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獸世農女絕色
獸世農女絕色 連載中

獸世農女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葉家小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珩 古代言情 白芷

被人從樓頂推下,白芷以為必死無疑,沒有到竟然穿越到獸世了,這裡的雌性數量稀少,長相奇貌不揚,卻被雄性捧在手心獸人世界每天都上演着爭奪雌性的大戰,絕色美人白芷在獸世一天比一天美,這究竟是福是禍?展開

《獸世農女絕色》章節試讀:

「祭司?祭司?有人生病了!」

白鬍子老獸人行動艱難,他拄着木棍一點點移出山洞,他是虎族的祭司略懂藥草的常識,平時負責給族裡的獸人看病,還負責獸人的結侶事宜,在整個虎族中地位很高,還對黎霜有恩,擔得起德高望重四字。

老祭司走一步喘四次,黎霜心裏着急,一手托着昏迷的白芷,一手將老祭司提進山洞,

「您快救救她,」

老祭司看清黎霜帶來的女人後踞立不安,破風箱一樣的肺部喘氣時呼啦呼啦的,他活了大半輩子從未見過相貌如此嬌美的女人,布滿皺紋的眼皮半闔着,老祭司眼裡不知是喜是憂。

黎霜在一旁焦急不安,「您快開藥吧,她不能有事!」

糾結半晌,老祭司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拿出一包藥粉,

「兌着燒開的水喝下去,一日兩次,山洞裏燒的暖和些,用布條沾着河水給她擦擦額頭,若是下午依舊高熱…恐怕救不活了,」

即便現在救活了,她還是會死的,只是死的更慘,老祭司在心裏默默的想,

這樣的人物哪是一般人護不住的,與其被男人爭奪消磨了生命,還不如這樣平靜的走了,省得經受一場折磨。

「霜兒,即便救活了,她也不屬於這裡,更不會屬於你。」

老祭司是看着黎霜長大的,不捨得自己看着長大的孩子為此女命喪黃泉。

「我知道她是天上神女,即便有過一面之緣,那也是我畢生修來的福氣,傾盡所有我都要護着她。」

山洞陷入了寂靜,夜風呼嘯經過山洞,良久,老祭司自言自語感嘆道,「你護不住的,」

......

回到山洞,黎霜拿出所有厚毯圍在白芷身上,聽祭司的意見生火燒水,

白芷迷迷糊糊睜開眼睛,腦袋暈乎乎的差點忘了身處獸世的事情,

「黎霜?」

黎霜急忙拿着石碗走過來,眼睛裏布滿紅血絲,聲音沙啞濃厚,「你快喝葯,喝了就會好。」

頭重腳輕,眼冒金星,白芷從前被眾人捧着,養尊處優許久忽然在獸世吃了兩天苦,身體不適應感冒了。

見黎霜表情不好,白芷溫聲安慰他,「我沒事的,你別擔心,過兩天就好了。」

黎霜將石碗捧在她嘴邊,表情嚴肅悲愴,「快喝葯。」

白芷想讓他安心,皺着眉大口大口喝完葯,苦味充溢在唇齒間,獸世的葯沒有經過處理,苦到頭皮發麻。

喝完葯更加困了,白芷躺在溫暖的厚毯漸漸闔上眼皮,黎霜化身白虎守在旁邊,黑暗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芷看,生怕她有什麼閃失。

第二天清晨,

白芷蝶翼般的長睫抖動,慢慢睜開眼睛,

大白虎站起來用腦袋蹭蹭她的手,白芷恍惚間以為自己回到了現代,家裡的貓每天早晨來蹭她,隨手摸了摸大貓貓頭,白芷語氣帶着安慰,「我沒事了。」

之後幾天黎霜小心翼翼的呵護着白芷,什麼都不讓她干,

「你在幹什麼?」,黎霜驚呼出聲,看着白芷奇怪的行為,

他們族裡的女人將金草採回去裝扮石洞,怎麼白芷拿着木棍敲打金草。

「這個東西在我們家鄉是當作食物,把這些種子撒在地里,第二年就可以收穫食物,不用出去打獵。」

讓白芷坐在獸皮鋪的草垛上,拿了好幾件布料給她蓋好,黎霜嚴厲斥責讓她不準出來,自己拿着棍子敲打麥子。

他力氣大,三兩下就將所有麥子敲下來了。

然後起身把麥粒拉在洞口曬太陽,

這裡醫療條件太差,白芷不想再喝苦藥湯子,跟黎霜建議道,「我們能做個木門擋着洞口嗎?」

「木門?你告訴我怎麼做,我來動手。」

黎霜認為一塊木板完全在敵人進攻時完全起不了作用,

不過只是白芷想要他都會儘力滿足。

他從森林中拖回兩根干木頭,白芷指導他用剛做的石斧砍掉多餘的枝幹,

再將木頭劈成長條,黎霜還順便采了許多堅實的細藤蔓,

按照白芷的指導將木條綁成兩扇不規則的門,

比照着洞口的形狀稍加修飾,

在石洞上下倆邊各掏出一個小洞,門邊緣留長的木棍剛好卡進去。

這樣石洞就有了兩扇可以靈活開關的門,

至少站在外面的時候看不清洞里的情況了。

「這樣也挺好,掛一塊獸皮可以抵擋風,你就不會那麼容易生病了。」

黎霜安頓好白芷出去打獵,不到半小時就扛回來一隻巨大野豬,走到門口時擔心雌性被嚇到。

轉身去河邊處理好野豬的肉,順便將野豬肉割成塊狀。

白芷看着芭蕉葉里大片的肉有些發愁,這也太多了吧。

「我們能吃的完嗎?」

「我已經吃過了,現在給你烤肉。」

白芷眨巴着無辜的大眼睛,「可我吃不完這麼多。」

「剩下的扔出去自然有鼠類消滅,」,黎霜一邊烤肉一邊不在意的回答。

他們獸人食量大,每次打獵吃一頓能撐好幾天,剩下的肉一般都直接扔掉了。

他們從來不吃不新鮮的肉。

「那遇到不能出去打獵的情況呢?」

「這種情況很少,冬天來臨之前獸人都會多吃一些肉類儲存能量。」

想到冬天在石屋裡沒吃沒喝,白芷心裏不踏實,她不能像獸人一樣一頓吃很多儲存脂肪。

「我們家鄉那邊有很多辦法可以保存肉類,冬天還可以吃肉。」

肉塗上鹽可以掛在做飯的地方用煙熏製成臘肉,

「黎霜,你們這邊有沒有鹽?」

黎霜點點頭,隨手拿出來一個跟之前一樣的黑色獸皮袋。

他實力強大幾乎從來沒有戰敗過,納戒中放着許多物資。

「這是我們之前攻打狼族繳獲的鹽。森林裏還有一種樹也會凝結出鹽巴。」

他原來沒有養過雌性,這袋鹽也就放着沒用,見白芷需要就給她了。

「你知道那種樹在哪嗎?」

黎霜將肉烤熟遞給白芷,「我之前打獵去過一次,還記得位置。」

黎霜知道鹽樹周圍一定有許多野獸守護,不過以他的能力一定能保護好白芷,

「我明天帶你去。」

白芷感激不盡,在肉上面撒了一點鹽遞給黎霜,「你嘗嘗加了鹽是不是好吃多了。」

加了鹽的肉確實好吃很多,城區的獸人做肉都要加鹽,他們住在森林周圍,距離城區有一段距離。

第二天,黎霜將麥子拿在洞口曬太陽,然後馱着白芷向森林走去。

黎霜發出一聲低吼,快速向森林裏奔跑,他盡量放慢速度不讓白芷太難受。

大約在叢林里狂奔到中午十二點,日頭高高的穿過茂密的森林照射下來。

白芷強忍着胃裡翻江倒海的難受,蒼白着小臉整個人趴在銀虎長6米多的背上休息。

耳邊風鼓動的聲音漸漸小了,白芷從他銀白色的毛髮中看過去,果然有一顆巨大的鹽樹,

樹冠茂密,粗壯的樹榦被鹽粒包裹,像裹了一層厚厚的白霜,原理應該跟現代的鹽膚木差不多。

從虎背上跳下來,白芷剛要靠近觀察,

「吼!」

「白芷不要過去!」

一聲震天響的虎嘯嚇得白芷僵在原地,

那顆鹽膚木周圍忽然躥出來二十幾匹灰狼,豎著的狼瞳看起來薄涼陰鬱。

他們體型比較小,但是數量太多了,看的人膽寒。

「藏起來,」

高大威猛的銀虎喉間發出警告聲,對麵灰狼數量極多,站着最前方的灰狼體型較大四肢修長健壯,一臉殺機,它身後二十多隻狼眼閃爍着惡毒的光。

銀虎長嘯一聲,龐大的身體率先沖向頭狼。

他健碩的身體騰空而起,一道白光閃過,剎那間利齒狠狠咬上頭狼的脖子。

「咣當」一聲,頭狼被鮮血淋漓的掛在鹽膚木的樹榦上。

後方的狼群呲起鋒利的尖牙,後腿微屈,擺出俯衝的姿勢,四散奔逃,

擔心白芷一個人有危險,黎霜也沒有繼續追。

經過一番波折收集到很多鹽,黎霜做了一大缸腌肉,至少夠白芷吃一個冬天了。

「馬上要為冬天儲備食物了,我明天帶你去多采一點野果,這樣冬天還能吃到新鮮的果子。」

冬天大雪封山的時候森林周圍的獸人基本不會出去狩獵,大多數待在洞穴中捱過寒冬,但是白芷要提前準備一些過冬的食物和木材。

他們的洞穴足夠大,存儲大量食物完全沒有問題。

奔波一天很疲憊,有黎霜這隻看家的大老虎趴在門口守着,白芷躺在獸皮上很快就沉沉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