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時空穿越之異能少年
時空穿越之異能少年 連載中

時空穿越之異能少年

來源:google 作者:麻雀不是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麗 范子墨 都市小說

被女友甩了的范子墨,受傷後潛能被激發,通過夢境自由穿越神奇的平行世界,發財致富且成功人生,獲得了財富、美女與友情展開

《時空穿越之異能少年》章節試讀:

喝了更多酒的男子上來耍橫,一場架就要開打。

此時,從緊隨着跑過來的那群人當中,又急火火地竄過來一位中年女子,上前一把就扯開了范子墨面前這個耍橫的男子,怒斥道:

「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去!」

然後卻忙笑着對范子墨說:

「我的好兄弟,咱都別吵吵,咱們有事好好說。」

范子墨不甘示弱,在氣場上不能輸了,仍在大聲地喊道:

「還有什麼說的?什麼都不用說!就憑你們喝了酒,撞了人,這就足夠了!」

他喊的時候,是衝著那個很兇的中年男子,並沒有對着面前的女人。

被女子拽到一邊的男子一聽,也還是很不服氣,瞪着眼又朝着范子墨吼道:

「咋了,老子喝酒了,你想咋着吧?!」

說著挽着袖子,就又要衝過來。

范子墨一邊舉起了手機,一邊沖他們這群人喊道:

「kao,你過來!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怕了你不成?!」

身邊的中年女子趕緊拉住了范子墨舉着手機的手,有點着急地說:

「大兄弟,報什麼警啊,我們私下解決就是了!」

說完,她又扭頭朝那個中年男子怒吼道:

「你給我滾!你這個酒鬼!說不讓你們喝酒的,非得大中午喝什麼貓尿!現在出了事好了吧?你還不老實?!」

如此看來,這個耍橫的中年男子很可能是這個女人的丈夫,被媳婦一頓臭罵後,才算是徹底老實了。

同來的另外幾個人也在勸着男子,掏出煙來點上,圍在一起低聲地說著什麼。

范子墨看到他們都老實了,女子又在求着自己,火氣自然也就消了一些。

這時候,那個撞人的中年男子,酒好像也醒了很多,知道自己闖了禍,態度也軟和了不少,忙走到范子墨的身邊,帶着苦笑,小心翼翼地說:

「對不住了兄弟,沒看到——確實是沒看到——我又不是故意的,就先不用報警了——」

說完,他又趕緊走到了王正濤的身邊,去賠不是。

范子墨出了一口氣,這才平淡了一些,說:

「行,私下解決也行,現在的問題都很明確,那你們看着辦吧。」

中年女子見范子墨答應了,趕忙笑着說:

「還是你這位大兄弟會辦事,說話痛快!謝謝,謝謝!」

說著,她也忙走過去蹲在了王正濤的身邊,關切地問:

「這位兄弟,不要緊吧?」

王正濤並沒有搭理他,而是沖范子墨喊了句:

「子墨,錄好音!」

還是王正濤心眼多,畢竟是常年跑着送外賣的,見多識廣,知道這種事私下的處理方法。

中年女子說話也很有分寸。

「兩位大兄弟,我們承認是喝了酒,都是我們的錯,我們全認!出了事,我們認,我們也負責,到醫院花什麼錢花多少錢,我們出就是,只要你們不報警,一切咱們都商量着來就行。」

范子墨與王正濤一看,也不想再找什麼麻煩,就默許了。

中年女子又帶着點委屈,帶着可憐,說:

「我們都是附近村裡出來打工的,一天也掙不了幾個小錢,也都不容易,你們多擔待着點。」

范子墨與王正濤都沒有說話,這時,救護車已經叫着快速地駛了過來。

范子墨跟撞人的男子小心翼翼地架起了王正濤,女子在一邊積極地協助着,上了車。

那個耍橫的男子也要跟上車,被女子立即喊住了:

「你去幹啥?去搗亂啊?你跟哥幾個把人家的電動車都扶起來,看看哪裡壞了,趕緊去修好,醒了酒再來醫院就是!」

中年男子這次很聽話,立即招呼剩下的幾個人,去收拾那三輛倒地的電動車與摩托車了。

救護車呼叫着,駛向了博城第一醫院。

……

剛到醫院,寶團公司幾個送外賣的哥們早已經等候在那裡,王正濤的爸爸媽媽也趕了過來,都是在車上,阿濤讓子墨給他們打的電話。

在眾人的陪伴與幫助下,對王正濤做了全面的各項檢查。

王正濤的診斷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並無大礙:左胳膊尺骨粉碎性骨折,需要立即動手術處理;左腿無大礙,只是扭到了筋;其餘就是一些小擦傷。

既然需要住院動手術,醫生說最少得半月的時間需要住在院中,撞人的男子答應說在這裡陪護阿濤,王正濤的家人卻沒答應,他的母親沒工作,願意在院里陪着孩子,不過一切的費用都需要肇事方出,男子跟女子都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並沒有任何的扯皮。

因為都是本地人,話也說得很痛快。

……

撞人的男子是女子的親弟弟,那個很兇的男子是女子的丈夫,都是同村的一家人,在新小區的工地上搞綠化,今天就要完工了。

因為就要完工了,撞人的男子的姐夫,也就是女子的丈夫提議說,喝點慶功酒,所以他們就都喝了一些。

喝完酒以後,工地上基本沒事做了,撞人的男子就騎着摩托車回家去,自己平時的習慣就是喜歡開快車,再加上喝了酒,就更不顧一切了。

他說,當時看到范子墨飛馳而過之後,就以為後邊沒人了,拐彎的時候也沒減速,可等竄出來以後,才猛地看到王正濤已經到了自己的眼前,就再也躲不及了。

因為是酒後駕駛,自然所有的錯,都在男子一邊,這都沒有異議,要是報警按醉駕處理,這人最少得拘留,還要罰款,所以王正濤答應他們沒報警,來做私下的處理,他們一家也算是很感激。

……

各個事情處理完畢,在等着去手術的時候,王正濤的女朋友急急忙忙從班上請假跑過來,見到受傷的王正濤後,就哭了,弄得在場的人都很尷尬。

特別是范子墨,突然想起了離他而去的沈麗,心裏更不是滋味。

……

自始至終,王正濤就一直嘟囔,這得兩三個月沒法去正常上班送外賣了,而現在正急着用錢買房子。他心裏很着急,為了買房子,倒是對自己的傷不在意了。

他女朋友聽了這些話,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說,先好好養傷吧,買房子的事以後再說。

肇事的一方也答應賠償一些誤工費,但也沒說給多少,王正濤的父母也都老實巴交的,看樣子也不大好意思獅子大開口,還是王正濤最後給定了一個雙方都還滿意的標準:就賠償一個月的誤工費,數額就按照他每天掙多少錢的平均數計算。

肇事的一方心裏也明白,王正濤胳膊骨折,而他就靠着這胳膊騎車的,自然是沒法上班掙錢,既然是賠一個月,而不是三兩個月,就算賺了便宜,也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雙方都無異議,事情的解決也算很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