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收集末日
收集末日 連載中

收集末日

來源:外網 作者:晶晶小魔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晶晶小魔仙 都市言情

病人,我發現自己是一個npc。————我曾經以為自己是主角,大概就是《每天晚上都夢見末日》《夢中無限》《放着那個地球我來》之類的主角。如果有人晚上睡覺的時候,經常夢到自己身處另一個正在發生末日的世界,而且無論在那個世界裏呆了多久,最後醒來都只經過了一晚的話,也會產生像我一樣的想法吧。帶着某種迷之優越感,我積极參与拯救這些面臨末日的世界,並且如預料般,通過各種線索發現了它們的原型,目前為止跡象明顯能判斷出來的世界有《明日之後》《我是傳奇》《生化危機》《2012》《猩球崛起》等等。要說有什麼不滿的話展開

《收集末日》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穀粒網
o】,精彩無彈窗免費!
我叫零號病人,
我發現自己是一個npc。
————
我曾經以為自己是主角,大概就是《每天晚上都夢見末日》《夢中無限》《放着那個地球我來》之類的主角。
如果有人晚上睡覺的時候,經常夢到自己身處另一個正在發生末日的世界,而且無論在那個世界裏呆了多久,最後醒來都只經過了一晚的話,也會產生像我一樣的想法吧。
帶着某種迷之優越感,我積极參与拯救這些面臨末日的世界,並且如預料般,通過各種線索發現了它們的原型,目前為止跡象明顯能判斷出來的世界有《明日之後》《我是傳奇》《生化危機》《2012》《猩球崛起》等等。
要說有什麼不滿的話,就是疑似金手指的東西太弱,唯一的作用就是在遭遇必死的情況下把我給「驚醒」,以及下一次做夢時回到「驚醒」之前的一段時間。
至於任務啦強化啦兌換啦,把鍛煉的成果或者獲得的物品帶回現實之類的功能,完全沒有,以至於連金手指本身是否存在都懷有疑問。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有點慘,時不時就會驚醒,但由於鍥而不捨的讀檔行為,最終還是會成功拯救那些世界,感覺上有點像一部叫做《明日邊緣》的電影。
因為什麼也帶不出來,所以那些冒險經歷完全是零收穫,非要說的話,就是我鑒賞災難片的水平越發高了。
至於積累的拯救末日的經驗……
嗯,現實世界很正常,不會發生那種事。
————
某個周末的早晨,由於再次夢到了一個拯救起來有些困難的末日世界,我稍微賴了下床,
睜眼之後,卻發現自己面前飄着一隻有着播放鍵圖案的紅色大氣球。
莫非家裡來了熊孩子?
下意識地伸手去推,它呯的一下炸開了。
【提示:『pax-200』已經在c國地區感染了零號病人,由於其處於不穩定期,請儘快使用dna點數進化它以便感染更多人。】
耳邊,不對,是腦海內傳來明顯是機械合成的女子聲音,
那是什麼——
在理解這個事態之前,我看到自己伸出的手被染成了紅色,繼而出現了如同動畫渲染那樣的一圈紅色描邊,接着聽到馬里奧吃到金幣般叮的一聲。
從某些關鍵詞來看,這好像是一次生化病毒類的末日……
所以說為什麼會從夢中跑出來!
不,等等,剛才聽到的好像是系統提示,這麼說那個無能的金手指可以用了?
「系統!」我對着剛才氣球的位置喊了一聲。
沒有反應。
「進化!查詢dna點數!」我又嘗試喊剛聽到的相關名詞。
屋內仍然一片安靜,但屋外走廊上傳來了高跟鞋的噔噔聲。
「你在吵什麼?別人還以為我們家有個瘋丫頭。」媽媽推門走了進來。
「呃,我做噩夢了。」我一邊思考怎麼阻止那個叫「pax-200」的什麼玩意傳播一邊裝作睡迷糊的模樣,用被子把頭蒙上。
「嗯?你也會被噩夢嚇到?」媽媽走過來扯掉被子,伸手摸我的額頭。
等等啊!雖然您平時做的順手,但今天情況不一樣!
叮。
不出意外地,媽媽碰我的手臂被迅速染紅,然後她身上出現了同樣的一圈紅邊。
「看來沒發燒,醒了就早點下來吃飯。」媽媽好像沒發現那些紅色一樣,轉身走出去並順便關上門。
真是糟糕了,必須想想對策,根據經驗來說——等等,因為是周末,爸爸和弟弟好像也在家?
【提示:『pax-200』進化『空氣傳播』成功。】
隨着耳邊的提示,樓下傳來兩聲微弱的叮。
呃,以c國的人口密度來說,空氣傳播是最方便的,我得找借口讓他們今天先別出門。
不過,這是誰在控制進化?
我抬起手臂看着上面淡淡的紅光,開始自問自答。
提問:在能聽到系統提示的前提下,系統不搭理你,是什麼原因?
回答:權限、能量、點數或類似的玩意不夠。
再問:系統不對你進行回應,卻在自行動作,原因是?
再答:有其他人在控制,權限比你高。
最後一問:在有系統存在的情況下,為什麼會被強制遭遇非常倒霉無法挽回的事情。
最後一答:你是個劇情需要的npc。
扶額……所以現在我要做什麼?保持微笑然後說「hello
orld」嗎?
「不吃啦,和同學約好了早上一起的——」樓下傳來弟弟雖然因為處於變聲期有點沙啞但仍然很有活力的聲音,接着是家門的開關聲。
我側身拉開窗帘看向外面,就見那小子剛剛踩着滑板從院子里衝出去。
他一邊玩些小特技一邊和遇到的鄰居們打招呼,而我這邊系統提示的叮叮叮響個不停。
住在附近的鄰居們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染上淡紅色,先是人,然后街道,最後是整座房子。
簡直就像一滴紅墨水掉進了剛換了新水的洗筆缸。
這個弟弟可能快到叛逆期了,最近就不怎麼聽我的話,即使我想出什麼借口讓家人都不外出他也不會聽的。
但是這簡直像主動去傳播病毒的行為莫非在系統的設計之內?
如此說來,那個大氣球出現在我面前也是定好的?
我果然不是主角,只是個關鍵npc。
————
世界觀被摧毀了一大半的我簡單洗漱後迷迷糊糊地下樓,面無表情地看着爸爸媽媽身上的紅邊,他們的言行一如既往,但在一片暗紅的背景下怎麼看怎麼詭異。
一邊思考要怎麼破局一邊坐到桌旁準備吃早飯的時候,爸爸和媽媽的對話再次證實了我都某種猜測。
「我下午要去日本出差。」「嗯,我送你,順便回趟娘家。」
看,連傳播方向都預定了,國外和臨省。
說起來之前的夢裡,那些「末日」的發源地沒有一個是c國。
所以以c國為起點的末日世界就是我以為的現實,呵呵。
以前的夢裡我以外來者的角度看,已經拯救了相當多的人,但換成自己的話,果然再多都不夠啊,因為我就是那末日的中心,所以獲救的可能最低……
冷靜下來,之前拯救那麼多世界不正是為了此刻?加油,你一定行的,那個誰——
咦?我叫什麼來着?
「【零號病人】,你是當姐姐的,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一定會照顧好弟弟的對嗎?」爸爸對我說道。
我一邊思考一邊點頭:「當然沒問題,要是他不聽話,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長姐如母。」
等等!
我叫什麼?零號病人?
這麼蠢的名字我為什麼直到今天才察覺不對?
醫學上的「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得傳染病,並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在流行病調查中,也可叫「初始病例」或「標識病例」,正是該個體造成了大規模的傳染病暴發。
再仔細想想,爸爸媽媽叫什麼?記得他們的身份證上寫的是?
【零號病人的父親】【零號病人的母親】
……我好像聽到了世界觀崩塌的聲音。
————
之後不久,家人各自去進行自以為是出差或旅行,實際上是進行病毒傳播的行動了,
雖然初步確定了這是某個蹩腳末日遊戲產生的世界,但我完全沒有對它的印象,說來也是,比如哈利波特的世界就不會有羅琳阿姨的存在,人家高你一個次元來着。
不過我還是決定搶救一下,比如找個醫生什麼的。
因為這個「pax-200」除了把世界染紅之外什麼也沒做,似乎進化了空氣傳播之後就靜等它自行傳播到全世界的樣子,這樣的話就我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但問題在於,現在完全沒有「癥狀」出現,這樣醫生也不會給我開藥。即使去醫院做化驗並成功發現它也沒有用,因為不產生危害甚至有益的微生物種群被稱為「益生菌」,而常識上是不能破壞它們的平衡的。
要解決那東西,除非我瘋狂喝抗生素——話說那玩意不是喝的吧。
或許現在「玩家」正打算等「pax-200」傳播到全世界之後再忽然把癥狀全部進化出來……咳咳。
嗓子莫名有點癢,下一刻系統提示就出現在耳邊。
【提示:在沒有使用dna點數的情況下,『pax-200』自主變異出『咳嗽』癥狀】
零號病人連癥狀都提前出現的嗎?
不過正合我意,從「自主變異」這個詞可以看出,這個事件對「玩家」來說應該是個意外,類似於遊戲本身給予的挑戰,那麼趁此機會趕緊去找醫生。
飛快地換衣出門,朝小區門口診所走去。
我家所在的小區是一些獨棟的小高層,各家有自己的院子,附近還有活水湖和人造小山,環境很不錯,各項社區服務也很齊全,就是名字很蠢——【零號病人小區】。
今天之前從來沒有人對這個刻在一座假山上的蠢名字有過意見,大概和我的名字一樣,被某種規則限制住了吧,做npc還真是件可悲的事情。
小區的社區服務基本都集中在大門附近的小公園周圍,一個個的招牌上全都帶着「零號病人小區」前綴,看的我尷尬癌都要犯了,同時越發對診所能起到的作用表示懷疑。
來吧,「零號病人小區診所」!
【c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共衛生監測點】
……哈?
————
「唔咳咳咳——」
原本覺得那招牌已經很誇張,但走進診所之後還是受到了二次驚嚇。
「唔,看起來很厲害,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驚嚇的源頭——診所醫生看着我問道。
「咳咳——嗯,今天早上起床就這樣了,也沒有發燒。」我捂着嘴回答。
照理說我今天經歷了一大堆讓現實崩塌的事情,應該不會對其他小事感到驚訝,但這明顯是超出預想外的情況了。
這位醫生,他完全沒有被染成紅色!
在這個彷彿用了紅色濾鏡,連空氣都染着淡淡紅色的世界裏,只有他周圍一米方圓的範圍內,全都是印象中的正常顏色。
原來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是這麼厲害的地方嗎?推理一下的話,它應該就是那個「玩家」為了通關而需要對抗的主要敵人沒錯。
「是嗎?可能是着涼了,畢竟你家就在人工湖湖畔。」醫生留着齊耳的天然捲髮,五官和臉部線條都很冷峻,單獨看甚至顯得有些兇惡,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把它們都壓制了下去。
「嗯?大夫你認識我嗎?」我努力思考要怎麼對他說明我感染了一種未知疾病,雖然目前只有咳嗽癥狀但早晚會毀滅世界——正常人都不會相信的吧。
「雖然有些自誇,但小區的常駐人口我基本都認識呢,零號小姐。」醫生對我微微一笑,刷刷寫下處方後起身走向醫藥櫃:「我個人建議先不必吃藥,不過如果感覺嚴重了再按劑量服用。」
所以我姓零號叫病人是吧,如果我能搞定這次危機,絕對要改名!
【提示:『pax-200』退化『咳嗽』癥狀成功,獲得dna點數。】
可,可惡!果然開局階段「玩家」一直在盯着嗎?
「嗯?怎麼,感覺嚴重了嗎?」醫生拿着葯過來的時候看到我忽然咬牙切齒,挑了挑眉問道。
「不,相反我感覺快好了,一定是診所空氣的療效。」我順口胡說八道,付錢並接過葯,然後發現即使我進入醫生的『免疫範圍』,紅色也沒有擴張進去。
很好,看來這是一個關鍵npc,如果以後出現癥狀就馬上來他這裡「自首」,即使我這個外行也清楚,找到感染源對治癒傳染病是很關鍵的事情。
向醫生道謝後,我離開了診所。
接下來,就關注世界新聞以及系統提示好了。
————
【提示:『pax-200』進化『抗藥性』成功】
【提示:『pax-200』已經傳播到南美洲】
【提示:『pax-200』進化『水源傳播』成功】
【提示:『pax-200』已經傳播到非洲】
【提示:『pax-200』進化『乾旱適應』成功】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正如我所料,那個「玩家」完全沒有進化出癥狀的意思,只是在不停地進化傳播方法和速度,我只需要適應不管什麼都矇著一層淡淡紅色的世界就好,還可以聽提示來了解「pax-200」都傳播到哪裡了。
期間有數次自主變異出癥狀,但都在我去找醫生之前被飛快地退化掉了,倒霉的基本只有我自己。
為了能及時「舉報」,我總是找借口去診所周圍閑逛,不過目的達到之前就被一群八卦的嬸嬸阿姨們編排出我看上醫生的流言。
「【零號】家的姑娘好像看上在【監測點】工作,叫【監測員】的酗子了哦~」
拜託!這種八卦你們傳播起來真不覺得彆扭嗎!這個世界還是毀滅掉算了!
【提示:在沒有使用dna點數的情況下,『pax-200』自主變異出『噁心』癥狀】
【在沒有使用dna點數的情況下,『pax-200』自主變異出『胃出血』癥狀】
大概因為幾乎就要傳播到全世界的緣故,最近自主變異癥狀一下都是出兩個,但「玩家」總是會眼疾手快地退化它們,正在小公園散步的我抱着盡人事聽天命的態度趕往診所。
應該很快就會被退化,但那之前胃痛的還是我啊……
【提示:退化『噁心』癥狀失敗,請先退化進階癥狀】
嗯?說起來以前都是不相關的癥狀,這次好像都屬於消化系統問題?
【提示:退化『噁心』癥狀失敗,請先退化進階癥狀】
【提示:退化『噁心』癥狀失敗,請先退化進階癥狀】
一股戰慄感沿着後背直衝頭頂,沒錯了,這就是傳說中「半夜玩遊戲困到不行」的狀態,就像我某個游戲裏的工會有幾次開荒到半夜結果全團都各種夢遊一樣。
世界之間的時差以後再說!現在最關鍵的是我已經衝到診所門口!
「噗哇!」剛踏進診所大門我就往地上吐了一大灘血:「監測員,幫幫我——」
希望我沒有判斷錯誤,和感冒咳嗽那種小事不同,這種「進階」癥狀怎麼也應該引起重視。
下一瞬間,那原本幾乎被壓縮到監測員醫生體表的無色範圍猛然擴張,籠罩了整個診所。
【提示:c國發現了一種新型傳染病,被命名為『pax-200』】
我還沒來得及吐槽這病毒竟然還帶自我介紹,便眼前一黑失去知覺,只好在腦袋裡發出嘲笑。
哼哼,讓你玩這麼黑暗的遊戲,要知道npc也不是好惹的!

《收集末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