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
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 連載中

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

來源:google 作者:似鴿殺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似鴿殺手 奇幻玄幻 季七夜

女人?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只會拖累我前行的步伐,損耗我寶貴的真元,一無是處,無用,無用!35456由秒數換算下來還不到十個小時不說了……再逼逼下去小命要沒了,得想個法子從那女人身上騙些好感度搞點壽元「女人!吵死了!」好感度1好感度1……31936000才續了一年壽元?真是一群難堪大用的女人,所以我才如此討厭應付這群女人展開

《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章節試讀:

不出意料的話,那二層中應該收藏着更加完整的手書殘頁。

不過以我雜役弟子的身份,無論如何積攢功績點都無法踏足其中,取得後續手書殘頁之事還得徐徐圖之。

季七夜收回視線,離開大廳,邁出藏經閣大門。

看守藏經閣出入口的陳老,一見季七夜出來,迎上去便問。

「此行可有收穫?」

「收穫斐然。」

季七夜不假思索地答道。

「喔?你看中的是功法還是武技?何種品階?」

「這……」

陳老此話一出便把季七夜給問住了。

他壓根就沒去收藏功法武技的隔間,而是去了另一邊的隔間,那兒已經連續數年無人問津。

一來那裡頭的雜書價值不高,皆是外界隨處可見的知識產物,往地攤上隨便一看都能找到。

平日里可隨意進出藏經閣一層的外門弟子,也不會進入其中。

耗費數年積攢的功績點,進入那裡頭翻閱那些閑書?這種蠢事正常人想都不敢想。

季七夜知道若是說出實情,只怕面前的陳老會把他當傻子看待,一時間還真開不了這個口。

「你倒是說啊,說出來老夫給你掌掌眼,這雜役弟子進入藏經閣一趟殊為不易,可不能將數年積攢下來的功績點白白浪費了。」

陳老再度催促道。

季七夜支吾了半響,眼看着面前的老頭逐漸有些不耐煩。

正當他準備破罐子破摔說出實情,好擺脫熱心老頭的糾纏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原來躲到了這裡!季七夜!短命的小白臉,你可讓我好找呀!」

公鴨嗓般的叫聲,在平和寧靜的山門中十分引人矚目,當即引來了周圍弟子的圍觀。

「那不是狗……」

「噓……小聲點,小心他回去向范師兄告狀,給你小鞋穿。」

「范師兄背後的執事大人,可是執掌着外門大小事宜,你要想往後日子過得順坦,就少去招惹這些人……」

「也不知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被這塊狗皮膏藥黏上,今後可有他好受的了。」

……

「嗯?誰啊?」

季七夜見陳老被轉移注意力,暗道一聲好,隨後才慢悠悠地循聲望去。

看在你今日為我解圍的份上,我決定減輕對你一半的懲處,只打斷你一條狗腿。

待季七夜看清來者後,他揚起嘴角,在心底對其下達宣判。

早些時候打暈那名雜役弟子,他就已料到在其身後的昌孫會採取行動,沒想到這傢伙來得又快又及時。

「早上那筆賬,我現在可要跟你好好算算!」

昌孫冷笑着來到藏經閣入口處。

季七夜明白話中所指,面無懼色地回問道:「你打算如何跟我算這筆賬呢?」

昌孫朝着陳老行了一禮,恭敬地說道:「懇請陳老作為見證人,同意我二人在此地切磋一二,僅是同門之間的比試,不會鬧出人命,請陳老放心。」

人命是鬧不出,但拳腳無眼,難免會缺胳膊少腿。

昌孫惡狠狠地瞥了季七夜一眼,暗地裡心想着。

不料陳老兩眼一瞪,當場拒絕他的提議。

「不成!這事老夫可不答應,你已修鍊至鍊氣四重,而他不過鍊氣三重,你怎好意思主動提出比試?」

「老夫觀你指節寬大,臂膀修長,想來已修習《通臂拳》有些時日。」

「且不論你一介雜役弟子從何習得入品武技,他與你同為雜役弟子,但在宗內毫無背景,至今還未曾接觸入品武技,身上也僅有《百家長拳》的基礎武技傍身。」

「這比試的勝負豈不是一目了然?你主動提出比試,莫不是存了打擊報復之心?」

陳老一連串的逼問下來,搞得昌孫面紅耳赤,在一眾旁觀弟子面前下不來台。

昌孫一時語塞,暗自發狠,怨毒的眼神移向季七夜。

「陳老對宗內的規矩應該再了解不過,這場比試進行與否,還得交由當事人定奪,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季七夜此時聽出了昌孫的言外之意,他在此所依仗陳老的關照逃避比試,那麼事後離開了藏經閣,必然會面對無休止的騷擾,到時恐怕連夜晚入眠都無法安生。

「住口!小子!你莫不是當老夫築基修為是擺設不成,莫要逼老夫將你毒打一頓丟到藏經閣外頭。」

陳老活了過百年頭,哪能聽不出昌孫言語中的威脅之意,當即出聲呵斥,一副隨時要擼起袖子干架的樣子。

昌孫像是受驚的老鼠一般,把腦袋一縮,就要抱頭竄逃。

就在這時,季七夜快步越過陳老,站了出來,朗聲說道:「這場比試,我接下了。」

這一下子就把連帶陳老在內的在場所有人,都給整不會了。

眼看着昌孫就要抱頭鼠竄,老實接受陳老這位築基修士的庇護避災,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現在怎麼一下子又想不開把腦袋伸出來挨上一刀。

「你你你……」

陳老一時氣急,半天說不上話來。

而轉身準備鼠竄的昌孫,這會也頓住了腳步,賊眉鼠眼地往後探頭,面露喜色。

在圍觀眾人的配合下,很快便圈出一塊地來,季七夜和昌孫分別站在左右兩側。

而陳老則作為見證人,站在二人中間。

他深深地看了季七夜一眼,恨其不爭地嘆了口氣,準備待其落敗時,及時出手救下,以免昌孫伺機下黑手。

「陳老,我二人已做好準備,請宣布開始吧。」

昌孫說完,陰冷的視線停留在季七夜的臉上,暗自想着。

就是這張讓人嫉妒的臉把呂師妹迷得神魂顛倒,才讓范師兄屢次三番的好意埋沒在塵土裡,一直求而不得。

這場比試我一定要重點照顧一下這傢伙的『臉面』,最好讓呂師妹再也認不出來。

「比試開始!」

隨着陳老一聲令下,昌孫雙腿驟然發力,向前衝出。

「季七夜,我修習黃階下品武技《通臂拳》已至入門境界,你憑不入流的《百家長拳》,如何與我斗?」

「給我躺下!」

他猛喝出聲,疾步接近至季七夜身前,雙臂高高揚起,如虎撲人。

《通臂拳》拳勢剛猛,直上直下,放長擊遠,在拳系武技中攻擊距離較遠,在拳系內戰方面可謂佔盡優勢。

昌孫灌滿靈力的雙臂驟然落下,如鷹捉物,拿向季七夜的雙肩,這一下若是落到實處,必然能連肉帶骨剜去一大塊。

季七夜不急不緩右腿後撤,雙足生根巍然不動,雙拳舉過頭頂,抵住昌孫的小臂,化解了這記鷹擊而下的剛猛拳招。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擋得住《通臂拳》這記最剛猛的招式!」

昌孫只覺雙臂下落之勢寸進不得,神色頓時大變,差點把眼珠子瞪掉在地。

《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