盡數聽了進去。

「真真是骯髒齷齪。」

遠香閣

「咚咚咚」,傳來一陣敲門聲。

「何人來報?」樺株立馬厲聲厲色起來,像個大丫鬟的模樣。

「我們家二姑娘請三姑娘吃酒,還請三姑娘賞臉。」傳來的是陳婉瑜身邊迎春的聲音。

「二姐姐請我吃酒?」陳婉君有些詫異,「你且告訴二姐姐,我梳洗一番便過去。」

「奴婢知道了。」迎春回答。

「姑娘,二小姐怎的突然邀您吃酒?」樺株疑惑着。

「是啊,二姐姐平時一向不屑與我們這些庶女打交道,此時突然示好,不知為何啊。」陳婉君點點頭。

「那咱們去嗎,姑娘?」樺株蹙眉問。

「自然是要去的,她畢竟是嫡女,不去又會在林氏面前給我穿什麼小鞋。」陳婉君坐在梳妝台前,為自己戴上了一對珍珠耳環。

「咚咚咚」,又一陣敲門聲。

「姑娘,今兒是怎麼了?難不成又有人請姑娘吃酒?」樺株為陳婉君梳着髮髻,蹙着眉。

「三妹妹,你在嗎?」陳墨嚴急促問道。

「二哥哥?二哥哥此次前來,有什麼事嗎?」陳婉君不解的問。

「我都聽到了,三妹妹太過單純了,越是小事,越是得仔細些。」陳墨嚴答道。

「二哥的意思是,我不該去赴約?為何?」陳婉君一頭霧水。

「這後宅的齷齪事不少,都是藏在犄角旮旯里,我不過是想提醒你一二。」陳墨嚴輕聲道。

「多謝二哥哥了,我知曉了。」陳婉君抿嘴一笑,轉頭向身後的樺株,「你去跟二姐姐傳話,就說我突然頭暈,許是偶感風寒,回房歇下了。」

「是。」身後的樺株福了福身。

翌日,正廳

「來人,把那個髒東西端上來,給大家瞧瞧。」林氏擰眉吩咐着,「昨晚,淑兒發現自己的膳食被人下了毒,幸虧她昨日沒有吃,不然,就中了小人的奸計了。」

「大姐姐,你近日可有得罪什麼人?」陳婉瑜率先問到陳婉淑。

「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膳食,哪有時間得罪人啊,叫我查出來是誰這麼狠心害我,我定饒不了她!」陳婉淑破罐子破摔道。

「不光你饒不了,我定扒了他的皮。我看,此事定是後宅的人所為。」林氏摸爬滾打多年,老謀深算,心裏已然有譜了。

「母親莫急,彆氣壞了身子。」五姑娘陳婉晴諂媚恭維道。

「我已經命人在後宅伺候的下人中追查了,現在也沒個結果,恐怕是哪方的主子所為。」林氏忽略陳婉晴開口,「到底是誰,最好自己站出來。」

「三妹妹,你還能坐得住嗎?這事兒十有八九跟你有關吧。」陳婉瑜坐不住了。

「二姐姐此話怎講,我與大姐姐無冤無仇,害她作甚?」陳婉君挑眉回答。

「我的婢女迎春,昨夜無意間看到你進了大姐的小廚房,我本沒在意,可方才聽母親說大姐被算計,這才想起來。」陳婉瑜對答如流。

原來,這就是陳婉瑜請陳婉君吃酒的原因,是要變着法兒的污衊她。

「三丫頭,你怎麼講?若是你不能為自己辯解,就只能把你交給管家審問了。」林氏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怎麼也想不到是平日一向中規中矩的三丫頭所為。

陳婉君飛快轉着眼球,二姐姐好手段,誰人也不知曉,這樣一來是死無對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