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屍生子,鬼抬棺
屍生子,鬼抬棺 連載中

屍生子,鬼抬棺

來源:外網 作者:愛吃糯米紅糖粥的界玉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愛吃糯米紅糖粥的界玉

古老偏僻的地方,總會發生許多詭異、恐怖的事情。 而這些事情,就發生在華九難身邊。 甚至華九難就是這些事情的一部分。 比如,他是屍生子!展開

《屍生子,鬼抬棺》章節試讀:

[]
古老偏僻的地方,總會發生許多詭異、恐怖的事情。
而這些事情,就發生在華九難身邊。
甚至華九難就是這些事情的一部分。
比如,他是屍生子!
九道溝村,坐落在北國十萬大山最深處。
這裡天寒地凍,一年四季被風雪籠罩。
即使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村民也過着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
村中大小事情,都由聾婆婆和李大爺做主。
聾婆婆是出馬弟子。
我國自古就有「南茅北馬」之說。
南茅,指的是茅山道士;
北馬,指的是北方出馬仙。
正統的出馬弟子,家裡都供奉着「四梁八柱」十二位仙家。
四梁指的是:胡(狐狸),黃(黃鼠狼),常(蛇)和清風。
清風是橫死的惡鬼。
所謂的八柱是掃,看,串,護、通天,歸地,關礙,探兵這八堂。
關於四梁八柱的分工,後文自有交代。
聾婆婆其實並不聾,娘家姓張,全名王張氏。
只因她的出馬仙是蛇類,蛇又稱作小龍,所以大家才叫她聾(龍)婆婆。
聾婆婆老伴兒走的早,三個兒子也因為意外夭折兩個。
只有老三伺候在聾婆婆身邊。
村民不管大小,一般都稱呼他王三。
今天是農曆七月十五,鬼節。
因此剛入夜,聾婆婆就讓王三關了院門,想要早點休息。
畢竟人鬼殊途,相互衝撞了,對誰都不好。
可沒等她躺下,院中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那聲音如此巨大沉悶,與其說敲,不如說是撞。
王三非常不滿,一邊披上滿是補丁的棉衣去開門,一邊罵罵咧咧:
「來了來了,別特么敲了!」
「你要死了着急救命還是咋滴,大晚上的叫門!」
院門打開,一陣陰風撲面而來。
門外的人彷彿一根斜靠着的木頭,咕咚一聲,直挺挺的倒進院子。
厚厚的積雪上只留下一個人形印記。
「哎呀我去,不會真死了吧?!」
王三一邊把來人從積雪裡拉出來,一邊對着屋內大喊:
「娘,你快出來看看!」
其實在王三開門的一瞬間,聾婆婆就心中一驚。
她幾步跑到供奉仙家的偏房,抓起捆仙繩就往外跑。
這裡的捆仙繩,可不是神話傳說中那種法寶。
而是出馬弟子用柳枝、自己頭髮、老錢(古代的銅錢)等編織而成。
然後用松油混合香灰,浸泡三年。
三年後取出洗凈,放在仙家座下供着。
捆仙繩長六尺六寸,通體烏黑,有驅鬼辟邪的作用。
聾婆婆邊跑邊心中叫苦:
鬼節鬼敲門,晦氣晦氣!
與此同時,隔壁住的李大爺聽到聲音也趕了過來。
他是外來戶,三年前才搬到村裡。
村民知道李大爺是打跑了鬼子的退伍老兵後,都對他非常敬重。
兩位老人藉著雪地反光,見到王三哥拉起來的,是個滿臉慘白的女人。
她似乎已經凍僵,全身都直挺挺的。
以至於王三隻需抓住女人的肩膀,她就不會倒下。
這種狀態下,女人隆起的大肚子更加明顯。
分明是一個即將分娩的孕婦。
聾婆婆聲色俱厲的對女子說道:
「家裡有出馬仙家常八爺坐堂,老婆子勸你趕快離開!」
女子機械一般扭動脖子,隱隱有咯吱咯吱的摩擦音傳出。
雙眼一片死灰,說起話來一字一頓,完全是摩擦喉嚨發出的聲音。
那樣子,像極了生鏽的機器。
「求、求、你、們!」
「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王三神經大條,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反而熱情招呼:
「你找人接生是不?俺娘只會驅邪,不會接生。」
「接生你得找村東頭張家媳婦。」
「唉算了,看你這幅樣子走路都費勁,俺去幫你請。」
聾婆婆見自己兒子真的出門而去,趕忙阻止:
「三娃站住,她是死人!」
王三聽到嚇了一跳,一個箭步將聾婆婆護在身後:
「大晚上的,娘你可別嚇唬俺!」
李大爺雙眉緊鎖,上前一步和王三站到一起。
「聾婆,你確定?!」
聾婆婆謹慎的盯着女人,輕聲回答:
「老太太不聾不瞎,自然不會看錯!」
「你倆仔細看,這東西根本沒有呼吸!」
李大爺仔細打量:
可不是么!
他們三個大活人站在雪地上,每次呼吸都噴出白色蒸汽。
而對面的女子,不但沒有蒸汽冒出,就連臉子上的積雪,都已經結冰!
女子聽了聾婆婆的話,忽然暴躁起來。
一雙眼睛拚命上翻,以至於只剩下眼白。
她拖着雙腿,直愣愣的朝對面三人走來。
「我沒死,我真的沒死!」
「求你們快點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屍生子,鬼抬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