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十三事詭錄
十三事詭錄 連載中

十三事詭錄

來源:google 作者:蕉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徐紅桃 懸疑驚悚 蕉魚

婦產科工作的婆婆總是帶回來奇怪的湯藥喝,小路河邊明明親眼看到了殺人拋屍卻消失不見,精神病院里徹夜的燈光和人影……展開

《十三事詭錄》章節試讀:

許蓮被關進大牢後就開始大喊大叫,不過並沒有人搭理她。

一直沒有關鍵性的證據,案子耽擱的越來越久陳業也不免有些着急。

李青書身上找不到問題,看來還是只有看明天能不能在許蓮身上找到一點有用的信息了。

……

晚上陳業定好了房間,周匪,杜賒月,高羔全都過去了。

滿滿一大桌的小龍蝦看的杜賒月眼睛冒星星

「哇!還有我最愛的鹹蛋黃味的,老大我真是太愛你了。」

「行了行了,你可別嚇着老大了,以後老大了就不帶我們吃了。」

周匪一把拉住想往陳業那邊跑的杜賒月,把人拽到了自己旁邊坐着。

啤酒也上齊了,四個人一起幹了一杯然後就一邊吃小龍蝦一邊聊天。

「荔市的那個案子怎麼樣?」

陳業看向周匪問道

「老大你肯定想像不到那個兇手是怎麼被找出來的。」

「那個荔市的刑警隊長也是個厲害的,最後竟然從受害人和兇手同一天去過一家飯店,然後把兇手給找出來了。」

周匪說著吃了一口小龍蝦「這蒜香的就是好吃。」

「死者之前被侮辱過,有動機性還比較好查一點。哪裡像我們這個案子,簡直就是蒼了天了。」

杜賒月補充了一句,案子實在是太難下手了。

不為錢不為財不為色,沒有仇恨也沒有愛恨情仇糾纏。

杜賒月喝了半瓶啤酒臉紅紅的繼續說道「這個吳肖沒有過女朋友又從事這種工作過,會不會是個男同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

陳業瞬間想明白之前李青書和吳肖的不合理感了

這個吳肖喜歡李青書

「小杜你真的是幫了大忙了,服務員再來兩斤鹹蛋黃味的小龍蝦。」

陳業突然高興起來,現場三個人都懵了。

「老大,不要了,我吃不完了。」

杜賒月一臉吃驚的勸阻陳業,桌上還有那麼多蒜蓉和五香的呢。

因為鹹蛋黃味的只有杜賒月喜歡吃,所以就點的比較少。

「沒事,吃不完打包回去慢慢吃。」

陳業大手一揮就定了下來

酒過三巡

只有陳業一個人還是清醒的了

高羔剛開始因為跟所有人還沒有很熟顯得很拘束,不過因為喝了酒,加上性格比較活潑。很快就跟性格更加開放的周匪聊成馬上要去拜把子的好兄弟了。

「兄弟你這性格我喜歡,以後我們隊里我罩着你。」

周匪義薄雲天的拍着高羔的肩膀

「以後你就是我大哥。」

高羔暈乎乎站起來給周匪敬酒

周匪一把給高羔按住「這不行,我是你二哥,大哥還得是陳業哥。」

「啊對對對!!!」

高羔轉過頭把酒瓶子對向陳業

「大哥我敬你一杯!」

說完咕嘟咕嘟就要把一瓶酒給全炫完,還好陳業拉住了。

這本來就喝醉了,再多喝點睡過去他一個人可搬不回去這麼多人。

凌晨一點喝完酒陳業把所有人都塞進了車裡

一個個睡的跟死豬一樣,等把所有人送回家已經凌晨兩點了。

因為跟高羔接觸的還不久,不知道他住哪就先把人帶回警局了。

凌晨兩點半陳業還在翻看檔案

這兩天大家的壓力都太大了,喝點酒釋放一下也好。

特別是高羔經歷了那個事情之後精神一直緊繃著辦案,明顯看得出來他的狀態沒有很好。

陳業翻到蛋糕上作案工具那一頁,手術刀有銹跡是現場診所的。但是針線都是新的。

是兇手事先想好的嗎……

……

早上八點

技術組的人來通知陳業,吳肖的手機修復有了很大的進展。

陳業趕到技術組就看到技術組負責人唐錦手裡拿着一沓複印件

「通話記錄和聊天記錄都恢復了嗎?」

唐錦把複印件遞給了陳業

「基本是上都恢復,但是手機性能不是很穩定,所以已經把所有信息拍照複印下來了。」

「嗯好,辛苦了。」

陳業沒有多說什麼,捏着手裡的複印件就回辦公室了。

吳肖果然沒什麼朋友

微信好友只有十幾個人,轉賬記錄里有每周給他母親轉賬的記錄。

通話記錄也很乾凈,基本沒什麼給他打過電話。

只有半個月前在十點吳興給李青書打過去了幾個電話,但是都顯示的未接。

聊天軟件里,吳肖頂置了李青書的聊天框。

陳業翻到下一頁就看到讓他手腳發麻的消息

六月一號晚九點

【李老師那天我跟你說的都是真的,既然你也喜歡我,為什麼不能跟我在一起?我們可以一起補償她!!!今晚九點半如果你不來我就死給你看!】

緊接着是一個地址位置發送了過去

觸目驚心的話讓陳業一下站了起來,而這個地址正是吳肖死亡的地點。

這條消息他沒有在李青書的手機里看到,這說明李青書刪除了手機消息。

半個月前,死亡時間也對上了。

陳業拿起手機給杜賒月和周匪打了電話

「快點來警局,案子有進展了。」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拿起紙質複印件去關押李青書的牢房找人

牢房裡

李青書的臉色因為沒睡好多了蒼白,一夜間還長出了一些鬍渣。

陳業匆匆忙忙的打開了牢房把人帶到了審訊室

然後把聊天記錄複印圖擺在李青書的面前

李青書面色一白斬釘截鐵的說

「我沒有收到這些消息!」

陳業死死的看着李青書的眼睛,彷彿是要把這個人看透一般。

「證據都擺在這兒你還敢撒謊?」

「我真的沒有。」

李青書銬着的雙手把自己的頭髮抓的亂七八糟的,整個人無比頹廢。

突然他的動作停了下來,整個人癱在椅子上。

「對不起,是我乾的。」

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眼裡有許多看不清的無奈。

這不像是一個殺人犯被拆穿的表現

「你為什麼要殺吳肖?」

「因為他脅迫我跟他在一起,我有妻子我不能這樣,一失手就殺了他。」

「你怎麼殺的他?」

陳業的話讓李青書短暫的猶豫了一下才回答道「用刀」

「具體過程呢?」

李青書不說話了

無論陳業怎麼詢問李青書都沒有再開口說話

死者的信息警局並沒有公開,所以除了警局的人,只有兇手才知道。

李青書的這個反應讓他十分不理解

走出審訊室,杜賒月和周匪頂着熊貓眼出現在了面前。

「怎麼了老大?」

「一會兒再跟你們說,周兒你去買一塊豬肉從中間捅一刀,然後帶上針和線讓李青書縫起來。」

「小杜你去車裡把高羔叫醒。」

交代完以後李青書就去牢里找許蓮了

許蓮在牢房鬧到了大半夜,整個牢房的人都恨恨的看着她。

後半夜她才老實下來

陳業找到許蓮的時候,她正一個人蹲在角落裡睡覺。

他牢門打開進去叫醒了許蓮

「接下來我問你的話老實交代,你就可以出去了。」

許蓮本來渾渾噩噩的表情一下清醒了

「**同志你儘管問,我一定老實交代。」

「你兒子吳肖是不是你送去色情場所工作的?多大送過去的?」

許蓮猶豫了兩下才支支吾吾的回答「十二歲送進去的,不過當時是我們家裡太窮了,不把他送進去那些人說要砍了我啊,**同志。不過他已經很久沒有去了。」

「李青書是不是來找過你?」

陳業不理許蓮繼續又問了一個問題

「大概四五個月前吧,李青書找過我,說我要是繼續虐待吳肖就要報警抓我,我一個媽媽怎麼可能虐待我兒子啊,他一個大男人,又可以賺錢又不吃什麼大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