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連載中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

來源:google 作者:牛頭人戰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牛頭人戰士 秦洛

秦洛穿越玄幻世界,成了萬劍宗的一名外門弟子正巧獲得【牛頭掠奪系統】只要奪走他人的心愛之物便能獲得獎勵!前世就是個帶惡人的秦洛來到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自然徹底放開了自我什麼?這是你父母留給你的唯一信物?不好意思,現在是我的了【獲取成功!獎勵宿主劍道悟性+1!】什麼?這是你最要好的靈獸寵物?抱歉,現在還是我的了【搶奪成功!獎勵宿主修為提升一階段!】一直到後面,秦洛才發現,原來奪取之物並不局限於這些小東西................「卑鄙!」「你居然想靠這種辦法來與我結為道侶!」蘇輓歌語氣冰冷,眼神厭惡的看着眼前的張狂男子秦洛毫不在乎的搖了搖頭,他很樂意看到高傲的師姐在他面前氣的跳腳想到這,他輕笑着,語氣中帶着絲絲威脅:「師姐,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受傷吧?」展開

《師姐,你也不想自己弟弟受傷吧?》章節試讀:

外門區域。

女弟子居所處。

明明是夜晚,可此刻卻有無數弟子好奇的站在屋外。

剛才的動靜顯然是傳到了此地。

「你們聽到了嗎?從剛才開始就有各種各樣的爆炸聲,我們宗門是遭到魔道或是妖魔入侵了嗎?」

「不知道啊,尤其是最後那一下,那個聲音刺的我晚上可能要做噩夢了!」

「現在聲音消失了,剛才最後那一下好像是從男弟子居所那裡傳來的。」

「不會吧,難道是兩個男弟子在互相爭鬥?」

「啊?為什麼爭鬥啊?難道是為了爭奪哪個道侶的主權嗎?」

「呀!玲兒你太不知羞恥了,這種話也說的出口!」

「哈,誰大晚上在那石床上偷偷的......」

「你閉嘴!!」

一個個青春靚麗的女修士有句沒句的交談着。

顏元霜也在此列。

不過她是一眾弟子的中心人物。

每個人談一句話就要問一句顏元霜的意見看法。

就比如現在,當話題扯到了異性身上之後,這幫沒談過戀愛的女弟子們也是談起了關於男弟子的話題。

一個星雲四重境的女修士捂着羞紅的臉笑道:「今天王師兄載人家御劍飛行了一會呢!」

「那種飛在天上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雖然只飛了十幾息王師兄就找借口降下去了。」

「不過身為內門弟子居然還這麼平易近人!我感覺自己都要成他的死忠粉了!」

一旁,一個女修士接過話,語氣間充滿着忿忿不平:「你說的不會是那個月水三重境的王世新吧?」

「那個傢伙對每個遇到的女弟子都這麼來一下!飛上去很快又降下來是因為靈氣不夠了!」

「我和你們說,上次阿.....」

一個八卦引出,一堆人便更加好奇的側耳旁聽。

顏元霜表面上敷衍的回了幾句女弟子們拋過來的話題,實則眼神有意無意的一直望向男弟子居所。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爆炸的聲音會和秦洛有關。

畢竟下午對方剛惹了權弘亮,那麼晚上被權弘亮和權宜德打擊報復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以猜測的事情。

不會引來執事吧...萬一秦洛被逐出宗門....

思緒漸漸飄到遠方。

這時。

一個和顏元霜關係較好的女修士拋過來一個話題:「顏師妹,你和權弘亮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此話一出。

所有談論八卦的聲音戛然而止。

她們一個個都炯炯有神的看着顏元霜。

不是她們八卦。

實在是對方可是一年不到就修鍊到星雲六重境的天才啊!

在這等宗門以及這艱難的修鍊環境下,顏元霜已經算得上是個天才人物了!

再加上對方性格溫和,人又長得漂亮,這簡直就是不想讓人喜歡都不行啊!

這麼完美的人她們自然十分在乎對方身上的各種消息。

聽到這話,還未回過神的顏元霜不在乎的回道:「我不喜歡那種幼稚的男孩。」

此話一出。

所有人鬆了口氣的同時更是來了興趣。

尤其是引出話題的那個和顏元霜形似閨蜜的那位更是如此:「那師妹你有喜歡的弟子嗎?」

「在外門還是內門啊?」

話音落下,顏元霜的腦海里居然回想起了秦洛下午強吻自己的模樣。

那種熱烈的......

一瞬間,她的臉頰居然微微泛紅。

而周圍所有弟子。

則好似沒見過對方這種神情。

一個個都呆愣在原地。

顏元霜,顏師妹【姐】。

居然真的有喜歡的人了!!

「那人是誰啊!」

「那人修為長相如何?!」

「品行怎麼樣?」

不論在何處,八卦,永遠都是人們最熱愛的東西。

......

......

內門區域。

人人都有自己的獨立洞府。

編號為【冰】的洞府處。

嘩啦啦!

隨着一陣寒風拂過,蘇輓歌的身影也是降落在此。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

故人相見,尤其是劉劍星這個她視為親弟弟的家人。

本應該是件開心的事情,她也應該有很多話要和對方說。

可沒想到現實卻是那麼冰冷。

「哎...」

蘇輓歌嘆了口氣。

當年劉劍星5歲的時候,她早就修成了一身劍術本領。

對方還吵着說長大後要打敗她繼承道館。

結果誰曾想等她20了。

居然直接領悟了寒冰劍意,還被雲遊的萬劍宗太上長老帶入了宗門。

並且還成了太上長老的真傳弟子,資源無數。

就當她心中無比想念曾經的友人的時候。

14歲快15的劉劍星居然也被接引入了宗門。

她當時很激動,很想和劉劍星好好聊聊對方這些年的經歷。

只可惜,她卻不敢出面與對方相見,只敢呆在遠處靜靜的看着對方。

因為她害怕劉劍星會痛罵她是個丟棄道館的背叛者。

可當時的她滿腦子都想着的是更強的劍術,所以沒多想便跟着太上長老來了萬劍宗。

事實證明,她沒選擇錯。

如果當初還留在道館,那麼她撐死是個擁有劍意的凡人劍客。

可接觸了修仙界,她便成了日炎境的大劍修!

「哎!」

蘇輓歌再次嘆了口氣,今天一見,劉劍星似乎也沒有露出很驚訝的神情。

看來是早就知道她在這個宗門,並且也沒露出憤怒的神情。

可這種無視,卻更讓她感到難過揪心。

突然,蘇輓歌神情變得有些擔憂。

因為她想到了那個領悟劍意的秦洛。

對方的劍道霸道至極,似乎是想把世間一切所摧毀。

實在是個可怕的人,等他修為提了上來肯定又是一大強勁對手!

只是不知弟弟會不會有危險....

這時,她突然眉頭一皺,連忙召喚出靈劍,只見自己這柄三階【冰凌劍】的刀刃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小缺口?

正是抵擋秦洛劍氣的那一段。

「這怎麼可能?」

蘇輓歌神情凝重,不可能啊,以秦洛的修為怎麼可能毀得了她的靈劍?

「他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劍意?」

她喃喃自語,隨後玉手一揮,靈劍收回儲物袋。

而她本人則是瞬間漂浮飛向空中不知去向。

....

.....

秦洛這邊。

由於劍氣的摧殘,甲字號居所已經成了只剩下一半的廢墟。

屋內幾十個石床有的碎成粉末,有的只剩一半。

除了大大小小的劍痕之外,居所正**則有着一條最大最深的溝痕!

一眾弟子神色驚嘆的站在居所外。

「哇,好可怕的劍氣。」

「是啊,沒想到那個秦洛居然領悟了如此霸道的劍意,擇日必定一飛衝天啊!」

「是啊,而且這裡動靜鬧的這麼大,長老和執事們肯定也會過來看看情況,到時我們如何說.....」

「權宜德和金三財可是死在了我們甲字號居所里啊....」

「等等,秦洛出來了....」

話音未落。

踏踏。

背着手,眯着眼露着惡劣笑容的秦洛走了出來。

他左右環視。

被看到之人無不撇開視線或者低下頭。

秦洛的實力以及表現出的張揚性格讓他們沒有人敢去挑釁對方。

見狀,前者滿意的點點頭,這才是正常的開場白。

然後輕聲笑道:「今日之事,我希望諸位同門師兄弟明白該如何與長老們說明。」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如何說?

現實就是秦洛下手太狠了,所以弄死了執事和權宜德。

可他們真的能這麼說嗎?

這時。

其中一個星雲五重境的弟子小心翼翼的抬頭看向秦洛:「秦...秦師兄,不知我們該如何與各位長老解釋呢?」

英雄!

其餘弟子見有人問出了心中所問,一個個都好奇的看去。

下一秒,眾人只見秦洛微微一笑。

隨後身形消散,半息間便來到了那名問話的弟子前,同時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咕咚!

其餘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除了驚嘆秦洛這一手鬼魅身法外。

還有的便是對對方的畏懼。

不知道為什麼,以前還沒覺得,可經過今天的事情後,他們都對秦洛產生了種莫名的害怕心理。

可能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又可能是因為對方居然間接的殺了兩人。

被盯着的弟子也會滿臉蒼白,不外乎別的,只因為被一個擁有劍意的惡劣強者看着實在是一件很有壓力的事情。

不過,不到一會,眾人只見秦洛表情舒緩。

他拍了拍後者的肩膀,語氣似乎是在說一件家常瑣事:「師弟,秦師兄不是說過了么。」

「權宜德修鍊失敗摔斷了狗腿,來訛上秦師兄的時候被金執事撞見,前者惱羞成怒擊殺了金執事,得知不妙便想着由自己的弟弟權弘亮頂罪。」

「正義善良的秦師兄自然看不得這種魔道之人,氣憤之下竟領悟出了劍意,誰曾想劍意失控一不小心斬殺了權宜德。」

說到這,秦洛抬頭環視周圍的所有人。

他眼神微眯,嘴角微微上揚,身上的壓迫力漸漸的散發在四周:「諸位,聽明白了么?」

咕咚!

所有人再次吞咽了下口水,每個人都不安的對視了一眼。

他們不明白欺騙長老會不會出事,可他們明白,如果不騙長老,那麼他們現在可能就會出事了。

想到這,每個人都點點頭,就連新入門的弟子也不例外:「明白了..」

「全聽秦師兄的...」

話音接二連三的出現,無形中的壓力也瞬間驟減。

秦洛滿意一笑,對付這群意志不堅定的外門弟子,只需要你強硬一點就行了。

屢試不爽。

....

...

外門男弟子這邊的動靜自然瞞不過其餘主事之人。

事情發生後的半小時內。

刷刷刷!!

一柄柄飛劍從天空遠處飛來。

什麼外門長老、外門執事、內門執事、各個內門長老以及帶着的親信全都一起來到了甲子號住所這裡。

一時間,宗門的大佬們這下竟聚集了一大半!

啪嗒。

十幾號人落在地面。

剛落下。

一個長老便皺着眉頭看着這殘破的甲字號居所。

他看着一眾神色各異的外門弟子道:「此地執事是誰?」

萬劍宗竟然在夜裡發生了這種大事,簡直是不可思議。

執事居然沒有提前通知他們。

聽到問話,秦洛傳音給一個事先串通好的外門弟子【開始。】

被點到名的弟子心底一驚,隨後便明白這是秦洛的聲音。

想到這,他深吸一口氣,臉上慌張的表情也逐漸放鬆緩和下來。

眼神隨之變得逐漸堅定了起來。

他叫高元通,來自一個平民家庭,從小幻想成為仙人,當年正巧萬劍宗招募弟子。

他一個沒天賦沒血脈的平凡人只能靠花錢入宗。

於是他的父母砸鍋賣鐵賣祖宅才終於讓他進入了宗門。

他永遠也忘不了當時站在來接引的萬劍宗的飛劍上,從天上看到那消瘦憔悴的父母的模樣。

他們當時的眼神充滿着對他的期望。

他明白,他的父母為了他賭上了一切

只是這麼多年了,他的修為卻止步於星雲五重境,他愧對自己父母。

可現在,他明白,自己一步登天的機會似乎是到了。

跟隨秦洛...不!只要跟隨秦師兄!他一定能成功!

要說是為什麼,直覺?

或者說秦洛身上有一種讓人莫名想要追隨的那種魅力?

以前沒這感覺,可現在秦洛展露出的行為,卻深深的讓他體會到了對方身上的魅力所在!

跟隨對方,自己絕對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頭腦里的思緒只不過半秒。

回到眼前,他猛地向前一步走出人群。

臉上立刻露出了悲傷之情,語氣也是惹人共鳴:「長老們啊!!」

「權宜德他不是人啊!!」

「金執事....金執事被他那混蛋給殺了啊!!」

話音落下。

強烈的語氣頓時吸引了眾長老的側目。

秦洛微微一笑,實則輕輕運轉着三階功法【悲傷之眠:讓人不由自主的悲愁哀傷】。

這是某個魔道宗門的宗門功法,本意是亂人心智,可是輕微運轉則會起到情緒渲染效果。

所有人都感覺心頭有些悲傷,好好的一個執事居然就這麼死了?

要不是知道內幕,他們可能已經哭出來了。

說話的長老眼神一凝,執事死了?!

這可是大事!

「冷靜些,快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此話,高元通繼續說道:「當時權宜德那個混蛋修鍊摔斷了腿,結果居然跑到秦師兄的石床上喊秦師兄賠償丹藥!!」

「難道就因為秦師兄是老實人,所以活該被欺負嗎?!」

此話一出,長老打斷,同時左右查看道:「秦師兄?秦師兄是誰?」

秦洛聞言收斂了下嘴角,開場白結束,自然是到自己了。

隨後上前兩步,臉上的憤慨之情已經溢於言表,他抱拳看向長老:「稟報長老,正是弟子秦洛。」

見到當事人來了,另一個長老連忙問道:「秦洛,說說怎麼回事?金執事到底怎麼死的?」

聞言,秦洛一邊暗自傳音給高元通【呆在一邊待命。】

一邊悲傷的回道:「權宜德威脅弟子之後,盡職盡責的金三財金執事恰巧巡視居所路過此地,聽聞裏面動靜便進來主持公道!」

「誰曾想那權宜德竟惱羞成怒,直接偷襲並失手殺了金執事,對方得知不妙便想着由自己的弟弟權弘亮頂罪。」

說著,權弘亮也被秦洛的傳音呼喚而出。

他的神情憂傷不安。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因為死了親人的憂傷,害怕連累自己的不安。

他撲通一聲跪在長老們面前,語氣哽咽道:「各位長老,權宜德是我大哥,做了這種事,身為他弟弟的我也沒有臉活在這世上了!」

「我給宗門丟臉了!擇日起我便自廢修為退出宗門!」

話音落下,為首長老連忙制止:「此事與你無關,我們宗門絕不會牽連一個無辜之人!此事莫要再提!」

說著便繼續看向秦洛。

後者也明白對方到底想聽什麼,語氣充滿着憤怒:「我平日里最看不得這種魔道之人,氣憤之下竟領悟出了劍意,誰曾想劍意失控一不小心斬殺了對方....」

這時。

踏踏!

前去搜集現場信息的執事們也走了過來。

他們看着長老們點了點頭。

這代表着秦洛幾人說的都是真的。

長老們這才舒緩眉頭,同時在看向秦洛的時候也是止不住露出了喜愛之意。

在這種時代,能在24歲就領悟劍意的已經算得上是劍道天才了!

在這基礎上加一個除暴安良的品性,這這這....

「咳咳,秦洛,老夫所學逍遙劍,不知你有沒有考慮入老夫門下啊?」

一個鬍子花白托在胸口的長老慈眉善目道。

事情解決,死了個道德敗壞的弟子和一個外門執事自然比不過一個劍道天才來的重要。

只是話音落下。

一個個長老的神情又變得凝重無比。

該死,被這匹夫搶先了。

太上長老收了蘇輓歌那個妖孽,宗主又收了劉劍星這個妖孽。

那他們這群內外門長老收個秦洛不過分吧?

至少每個長老心中都這麼想的。

一個身穿黃衣的老頭冷哼一聲:「老匹夫你的逍遙劍能教好這霸道劍法嗎?!」

「依我看,此子應該入我狂霸劍門下!」

「他很符合我的胃口!」

「不不不,應該入我門下。」

「錯了,入我門下才對!」

僅僅數息,幾個平日里德高望重的內外門長老便吵成了一團。

執事們撇過臉,似乎是不想待在此地。

一眾弟子們則是低着頭不敢看,心中也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忤逆秦洛。

至於後者,表面上則是適度的表現出了【震驚】的神情。

實則是.....

【厭煩嫌棄臉】:「什麼逍遙劍狂霸劍,都不如我的一劍,一群半隻腳入土的老東西,要不是資本不足,我才懶得搭理你們。」

「等實力和地位都上升了些,我也該放開手腳開幹了......」